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第10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那要怎么办?”

    陆年都敢对依依出手了,那陆家主那边,难道一点亲戚情分都不顾了?

    “所以我让你们最近都安分点,大家都看着呢,陆军华就算想动我们,也师出无名。还有二爷那边盯着,只要陆军华敢动手,我们就有理由反击了。”

    陆军华就是陆家主,自从他掌权陆家之后,在外面很少有人直呼他的名字。陆父也是气得狠了,叫名字的时候都咬牙切齿。

    陆母呐呐的应下,陆莫沉默的点头。

    陆父见状,略微安心的去了书房。

    *

    不一会儿,书房门被轻敲几声,陆筠推门而入。

    陆父看她一眼,淡淡的问:“那只猫,你怎么看?”

    陆筠咬唇,怯生生的道:“我、我没有摸到它。”

    陆父冷眼瞪她:“你姐姐都伤成那样了,你居然连只猫都碰不到!”

    这个没用的东西!

    陆筠被他一骂,哭了。

    陆父头痛的揉了揉额角:“哭什么,你这个性子也不知道像谁了,我陆建国怎么会有你这么懦弱的女儿!”

    陆筠是他们家收养的,但只有陆父和陆筠自己知道,他和陆筠是实打实的父女关系。陆筠是陆建国一夜情的产物,本来不想要这个女儿,但他发现陆筠继承了陆家血脉,而且能力还很特殊。

    因为陆筠有了特殊能力,陆建国一直将她养在外面,去年才寻了个机会,以养女的名分收养回来。

    陆筠只要摸一摸,就可以分辨人和非人类,也因为她具有这个能力,这次才在他的授意下,撺掇依依一起去陆家探个究竟。

    毕竟,陆年好转的太突然了。

    之前都昏迷好几天的人,眼看熬不过去了。突然就好转,虽然脸色依旧苍白,看起来还是那副病秧子模样。陆家那边也说是挺过来了,依旧忧心楚楚的担忧着下一次陆年会熬不过去。

    但在他直觉这里面有猫腻,比如陆家突然多出来一只猫。

    那是真的猫,还是亚种人类?

    如果是亚种人类,那是不是可以推断,陆年和这个亚种人类结了命契?这代表着以后陆年不会轻易死掉,他们家和陆二爷的盘算要彻底落空了!

    陆父思前想后,最终决定让陆筠去一探究竟。只要陆筠摸一摸那只猫,就能知道那只猫是不是亚种人类。他们好为下一步,提前做打算。

    结果陆筠没摸到猫,还害的依依受了那么重的伤。

    陆父想到这,就忍不住生气,他硬着声音道:“你也算是近距离接触过,你觉得那只猫会是亚种人类吗?”

    陆筠犹犹豫豫的开口:“只是看的话,我觉得不太像。它更像是只普通的小猫。”

    小奶喵脾气暴躁的用爪子挠人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般来说,亚种人类虽然有兽型,但在他们意识里自己是人。就算是兽型状态,也不会像真的野兽那样撕咬抓挠。

