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第30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够的小天使,请耐心等待

    陈老爷子独自坐在书房里, 他面前是一个空空的药瓶,桌上是一份身体检测报告。

    陈老爷子从检测报告上移开视线, 拨通了陆家主的电话。

    “陆军华,这药,我要十份。”

    陆家主在电话那头咧嘴:“不行, 年后拍卖一共只有二十份, 一下就要一半也太多了。”

    “这十份的价格按照当天拍卖的最高价,我再翻一倍给你。”陈老爷子软磨硬泡。

    “陈老, 我陆家不缺钱。”

    这药拿去拍卖, 陆家主是打算以物易物的,到时候让儿子开个单子,凡是他们陆家没有的, 又需要的,就列在单子上。那些大势力不是自诩底蕴丰厚吗, 想要药,就拿东西来换!

    这些可都是钱买不到的。

    陈老爷子也知道陆家主的打算,但这药的功效前所未见,他总要努力争取一下。

    “那这样,以后凡是陈家经手拍卖的东西,陆家都可以提前知道消息, 若是有你们需要的, 可以优先购买。这个优待, 换十份药。”

    陆家主眼底已经有了喜色,但他还是矜持了下:“陈老,不过是一个优先消息而已,要买什么我陆家还是要花钱花东西的,这样十份是换不到的,五份如何?”

    “九份!”

    “最多七份,一个疗程刚刚好。”

    “……好,就七份!”陈老爷子咬牙,挂了电话啧啧几声:“陆军华这小子,还是这么滑头。”

    陆家上有陆军华,下有陆年,现在还多了这种前所未闻的药。

    这陆家,眼看就要一飞冲天了。

    陈老爷子和陆家主的秘密协定,谁也不知道。等药送来,陈老爷子表现的特别平静,转手将药送给了自己的外孙。

    陈老爷子的外孙楚天,是古武家族楚家的大少爷,母亲早逝,留他一个人在楚家,是外人眼里典型的纨绔子弟。

    楚天的父亲在妻子死后没多久就迎了新人进门,还附带一个只比楚天小一岁的私生子。最可笑的是,这私生子古武天赋出众,而楚天身为正儿八经的大少爷,却资质平平。

    陈老爷子心疼外孙,以往也是有了好东西不忘往楚家送一趟。众人都习惯了陈老爷子不时给楚天送东西的行径,这药也没有引起任何怀疑的到了楚天手上。

    楚天喝了药后,玩味的自嘲:“陆家竟然连这种东西都有。”

    差不多的年纪,陆年和他真可谓是两种人生,如果这是电影,那陆年就是男主角、亲儿子,而他则是背景板一样的路人纨绔。

    他勾了勾唇,笑了。

    纨绔怎么了,纨绔也有纨绔的生存方式,他才不信自己会倒霉一辈子。说不定哪一天,老天爷也会掉个金手指砸中他呢。

    *

    陆家主征求了小奶喵的意见后,给这研制出来的药液起了个好听的名字——焕然。

    意思饮下此药,焕然新生。

    小奶喵看着魁梧结实的陆家主,笑眯眯的咬文嚼字,怎么都不太适应。这种低配版的清明药液都起了个这么夸张的名字,那以后清明丹弄出来,为了凸显逼格,想名字就要想破头了吧。

    陆家主难得文艺一把,特别欣赏自己起的这个名字。要不是焕然药还在保密阶段,他恨不得让众人都来品评一番,看谁以后还敢说他是个大老粗!

    只是陆家主难得的好心情,却没有保持多久。看着老婆身旁跟着回来的人,陆家主眼角抽了抽,小声问:“你怎么把她带回来了。”

    陆夫人笑得温婉,小声回道:“路上刚好碰到的,她的样子一看就不对劲,我哪能不闻不问。”

    陆家主知道这人算是碰巧了,也不能怪老婆。他瞄了一眼冲他笑女孩,额角抽抽的痛。

    *

    初白闻到了一股辛麻的味道,透着麻辣和孜然的香味,香的让它忍不住舔了舔爪子。顺着香味窜到花园,一个陌生的女孩蹲坐在地上,她面前专业的烤架上是一条烤的金黄的鱼。

    香味,就是从那鱼身上传来的。

    小奶喵的步子顿了顿,视线移到女孩身上。

    没见过的人,微卷的长发垂在腰际,明艳无瑕的脸蛋,眼睛明媚,半眯着的时候,有一种勾魂摄魄的美。身材也很好,包裹在长毛衣裙下,仍旧显得凹凸有致。

    这是谁?

