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第20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晚宴厅内, 陆家主面沉如水的看着春风得意的陆二爷。

    李德快步走过来, 在他耳畔低声道:“停车场那边出了事,有人砸了大少的车, 那只猫不见了。”

    陆家主眼神微闪:“初白不见了?”

    “看样子像是被抓走了。”

    所以陆年才会不顾他的阻拦, 连之后的致词都顾不上, 硬是冲了出去。命契之间的感应,让陆年在第一时间就察觉到初白出事了。

    用初白引开陆年?

    这事, 是意外?

    还是谁提前安排好的?

    这些思绪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陆家主没错过晚宴厅内众人对儿子刚才举动的诧异。

    为了一只猫而不顾大局, 放在普通人身上并不是什么大错, 还会传为爱猫的美谈。但放在陆家的继承人身上, 这就代表着意气用事、不够稳重、没有大局观。

    这样的陆年, 会让合作方对他的评价下降。连带的对陆家的未来,也看轻几分。

    不过, 那又怎样, 他儿子的本事, 可不是少了一次致词就能被扳倒的。

    看了一眼那边的陆二爷和陆莫,陆家主哼了声, 扭头吩咐:“派人去找猫,妈的, 我倒要看看哪个混蛋敢欺负到老子头上,不知道那是我们陆家的闺女么, 还敢偷猫, 抓到人给老子砍了他的手!”

    李德眼角抽了抽:“夫人说了不能讲脏话。”

    “老子哪里说脏话了, 妈的也算是脏话?那明明是语气助词,说明老子现在很不开心。”陆家主瞪他。

    李德呵呵,面不改色的继续提醒。“还有老子也不能说,夫人不喜欢。”

    陆家主一噎,吹胡子瞪眼:“你是我的助理,还是她的,心都偏的没门了。”

    “今天的事我回去后会禀告给夫人。”

    “李德你个混账,谁才是你从小玩到大的发小啊。你别跟她说,我请你喝酒。”

    “82年的拉菲吗?”

    “去你的,喝那种软绵绵的红酒算什么男人,烧刀子整瓶吹,一会晚宴结束走起。”

    李德笑眯眯的瞥了一眼陆二爷那边,似笑非笑:“那先把痴心妄想的人解决了,虽然陆年不在意他们蹦跶,但一直蹦跶也挺碍眼的不是。”

    陆家主哼了哼,理了理衣服,他不爱穿正装,彪悍的体型塞在正装三件套里看起来格外别扭。不过当他正经起来,脸色一板的时候,也算是特别人模狗样。

    到了致词时间,陆家主面无表情的上了台。惯例的感谢完合作方,总结了陆氏这一年的辉煌和对未来的展望后,却没有叫小辈代表上台。

    话音一转,陆家主的表情陡然变成气愤加沉痛,握着话筒开始痛斥砸车偷猫的贼,顺带将他儿子奔出去救猫的行为,描绘成当机立断、果断勇敢、不拖泥带水,丝毫不放弃一丁点希望。

    年终致词每年都有,可若是耽搁了最佳救治时机,小奶喵出了事的话,则是终身遗憾。

    试想,他儿子对一只猫尚且如此有情有义,对待重要的合作伙伴,那只会更加珍视。

    晚宴厅内的众人频频点头,不管心里信不信,看在陆家主这么卖力的份上,面子上起码都信了。

    想到那个一贯冷淡的陆大少还有这一面,不少人莞尔。

    陆大少的成熟优秀往往让人忘记了他的年纪,今天有了这么一出,众人才起来陆年的年纪还不满二十。

    如此年轻就从帝都大学跳级毕业,进公司后处理的几个合作案子都十分完美,性子虽然淡,但接人待物都挑不出什么毛病,再加上眼光很好,长的还十分赏心悦目。

    对于这样的年轻人,一些年纪足以做陆年叔叔爷爷辈的人哈哈一笑。纷纷表示,致词什么的,每年都有,不差今年这一次。陆年难得有了心爱的东西,能理解能理解。

    陆家主将视线移到陆二爷那边,冲他们咧了咧嘴。

    不好意思啊,今年不用小辈致词了。

    陆二爷气得咬牙,刚才有多得意,现在有多愤怒。

    陆军华,这个小兔崽子就是一个操蛋货!陆家教给他的礼仪都被狗吃了!传承多少年的既定流程都能说改就改,真以为他是家主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陆莫的脸色也不太好,不过他比陆二爷镇定的多。