    可那只小奶喵表现的和一只流浪猫没什么区别,打架的气势都一样。

    陆父眉头皱起,还是比较相信陆筠的判断。

    他挥退了陆筠,想到陆年依旧苍白的脸色,略微安心了点。

    也是,现在亚种人类都被登记在册,哪里是说找就能找到的。更何况那猫那么小,就算是亚种人类,那么小的一只,结了命契也会当场死亡,根本承受不住陆年的力量。

    所以那只猫,应该只是普通的猫而已。

    陆年依旧是陆家最强大、却注定最短命的天才。

    陆家的一切,最终只会被他儿子接管。

    陆父在书房里笑了笑,拨通陆二爷的电话,汇报情况去了。

    陆父和陆筠的判断其实很准确,很符合这个世界的常理。可惜碰到的是初白,一个异世界的大妖怪,压根不能用常理去推断。

    在妖族,最强大的武器就是自己的牙齿爪子,真正豁出命打架的时候,都是脚踹嘴咬,血脉等级越高的妖怪,爪子和牙齿越厉害。

    许多法宝法器,都是人类用妖怪的爪子牙齿打造的。

    所以初白在挠人的时候,丝毫没有人类以为的羞耻心。它为它的种族骄傲,九尾灵猫打群架的时候,甚至有连尾巴毛都薅秃了的时候。

    现在只是亮亮爪子就解决了一个讨厌的女人,多简单。

    *

    陆莫他们一家子暂时安分下来,陆建国还以赔礼道歉的名义给陆年送了一堆东西,里面有一大堆是给小奶喵准备的。

    陆年看不上他送来的东西,陆家主冷笑一声让留下了。陆建国想要做戏博名声,陆家主也不会傻到将东西退回去,落人话柄。

    只是这些东西也不会往初白跟前送,鬼知道陆建国送来的东西干不干净。将那些东西扔到角落,陆年转身给小奶喵送了一大堆礼物,安抚它受伤的小身板。

    在给小奶喵准备礼物时,陆年还在街上偶遇了陆依依和陆筠。

    陆建国让家里人最近都安分点,别去招惹陆年。陆依依哪怕在不愿意,也没打算违抗陆建国的命令,今天是在家里实在窝不住了,陆依依才让陆筠陪着,一起出来走走的。

    她的目的地是帝都有名的玉雕大师的店,她之前在这里定做了一枚镂空雕的玉牌。

    可没想到的是,才进店,就碰上了陆年。

    陆年穿着正装三件套,衬衫的扣子扣到了最上面。外面罩着一件及膝风衣,深色系的装扮透着一股清冷,笔挺的站姿让他只是站在店里,就没人能忽略他。

    陆依依一眼就看到了陆年,她的眼里闪过愤恨,转身就想要走。

    陆筠却拦下她,低声道:“现在走未免太有失风度了,你也是陆家的小姐。”

    陆依依抿唇,玉雕大师的店不大,能请他老人家出手雕刻的人,非富即贵。陆依依并没有特殊能力,她平时混迹的是帝都名媛圈。

    今天她要是就这样走了,明天就能有‘她和陆年不和、她家和陆家有龌龊’的流言传出。万一她摔猫的事被传的人尽皆知,那她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再加上想到爸爸的命令,陆依依咬咬牙,上前打了个招呼。

    “年哥。”

    陆年目不斜视的检查着自己预定的东西,确定完美无缺后,他对店员点头,让装起来。

    陆依依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扯过一旁的陆筠介绍:“年哥,之前忘了介绍,这是陆筠,去年我们家收养的,我的妹妹。”

    陆筠怯生生的冲陆年笑,像是一朵惹人怜爱的小白花:“年哥好。”

    她被陆建国带回家,还没来得及介绍给族内的人。上次是她第一次见陆年,这个帝都赫赫有名的陆大少,却发生了那种事。

    当时她只觉得害怕,而现在,收敛了杀气的陆年,好看到让她有点发愣。

    陆年拿着礼盒,淡淡的‘嗯’了一声算是回应,长腿一跨离开了店。

    他满心都是自家的小奶喵,不知道这礼物小奶喵喜不喜欢。至于偶遇的陆依依等人,一点印象都没留下。

    李德跟在陆年身边,也拎着一大堆东西。

    他瞅了一眼陆依依眼底藏不住的愤恨,以及陆筠呆愣发红的脸颊。

    李德皱眉,眼里闪过一抹好笑。

    陆依依被陆建国捧在掌心养大,养成了一个彻底的娇娇女。自大骄纵、受不得一点委屈,就算有人提点,还是不情不愿的样子,那眼底的愤恨都快冒出来了。多亏今天陆年心情好,不和她计较,否则,她难道还记不住之前的教训?

    至于陆筠就更好笑了,陆建国以养女的名义收养陆筠,就连他的老婆孩子都不知道陆筠是他的种。但这事是瞒不过陆家主的,作为陆家主的左右手,李德自然也是知道的。

    虽然看不上陆筠的出身,但她也算是陆年的堂妹,一个有血缘关系的堂妹,现在一副含羞带怯的样子,对着陆年脸红。

    这算什么?

    李德摇摇头,将那两姐妹抛在脑后,开车走了。

    这个小插曲谁也没放在心上,自然也没看到之后在店里两姐妹神色各异。

    陆依依见陆年都不搭理她们就走了,气得咬牙,她低喃了一声:“陆年,给我等着,总有你不好过的时候!”

    陆筠则是低着头,若有所思的出神,连陆依依的话都没听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