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第23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一脚并不轻, 方峥被踹的砸到后面的墙上, 落在地上还回弹了一下,发出一声闷哼, 不过一会儿, 唇角溢出血丝。

    陆年抱着猫, 抬脚重重的踩在男人的身上,低头平淡的问自己怀里的奶喵:“他还摸了你哪里?”

    初白毫不怀疑, 只要自己喵一声, 地上的方峥绝对会被踩碎成渣渣。看在刚才从方峥那里套出那么多资料的份上, 小奶喵很矜持的沉默了。

    结果陆年下脚更重了, 踩的方峥忍不住发出嘶嘶的痛叫。

    方峥一边咬牙忍痛, 一边暗骂小奶喵。

    艹, 真是个蠢的,它不说话问题更严重啊!别沉默的好像他把它怎么了一样!一直吃亏的都是他好么!

    见走向不对, 小奶喵纳闷的看了一眼陆年, 犹犹豫豫的吐出一句:“他是那只黑猫。”

    没穿衣服是因为亚种人类变成人形时, 都是光着的。

    “我知道。”

    陆年将视线移到方峥身上,冷冷的笑了:“以亚种人类的恢复力, 断一两根肋骨,也不算什么。”

    他的眼神带着审视, 一寸一寸的打量着被踩在脚下的男人。

    这就是他的猫喜欢的人?

    他的猫生平第一次说喜欢,就是冲着这么个玩意儿?

    陆大少上下将方峥打量个遍, 连底下那根丑陋的东西的大小都没放过, 最后得出结论:根本比不上自己。

    他伸手撸了撸奶喵的毛, 认真的道:“你的眼光不行。”

    需要重新培养。

    一头雾水的小奶喵:“喵喵喵?”

    *

    初白屋里的动静太大,惊动了陆家主和陆夫人。两人还穿着睡袍,一看就是才从床上起来。

    走到初白的卧室内一看,陆家主第一反应是回头去遮老婆的眼睛。

    妈了个巴子,为什么一大早会有个不穿衣服的男人来污染他老婆的眼睛!

    陆夫人也没反抗,在某些陆家主特别认真的时候,她不会跟他较劲。

    几分钟后,方峥身上裹着条被单,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喘气。

    他面前,陆年、陆家主、陆夫人、甜夏一溜排开,小奶喵享受唯一的特等待遇,被陆年抱在怀里。

    “王明送来的猫是个亚种人类?”

    陆家主一挑眉,骂了一声,“那老东西,手下都被人透成筛子了,混入了别家的钉子都不知道。”

    王明是陆家的旁支的旁支,和陆家沾了点关系,但远的不提也罢。

    王明这人善钻营,性子不算太正,却也没太多的坏心思。一心想要抱住陆家主的金大腿,跟着混吃混喝,潇洒一辈子。

    所以陆家主喜欢什么,王明就投其所好。

    以前送女人,现在送猫。

    可没想到,这次送的猫就被钻了空子,成了一个亚种人类,还一看就是混进来做坏事的。

    陆夫人轻笑:“还是个小帅哥,我还以为就算是钉子,也只会送美女进来。”

    毕竟,她家两个男人,一老一小,在外人眼里可都是香饽饽。美人计什么的,从陆家主年轻的时候到现在就一直没断过。

    陆家主也想到了这一出,干笑了几声。

    他年轻时是混账了一点,可自从发现了老婆的好,外加有了儿子后,他就和外面那些莺莺燕燕都断的干干净净,这些年来绝对只有老婆一个。

    外面那些人见状,也歇了送女人的心思。就算还会有女人送来,也绝对不是冲他来的,一定是冲儿子来的!

    陆家主一点都不心虚的将锅甩给儿子,抬眼看到老婆盯着地上的男人看的仔细,又想起刚才陆夫人还称赞那男人是小帅哥。

    陆家主眉一横,干了和刚才陆年做过的,一模一样的事。

    他将方峥上下打量一遍,冷哼,根本比不上年轻时候的自己。就算现在他不是小鲜肉了,成熟的大叔魅力也甩地上的方峥好几条街。

    陆家主将人打量完了,挥手让人将方峥压下去,好生看管起来。

    这人是谁派来的,还需要好好问问。

    至于目的,不用问都能明白,无非是打探陆年的秘密,或许还有探探年后要上暗场拍卖的‘焕然药’的底细。

    能派来具有天赋能力的亚种人类,这大手笔可不是一般人做得出来的。想必也只有那几家大势力,之前晚宴那事还没和他们算账,现在就弄出这一出。还欺负了他家初白,妄图掠走他家闺女。

