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第26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够的小天使, 请耐心等待

    大宅一角, 初白躺在一堆珠宝玉石上面,毛肚皮一起一伏,舒服的打着小呼噜。在它的身下, 一个图案繁复的阵法,闪着微微的白光, 时有时无,仿佛接触不良一般。

    阵法外,陆家主的眉头紧皱着。

    陆家的命契, 没有人比他更熟悉。这是一种生命相连的契约,一人为主, 一人为仆。结契之后, 为仆的人会替主人承担伤害, 甚至遇到性命垂危的时刻, 可以以命替主人续命。

    陆家主替别人结过的命契不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 那时有时无的光芒, 代表着命契根本没成。

    阵法内的初白睡饱了,缓缓睁眼。

    它瞅了一眼阵法外的人, 又探头看了看那明暗不定的繁复图案,伸出爪子在一堆玉石上面伸了个懒腰。

    陆家主的眼角抽了抽, 还是第一次见到结命契时, 这么悠闲自在的。

    初白将身下那一堆珠宝玉石往自己怀里拨了拨, 这些都是陆夫人给它的,每个都成色很好,有的还带着灵气。现在看来,这家人明显是打算拿它做什么,这些玉石是给它的酬劳。

    阵法外的陆家主加大的了力量输出,但那光芒依旧是忽明忽暗,不见起色。

    阵法内的初白忽然‘喵’了一声,光芒突然大炽,映的屋内如同白昼,过了好一会儿,光芒才缓缓消失。

    陆家主松了口气,这代表着,命契成了。

    他狐疑的看了一眼阵法内的小白喵,结契时的异常,和那时间巧妙的一声‘喵’,让他不得不多想几分。

    可见阵法内的小白喵用爪子扒拉着一颗玉珠子玩,天真无邪的好奇样子简直和一般小奶喵没区别,他又觉得自己想多了。

    “老公?”

    门外,见光芒消失,陆夫人敲了敲门。

    陆家主拧开门,冲她点头:“成了,去看看儿子。”

    陆夫人看了一眼玩珠子的小白喵,见它似乎好好的,略微松了口气,跟着陆家主一起离开,拐去主宅的另一间卧房,那是陆家独子,陆年住的地方。

    自从陆年十八岁生日之后,清醒的时间就越来越少。也是因为这个,陆家才不顾他的反对,瞒着他给他结了命契。

    *

    等那两人走了,初白才松开了玩珠子的爪子,将那颗已经没了灵气的玉珠子随意的扔在一边,换了一块玉佩啃着。

    陆夫人以为它喜欢珠宝玉石,拿给它玩的这一堆虽然件件名贵,但也不是每一个都带灵气的。一般来说越是年份久远的玉石里,所带的纯净灵气就越多。以玉石类为主,那些宝石类就几乎没什么灵气萦绕。