    初白停住,尽管烤鱼的香味一直在鼻间攒动。

    女孩仿佛感觉到什么,她抬头,和小奶喵对上眼。然后她拿起烤鱼,递到小奶喵面前问:“初白,吃吗?”

    初白的视线不由自主的黏在了烤鱼上,它在陆家的伙食很好,但架不住他们都当它是真正的幼崽,再鲜美的食材都只有一种口味,那就是清淡!

    少油少盐没辣椒,烹饪方式一律都是清蒸,一切重口味的食物都和它绝缘,它觉得自己的味觉都快丧失了。

    初白眯眼衡量了下,眼前的女孩像是知道它的身份,能在陆家行走,给它的感觉也没有恶意。

    最重要的是,那条烤鱼真的很香,不知道撒了什么秘制香料,刺激的它只想咬一口感受一下,到底有没有闻着这么好吃。

    女孩轻笑,也不怕烫,直接动手撕了一条鱼肉下来,用纸盘盛着放在奶喵面前:“用帮你剔刺吗?”

    初白‘喵’了一声示意不用,小小的鱼刺根本难不住吃鱼祖宗的它。

    它正准备享用美食,一阵骚动由远及近。

    一个高挑的男人闯了进来,身着黑色正装,外套没扣,松松的套在身上,领带不翼而飞,衬衫的扣子解开了两颗,露出性感优美的锁骨。

    帮佣和花园里的人忙着阻拦他的闯入,陆夫人顶在最前面,微笑问:“这是在干什么?”

    男人斜挑的桃花眼,没了以往的笑意,看见陆夫人,他顿住道歉:“婶婶,我来找甜夏。”

    “甜夏不是好好的和你在一起,怎么会来我们家。”陆夫人神色不变,笑意盈盈。

    男人的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有陆夫人拦着,他不好硬闯,深吸一口气,怒声喊道:“甜夏,我知道你在这里,出来。”

    ……

    花园深处的小奶喵一边啃鱼,一边挠了挠耳朵:“那是谁啊?”

    能在陆家这么拽。

    “陆墨彰,陆家六爷的孙子,陆年的堂兄,六房那边的继承人。”

    小奶喵愣了下,仰头看向身旁的女孩,“那他找的甜夏是……”

    它在陆家这么久没听说过有叫甜夏的。

    “就是我。”女孩微笑,摸了摸小奶喵的头,将剩下的烤鱼放在它的盘子里,然后走了出去。

    那边,陆墨彰看到自己要找的人,咬牙:“你果然在这里。”

    他不满的瞪着刚刚还试图忽悠他的陆夫人,陆夫人神色不变,依旧笑意盈盈:“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和小夏去你的房间吧。”

    陆墨彰和陆年玩得好,从小就在陆家有一间属于他的房。扫了一眼花园内各种隐晦八卦的视线,知道在这里说不合适,他拉着甜夏往自己的房间走。

    等他俩走了,陆夫人走到花园深处,抱起吃的心满意足的小奶喵,点了点它的脑袋:“你啊,又偷嘴,还吃这么刺激的东西。”

    初白甩了甩尾巴,反正它都吃进肚子了,别想它吐出来。

    那条烤鱼特别好吃,它对这个世界最满意的就是各种美食了。要知道在天赐大陆,全民皆武,修士妖怪修为稍微高点就足以辟谷,不食五谷杂粮,所以极少在口腹之欲上折腾,以至于美食什么的,根本就没有。

    甜夏的这一手厨艺,让它对她的印象分瞬间满点。

    陆家主这时也走了过来,问:“墨彰那小子来接人了?”

