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第12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初白对陆筠的到来也不是完全不知道,开始还略带警惕的防备着陆筠,后来见她来来回回都在陆年身上绕,尤其偶尔碰上陆年回来,她的脸上还会泛起羞怯红晕。

    初白顿悟了,这陆筠难道是看上陆年了?

    可是他们不是堂兄妹吗?

    人类里面堂兄妹可以成婚吗?

    小奶喵对人类之间繁复交错的亲缘关系根本没概念,尤其见陆年对陆筠根本无意,只要陆筠不接近它,就当看个热闹了。

    只是陆夫人越来越不耐烦看到陆筠了,和闺蜜逛完街,一回家看到陆筠端坐在客厅,陆夫人觉得烦透了。

    比起陆依依那种自大骄纵没脑子的,她更烦眼前陆筠这种娇弱心思多的小白花。更何况陆筠看她儿子的眼神,她又没瞎,怎么会看不出来这陆筠对她儿子有意思。

    这心思让陆夫人更加不喜。

    别说陆筠是陆建国的私生女,是和陆年有着血缘关系的堂妹。就算陆筠真的只是收养的,和陆家没关系,陆夫人也无法接受她的性子。

    本以为晾着陆筠几天,她自己要点脸,就知道这种心思不能有,自己知难而退了。结果倒好,现在人家蹬鼻子上脸,不但没走,还厚着脸每次都非等到陆年回来不可。

    陆夫人厌烦了,拎着包站在客厅门口,冷淡的道:“李姐,以后我们不在的时候,别放不相干的人进来。尤其是这种有前科的,一个不注意又手贱的想要去摸小猫的可怎么办。”

    李姐应了一声,保证以后绝对不放闲杂人等进来。

    陆筠脸皮再厚也撑不住了,她红着眼眶,娇娇弱弱的站起来:“我、我没想摸小猫,我只是来道歉的。”

    陆夫人将包放下,笑着道:“是吗?那你现在可以走了,你父亲为了赔礼道歉送的东西已经够多了,以后都不用再麻烦你跑来破费了。”

    陆筠打算的再好,也顶不住被人这么说。她的眼泪掉下来,哭着离开了。

    陆夫人冷着脸,扭头看到蹲在楼梯上看戏的小奶喵,她的冷脸顿时消失,犹如春风化雨,笑意盈盈的掏出专门买给它的小鱼干。

    “初白,明月楼的小银鱼哦。我把坏人赶跑了,不怕哦。”

    小奶喵被抱上餐桌,啃着盘子里香气扑鼻的小鱼干,默默的想:它是不是伪装的太成功了,人人都当它是易碎品。不过这种被宠爱的感觉……到是不坏。

    它眯了眯眼,欢快的吃着。

    *

    另一边,陆筠回到家,眼眶还是红的。

    陆依依瞅见了,顿时怒了:“你是不是去陆家了,陆年又给你气受了?爸爸明明都送了东西,为什么还非要你亲自上门去道歉!”

    “我没事,我……”陆筠说着,眼泪又落了下来。

    “哭什么,怎么了?”陆建国听到动静,走了进来。

    陆建国勒令家人暂时不要找陆年的麻烦,起初也的确不容许她们再接近陆年。

    可那天陆筠从街上回来,说她总觉得那小奶喵不对劲,心里不安,想要再次接近看看。她保证不会引起陆年怀疑,也不会冲动行事。

    陆建国想着这个女儿一贯都不鲁莽,这才同意了,让陆筠以赔礼道歉的名义上门。能试探接近到那只猫最好,实在不行,陆筠是他派去道歉的,也算是把名声做周全了。

    陆筠和陆建国打算的不一样,她用道歉当借口,是去见陆年的。

    从小到大,她听了无数次有关于陆年的传闻。可没想到,陆年本人会是那般出色。那天在玉雕店,她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怦然心动’。

    喜欢上陆年后,就连第一次见面时,对陆年的害怕都忘了。

    在陆筠看来,那是陆年护猫心切。

    为了一只猫,陆年都可以做到这个地步。那如果成为他放在心上的女人,那陆年肯定会为她捧来全世界。

    至于她和陆年的关系,反正她是被当做养女收养回来的,陆建国将她的出身保密的很好,她自以为陆家主那边不会知道她的事。只要她拿下了陆年,陆建国那边她自有办法说通。

    在陆筠看来,血缘从来都不能阻挡真爱的降临。要是陆家主他们介意,她会将自己的身份隐瞒一辈子。

    陆筠鬼迷心窍的想要勾搭上陆年,将陆夫人当做未来婆婆看待。被未来婆婆说了那么不客气的话,她难免伤心。

    “你哭什么,陆年又做了什么!?”陆依依见她一直哭,声音里也染上不耐烦。

    陆筠哽咽了几下:“不是陆年,是陆夫人。我没想到陆夫人也那么宝贝那只猫……”

