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第18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堂弟,之前是依依不对,我替她向你道个歉。”

    看见陆年的动作,陆莫突然开口,声音不大不小,却让周围的人都听的清楚。

    “依依不知道属于你的东西都不许别人碰,你出手惩罚她也情有可原。只是,她毕竟是女孩子,见小猫可爱想摸摸是人之常情,你折断她的手腕,这也太过了点。”

    陆莫说这话时,神态谦和诚恳,就像是一个无奈的兄长。

    伪装成毛绒玩偶的初白挑了挑眉,觉得陆年这个堂兄,一点都不简单。几句话的功夫,生生将陆年塑造成嚣张跋扈的二世祖,不但仗势欺人,甚至连自家堂妹都能残忍的下手。

    还顺带洗白了陆依依,将陆依依摔猫的举动硬坳成只是女孩子见小动物可爱,想摸摸而已。

    这对比之下,陆年要是还冷着脸,陆家主要是还想抓着这件事不放,那就是他们陆家在无理取闹了。

    小奶喵很想抬头看看陆年的神色,但碍于自己此刻伪装毛绒玩偶的姿势,它只能看到陆年胸前的纽扣。

    陆莫这话说完,陆二爷露出欣慰的笑容。很好,他看上的人果然不是草包。

    他忍不住得意的瞥了一眼陆家主,却发现陆家主不但没生气,甚至神色里还带着隐隐的怜悯。

    怜悯?

    对谁?

    陆二爷皱眉,还没想明白就听到陆年清冷的声音。

    “原来你还知道属于我的东西,是不许别人碰的。”

    陆年的声音很淡,几乎没什么情绪起伏。

    陆莫却是硬生生的从这句话里听出了嘲讽,嘲讽他痴心妄想,妄图碰触陆家继承人的位置。

    这个想法让陆莫的脸色有一瞬间扭曲,谦和爽朗的笑容几乎快要挂不住了。

    他觉得周遭的视线火辣辣的,好像每个人都在嘲笑他一般。

    更让他愕然的是,他都说成那样了,陆年的气势非但没有软下来,反而更硬气了。甚至连解释都不屑,直接挑了他话里的刺。

    这一点都不像陆年,那个病秧子不是一贯性子很淡,并不喜欢争什么吗。

    陆年的这种转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陆莫脑子很乱,他尴尬的转移话题:“我就是想替依依道个歉,很抱歉,之前……”

    陆年突然将小奶喵捧高了点,正对着陆莫的脸。

    陆莫的声音戛然而止,一脸茫然。

    这是做什么?

    “不是要道歉吗?对我说什么,对它说。”陆年一脸平淡,吐出来的话刺的陆莫想吐血。

    对一只猫道歉,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陆莫这辈子还没这么丢人过。他瞪着眼前那只小奶喵,嘴巴张张合合,愣是没发出声音。

    初白这会儿也明白了,陆年这是给它出气呢。

    见陆年都点明它的身份了,它也就不装玩偶了,蹲坐在陆年掌心,歪着脑袋,居高临下的瞅着陆莫。

    那姿态神色,怎么看怎么像是在说:快道歉啊,朕等着呢。

    陆莫的脸憋得通红,还是第一次觉得如此憋屈。他陆莫连一般人都不放在眼里,现在却要对一只猫低头,这算什么!

    偏偏道歉的话还是他自己说的,骑虎难下的滋味真是难受。

    “我……”陆莫难堪的挤出声音。

    “好了,小辈间打打闹闹的,多大的事,至于这样上纲上线的。”陆二爷突然插了进来,打断了陆莫的话。

    陆莫见状,立刻将未出口的抱歉收了回去,心底隐隐松了口气。

    陆二爷挡在陆年和陆莫之间,皱眉看着奶喵,“陆年,不是二爷我说你。你也不小了,怎么喜欢这种女孩子家家养的东西,还为了一只猫对自己的兄弟姐妹下手这么狠。你的性子本来就安静,现在又养起这种绵软的动物,这样子我还以为你爹把你当女儿养大的呢。”

    陆二爷这么说,陆年还没什么反应,陆家主先不高兴了。

    怎么说话的呢,他的宝贝儿子,高大帅气,身材比起男模也毫不逊色,怎么就是当女儿养了?而且儿子喜欢猫怎么了,谁规定喜欢养猫就是女孩子家家的专利了!

    陆家主虽然以前也不知道儿子是个毛绒控猫奴,但作为一个无原则疼儿子的爹,别说他儿子只养了一只猫,就是陆年想要养一屋子的猫,他也不会反对。

    养!反正他们家有钱,专门拨出一栋别墅来养猫,碍你什么事了,管的真宽!

