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第24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晚宴之后,陆大少爱猫的事被众人看在眼里。

    王明曾经将这事当做趣闻在家里说过, 当时女儿随口开玩笑说, 陆年这么喜欢猫, 送金送银估计都不如送一只猫。

    当时他也只当这是一句玩笑话, 可随后带着女儿拜访友人,看到女儿逗着黑猫玩的样子, 让他鬼使神差的想起这句话。

    之后, 就有了送猫这回事。

    难道女儿那句话不是无心说的, 是在陆依依的撺掇下,故意提起的?

    王明脸色难看,陆家主心情也不爽。

    陆依依那个蠢货,有点小聪明就蹦跶。无论她知不知道这黑猫是亚种人类, 是混入陆家的钉子。陆依依这做法都是吃里爬外!

    陆二爷和陆莫尚且不敢做这种如同背叛的事,他们陆家无论再怎么内斗, 那也是陆家人内部的事。可陆依依这做法,已经不能用小女孩置气这种说词蒙混过去了。

    这次是发现的早, 没造成什么损失。那下一次呢?自家内部有这么一个拎不清的东西, 还真是让人不愉快。

    陆家主喝完茶, 轻描淡写的冲王明道:“之前那个合作案,还不太成熟,先搁置了吧。”

    “陆!”

    “出了这事,也不知道你那边被塞了多少钉子。这合作案投入的资金少说也有几个亿, 不想白白损失就把钉子都给我拔掉再来。”

    王明点头称是, 擦了擦额头的汗。见陆家主没打算追究别的, 他心底轻轻的舒了口气。

    离开陆家后,王明回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女儿以后少和陆依依来往。

    “爸?”

    王明的女儿一脸莫名,他们家是抱上陆家大腿富起来的。以前她爸常叮嘱她要和陆家人搞好关系,现在怎么又……

    王明一脸愤慨,只说送去的那只猫有问题,至于什么问题,他就没深入讲了。

    王明的女儿也不是个糊涂蛋,将事情来回想了一遍,知道自己怕是被人利用了。陆依依天天在她面前说陆年有多喜欢猫,说那只小奶喵一只猫多寂寞,只怕也没安好心。

    她抿唇点点头,应下她爸的要求。

    正好,她本来就不喜欢陆依依嚣张的性子,以往碍于两家关系需要捧着陆依依,现在不用去刻意维系这关系,她乐得轻松。

    *

    没过几天,方峥的底细被查的清清楚楚。

    亚种人类,自幼父母双亡,和妹妹相依为命。妹妹在几年前失踪后,方峥开始和特殊圈子里各大势力合作,这次就是替天师道来陆家当钉子的。

    这样的钉子每年陆家主都要扫出去好多,在几个大势力里都是一样的情况。别的不说,陆家主往天师道里塞得钉子就没少过。

    摸清了方峥的底,方峥这次来也没打探到什么东西。顶多是知道了初白是个亚种人类,和他儿子有命契。

    这一点,陆家主早就知道不可能瞒一辈子。现在儿子的身体状况稳定,陆建国那一家子也被按下去了,将小奶喵的身份过个明路也没什么。

    更何况初白不可能当一辈子的宠物猫,等它能变成人形,送去上学时还不是众人皆知了。

    鉴于方峥的情况,还没动手就被抓包。再加上方峥身后的各大势力交错牵扯,陆家主也就没打算将人一直扣着。

    只是这人,也不能白放。

    方峥和其他势力合作了不少年,内部的一些消息他也一清二楚。

    陆家主从方峥嘴里问出了不少,尤其是天师道的更多。这些消息有些无足挂齿,有些到是挺有意思的。

    到了第三天,方峥不在开口,陆家主知道再也问不出什么了。除非他打算弄死方峥,方峥为了保命才会再吐露什么。

    既然不打算做到那个地步,陆家主也就歇了继续逼问的心思。

    天师道的人憋了三天,见方峥还没自己脱身。知道瞒不下去了,急吼吼的冲过来捞人。

    陆家主慢条斯理的扔出一张赎金单子,让天师道的人看的吐血。

    妈的,陆军华这个心黑手黑的货,一个没刺探到任何消息的钉子就要这么多钱,他怎么不去抢呢!

    而且不要现金,要的都是上好的玉和翡翠,单子上列出的品质,还非极品不要。陆家是打算开玉器店吗,这些玩意这几年的价格持续走高,难找的很。

    天师道的人气得骂娘,但方峥不能不捞。

    方峥和天师道的合作比外面查到的更密切,甚至因为方峥和黑蛇玩得好,又同是亚种人类,一些不为外人所知的事,方峥通过黑蛇也知道一二。

    现在方峥吐露出来的虽然不算无伤大雅,却也不是真正要命的消息。

    但要是一直不捞人,那个混不吝的方峥为了保命可是什么都会说的!