    那臭小子行动力可以啊,人才跑,就追过来。

    陆夫人嗯了一声,低头对初白道:“初白,甜夏也是猫科亚种人类哦,如果你喜欢她,可以和她做朋友。”

    她没说的是,甜夏还是陆墨彰的命契者,和小奶喵一样,以命契连接,替陆墨彰承受伤害。

    *

    录完身份档案,陆年和黑豹少年一起出了门,临走前还吩咐厨房记得给初白的午餐要有鱼。

    小奶喵啃了一整条蒸的嫩嫩的鱼之后,抹了抹嘴巴回了它的房间。它跳上床,在中间团着身体趴下,闭眼做出一副睡觉的模样。

    一般这样时,不会有其他人来打扰它。

    它将精神体沉入自己的亚空间,在一堆家当里翻找着。

    清明丹,在天赐大陆属于初级丹药,稍微有点水平的炼药学徒都能炼制出来。因为是基础必备丹药,虽然价格不高,但销路很好。

    初白身为九尾灵猫,修炼出两条尾巴后,就能自动排除体内杂质,根本不需要啃清明丹。

    它抱着一丝希望,将亚空间翻了个遍,最终一无所获。

    雪白的毛团子垂头丧气的蹲在一尊小巧的药鼎面前,清明丹没找到,倒是翻出了这个。

    他们九尾灵猫每一只都有属于自己的伴生物,有的是后天法器,有的是天材地宝。而初白当年出生时,它的伴生物是一尊药鼎。

    这药鼎的出现,让同族目瞪口呆。

    嗑药什么的那是人类才喜欢的东西,他们九尾灵猫,天生异种,受天道偏爱,夺天地造化而生。凝练自身,根本不需要丹药。

    上万年来,族内还没出过伴生物是和炼药有关的。

    一群九尾灵猫围着那药鼎看了又看,有凑热闹的质疑:“这难道是一尊法器?只是模样是药鼎的样子?”

    好奇心旺盛的九尾灵猫们,将药鼎玩来玩去,最后得出结论,这就只是一尊药鼎,不是防御法器,也不是攻击武器,对敌属性完全没有,只能拿来炼药。

    这结论挺尴尬的,起码对于初白来说,它的伴生物是个鸡肋。当年的初白转头就将这药鼎扔在亚空间角落,不闻不问几千年。

    直到现在,流落到现代世界,它瞅着药鼎皱眉。

    没有清明丹,难道要它自己炼?

    就算要它炼药,它也不会啊。

    亚空间内,初白的的精神体卷着药鼎抛来抛去。对这个身为伴生物的小伙伴,它还是第一次看的这么仔细。

    青铜色的小药鼎,上面嵌着古朴的花纹,三足圆鼎的模样,胖胖的鼎身看起来还蛮可爱的。精神体往药鼎内部探了探,不大的药鼎内里仿佛能容纳万物,漆黑一片中似有万千星辰的光芒闪过。

    那星子接触到初白的精神体,倏地烙印了上去,急切的姿态生怕下一秒又被扔到犄角旮旯无人问津了。

    躺在床上的初白只觉得脑门一疼,脑海里呈现的一册以上古文字书写的卷轴,开篇四个大字——先天药鼎。

    初白愣了愣,那卷轴瞬间没入脑海,里面的记载席卷而来,这让它看药鼎的眼神变得古怪无比。

    这玩意竟然是先天的,自上古之后,先天之物销声匿迹。

    在天赐大陆,无论是丹药还是武器,最好的也不过就是后天之物。可现在,它这个丢在犄角旮旯里的伴生药鼎,竟然是先天药鼎。

    在卷轴和它的精神体融合之后,它发现自己目前只能打开卷轴的第一页,上面记载的是药鼎的使用方法和一些初级丹药的炼制手决,它扫了一眼,将这些记在脑海里。

    初白看到了清明丹,初级丹药的炼制并不复杂,需要的药材也很简单。它记下那几种药材的模样,打算在这个世界找找看。这个世界也有灵气,那些药材很可能也存在,只是叫法和天赐大陆不同罢了。