    啃了好几块玉石灵气,加上之前吸光了陆夫人那只玉镯的灵气,它那被世界法则压扁的力量稍稍恢复了一点,足够它打开自己的亚空间。

    它们九尾灵猫,是天赐大陆的天生异种,拥有上古神兽血脉,修到九条尾巴时,拥有通天彻地的强大力量。

    每一只九尾灵猫从出生之时就拥有自带的亚空间,亚空间内有它们的伴生物,有的是植物,有的则是其他异类。

    它们的伴生物,一般都很稀有,对于天赐大陆的生物来说,是极其稀罕之物。

    而九尾灵猫的本体更是难得,据说吃了它们可以平白得到强大的力量,甚至传说它们的血肉可以起死回生。

    所以在天赐大陆,每一只九尾灵猫都把身份捂得死死的,套着一个又一个马甲精分在大陆上。

    初白将自己的亚空间打开一条缝,探头瞅了瞅,见自己的家当都好好的待在里面,没有被世界法则压坏的样子,它愉快的舔了舔毛。

    九尾灵猫的亚空间质量果然不错,它的全部身家都在里面,这要是被压坏了,那就真的变成穷光蛋了。

    检查完自己的家当,初白站起来,低头研究了下屋子里的阵法图案。

    这个世界灵力混杂,它还以为全是普通人,可现在看来,依旧有会驾驭灵力之人。只是这手法太粗糙。

    被陆家引以为傲的命契阵法,在初白眼里是一个有些简陋粗暴的阵法。哪怕它此刻被世界法则压制的和一只普通猫没区别,在不知道它的真名的情况下,这阵法依旧拿它没办法。

    陆家主以为命契成了,其实只是初白看在那堆玉石的份上,将阵法控制在身上造成的假象罢了,它想要撤掉的话,随时都能撕掉这层伪装。

    初白将陆夫人送的那堆玉石里,有纯净灵气的全部吸收了。然后它抖了抖毛,决定出去看看这个陌生的世界。

    *

    陆家主宅的客厅里,难得的热闹。

    陆家主和陆夫人坐在沙发上,他们对面坐着几个头发花白的老头,除了其中一人面目稍微和善,另外几个都是没什么表情的冷漠。

    除了这几个老头之外,在侧位还坐着几个中年人。

    这些人都是陆家人,老头们是陆家的老一辈,陆家主也要喊一声‘叔’的人。那几个中年人和陆家主是同辈,旁支的人。

    陆家主的父亲去的早,现在客厅里就数那几个老头辈分最高。老头们慢条斯理的喝着茶,陆家主知道他们来者不善,也懒的开口。

    其他几个中年人就算心里有点急,也没资格在这个场合先开口,只好忍着等着。

    终于,其中一个老头将茶一放,缓缓开口:“陆年呢?听说已经昏睡三天了?医生看过了吗,怎么说的。”

    “看过了,也没有一直睡着,这几天偶尔会醒。医生说这是在好转了。”见陆家主懒的开口,陆夫人温婉的回了话。

    这开口的老头是陆家主的二叔,在陆家主的爹去世后的陆家,是最大的长辈,说话也算是极其有份量,人称陆二爷。

    陆二爷抬了抬眼皮,显然不满意自己都开口问了,陆家主竟然不吭声,让媳妇出来插话,这像什么样子。

    他哼了一声,开门见山的道:“我也就直说了,陆年的情况越来越不好,不光家里面人心惶惶,就连外面窥视陆家的都变多了。一个强力而能掌控局面的继承人,对陆家很重要。”

    陆二爷这话一出,坐在侧位的一个中年人扬了扬唇角,满脸的喜色。

    若是陆年从继承人位子上撤下来,那他儿子是最有希望继承陆家的。

    陆家主嗤笑,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我儿子还没死呢,你们就在肖想属于他的东西。”

    陆二爷脸色一变,被气得够呛。

    另外一个老头接口:“不是这个意思,陆年一直昏睡不醒也不是办法,为了稳定人心,先让陆莫接手继承人的位子,也能替陆年减轻点负担。这些年来他拖着那样的身体,还要完成陆家暗地里的工作,也太辛苦了。”

    陆二爷这时也缓过来了,冷笑道:“是啊,让陆莫先接手,大不了等陆年身体好了,再还给他就行了。”

    他这话说的大度,但在场的人心底都明白,那个陆年眼看着就不行了,根本不可能有好的一天。

    那个翘起唇角的中年人笑得更开心了,他就是陆莫的爹,几乎没什么特殊能力,在旁支里也不出众。但他生了个好儿子,陆莫的力量在年轻一辈里,算是仅次于陆年了。

    现在陆年眼看着不行了,继承人非他儿子莫属。

    等他儿子当上了陆家家主,哪怕他只是个旁支,那也是家主的爹。

    陆家主冷眼看着这些人蹦跶,忽然笑道:“想要我儿子的位子,行啊,当年陆年做了s级任务获得族内和上头的认可。陆莫既然想当继承人,那也去做个s级任务再说。”

    这话一出,其中几个人脸色直接变了。

    龙组的s级任务,陆莫又不是陆年那妖孽的资质,去做s级任务,那和去送死也没差别了。

    陆二爷张口就想喷,却被一直没开口长相和善的老头打断了。

    那长相和善的老头排行老六,虽然也是旁支,但力量不错,和上头关系也好,算是实权人物。

    他笑眯眯的拍了拍陆二爷,开口道:“说的没错,我们陆家的继承人哪能是个软蛋,陆年那破身子都能完成s级任务,想必陆莫也没问题。想要当这个继承人,就要拿出实力来证明嘛。”

    陆二爷被老六这合情合理的一怼,顿时接不上话。他脸色难看的沉默了会儿,撂下一句话走了。

    “今天就算了,但如果陆年一直昏睡不醒,我会让陆莫做好接任的准备。”

    陆二爷一走,陆莫的爹也跟着走了,剩下跟来的几个中年人互相看了看,也灰溜溜的走了。

    最后只剩下那个长相和善的老头拍了拍陆家主的肩:“我那找到了支上百年的野山参,回头让墨彰给你送过来,给陆年吃。”