    也许是从小在陆年这吃瘪吃的太多了,他很快恢复过来,低声道:“二爷,堂弟的猫丢了,我们也派人去找找吧。”

    陆二爷没好气的白他一眼:“找什么找,那又不是你的猫。”

    见陆莫微笑不语,陆二爷也反应过来了,他摸了摸手腕上挂着的佛珠,气怒之色逐渐淡了,甚至还透着点笑意:“对,我们也该帮忙找找,毕竟那可是陆军华的闺女呢。”

    *

    初白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笼子里。

    笼子像是猫笼改造的,空间很大,上下分三层,猫砂盆、吊床、食盆、自动喂水器、猫抓板一应俱全,唯一可疑的就是笼子是精钢所铸,还用黑布罩了起来,让它看不到外面。

    “醒了?”

    笼子外传来声音,一侧的黑布被卷起,让初白看到外面站着的男人,果然是那个赤手空拳砸车窗的神经病。

    “到是比预期醒得早,那支麻醉药剂应该能让你睡到明早才对。”男人低头看着笼子里的小奶喵,神色莫测。

    麻醉药剂?

    看来人类的药剂可以放倒现在的它,只是时效并不如预期中的好。

    初白绷着脸,寻思着,觉得有点糟心。失去了大部分的力量,一个没注意就着了道了。

    “饿不饿?我给你买了猫粮,凑合吃点?”他忽然换了个话题,没继续在麻醉药上绕,指了指食盆里满满的猫粮。

    拿不准这男人到底想干什么,初白没吭声,蹲在笼子里看着他。

    “不理我吗?对陆大少这么忠心,我到是挺喜欢你这小脾气的。”楚恒之好脾气的笑了笑,只是幽深的眼眸中一闪而过的危险让人无法忽视。

    初白从被打开的黑布一角,打量着目前所处的地方。

    看起来像是一处很普通的房间,里面的家具配置更像是酒店。

    酒店?

    小奶喵的脑洞歪了下,第一个反应竟然是这酒店容许宠物入内吗?

    楚恒之见小奶喵在发呆,伸手打开笼门将它拎了出来。他的手上满是伤口,也没包扎处理下,殷红的血随着动作渗出来,染在了初白的白毛上。

    “身为陆大少的爱宠,这么一副呆呆傻傻的样子,一点都不机灵,陆年的癖好还真古怪。”

    楚恒之幽幽的笑了,拎着小奶喵端详。

    初白怒了,骂它傻?

    哪怕被拎住了后颈肉,小奶喵依旧奋力伸出爪子,狠狠的挠了他一下,给那只伤痕累累的手新添上一道爪痕。

    楚恒之瞥了一眼被挠破的地方,危险的眯眼:“陆年有给你打过猫三联吗?狂犬病防疫总做过吧?陆家不会缺钱到,连这个必要步骤都没做吧。”

    他说着,拎着小奶喵走到一个冷藏柜前,拉开抽屉取出一支药和一次性针管。将小奶喵放在一旁,他将包装撕开,用针管吸入药液。

    初白拔腿就跑,只是才跑两步,就又被抓住。

    见它要跑,楚恒之心情变差,手上的力道也逐渐加重。

    “你跑什么,这是为了你好。还是说,你并不是一只普通的猫?”

    初白被他捏的有点喘不过气,这人看它的眼神分外冷淡,浑身没有杀气,但那模样就像是捏死它,也不过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它眯了眯眼,正准备反击。

    楚恒之忽然痛苦的闭上眼,仿佛什么病发了一般,身子不停颤抖。不过几秒,整个人软倒在地上。

    初白见状,踹开他的手,头也不回的往门口奔去。

    房间门并没有锁死,它后腿一蹬,整只猫吊在门把手上,像是秤砣一样,靠自身的体重将门打开了一条缝,然后轻巧的落地,从门缝钻了出去。

    “初白。”

    在它钻出去的瞬间,身后传来楚恒之的声音。

    小奶喵脚步微顿,回头,见他躺在地上,神色涣散的笑着,那双漂亮的眼眸像是失去了光彩,无神的落在空茫的一点。

    “初白……”