    她说的含糊不清,委屈极了。

    “婶婶?”陆依依诧异。

    陆家几口人,陆夫人一贯是最温婉和蔼的。在陆家主暴烈性子爆发时,也是陆夫人充当润滑剂,缓和大家的关系。陆夫人很少冷脸,现在却为了一只猫给陆筠脸色看。

    只怕陆家真的像爸爸说的,是在借机敲打她们家。

    陆依依沉下脸,只觉得心口堵得慌。她长这么大,还没这么憋屈过。

    陆筠见陆依依没爆发,反而忍了下来,她眼里闪过失望。

    如果陆依依像以前一样闹着性子爆发了,那无论好坏,她都有了再次上陆家的借口。可惜,陆依依竟然忍下了。看来陆年折了她的手腕的事,是真的让她害怕了。

    “爸爸,我……”陆筠扭头,想要寻求陆建国的支持。

    “白阮是怎么宝贝那只猫的?”陆建国问,白阮就是陆夫人,自从她嫁进陆家,已经很少有人直呼她的姓名了。

    陆建国在外面姿态做足,喊嫂子喊得亲切。现在自己家,他也懒得惺惺作态,直接喊了陆夫人的名字。

    “她不许我接近那只猫,我去陆家这几次都被限制只能待在客厅。“

    陆建国皱眉:“行了,你以后也不用去陆家了。”去了几次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没有!

    “可是爸爸,我……”

    “登门道歉也做了,这样谁也挑不出我们的错来,已经够了。马上快过年,多陪你姐姐散散心,陆家那边别再去了。”

    陆建国的脸色沉下来,吩咐完,转身回了书房。

    陆筠咬了咬唇,没吭声。

    *

    初白将一部分药材移栽到自己的亚空间内,进行优化。等那批优化好的药材成熟后,才能动手炼制清明丹。

    陆年见它对中草药有着特别高的热情,给它玩的药材就没断过。

    甚至某一日,陆年看见市面上贩售的小女孩玩过家家的全套玩具,锅碗瓢盆齐全的那种。他受此启发,给小奶喵弄了一套处理中草药的仪器。

    这一套用具都是特别定制的缩小版,他想着,自家猫也许会喜欢。

    初白对这套仪器觉得很新奇,现代社会对中草药的处理炮制已经脱离了手工,洗药机、切药机、炒药机、粉碎机等的出现,让中草药处理变得简单起来。甚至提取、浓缩、分离等工序,也都是由仪器来进行操作。

    陆年送的就是一整套仪器,从最初的洗药机到最后的提取浓缩仪器一应俱全。和比市面上的功能更好,体积却小巧精致的和玩具似的。

    这种缩小版仪器很多高端实验室里才会有,陆年也不知道从哪找来的,就为了博自家猫的欢心。

    在被陆年手把手教导了一遍仪器都怎么操作之后,初白用剩下的普通药材,放在这些精巧的仪器里,按照炼制清明丹的方子处理,想看看能得出什么东西。

    这些药材药性不够,无法成丹,用仪器处理的方法和掐手决炼丹也不一样,最后用掉的药材只变成一滩暗红色的药液。上面还飘着零星的药材残渣,看起来像是将药材碾碎扔在一起混煮浓缩,简单粗暴的毫无技术可言。

    然后这一摊药液被倒进碗里,摆在了陆年面前。

    陆年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猫,陆夫人捂着嘴在一旁笑。

    “这可是初白第一次送你的礼物,儿子你可不能让它伤心了。”

    陆家主也咂咂嘴,落井下石:“儿子,是男人就干了,一滴都别剩。”

    陆年指了指那碗药液,问小奶喵:“送我的?”

    小奶喵点头。

    “只送我一个人的?”他又问。

    小奶喵不耐烦了,它抬起爪子拍了拍碗,第一次开口:“喝。”

    字圆腔正的中文,配上小奶喵细细嫩嫩的声音,萌的人心颤。

    陆夫人和陆家主一脸惊喜,这还是第一次听到小奶喵说话。小奶喵表现的太像是宠物猫,他们有时候都快忘了,这是一个猫科亚种人类。

    陆年眼里含笑,这小家伙,终于肯开口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