    陆家主点点头,陆夫人温婉的道了声谢。

    等人都走了,陆夫人走到陆家主身边,替他揉了揉脖颈:“别生气,命契都结成了,儿子会没事的,那些人的盘算终究会落空。”

    陆家主闭着眼没说话,反手将陆夫人搂进怀里:“等儿子好了,那些人早晚我都会收拾,一个都别想跑……”

    他的声音很低,却透着难以形容的冷厉。陆夫人弯了弯唇,眼里也是一片冰冷,没在开口。

    那些恨不得她儿子去死的人,这么多年一直给她儿子拖后腿的人,等到陆年的身子真正好起来,无需再忍的时候,就是那些人该付出代价的时刻了。

    *

    鉴于槽点太多,家庭医生一边飞速出门赶往陆家,一边用电话遥控陆大少做初步的急救。

    陆年按医生指点的尽量不乱动初白,将它捧到床上。

    整个过程他没有看陆依依她们一眼,那两姐妹还有带来的司机大气都不敢喘一声,也不敢走,静悄悄的站着。

    等家庭医生赶过来,接手处理小奶喵了后。陆年才阴沉着脸转身,抓住陆依依的手腕:“是这只手摔的?”

    “啊!年哥,我、我错了。”

    陆依依的眼泪哗啦一下就下来了,被陆年攥住的手腕仿佛快折断了,锥心刺骨的痛。

    她浑身都开始抖,是痛的,也是怕的。

    她哥陆莫是仅次于陆年的天才,陆年十八岁后眼看越来越虚弱了,陆二爷想要捧她哥上位。

    她家上下都想着,这陆家,早晚都是她们的。

    那陆年,不过是个活不了几年的病秧子。

    可只有正面对上陆年时,才知道为什么陆年会被称为陆家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继承人。这种恐怖的压迫感,让她喘不过气,冷汗直冒。

    王妈和司机的脸色也很难看,吓的不敢开口,他们虽然不是主因,也是间接造成了这事。

    一片沉默中,见陆依依哭的凶,都抽泣打嗝了也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陆筠硬着头皮,怯生生的开口:“年哥,依依姐不是故意的,放开她吧。”

    陆年瞥她一眼,眼神淡淡的,却让陆筠瞬间闭嘴,她只觉得背后森冷,冰凉的汗不停往外冒。

    陆年攥着陆依依的手往上一翻,一个用力将她的手腕翻折了过去。

    陆依依惨叫一声,捂着手腕跌坐在地上,不停的哭叫。

    “我的手腕!我好痛!好痛啊!”

    陆筠和其他几人都被这一幕吓傻了,谁也没想到陆年下手会这么狠。陆依依可是他的堂妹,又是个娇滴滴的女孩。直接折断陆依依的手腕,这要有多疼。

    就连床上装死的小奶喵都愣住了,初白睁着溜圆的猫瞳,盯着陆依依被翻折的手。看起来好疼的样子,吓得它赶紧舔了舔自己的爪子。

    家庭医生伸手将它的脑袋拧回来,以眼神示意:要装死就装到底,敬业一点。

    小奶喵好奇的看了一眼医生,这人看来是陆大少的死忠,发现它是装的都不打算拆穿。

    医生勾唇,给了它一个安抚的笑。

    对于小奶喵的事,作为陆年的私人医生,他知道的比其他人多一些。别说这只奶喵是和陆大少结命契的亚种人类,就算那只是只宠物猫,敢摔陆大少的猫,真是活够了。

    陆年出手惩戒陆依依,医生觉得大快人心。

    陆依依那女人,仗着陆莫的名头,摆着主人家的姿态,就连他都被当做下人呼来喝去的。

    他顶着帝都大学医学博士的学历,留洋精英分子,领的是陆大少的工资,下人你妹啊!又不是古代,摆什么贵族的谱。

    医生心情愉悦的给小奶喵缠绷带,还低声轻哄:“乖,别挣扎,这是为你好。”

    装病号就要做全套,职业精神拿出来。

    小奶喵想到那被活生生折断的手腕,它果断的躺平任由绷带在身上缠了一圈又一圈。

    陆依依还在惨叫,其他几人脸色煞白。

    陆年却没在意他们,低头看着地上捂着手腕哀嚎的陆依依,笑道:“痛吗?应该没那么痛吧,才折了你一只手腕而已,你可是摔了我整只猫。”

    陆依依几乎瘫软在地上,她眼神惊恐的看着陆年,像是从今天才认识他一样。

    陆年是安静冷淡的,总是一个人呆在陆家大宅,身体不好的‘天才’,几乎没有人见过他有什么激烈的情绪。

    可,眼前这人是谁?

