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第2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帝都,又被称作四九城。

    这里是华夏的首都,常驻人口两千多万,是全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在这里,不仅有数以万计的打工族,更有不少出身富贵的家族。

    陆家就是其中的翘楚,还是极其富贵显赫的一支。

    据说陆家祖上在建国前就是大富商,建国那会出钱出力出人,政治态度十分正确。虽然在动荡年代也吃了点苦,但根正苗红,没受太大损失的挺了过来,到了现在是这四九城里赫赫有名的家族。

    陆家的分支不少,但主支这一脉很神奇的代代单传。因为每一代就这一个单蹦蹦,所以陆家上下都看的很重。

    这一代陆家的家主结婚很早,却一直到了三十多了才有了儿子。本来陆家主都有点绝望了,打算实在不行的话,就从旁支过继过来一个。

    结果一直等到三十五岁时,他的妻子终于怀上了,一脉单传怀上的果然是个儿子。

    这让陆家主欣喜不已,据说听到老婆怀孕那天,他扔下洽谈到一半的大笔生意,气得合作伙伴砸墙,就这样光棍的跑回了陆家。

    虽然当天损失了一大笔生意,但自从老婆怀孕后,陆家的生意做得特别顺,那段时间经常能听到陆家主逢人便说。

    “我儿子一定是个有福气的。”

    结果等分娩之后,医生告诉他,他儿子早产,先天体弱,恐怕就算精细的养,也很难活到成年。

    陆家主心里咯噔一下,看过儿子后,也知道医生没夸大。不过这先天体弱并不是因为早产,而是陆家血脉的缘故。

    陆家之所以能混到现在可以在四九城横着走,不仅仅是因为当初出钱出力出人,站对了位置。更重要的是,陆家血脉属于有特殊能力的那种。

    比如:优于常人的五感和身体素质。

    再比如:有的陆家人还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拥有普通人难以置信的力量之类的等等。

    因为这特殊的血脉,陆家人大多分布在国家各个重要部门。一般身体素质和五感强化优异的,大多是进了部队和地方上的特殊部门。

    能力更强的,都在龙组里,那是国家秘密组织,专门针对普通部门无法解决的问题。

    因为陆家这特殊的血脉,暗地里帮上头解决了不少事,所以陆家的地位很特殊。表面上是做生意的富商,内里其实是上头倚重的一把刀。

    知道陆家真正底细的人并不多,但每一个知道内情的,都分量十足。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秘密,包括很多隐秘神奇的存在,都是只有站在足够的高度,才有资格知道的事。

    陆家主打眼一看就知道儿子的问题在哪里,他们主支一脉单传的血脉自然是族里最强大的。而他儿子这血脉力量估计是陆家截至目前为止最厉害的,但也因为这力量太过强大,人类的身体无法承受,才会让儿子看起来像是先天体弱,养不活的样子。

    这状况,让陆家主很发愁,也让陆家某些人起了心思。

    ……

    陆家主之前一直没儿子,其他人想着也许是陆夫人不能生呢,为了攀陆家的关系,没少往陆家主这里塞女人,陆家旁支里也有人塞了。

    陆家主那会年轻气盛,一次两次三次抵抗住诱惑了,四次五次六次终究还是有那么一两回推了其他女人。

    那些女人不清楚陆家真正的底蕴,但光看在陆家的财力上,都拼了命的讨好。

    就这样,陆家主身边留下了一两个女人,他也想过,如果能生出儿子,那就是他陆家的单传。

    陆夫人将一切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她家和陆家是联姻,比陆家低了一个档次,属于高攀。她嫁进来时和陆家主没什么感情,婚后是典型的相敬如宾。