    哼,真当他陆军华现在修身养性了,就提不动刀了。

    *

    方峥被关了起来,陆家也没虐待他,预期中的严刑拷打什么的,都没遇到。关他的地方也不是想象中的地牢什么的,而是一间普通的房间。

    只是四周锁死,他探查过,根本没有逃跑的可能。

    方峥也不是死脑筋,自己出了差错被捉了,在人家的地盘上还是乖顺点好。不过怀疑的种子已经埋下去了,就看什么时候爆发,要是闹出乱子,就能让他逮到机会脱身了。

    想到小奶喵一直追问陆年的前任命契者的事,方峥勾了勾唇。

    虽然那只是个传言,也没被人证实过,但无风不起浪。猫可是独占欲和嫉妒心都很强的生物,有前任什么的本来就足以令人不悦,更别提那个前任的下场还不怎么好。

    猜忌之下,外加兔死狐悲,不知道那只小奶喵现在是什么心情呢?

    *

    陆年的屋里,小奶喵蹲坐在床上,和陆年面对面,它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突然问:“你和别人结过命契吗?”

    陆年挑起眉毛,伸手将它抱进怀里,“没有。”

    “嗷。”问完了自己最介意的事,小奶喵很自然的躺倒在他怀里,还用尾巴卷了卷他的手腕,示意他给自己顺毛。

    本就乱翘着的白毛,经过和方峥的‘搏斗’,翘的更厉害了。现在的初白,远远看去像是一只被电炸了的毛团子。

    “没有别的想问的了?”

    虽然不知道方峥和小奶喵说了什么,但从方峥看他们的眼神都能知道,一定没什么好话。

    陆年等着小奶喵的质问,他一贯不喜欢浪费口舌解释这些,但只要是自家猫问的,他会一点一滴解释清楚。

    他不希望,被它所厌弃。

    结果小奶喵的反应根本和预想中的不一样。

    “问什么?”

    被撸毛撸的昏昏欲睡的小奶喵勉强睁眼,一脸的莫名其妙。

    “比如……我们陆家有没有枉顾人命,为了钱替权贵结命契。”

    陆年面无表情的想着怎么解释比较通俗易懂。结果还没等他想到怎么开口,听到小奶喵嫩软的声音。

    “我相信你。”

    我相信你。

    陆年撸猫的手顿住了,这四个字很软很轻,落在他的心上却仿佛有着无法承受的重量。

    陆大少很不争气,那张冷淡无表情的脸,在这四个字面前再也绷不住了。他唇角微翘,看奶喵的眼神温柔的醉人,仿佛他怀里的,是最珍贵的宝物。

    可惜,这一幕,无人看见。

    唯一有可能一睹陆年难得失控的初白,趴在陆年怀里,毛肚皮一起一伏的,耳朵不时的抖动一下,早已睡的香甜。

    陆年坐在床边,伸手碰了碰那毛绒绒的耳朵。耳朵尖有点凉,他用手捂了捂,低低的道:“我只和你结过命契,也只会和你。”

    *

    方峥被抓后,王明被召唤到陆家。上门前他还喜滋滋的想着,难道他送的猫得了陆大少的青眼,陆家主这是打算奖励他呢。

    等进了门,看到陆家主沉着脸,王明心里有些不安。等知道黑猫变人,然后被抓后,王明头上犹如晴天霹雳。

    大冬天的,他的额上开始冒汗,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精挑细选的宠物猫,怎么就变成了刺探陆家的钉子?

    陆家主冷笑一声:“以前你有些小动作就算了,这次胆子肥了,连钉子都敢塞了。”

    “我、我是真的不知道,这事、这事怎么会变成这样,这只猫是我一个朋友家里养的,性情温顺黏人,我听说陆大少不喜品种猫,才特意找了这只。”

    王明连忙辩解,说到最后也想明白了,这是有人钻了他的空子,利用他送猫,送钉子进陆家。

    成了,得利和他没关系。若是失败被发现了,还有他背锅。

    想到这,他的手都有点抖,被气的。

    “陆,真的不是我,你信我。”

    王明急忙开口解释,他王明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为了巴住陆家主的大腿也做了不少事,但绝对没胆子跟陆家玩阴的。

    他不聪明,但也清楚自家的荣华富贵都是和陆家主绑在一起的,根本不可能做这种自断后路的事。

    “听说你女儿和陆依依玩的很好?”陆家主对他的解释没什么反应,忽然换了个话题。

    “……是,都是一个学校的,是有点交情。”

    王明迟疑了一下,不懂怎么扯到这了。陆依依和陆年之前有矛盾,他也听说了。小辈间打打闹闹的很正常,陆家主难道还不许旁人和陆依依交朋友了?

    陆家主笑了下,端起茶喝了一口,漫不经心的问:“那这猫,也是你女儿建议你送的?”

    王明心里咯噔一下,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