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第21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天一大早, 翻箱倒柜的忙活了大半夜的黑猫才眯着一会儿, 就被惊醒了。

    他趴在猫笼里看着笼外的两只猫,一脸懵逼。

    白色的小奶喵和一只……鸳鸯眼的狮子猫?

    鸳鸯眼的狮子猫存世量太少, 黑猫不由得多看了几分。忍不住想着, 这猫一定很值钱。

    看了几秒, 他才反应过来,陆家什么时候多了一只猫?

    视线移到小奶喵身上, 黑猫顿了下。

    这小白猫今天的造型怎么不太一样, 那毛是不是太乱了点, 横竖乱翘着, 简直像是被人那啥了一整晚。

    想到小奶喵昨晚是和陆大少一起睡的, 黑猫的眼神有点飘, 觉得自己可能知道了会被灭口的事。

    小奶喵注意到黑猫的眼神,它舔了舔自己背上翘起来的毛, 刚压下去, 一会儿就又翘了回去。

    它郁猝的放弃了顺毛, 在心底给陆年记了一笔。

    陆年昨晚不但搂着它睡了一整晚,还揉了它大半夜。难道是终于嫌弃它睡相不好, 以这种手段压制它?

    甜夏瞅着笼子里的黑猫,又看了一眼身旁的小奶喵, 以眼神示意:真要这么做?

    放弃舔毛的小奶喵率先伸爪,一爪子拍在猫笼上, 低低的咆哮了一声, 像是一只耀武扬威的宣告主权的猫咪。

    没人注意到的是, 它放在猫笼上的肉爪子微不可查的抖了一下。

    嘤,好痛,使太大力了。

    甜夏紧接着伸爪踹翻了猫笼内的食盆,猫粮撒的到处都是。

    趴在猫笼内的黑猫悟了,敢情这两只是来示威的?

    他是听说过一个家庭里多只猫的话,会因为地盘问题发生打斗示威。

    但他又不是真的猫,他一个亚种人类,还是个汉子,遇到这种事还是头一回,和两只猫撕逼也太掉份了。

    只是他现在又是以宠物猫的身份混进来的,表现的太特殊也不好。

    黑猫心里挣扎了会儿,为了不暴露,最后还是抛弃自尊的往笼子前的奶喵扑过去,隔着猫笼冲它和甜夏吼叫几声。

    走开,别来烦老子。

    甜夏倏地顿住,踹翻猫盆的爪子僵在半空中,鸳鸯眼里一片迷蒙。

    她怔楞了几秒,然后扭头往外走。

    黑猫得意的喵嗷一声,没几把刷子,他怎么敢混进陆家。亚种人类很少有具备特殊能力的,而他就是少之又少具备天赋能力的那一类。

    他的声音有一点催眠暗示的功效,对陆家的人也许没用,但暗示几只宠物猫走开,还是没问题的。

    黑猫得意的视线移到一旁的奶喵身上,啧了一声,这个蠢货怎么没像那只狮子猫一样出去,难道是暗示太强,吓傻了?

    等对上小奶喵溜圆清灵的眼睛时,那里面一点怔楞迷蒙都没有,清醒兴奋的像是发现了好玩的东西。

    黑猫顿时有一种乌云盖顶的不妙感,紧接着,他听到那只宠物猫说话了。软软嫩嫩的声音,透着一种不怀好意的兴奋。

    小奶喵:“你果然不是普通的猫。”

    一只有特殊能力的亚种人类!

    这太有研究价值了。

    黑猫傻眼,妈的,这只奶喵看他的眼神不对劲!

    *

    楚恒之进门的时候,正好撞上楚天出门。这个帝都有名的纨绔少爷,吊儿郎当的和他打招呼。

    “哟,小叔。”

    楚恒之点点头,随口问了句:“去哪?”

    “去寻找生命的真谛,探寻华夏最美的地方。”楚天拎着个打包,一副驴友的打扮,显然是要出远门。

    “都快过年了,瞎跑什么。”

    “就是快过年了,才要去啊。”楚天笑嘻嘻的回了句:“我可没兴趣连过年都要看父慈子孝的戏码。”

    楚恒之瞥他一眼,“不想看就努力上进一点,你才是楚家的大少爷。”

    “是,是。”

    楚天敷衍的应了几声,指了指屋内,“小叔你还是进去吧,你的红粉知己等的望眼欲穿了。”

    楚恒之眼里闪过一丝厌恶,“谁放她进来的。”

    “慈母咯,毕竟是温柔婉约的当家主母,人设不能崩。”

    楚天嘲讽的勾了下唇,拽的二五八万的道:“小叔你太久没回来,这楚家都快忘记你是谁了。”

    “不说啦,我约了人,回见。”

    楚天说完,一溜烟跑了。

    楚恒之踏进楚家客厅,看着端坐在沙发上的女人。

    女人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肤白瓜子脸,唇上擦着淡色的唇彩,上扬的唇角给人一种未语先笑的感觉。她看到楚恒之回来,眼里陡然迸发的喜悦藏也藏不住。

    “恒之,你回来了。”

    “你来干什么。”

    楚恒之唇角噙着惯有的笑容,眼里冷的没有一丝笑意。

    “今天是你生日。”

    女人笑着从身侧的包包里掏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递过去。“我给你买了生日礼物,看看喜不喜欢。”

    楚恒之没接,仿佛没看到她递过来的手。

    这让女人的手僵在半空中,脸色的神色也逐渐委屈起来。“恒之,难道你还在怪我?”