    他的声音沙哑压抑,一直喃喃的念着那个名字。

    小奶喵忽然懂了。

    这人,难不成以前也有一只叫‘初白’的猫?看他现在这个样子,只怕那只猫已经死了。

    人类会因为失去一只宠物变成如此地步吗?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初白停顿了几秒,不再去看他,扭头迈开爪子向外奔去。

    越跑,它觉得这酒店越眼熟,窜到电梯门口时,电梯门刚好打开,它一头撞在了从里面迈出来的人腿上,然后就被抱了起来,落入熟悉的怀抱中。

    抬头,是陆年。

    陆年逆着光,有点看不清脸上的神色。但从他抱着自己的力度,还有那身没来及换掉的晚宴正装都能知道,他肯定一直在找它。

    “受伤了吗?抱歉,我来迟了。”

    陆年的声音暗哑,温柔的给初白顺了顺毛,发现血迹不是来自它身上,才稍稍安心。

    他抬眼看向小奶喵奔过来的方向,抬腿往那间门缝半开的房间走去。

    初白窝在他怀里,不用抬头都能感受到从他身上辐射过来的怒气。就像是之前看见陆依依摔猫时那样,暴怒冰冷。

    *

    陆年推开那间半掩的门,里面的情景一览无遗。

    偌大的猫笼,散落在地上的针管,星星点点的血迹。

    初白也探头瞅了一眼,惊讶的瞪圆了眼睛,没人?

    之前那个男人呢?

    陆年抱着猫走进屋内,扫视了一圈。

    酒店房间并不算太大,也没有足以藏人的地方。他的视线落到敞开的窗户上,这里是十八楼,从窗户离开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他低头问初白,“还记得带走你的人的长相吗?”

    初白点头,用爪子指了指桌上的便签本和笔。

    陆年将它放在便签本前面,将笔帽摘掉递给它。

    小奶喵用前爪捧着笔,歪歪扭扭的在纸上画着。

    一分钟后,陆年看着便签本上极具抽象力的人头,他淡定的将画像撕下来装进口袋,然后撸了一把猫头,“好了,我们回去查监控吧。”

    小奶喵:“……”

    你丫的根本看不懂对吧,嫌弃它画的,就表现出来啊!

    *

    回到陆家后,初白才知道自己只失踪了几个小时而已。

    也是这时,它才知道,原来它和陆年之间的命契,是有隐隐的感应的。命契的这一点让初白有点不喜,总觉得这就像是狗链子,走哪都被拴着。

    从被人掳走到陆年找到它,总共也不过三个半小时。

    几乎是它失去意识被带走时,在晚宴厅内的陆年就察觉到了不对劲。顾不上陆家主让他上台发言,也顾不得晚宴厅众人的诧异,陆年抬脚就往车子那边赶。

    可是,还是迟了一步。

    小奶喵已经被带走了,从命契的感应来看,移动速度十分快,而且越来越远。命契的感应是有距离限制的,一旦超出范围,哪怕是陆年,也无法感应到它的存在。

    陆年冷着脸,直接伸手拦下了一辆车。车内的人刚准备熄火,就见陆大少将自己从驾驶座上拎了出来,丢下一句‘借车一用’,一踩油门,车子如离弦的箭就冲了出去。

    被抢车的也是帝都一位有名的二世祖,他气的骂娘。

    陆家是要破产了吗,陆大少都当街抢劫了!