    它记着药方,忽然门外一顿嘈杂,小奶喵的精神体从亚空间退出来,门正好被来人推开。

    那是两个女孩,二十左右的年纪,一个甜美明艳,一个怯生生的像是小白兔。她俩身后跟着帮佣的王妈,王妈神色焦躁,想拦下来人。

    “王妈,听说年哥养猫了,我们就看一眼。”那个甜美的女孩开口,娇俏的眨眼,脚步却不停的往进走。

    “哎,陆先生吩咐了小猫午睡时,不让打扰的。”

    王妈喊了一声,心底嘀咕。

    这两姐妹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赶上这个时候。陆家主和夫人出门访友,陆年也不在。家里没一个主人,她们非要看小猫,这谁敢拦着。

    这两姐妹是陆莫的妹妹,甜美娇俏的那个叫陆依依,怯生生像是小白花的叫陆筠。

    虽然是旁支,但陆莫在陆家,是年轻一辈里除了陆年最有地位的,陆依依是陆莫的亲妹妹,和陆家主陆夫人表面上起码相处的还不错,帮佣的人怎么敢拦着。

    “王妈,我们真的就看看,年哥又不在,您不说,我们不说,年哥他不会知道的。”陆依依笑着撒娇,还摇了摇王妈的胳膊。

    陆筠一眼就看到了床上的小奶喵,她小步走过去,伸手想要摸摸小猫。

    初白头一歪,让她摸了个空。

    “猫猫乖,给你吃小鱼。”

    陆筠抿唇笑了,拿出一个猫零食,怯生生的想要再次接近它。

    初白再次躲开她的手,跳到枕头上,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

    陆依依姑且不论,这个陆筠给它的感觉一点都不好。看起来像是柔弱亲切的小白花,眼底却透着探究。

    她想从它身上知道什么?

    初白直觉这个陆筠不对劲,不想理她,它跳下床,窜到墙角,离她们远远的。

    它蹲在墙角,屋内的几人却因为它刚才的动作起了争执。

    “年哥怎么养了只土猫,捡回来的吗?土猫性子野,差点把我妹挠了,也不知道身上有没有病。他要是喜欢猫,我送他只布偶,这只土猫就扔了吧。”

    陆依依见陆筠都放低姿态去讨好一只猫了,那只猫却不领情跑了,这让她一脸的不满,说出口的话也变得不客气起来。

    初白皱了皱眉,它刚才离陆筠有段距离,怎么可能挠上陆筠。

    “这小奶喵很干净的,虽然不是什么名贵品种,但长得多可爱,水灵灵的。”王妈这段日子给小奶喵做了不少好吃的,养着养着,也养出点感情了。

    这小奶喵乖的很,吃饭上厕所都不用人操心,也不四处乱挠,每天乖乖的趴在沙发上看电视,那小模样特别惹人爱。

    陆依依皱眉,不就是一只随处可见的土猫,哪里可爱了。

    陆筠扯了扯姐姐的衣服,小声道:“我没事,没挠到我,我就是想摸摸它。”

    陆依依是个疼妹妹的,听到陆筠的话,她扬眉对身后的人命令:“把它给我抓过来。”

    跟着她们来的是司机,五大三粗的汉子抬脚走向墙角的小奶喵。

    “唉,这可不行,别乱来。”王妈急了,伸手就拦。

    陆依依攥着王妈的胳膊,别看她年纪轻轻,力气却比王妈大多了。“王妈,我妹就摸摸,不会弄伤那只猫的。”

    王妈见那汉子去抓猫,陆依依的司机身手功夫不错,下手没个轻重,不会弄伤,那肯定也会弄痛。奶喵那么小,陆大少又那么宝贝它,哪里被这么折腾过。

    陆依依心情颇好,扭头冲陆筠道:“你也是个没出息的,一只土猫也非要摸,回家我让爸爸给你买一只品种猫来,带血统证书那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