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第4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出来逛世界的初白自然也注意到了客厅的动静,它猫在墙角听了听,无奈碍于自己现在的‘文盲’状态,有听没有懂。

    不过它扫了一眼客厅里的人,惊讶于这些人竟然都和普通人不一样,或多或少都能看出灵气萦绕。

    在外面流浪的那几天,它也见过无数人,大多都是毫无灵气的普通人。上千人里能碰到一个略带灵气的,都很难。可现在,在陆家的客厅里,那几个老头和那几个中年人,竟然都不是普通人。

    这让初白略感兴趣的甩了甩尾巴,它现在有点想弄清楚那个阵法是打算干什么的了。那个灵气看起来最充足的陆家主,抓一只猫,还大手笔的刻画阵法,是为了什么?

    想要弄清楚阵法,最快的方式就是让阵法落实在自己身上,契约成立。不过初白不想给自己找麻烦,哪怕这阵法在它看来并不特别高深,但在世界法则的盯梢之下,它也不想大意的中招。

    又逛了一会陆家大宅,初白寻思着要不要离开这里时,主宅卧房那边响起一阵骚动。

    人声鼎沸,越来越热闹,就连陆家主和陆夫人都奔了过去。

    初白看了一眼又一眼,耐不住好奇心,白色的小奶喵也蹿了过去。

    *

    越是靠近主宅的一间卧房,阵法牵引的痕迹越明显。

    初白在其中一间卧房门口停下,它身上虚浮的阵法和那卧房内的人形成了一个完美的闭合。

    这种灵力流动的回路,初白歪着猫脑袋想了一会儿,才在记忆里挖出来一个类似的——命契,以主仆形式结契,仆替主命。

    因为这命契太粗糙,很容易反噬,在天赐大陆早就被淘汰了。所以初白一开始压根没印象,还是走到跟前了,里面那人明显是性命垂危激活了阵法,它这才想起来。

    原来陆家抓它是为了给里面那人续命。

    九尾灵猫都很惜命,天生异种,一旦暴露就会被全大陆追杀争夺,所以每一只九尾灵猫都很珍惜自己的小命,谁想要它们的命,它们就能让那人死无葬身之地。

    初白是一只纯种的九尾灵猫,自然也不例外。在察觉陆家抓它是打算用它的命给里面的人续命,它出奇的愤怒。

    虽然这命契没结成,但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它的真名。若是它一个不慎暴露了,在世界法则的压制下,它不就成了任人宰割的案上猫。

    初白磨了磨爪子,悄悄的潜了进去,打算宰了那个‘主人’,永绝后患。

    里面人荒马乱,一时也没人注意一只猫。它窝在柜子缝隙里,静静的等着这些人散去。

    陆家主和陆夫人站在陆年的床边,看着床上儿子气息越来越弱,陆夫人惊慌的抓着陆家主:“怎么会这样,命契不是成了吗?”

    命契结成,儿子被力量反噬时,会将这反噬的痛苦由命契另一人承担。可现在,看起来一点效果都没有!

    陆家主皱眉,想到结契时那忽明忽暗的光芒。忍不住怀疑,难道这命契没结成?还是哪里出了岔子?

    “都别留在这,门外守着。”