    “我应该说过,让你别再出现在我面前。”他低头看着她,一字一顿的道:“我这辈子,都不想在看见你。”

    这话让女人陡然崩溃,她的手一抖,礼物砸在了地上。见楚恒之挥手让人送她出去,她猛然扑过去,抓着他哭喊道:“恒之,那不是我的错啊,是它自己要跑出去的!”

    “它死了,你到底明不明白,它已经死了啊!恒之,你看看我,你回头看看我啊,难道我还比不上一只猫吗!?”

    女人的声音十分悲切,夹杂着难以言喻的嫉妒和伤心。

    随着她一声声的‘死了’,楚恒之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就连惯有的笑容都隐没了。

    他抓着她的手将她甩开,眼底泛红的冷声道:“送客。”

    客厅里的骚动引起了楚家女主人的注意,楚天的继母崔美娜,小三上位后一直端着贤妻良母姿态的女人走出来,劝道:“唉,怎么吵起来了。恒之,难得你生日,别动这么大的火啊。”

    楚恒之嗤笑:“什么时候楚家轮到你说话了?真当自己是楚夫人了。”

    崔美娜被这话说的脸色一下变了,要不是还有理智知道不能得罪楚恒之,她早就破口大骂了。

    楚恒之懒的理会她,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靠墙的柜子上着锁,楚恒之站在柜子前好一会儿,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好一会儿,他才摸出钥匙,打开那许久未曾开过的柜子。

    里面收纳着许多东西,猫玩具,猫窝,猫爬架,最上面是一个倒扣着的相框。

    他将相框拿起,抹了抹上面的灰,眼神温柔的凝视着照片里的猫。

    那是一只白猫,比成年猫略大一点,浑身上下没有一丝杂色,正懒洋洋的团成一个圈,趴在软垫上晒太阳。

    溜圆的猫瞳享受的半眯着,歪着脑袋躺倒的样子,勾人的让人想上去撸一把它的毛。

    “初白……”

    楚恒之看着照片里的猫,眼神有些恍惚,空寂的房间内,他的声音暗哑的饱含渴望,“初白,我好想你……”

    *

    在华夏的特殊圈子里,成分很复杂,势力之间利益交错,那些绵延数百年的大势力,甚至有着联姻的习惯。

    在圈子里陆家根基底蕴是最浅的,崛起不过这几十年,和其他势力也没有沾亲带故。

    若不是陆年横空出世,陆家也不可能如此迅速就站稳脚跟。

    对于陆年的能力到底是什么,旁人知之甚少。只知道陆年灵力强大,每次九死一生的任务都能完美完成。虽然性子淡,但出手却绝对不软和,有时候甚至比陆家主还铁血。

    久而久之,圈子内的众人都知道,不要轻易招惹陆年。

    但与其同时,对陆年的能力的打探,就更多了。不少人都寻思着,陆年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或者陆家有什么特殊的功法,否则为什么陆年就那么强?

    陆家主每年都能拔除不少钉子,当然,身为陆家掌权人,他也没少往其他势力里塞钉子就是了。

    而黑猫,就是被塞进来的钉子之一。只是他信心满满的上岗,才过了一天,就被抓包了。

    还是被一只奶喵识破的,黑猫觉得,他好像拿错了剧本。

    陆大少的爱猫不是一只纯种的中华田园猫吗?为什么摇身一变成了亚种人类!?

    还是能免疫他的催眠暗示的亚种人类,这不科学!

    “看着我的眼睛,忘掉我,忘记刚才的一切。”

    黑猫瞪圆了眼睛,一遍遍的重复催眠暗示。

    他的对面,小奶喵兴致勃勃的蹲坐着,特别配合的歪了歪脑袋,眼里放光。过了一会儿,见他来来回回都只有这一句话,它有点失望:“你就只会这个吗?没别的了?”

    黑猫一脸的不可置信,他天生的能力就具有暗示性,为了让这个能力更好发挥,他甚至深入研究了人类的催眠术。

    如果不是像陆年陆家主那种力量强大的人,普通人都能轻松放倒。

    可现在,他的力量对眼前的小奶喵完全没用。

    这说明什么,这只奶喵是和陆年一个危险等级的!?

    这怎么可能,它看起来不过两个月大!

    黑猫眼神一凛,收起轻视。

    就算不想相信,但最不可能的事,往往就是真相。

    现在,这只小奶喵,打算对他做什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