    陆年甚至在笑,那笑容配上他完美的五官很好看,但此刻陆依依只觉得害怕,从小被捧在掌心里长大的她,从未见过让她如此害怕的人。

    她浑身的颤抖一直没停,哆哆嗦嗦的想着要赶快离开。

    “这次就这样算了。”陆年居高临下的看着陆依依,一字一顿的道:“以后,别再碰我的猫,否则,你不会想知道后果,懂了吗?”

    陆依依的脸色已经不能看了,她捂着手腕,涕泪交加的点头:“我、我知道了。”

    陆年的视线移到其他几人身上,王妈不安的挪动,陆筠和司机脸色青白。

    就在陆筠以为陆年也会惩戒她时,陆年开口让他们将陆依依带走,随后冷淡的让王妈也下去。

    陆筠和司机架起陆依依,飞快的离开了。

    王妈忐忑不安的也退了下去,总觉得自己在陆家做不长了。

    *

    陆大少冲冠一怒为奶喵,这动静闹得有点大。

    不到半天,整个陆家上下,连旁支的旁支都知道了。陆依依上门摔了陆大少的猫,结果被折断了手腕,那伤没三个月根本好不了。

    一些不爽陆依依平时作风的人,幸灾乐祸的看热闹。

    另一些心思深沉的则琢磨着,陆大少这是真的心疼猫?

    恐怕不是吧,这是借由猫的事,敲打陆依依他们家呢。别以为有个陆莫就可以肆无忌惮,他陆年还没死呢。

    这些人又往深处想了想,陆大少弄出这一出,是他自己的意思,还是陆家主授意的?如果是陆家主授意,那陆家主针对的是陆莫?还是陆莫背后的陆二爷?

    一时间,人心浮动。

    *

    陆依依回到家,在父母兄长的心疼安抚中,逐渐走出了在陆年面前的恐惧害怕。她哭的梨花带泪,抓着哥哥的手,让哥哥替她报仇。

    陆母心疼女儿,自己没什么本事,仗着儿子能力强,这几年连做小伏低都忘了。她红着眼也吼着:“陆年,陆年真是狠,连亲戚都下手这么重,他那个病秧子怎么不早点死呢!”

    扭头看见站在一旁的陆筠,陆母满肚子的火都冲她宣泄出去:“你是死人啊,就这样看着陆年虐待你姐姐!你就不会上去挡一挡吗!”

    陆筠被她吓了一跳,怯生生的道:“我挡了,可是……”

    “你挡了什么了,你要是真的挡了,依依怎么可能伤的这么重!”陆母根本不听她的辩驳,怒骂着。

    陆筠眼眶红了,眼泪含在眼眶里,要掉不掉的。

    陆莫看不下去了,他上前一步抱了抱母亲:“好了,妈。现在说这些都是闲的,别气了,生气伤肝。”

    陆母被儿子安抚下来,看到陆依依的手腕,又开始抹泪。

    陆父一直等她们闹完了,才开口:“最近都安分一点,也别去找陆年的事。”

    “爸?”陆莫诧异,在他看来,陆年这是在打他的脸。

    “依依被伤成这样,成了陆家上下的笑话,现在我们就这样忍了?”

    “不能忍也要给我忍住。”

    陆父命令,觉得自己口气太硬了,又缓了缓对女儿道:“依依,爸爸知道你受委屈了,但这口气先忍着,好好养伤,最近别去找陆年的麻烦。”

    陆依依被陆年这么一吓,根本不敢自己对上他。现在被爸爸一说,见家人都不打算替她出头了,她憋屈的咽不下这口气,可也没别的办法,只能委屈的又红了眼眶。

    陆母心疼,抱着女儿又好一顿安慰。“依依不哭,陆年我们动不了,那就拿那只猫出气。他不是宝贝他的猫吗,我倒要看看他会不会为了一只猫和我们彻底撕破脸!”

    陆父愤怒的吼了一声:“都说了别去找陆年麻烦,你的脑子呢!无论陆年是真稀罕那只猫,还是做戏,都别去动它!你以为陆年为什么对依依这么狠,这是在报复我们之前的逼宫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