    陆家主想不通,吩咐了一声,转身往关着初白的那间房子走。

    陆夫人跟了上去,每次儿子被力量反噬时,有时候会力量暴走,留在屋里是很危险的一件事。所以每次他们都是待在外面等着。

    就算不忍心,也只能等着,等着陆年自己熬过去。

    不一会儿,这间卧室里人潮散去。

    初白又等了一会儿,确定暂时不会有人进来,这才踩着猫步走出来。越靠近床边,越能感受到那暴烈肆虐的力量。

    这力量强大的不像是人类可以拥有的,也让初白明白了为什么这人需要续命。

    过于强大的力量,却没有与之匹配的身体。这就像是勉强将力量塞进了弱小的容器,那容器承受不住,自然就只有被炸成灰的结局。

    床上的‘主人’,不用初白动手宰了他,就这样扔着不管,他也快爆裂而亡了。就算撑过了这一次,下一次,下下一次,也绝对熬不过去。

    初白歪着脑袋想了想,决定让他自然的爆裂而亡好了。免得它宰了他,还要背上因果。

    想通了这一点,它轻巧的跳上床,打算看一眼这个妄想做它‘主人’的人。

    床上躺着的男人近乎全/裸,因为力量暴走的关系,穿多少都没用,陆家主索性也就不给儿子穿了,光着。

    所以初白一抬眼,看到的就是一具近乎完美的男人**。

    宽肩窄臀大长腿,肌肉线条不会过于夸张,却富有力量感。堪称黄金比例的身材,腹肌和人鱼线都非常漂亮。底下的男性象征哪怕是在沉睡时,都显的十分傲人雄伟。

    初白以一种纯欣赏的目光将男人的身材点评了一遍,然后将视线移到男人脸上。

    那是一张很年轻很好看的脸,就算是放在天赐大陆,都能够称得上不可多得的美男子。

    他的皮肤有点苍白,却无损他的俊美。眉眼狭长,此刻因为力量暴走而紧躇着,五官依旧是无可挑剔的完美。

    初白想起人类经常说的一句话——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这男人配的上这句话,而且这张脸十分眼熟。

    初白用爪子挠了挠头,尾巴暴躁的甩了甩。

    这张脸,不就是它刚来到这个世界,被世界法则差点压成一张猫饼时,救了它的男人!

    每个世界的世界法则都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在天赐大陆,那被称为天道。

    每个世界的天道对力量的衡量标准都不一样,在这个灵气驳杂,基本全是普通人的世界。它以九尾灵猫之姿闯入,被判定为异世来客时,就被世界法则认定为需要抹杀的存在。

    就算它修出了九条尾巴,也无法毫无准备的对抗法则。更何况它闯入时才堪堪五条尾巴而已。

    世界法则一出手,它措不及防之下,几乎毫无反抗之力。断掉三条尾巴,仅留着两条尾巴保命的它,成了一团血肉模糊的毛团。

    就是在这个时候,这个男人出现了,它本来想逃跑的,却无力动弹。

    男人先是远远的盯着它,在它奄奄一息时,渡了灵气过来。那灵气暴虐又温柔,可是对处于世界法则的压迫下的它来说,这只是杯水车薪,一点用都没有。

    就在它感觉自己这次估计会死的时候,模糊间听到男人问它:“你叫什么名字?”

    那是用灵力直接回荡在脑海里的声音,就算不懂这个世界的语言,也能听懂其中的含义。

    彼时的它咧嘴,想套它的真名,做梦比较快。

    男人等了一会儿,见它不吭声,气息越来越弱。他知道救不活了,轻叹了一声:“白色的毛团,今天又是初次遇见,那我就叫你初白吧。”

    血肉模糊的毛团子嫌弃的撇撇嘴,初白,这什么破名字,比它的真名差了一万倍。

    “就这两个字了,一会我挖个坑将你埋了,墓碑上总要有个名字才好。”

    这是毛团子听到的男人说的最后一句话,陷入黑暗前,它在心底轻轻的应了。

    初白么,也好。

    没想到会死的这么草率,也没想到在最后会遇到了个人类,不但给它起了个名字,还打算给它收尸安葬入土一条龙。

    真浪费,这要是放在天赐大陆,多少人恨不得扑上来将它炖汤了。

    ……

    三天后,初白从一个土包包里爬出来。看着被自己推倒在一边的简易小墓碑,上面果然刻着两个字,虽然看不懂,但它猜测应该就是‘初白’。

    那男人说到做到,真的把它给埋了。

    毛团子目光复杂的盯着那块刻着‘初白’的石头,最后刨了个坑将石头埋了进去。

    它也没想到自己没死,在它失去意识前,在心底轻轻应了那个男人给起的名字后,世界法则的压迫陡然从它身上消失了,只剩下了一丝残留。

    他给了来自异世的它一个名字,它承认了这个名字,再加上它的力量被削弱的只剩下一丁点。这一个名字确立了它和这个世界的一丝因果,让世界法则也就承认了它的存在,不再抹杀它。

    它立刻明白了这是自己唯一生还的机会,将最后一丝气息纳入丹田,静待身体的自我修复。然后足足花了三天时间,它才活下来,不过第二条尾巴也快保不住了。

    那个给了它名字的男人是它在这个世界第一个记住的人,它还想着什么时候再碰到了,就把这个救命之恩给还了。

    结果,现在就碰到了。

    它的救命恩人,也就是想要拿命契束缚它的人。

    现在,那个命契的‘主人’,眼看要死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