    她不会提离婚,因为她家离不起。但她想着,如果外面那些女人给陆家主生了儿子,有私生子的出现,那她就可以开口提离婚了。

    结果,外面的女人没怀,她怀上了。

    知道她怀孕,还怀的是个儿子后,陆家主外面的那些女人很惊慌。那几个曾经在她面前耀武扬威过的女人,顿时失去了以往的从容。

    她们自己心底也清楚,能被留下,仅仅是因为陆家主指望她们生儿子。现在人家明媒正娶的老婆怀上了,她们估计很快就要被分手了。

    果然没多久,陆家主再也没来找过她们,给了一笔钱让她们离开。

    那些女人背后的人也很失望,这等于少了陆家这条关系。

    直到陆家主的儿子生下来,先天体弱,恐怕活不到成年。某些人的心思又活泛了,若是这个一脉单传活不到成年,那陆家主支就算是绝户了。

    一般这种情况,就是旁支翻身,压下主支的时候。就算主支在不甘心也没用,一个病秧子活不了的继承人,是没法掌控陆家的。扶持旁支拿下陆家,从中能捞到不少好处。

    这些暗地里的心思浮动,陆家主还没发现,就被陆夫人看破了。

    她是出身良好家族的小姐,她家虽然比不上陆家,但在这四九城里也叫得上号。对于这种家里那些弯弯绕绕,她看的清清楚楚。

    为母则强,陆夫人对陆家主没什么感情,对这个儿子却是打心底喜爱。她不容许任何人,对她的儿子不利。

    在陆年三岁差点因为一场高烧而没了时,陆夫人出手了。

    这是陆夫人第一次展露她温婉之外的一面,不但收拾了那些起了坏心思的人,也让陆家主震惊不已。

    他第一次发现,为家族联姻回来的老婆,不是寡淡如白开水般的无味。这样的性子,到是莫名对了他的胃口。

    那之后,陆家主经常回家,比以往更亲近陆夫人。

    以前两人是分房睡的,陆家不差钱,男女主卧室分开。可自从发现了陆夫人的另一面,陆家主经常抱着个枕头就去敲女主人卧室的门。

    “老婆,开门,求同房。”

    被陆夫人以儿子还小,要照顾儿子拒绝了几次之后。他恼羞成怒的摔门而出:“妈的,老子要是再来敲门,就是你孙子。”

    门内,陆夫人哄着儿子陆年睡觉,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没过几天,那个摔门而走的男人舔着脸,抱着枕头继续敲门:“老婆,开门,今晚我是你孙子。”

    “……”

    那之后,陆夫人也没提别的,噙着温婉的笑容,对陆家主不抗拒也不特别亲近。

    两人唯一能热烈讨论的,就是陆年,他们那个单传,据说活不长的儿子。

    从小到大想了不少吊命的方法,小心翼翼的将儿子养到十八岁成年,可终究还是没解决问题。眼看着儿子的状况越来越不好,陆家主和陆夫人实在没办法了,决定拿陆家的命契给儿子续命试试。

    而初白,就是那个刚好撞在枪口上,被陆家准备拿来给儿子续命的。

    *

    陆家主和陆夫人坐在陆家客厅,看到李德提着猫笼进来时,两人的眼睛都亮了。

    陆夫人起身,瞅见那艳粉色的猫笼迟疑了下:“这是……”

    “怕它跑了。”

    李德一脸严肃的解释了句,然后将猫笼放在茶几上,初白就这样隔着粉色的猫笼和陆家人对望。

    “既然抓回来了,那就快点开始吧。”陆家主伸手去抓猫笼,却被陆夫人拦下了。

    陆夫人见猫笼里的是一只幼猫,眼里有几分不忍,她沉默了片刻,轻轻的道:“让我和它说说吧。如果它不同意……”

    “有什么好说的,续命之后将它好吃好喝的养起来,它要什么就给什么,以后它就算是我们陆家的人,绝对比它在外面过得日子好。”

    陆家主直接否了陆夫人的打算,因为陆家的特殊,他见过太多的事,心肠也比一般人硬多了。在陌生人和儿子之间,他当然选的是儿子。

    “老公。”陆夫人喊了一声,她很少喊陆家主老公,这话一出,陆家主咬牙退了半步,不再阻拦。

    陆夫人转向初白,开口道:“孩子,我的儿子性命垂危,需要一个人和他结命契,这命契可能会让你有些痛苦,但以你们的生命力是不会死的。只要你答应,以后陆家的一切随你取用,你愿意吗?”

    蹲在猫笼里的初白:“……”

    这一家人都有毛病吧,兴趣是一脸认真的和猫说话?难道这个世界的猫有那么高的智商,还能和人交谈?

    怎么可能,它之前遇到的猫,都只会喵喵喵着翻垃圾桶,蠢萌无比。

    眼前这人说了什么,初白一个字都没听懂,隔着世界差异,大妖怪初白目前算是个文盲,沟通不畅。

    陆夫人十分真诚的吧啦吧啦说了一堆,然后发现笼子里的那只猫摇了摇尾巴,懒洋洋的扭头开始舔毛。

    这是没听懂,还是不愿意啊?

    陆家主不耐烦了,“够了吧。”

    陆夫人叹了口气,伸手想要摸摸笼子里的小白猫。

    初白见她伸手,一只羊脂玉镯子从袖口露出来,若隐若现,镯子上萦绕着旁人看不见的灵气。

    初白一愣,盯着那镯子看。

    这个世界灵气浑浊,而且质量很差,空气里的灵力夹杂着斑驳的杂质。用这样的灵气修行,光是去除灵气中的杂质都很费力。而现在那只镯子上的灵气却纯净的多,品质看上去也不错。

    陆夫人见小白猫一直盯着自己的镯子看,她想了想,将镯子从手腕上摘下来,放在猫笼前:“你想要这个?如果你答应了和我儿子结命契,这个就给你。”

    初*文盲*听不懂*白,见那镯子就在自己面前,那灵气萦绕不停的勾引自己。

    它从笼子里伸出爪子,放在镯子上,将里面的灵气吸入体内,纯净的灵力入体的感觉,让它舒服的‘喵’了一声。

    见小奶喵同意的‘喵’了,陆夫人轻轻笑了,抬手摸了摸它毛绒绒的脑袋:“好孩子,以后你就是我们陆家的人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