    好在,不过是一批翡翠玉石罢了。对于他们特殊圈子里的人来说,黄金珠宝什么的,是最不值钱的。要是陆家主开口要天材地宝,或者符箓法器,那才让人心疼的肝疼。

    天师道为了自家的秘密不泄露,咬牙切齿的答应了陆家主的条件。

    知道陆家主不好糊弄,他们也就舍弃了以次充好的念头。开了自家的库房,上好的翡翠玉石,羊脂软玉,一股脑的送到陆家,将方峥捞了出来。

    罢了,反正都是一些身外之物,就当破财消灾了。这些损失,最后他们会从方峥身上找补回来。

    方峥离开陆家时,还想着再见小奶喵一面。

    他左瞄右看的,磨磨蹭蹭了好一会儿,都没等到那只小白猫出来。反而一回头,对上了陆大少的冷脸。

    陆年面无表情的扫他一眼,以眼神示意天师道的人:再不走,就都不用走了。

    天师道派来捞人的是个胖子,被陆年一盯,出了一身冷汗。他僵硬的笑笑,扯着方峥就往外走。

    方峥看陆家不顺眼,看陆年自然也是不顺眼的。他也不怵陆大少的冷脸,哼笑着扔下一句:“多行不义必自毙。”

    天师道的胖子恨不得将方峥的嘴堵上,他擦擦汗,边道歉边加快脚步离开了陆家。

    *

    同一时间,陆莫一巴掌扇在了陆依依脸上,神色愤怒。

    陆依依捂着脸,跌坐在地上,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哥?”

    从小到大,陆莫从未动手打过她,他一直是护在她身前的好哥哥,可现在……

    陆莫咬牙问:“依依,是谁让你撺掇王明家给陆年送猫的?”

    “哥你在说什么,我不懂……”陆依依眼神闪烁,低着头细声辩驳。

    陆莫一把拽起她,强迫她和自己对视,“你跟我说实话,是谁在你背后暗示你这么做的?”

    “我……”陆依依被吓到了,这还是头一回,陆莫对她如此粗暴。

    陆母推门进来,见儿子拽着女儿,女儿脸上还有个巴掌印,顿时愣了。她尖叫一声冲过来,护在陆依依身前:“陆莫,你干什么呢,依依还伤着呢!”

    “怎么不问问她做了什么好事。”

    “不就是给陆年送了只猫吗?多大的事,陆年喜欢猫,不能惹他,我们投其所好也不对了?”陆母护着女儿,不懂儿子在气什么。

    陆莫闭了闭眼,耐着性子开口:“妈,依依这是被别人利用了,还沾沾自喜的以为给陆家添堵了。那被送去的猫,是个钉子。”

    “钉子?”陆母怔了下。

    陆依依的反应比陆母还大,她瞪着陆莫,一连串的否认:“怎么可能是钉子?是亚种人类?不可能,我选的那只黑猫是只宠物猫,顶多有点病,绝对不是什么亚种人类!”

    自从陆年为了小奶喵折了陆依依的手腕,陆依依就恨上了初白。她没机会接近小奶喵,又不甘心就这样忍气吞声。

    绞尽脑汁才想了这么个法子,奶喵小时候都很容易夭折的,一只带病的猫送进去,给小奶喵染上病,说不定那只讨厌的猫就死了呢。

    就算没死,生一场大病,也能让她痛快几分。

    为了达到目的,陆依依特意挑了一只外表看上去很健康,其实已经生病的黑猫。她选那只黑猫的时候很仔细,绝不可能是亚种人类!

    陆母见状,明白女儿选的猫是被人掉包了。不过这又有什么,她随即道:“是钉子怎么了,反正也是冲着陆年他们家去的。我们又没损失。”

    陆莫瞪着她,要不是眼前这人是自己的母亲,陆莫真想骂一声蠢货。

    只给陆年添堵,他们没损失?

    怎么可能没有!

    家主代表什么,不光是统领陆家,站在顶端的风光。还需要能为陆家创造利益,带领陆家走向更为辉煌的未来。

    他想要挤下陆年争夺陆家最高的那个位置,无论使用什么手段,最起码的一点,就是不能吃里爬外,陆家的利益高于一切。

    他和陆年斗得再厉害,那也只是内部斗争。

    陆依依这种被外人当刀子使,损害了家族利益的事,是绝对不能做的。

    陆家可不止是陆年一家,三爷五爷那边都是中立派,一切以陆家的利益为先。若是这行为被他们看在眼里,那两家很可能就倒向陆年那边了!

    而陆家主根本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被送去的钉子才抓住,陆依依在其中起了什么作用就被陆家主查的清清楚楚。

    一纸调查报告甩出来,白字黑字,处处透着陆依依的蠢,简直是猪队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