    途中,陆年几次差点追丢了。

    追着追着,他发现带走初白的人并没有特定的目的地,更像是漫无目的开车载着小奶喵在绕圈子。

    绕了几小时后,那车竟然又回到了酒店。

    陆年眼神一沉,重新回到案发现场,还堂而皇之的住了下来。这人,要么是给他设下的圈套,要么就是个神经病。

    而现在,在初白断断续续的描述之下,陆大少皱着眉,用宽大柔软的浴巾擦拭着小奶喵身上的毛。

    有神经病觊觎他的猫,这让他很不开心。

    *

    初白回到陆家的第二天,酒店那边送来了大笔慰问品和道歉礼物。

    虽然他们酒店不容许宠物入内,陆大少的猫出了这事和酒店无关。但毕竟事情发生在酒店的停车场,最后猫还是在酒店客房里找到的。

    酒店这边怎么都推不拖连带责任,起码在安保上面是有漏洞的。陆家去查监控,停车场和那一层楼内的监控不翼而飞。就连入住那间客房的人的登入信息,都是假的。

    掳走小奶喵的人就这样隐藏在人海之中,没有留下一丝可供查证的地方。

    唯一看见过他的初白,画出来的画像,不提也罢。

    陆年判断过能对初白出手,犯人很可能是晚宴的参与者,他调出名单,将参与晚宴的人的照片放在小奶喵面前,让它辨认。

    可惜的是,也不知道楚恒之动了什么手脚,从名单到照片,里面都没有楚恒之。

    初白看了几遍,没找到那个神经病。

    陆年心一沉,虽然这人表现的很像是个神经病,但有能力做到这样不留痕迹脱身的,显然不是简单人物。

    陆家主习惯将一切阴谋化,猜测这是不是命契的是泄露出去了,有人想要抓住初白,断了陆年的命呢。

    敌人隐藏在暗处,捉摸不透。

    为了安全起见,陆家主给小奶喵下了禁足令,不许它踏出陆家大宅的范围外。还严令警告了自己儿子,不许宠猫宠到无视这一条。

    一贯宠猫的陆年思考了一会儿,点头同意了。

    只是和陆家主考虑的重点不同,在陆年看来,那个躲在暗处的神经病既然已经觊觎他的猫到恨不得掳走的程度,那肯定还会再次出手。

    *

    被限制了出门,初白到是无所谓,就是觉得陆年有点太黏人了。虽然他表现的很平淡,但每次只要陆年在家,必定会确保它在他的视线范围内。

    尤其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陆年一脸平静的抱着它直接进了他的卧室。

    初白被放到那张黑色大床上,一脸懵逼。

    这是打算要它和他一起睡?

    陆年将猫安置在床上,习惯性的转身开始脱衣服,他睡觉时一贯都喜欢光着,不喜欢被睡衣束缚的感觉。脱了上衣,手搭在裤腰时,他才想起来,今晚他不是一个人睡。

    扭头,看见小奶喵蹲在床上,溜圆的猫瞳使劲在瞪他。

    陆年顿了顿,勉为其难的留下了睡裤,走到床上躺下,还拍了拍身旁的大床,“你睡这里。”

    陆年的个头很高,长手长脚的,他的床自然也很大。足够两个成年人在上面翻滚的范围,睡一只猫绰绰有余。

    只是陆年拍的地方未免离他太近了,几乎是挨着他,他略略抬胳膊就能碰到的距离。

    初白绷着猫脸想着,和男人同床共枕,它还是第一次。还是不穿衣服,光着的……

    陆年等了一会儿,见小奶喵不动,他起身将它抓过来,放在自己的胸膛上搂着。语调平淡,眼里却带着笑,神色无奈纵容,“好了,这样总行了吧,睡觉。”

    被按着的初白抖了下,觉得陆年哪里坏掉了。

    这语调、这神态,简直就像是甜夏之前和它一起看的霸道总裁爱上我,就差一句‘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这样总行了吧。’

    最可怕的是,陆年的神色仿佛这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就像它已经和他睡过无数次一样。

    初白以为自己会睡不着,结果也不知道是人体的温度太舒服了,还是陆年那一下一下撸毛的手法太熟练,小奶喵的挣扎只坚持了一会儿,就头一歪,团在他身上睡熟了。

    *

    这一晚,初白睡得难得的踏实,那个时不时出现的梦也没再次梦到了。等它睡饱了睁眼,有点迷糊的看着身旁的男人。

    陆年醒的很早,显然是昨晚没睡好,眼底还有点泛青。

    初白心虚的扭头,它自己睡相不好,小时候和同族的小伙伴窝在一起睡。第二天,所有猫都咬牙切齿的发誓再也不跟它睡一个窝了。

    此刻看陆年的样子,昨晚估计没少被它祸害。

    小奶喵瞅了一眼时间,早上八点多,今天是假日,到也不用特地早起。它拍了拍枕头,喵了一声,示意他补眠。

    陆年眼里含笑,伸手摸了摸自家猫:“没事,我睡得很好。”

