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第15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陈家

    陈老爷子独自坐在书房里,他面前是一个空空的药瓶,桌上是一份身体检测报告。

    陈老爷子从检测报告上移开视线,拨通了陆家主的电话。

    “陆军华,这药,我要十份。”

    陆家主在电话那头咧嘴:“不行,年后拍卖一共只有二十份,一下就要一半也太多了。”

    “这十份的价格按照当天拍卖的最高价,我再翻一倍给你。”陈老爷子软磨硬泡。

    “陈老,我陆家不缺钱。”

    这药拿去拍卖,陆家主是打算以物易物的,到时候让儿子开个单子,凡是他们陆家没有的,又需要的,就列在单子上。那些大势力不是自诩底蕴丰厚吗,想要药,就拿东西来换!

    这些可都是钱买不到的。

    陈老爷子也知道陆家主的打算,但这药的功效前所未见,他总要努力争取一下。

    “那这样,以后凡是陈家经手拍卖的东西,陆家都可以提前知道消息,若是有你们需要的,可以优先购买。这个优待,换十份药。”

    陆家主眼底已经有了喜色,但他还是矜持了下:“陈老,不过是一个优先消息而已,要买什么我陆家还是要花钱花东西的,这样十份是换不到的,五份如何?”

    “九份!”

    “最多七份,一个疗程刚刚好。”

    “……好,就七份!”陈老爷子咬牙,挂了电话啧啧几声:“陆军华这小子,还是这么滑头。”

    陆家上有陆军华,下有陆年,现在还多了这种前所未闻的药。

    这陆家,眼看就要一飞冲天了。

    陈老爷子和陆家主的秘密协定,谁也不知道。等药送来,陈老爷子表现的特别平静,转手将药送给了自己的外孙。

    陈老爷子的外孙楚天,是古武家族楚家的大少爷,母亲早逝,留他一个人在楚家,是外人眼里典型的纨绔子弟。

    楚天的父亲在妻子死后没多久就迎了新人进门,还附带一个只比楚天小一岁的私生子。最可笑的是,这私生子古武天赋出众,而楚天身为正儿八经的大少爷,却资质平平。

    陈老爷子心疼外孙,以往也是有了好东西不忘往楚家送一趟。众人都习惯了陈老爷子不时给楚天送东西的行径,这药也没有引起任何怀疑的到了楚天手上。

    楚天喝了药后,玩味的自嘲:“陆家竟然连这种东西都有。”

    差不多的年纪,陆年和他真可谓是两种人生,如果这是电影,那陆年就是男主角、亲儿子,而他则是背景板一样的路人纨绔。

    他勾了勾唇,笑了。

    纨绔怎么了,纨绔也有纨绔的生存方式,他才不信自己会倒霉一辈子。说不定哪一天,老天爷也会掉个金手指砸中他呢。

    *

    陆家主征求了小奶喵的意见后,给这研制出来的药液起了个好听的名字——焕然。

    意思饮下此药,焕然新生。

    小奶喵看着魁梧结实的陆家主,笑眯眯的咬文嚼字,怎么都不太适应。这种低配版的清明药液都起了个这么夸张的名字,那以后清明丹弄出来,为了凸显逼格,想名字就要想破头了吧。

    陆家主难得文艺一把,特别欣赏自己起的这个名字。要不是焕然药还在保密阶段,他恨不得让众人都来品评一番,看谁以后还敢说他是个大老粗!

    只是陆家主难得的好心情,却没有保持多久。看着老婆身旁跟着回来的人,陆家主眼角抽了抽,小声问:“你怎么把她带回来了。”

    陆夫人笑得温婉,小声回道:“路上刚好碰到的,她的样子一看就不对劲,我哪能不闻不问。”

    陆家主知道这人算是碰巧了,也不能怪老婆。他瞄了一眼冲他笑女孩,额角抽抽的痛。

    *

    初白闻到了一股辛麻的味道,透着麻辣和孜然的香味,香的让它忍不住舔了舔爪子。顺着香味窜到花园,一个陌生的女孩蹲坐在地上,她面前专业的烤架上是一条烤的金黄的鱼。

    香味,就是从那鱼身上传来的。

    小奶喵的步子顿了顿,视线移到女孩身上。

    没见过的人,微卷的长发垂在腰际,明艳无瑕的脸蛋,眼睛明媚,半眯着的时候,有一种勾魂摄魄的美。身材也很好,包裹在长毛衣裙下,仍旧显得凹凸有致。

    这是谁?