    陆年身为小辈,不好反驳陆二爷。

    陆家主挺身而出,皮笑肉不笑的抗住陆二爷:“二爷,那可不是普通的猫。”

    陆二爷和陆莫听了,心里都是一紧。

    不是普通的猫?

    难道真的是亚种人类?

    不会吧,这么小的亚种人类,根本不可能扛过和陆年的命契。光是力量反噬都够这小猫死好几回了。

    “这是初白,我家夫人可是说了,要将它当做闺女养。依依那丫头动手打了我家闺女,你说这事能不严重吗?”

    陆家主说着,伸手挠了挠小奶喵的下巴,还一脸慈爱的道:“初白乖,不怕,爸爸给你撑腰,没人敢欺负你。”

    小奶喵很配合的喵了一声。

    周遭围观的人顿时有捂眼睛的冲动,哎哟妈呀,彪悍暴烈的陆家主,配上他脸上那软和慈爱的笑容,这对比,看的他们都要瞎了。

    有认识陆家主时间比较久的人揉了揉眼睛,喃喃自语:“卧槽,陆军华那老小子也能笑得这么肉麻,还爸爸,呸,又一个猫奴。”

    围观的人觉得,陆大少的毛绒控属性肯定是遗传自陆家主,铁汉柔情什么的,看久了也爽雷爽雷的。

    陆二爷和陆莫见状,知道自己想多了。隐隐放下心的同时,又觉得陆家主这是借机怼他们呢。

    现在是有挺多人为了这种软绵绵的小动物而沦陷,不但做牛做马伺候它们,甚至将它们当做自家孩子来养,一副傻爸傻妈的姿态。

    放在别人身上,这种事还有几分可信。

    但陆军华?

    陆二爷和陆莫心底冷哼,不就是一个敲打他们的借口么,草人设草的这么用力,也不嫌丢人的。

    “好了,这事都过去了,都是一家人,无论谁对谁错,依依那丫头也受了伤,以后这事就别再提了。”

    陆二爷轻描淡写的将话题带过去,陆莫抿着唇站在一旁,决口不提刚才要道歉的事。

    陆家主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今晚的场合不合适,没必要闹太大给旁人看笑话。否则……

    陆年冷淡的瞥了陆莫一眼,这一眼,让陆莫咬紧了后槽牙。

    陆年那态度分明是在说,自己说出口的话都做不到,你算什么男人。

    陆莫深呼吸,扭头不和陆年计较。

    一转头,却发现陆筠脸上的神色不对。

    那眼神迷蒙,脸上带着羞怯,一副少女怀春的样子,直勾勾的盯着陆年看算什么鬼?

    陆莫的脸色更难看了,他伸手扯了一下陆筠,咬牙低声道:“你在看什么?”

    陆筠回神,她怯生生的看着自家大哥,声音细如蚊蝇:“没、没看什么。”

    “你该不会……”陆莫太熟悉陆筠此刻脸上的神色,他见过不少女人就是这样看陆年的。

    “哥。”陆筠喊了一声。

    陆莫咬牙,知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他丢下一句:“一会再说。”

    陆筠咬了咬嘴唇,不在吭声。

    *

    有了之前那一出,陆大少偷带奶喵进酒店的行为自然就曝光了。

    酒店方的工作人员表示,虽然能理解陆大少作为猫奴,爱猫心切的心情。但酒店的规定就是规定,不可以带宠物入内,就算是陆大少,那也不能破例。

    于是在众人围观之中,陆大少面无表情的揣着猫,去了外面停车场,安置自己的爱猫。

    这一去,就是快半个小时。

    等他回来时,晚宴厅内众人看他的目光已经从陆大少的爱好是喜欢猫,变成了陆大少是深度毛绒控猫奴,沉迷奶喵不可自拔的重症患者,无药可救级别。

    同样的晚宴一角,看够了戏,男人笑嘻嘻的戳了戳身旁的楚恒之,“你说陆年是真的那么喜欢那只猫,还是演给人看呢?”

    他们这种家世,哪里有什么纯粹的喜欢。有时候表现出来的喜好,都带着不可言说的目的性。

    男人问完,半天没听到回应,他纳闷的抬头,看到总是含着笑容的好友,脸上难得的没有挂着笑。

    “怎么了?”他问。

    楚恒之扯了扯领带,神色疲倦:“有点闷,我出去透透气。”

    “唉,去哪?”

    男人追问,见楚恒之没回他,只是摆了摆手表示一会儿就回来。他耸耸肩,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好吧,那么大的人也不会丢了,随他去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