    说完,掀开被子,光着上身抱着猫下了床。

    他的卧室里附带有洗漱间,陆年抱着猫往洗漱间走,门外传来一阵挠门的声音。

    小奶喵抬了抬眼皮,这挠门的声音怎么那么耳熟。

    陆年将门拉开,一道黑影窜了进来,蹲在离他们两步远的地方,歪着脑袋瞅他们。

    那是一只皮毛黝黑发亮的黑猫,碧绿的猫眼像是上等的绿宝石,歪着脑袋看人的样子,透着一种神秘感。

    那黑猫看了他们好一会儿,张口喵了一声,然后迈步走过来蹭了蹭陆年的腿,尾巴还甩呀甩呀的在陆年的腿上缠了缠。

    陆年还没反应,初白已经怒了。

    它喵嗷一声发出警告性的咆哮,哪里来的小贱人,刚见面就争宠卖萌,不要脸!

    黑猫又蹭了蹭陆年,才抬头看向小奶喵,轻轻的‘咪’的一声。

    那模样,那溜圆的碧绿猫眼,整只猫都透着被凶了的小委屈。

    初白倒抽一口气,咪什么咪,都黑的油光发亮了,还装委屈!

    陆年低头看着那只猫好一会儿,突然弯腰伸手拎起黑猫的后颈肉。将它轻轻的放在门外,然后关上了门。

    一直待在陆年怀里的初白眨眨眼,陆年这举动简直出乎意料。

    这还是那个毛绒控深度患者的陆大少吗?

    *

    门外,见黑猫被赶了出来,走廊上的陆夫人示意李姐去将黑猫抱走。

    李姐等人手脚麻利的上前将黑猫抱了下去,心里有些好笑。

    外面那些人真是一点都不消停,晚宴上才知道陆大少是个猫奴,就立刻投其所好送了只猫过来。

    这本来没什么,但送猫的算是陆家旁支的旁支,这人一贯会钻营,依附陆家生活,极其会拍陆家主的马屁。

    当年就给陆家主送过女人,现在又给陆大少送猫。真当陆夫人是死的吗?

    当年送那些女人,夫人没追究,现在又往她儿子身上打主意,以为这次还能如愿?

    李姐这些在陆家工作久了的人心里都清楚,陆夫人狠起来,那才要命。

    当年那些趁着陆年年幼身体不好,想要祸害陆年的人,都被陆夫人收拾的一干二净。哪怕其中有一些人抱上了陆家主的大腿,最后还不是卷铺盖走人了。

    等人将黑猫抱了下去,陆夫人才扭头,笑盈盈的问:“老公,满意了吗?”

    陆家主干笑几声:“我这不是想着初白一只猫挺寂寞的,给它找个小伙伴陪着也挺好。”

    陆夫人笑呵呵的将陆家主拉回了卧房,陆家主瞅了瞅老婆白皙绵软的手,又看了一眼卧房内还没叠起来的被子,心神摇荡的想着。

    难道这是打算早上就来一次?大白天的就那啥,多不好啊。

    不过难得老婆这么主动,不满足她就不是男人。

    陆家主想着,彪悍的脸上笑得傻兮兮的,伸手就要去搂陆夫人。结果香软的老婆没搂到,怀里被拍了几本书进来。

    陆家主莫名其妙的拿起书扫了一眼。

    《养猫需知一百条》

    《怎样和猫咪做朋友》

    《猫咪百科大全》

    “老婆?”陆家主一脸懵逼,不是要来一发吗?

    陆夫人指了指那几本书,“看完它们,没看完之前,回你自己的卧室里去睡。”

    陆家主觉得天崩地裂,这是什么发展,为什么好好的,他就被赶出去独守空闺了?

    见陆夫人头也不回的走了,陆家主苦着脸翻开书,研究自己到底哪里错了。

    ……

    夜半时分,陆家主挂着两个黑眼圈,兴奋的敲女主人卧室门。

    “老婆,开门,我看完了。”

    卧室内,过了好一会儿才传来陆夫人困倦的声音:“回去睡觉,都几点了,明天再说。”

    “老婆,我真的看完了!”门外,陆家主锲而不舍,将陆夫人的拒绝当做耳边风。

    和陆家主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陆夫人深知这人如果混账起来,有多么不可理喻。于是她撑着困意,隔着门问:“那你都看出什么了?”