    初白停住,尽管烤鱼的香味一直在鼻间攒动。

    女孩仿佛感觉到什么,她抬头,和小奶喵对上眼。然后她拿起烤鱼,递到小奶喵面前问:“初白,吃吗?”

    初白的视线不由自主的黏在了烤鱼上,它在陆家的伙食很好,但架不住他们都当它是真正的幼崽,再鲜美的食材都只有一种口味,那就是清淡!

    少油少盐没辣椒,烹饪方式一律都是清蒸,一切重口味的食物都和它绝缘,它觉得自己的味觉都快丧失了。

    初白眯眼衡量了下,眼前的女孩像是知道它的身份,能在陆家行走,给它的感觉也没有恶意。

    最重要的是,那条烤鱼真的很香,不知道撒了什么秘制香料,刺激的它只想咬一口感受一下,到底有没有闻着这么好吃。

    女孩轻笑,也不怕烫,直接动手撕了一条鱼肉下来,用纸盘盛着放在奶喵面前:“用帮你剔刺吗?”

    初白‘喵’了一声示意不用,小小的鱼刺根本难不住吃鱼祖宗的它。

    它正准备享用美食,一阵骚动由远及近。

    一个高挑的男人闯了进来,身着黑色正装,外套没扣,松松的套在身上,领带不翼而飞,衬衫的扣子解开了两颗,露出性感优美的锁骨。

    帮佣和花园里的人忙着阻拦他的闯入,陆夫人顶在最前面,微笑问:“这是在干什么?”

    男人斜挑的桃花眼,没了以往的笑意,看见陆夫人,他顿住道歉:“婶婶,我来找甜夏。”

    “甜夏不是好好的和你在一起,怎么会来我们家。”陆夫人神色不变,笑意盈盈。

    男人的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有陆夫人拦着,他不好硬闯,深吸一口气,怒声喊道:“甜夏,我知道你在这里,出来。”

    ……

    花园深处的小奶喵一边啃鱼,一边挠了挠耳朵:“那是谁啊?”

    能在陆家这么拽。

    “陆墨彰,陆家六爷的孙子,陆年的堂兄,六房那边的继承人。”

    小奶喵愣了下,仰头看向身旁的女孩,“那他找的甜夏是……”

    它在陆家这么久没听说过有叫甜夏的。

    “就是我。”女孩微笑,摸了摸小奶喵的头,将剩下的烤鱼放在它的盘子里,然后走了出去。

    那边,陆墨彰看到自己要找的人,咬牙:“你果然在这里。”

    他不满的瞪着刚刚还试图忽悠他的陆夫人,陆夫人神色不变,依旧笑意盈盈:“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和小夏去你的房间吧。”

    陆墨彰和陆年玩得好,从小就在陆家有一间属于他的房。扫了一眼花园内各种隐晦八卦的视线,知道在这里说不合适,他拉着甜夏往自己的房间走。

    等他俩走了,陆夫人走到花园深处,抱起吃的心满意足的小奶喵,点了点它的脑袋:“你啊,又偷嘴,还吃这么刺激的东西。”

    初白甩了甩尾巴,反正它都吃进肚子了,别想它吐出来。

    那条烤鱼特别好吃,它对这个世界最满意的就是各种美食了。要知道在天赐大陆,全民皆武,修士妖怪修为稍微高点就足以辟谷,不食五谷杂粮,所以极少在口腹之欲上折腾,以至于美食什么的,根本就没有。

    甜夏的这一手厨艺,让它对她的印象分瞬间满点。

    陆家主这时也走了过来,问:“墨彰那小子来接人了?”

    那臭小子行动力可以啊,人才跑,就追过来。

    陆夫人嗯了一声,低头对初白道:“初白,甜夏也是猫科亚种人类哦,如果你喜欢她,可以和她做朋友。”

    她没说的是,甜夏还是陆墨彰的命契者,和小奶喵一样,以命契连接,替陆墨彰承受伤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