    陆家主一听有戏,立刻神采奕奕的回答,那认真的姿态简直像是小学生回答老师的提问。

    “猫是一种独立性很强的动物,有领地意识,一个家庭若是有多只猫,每只猫都会划分自己的地盘。甚至会因为地盘而展开激烈的攻击,而同一个家庭的多只猫,也会明确的划分阶级。”

    “所以,那只黑猫如果住进来,很可能会欺负初白,甚至变成初白的老大。”

    陆家主说完,还特别坦诚的承认错误:“老婆,我错了,我不该给咱们闺女找个能欺负它的小伙伴。明天我就让人把那只黑猫送走。”

    “那可是王明送的,他最近不是正和陆氏合作中,你舍得?”

    “有什么舍不得,合作又不是非他不可,那老小子蔫坏,老子赶明就换人。”

    “行了,看把你能的。”陆夫人拉开门,放陆家主进来。

    陆家主腆着脸进了屋,将那几本养猫的书一扔,伸手搂住老婆压到床上,做了从早上就一直煎熬他,想的快疯了的事。

    *

    第二天,陆家主打算让人将黑猫送回去。却没想到,出声反对的是小奶喵。

    见小奶喵要留下那只黑猫,陆年的眉头躇起,冷淡的开口:“不行,送走。”

    初白用肉爪爪搭在他手上,水汪汪的猫瞳直勾勾的看着他。

    每次都会败退在这一招上面的陆年,今天特别坚定。他挑眉揉了揉猫脑袋,扭头吩咐拎着黑猫的人:“送走。”

    小奶喵跳下地,窜到装着黑猫的笼子前,扒在上面不撒手。

    大有一副,你要送走它,那连我一起送走好了。

    陆年的眼神在一瞬间变得冰冷无比,他将视线缓缓移到黑猫身上,眯了眯眼。

    趴在笼子里的黑猫顿时遍体生寒,它不安的挪动了下,碧绿的猫瞳幽幽的看着贴在笼子上的小白猫。

    蠢货,你离我远一点,那男人嫉妒的都快把我瞪穿了!

    在小奶喵的抗争之下,黑猫最终还是留了下来。只是它在陆家的待遇就没小奶喵那么好了。

    初白有属于自己的房间,吃喝玩乐一应俱全。

    黑猫只得到一个硕大的猫笼,虽然这猫笼是豪华款,里面吃喝玩乐也都配齐了。但和初白一比,弱爆了。

    而猫笼的放置地点,在初白的卧室角落,它看起来更像是配给小奶喵玩的玩具,从头到尾都烙印着初白的名字。

    对于这一点,让陆年盯着黑猫又看了好一会儿。

    那视线让黑猫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被炖汤了。

    *

    夜半时分,趴在猫笼内的黑猫睁开眼,碧绿的眼睛在漆黑的房间内透着绿光。它用爪子拨弄了几下猫笼的门,‘咔哒’一声,笼门应声而开。

    黑猫从猫笼里窜出去,站在空无一人的卧室内,有些遗憾的叹息:“好不容易混进来,那只猫竟然是和陆年一起睡觉的。”

    所以陆大少的爱猫的传闻,竟然是真的。

    “也不算一无所获。”

    黑猫四处打量了下这间卧室,小心翼翼的翻看着有没有什么异常。

    它不知道那只叫初白的猫为什么要留下它,也不关心。只要让它待在陆家,完成它混进来的目的就行了。

    *

    与此同时,另一间卧房内,陆大少同样在问小奶喵这个问题。

    为什么要留下那只黑猫。

    初白一脸纯良的回道:“我需要一个小伙伴。”

    陆年突然伸手弹了弹它的鼻尖,“不许对我说谎。”

    小奶喵扭捏了一下,在陆年的逼视下,吭哧吭哧的吐出一句话:“我、我喜欢它!”

    陆年的脸瞬间黑了。

    他想到小奶喵从小以流浪猫的身份和野猫混在一起,到现在虽然终于肯开口说话了,却依旧不会变成人形。

    难道是审美被扭曲了?

    比起男人来,它更喜欢公猫?

    陆年心一沉,觉得这个问题很严重。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