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第31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结果, 初白没等到陆年推门进来,反而听到了陆筠的声音。

    “年哥, 我有话要对你说。”

    隔着门板都能听到陆筠语调里含着的期待和甜腻。

    陆筠今天穿的很好看,脱掉了外面长款厚实的羽绒服后,里面穿着一件白色薄羊毛衣, 掐腰修身的设计, 将她饱满圆润的地方凸显出来。配着同色系的小羊毛裙, 看起来楚楚动人。

    也许是怕被陆年拒绝, 也许是怕错过这次, 再也没有机会。

    她满脸通红, 豁出去了一口气道:“年哥,我喜欢你,请你当我的男朋友好不好?”

    陆年显然没想到她会有这么出人意料的举动, 他跟陆筠不熟, 仅有的几次照面都不怎么愉快, 根本没想到陆筠会有这样的心思。

    “年后爸爸要送我出国念书,但我每年的寒暑假都会回来。年哥,你可不可以等我?”陆筠伸手想要拉住陆年的衣角, 一脸的期待。

    陆年不喜被人近身,陆筠伸出去的手扑了个空。

    他抬手指了指外面,冷淡的道:“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出去。”

    陆筠愣了下, 看了眼陆年身后的房间, 是那只猫的地盘。自从陆依依摔猫事件后, 这里就成了不容许她们踏足的地方。

    但她又不是陆依依,根本不打算对那只猫做什么。难道在陆年眼里,她的告白,她的感情,还不如一只猫重要吗?

    陆筠明白陆年话里的意思后,她咬着嘴唇低下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杵在原地没走。

    她知道,这一走,短时间内就无法再见到陆年了。最起码,她也要让陆年心里留下一个深刻印象。

    “年哥,我长这么大,头一回喜欢上的一个人就是你。我也不奢求什么,只想将这份感情告诉你……”

    陆筠怯生生的抬眼,纤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她知道自己泫然欲泣的模样,是最容易让人心软的。哪怕是盛怒中的陆莫或者陆建国,每次面对她这样,也会软上几分。

    可惜她的心思彻底落空了,陆年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将她当做空气。抬手拧开门,长腿一跨,进了屋。

    陆筠面对被甩上的房门,楚楚可怜的模样再也挂不住了。

    她咬了咬牙,安慰自己。

    陆年对女色不感兴趣也是好事,起码旁人也无法接近他。等她从国外回来,总是还有机会的。

    虽然这样想,到底还是有些不甘心。

    “你在这里干什么?”

    就在陆筠打算再努力试一试时,陆依依从她身后冒出来。

    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陆依依以为陆筠是想替她出气,才来小奶喵的房间前探探。

    她眼里闪过不甘心,最后还是扯着陆筠往客厅走,压低声音道:“陆年在里面呢,别鲁莽。好像出了别的事,哥喊我们先回家。”

    陆筠将其他心思收起来,顺着陆依依的话点头,跟她一起离开了。

    *

    门内,陆年进屋后,看见小奶喵团成一团趴在枕头上,用毛绒绒的屁股对着他。

    那姿态,透着一种不想搭理自己的气息。

    陆年脚步微顿,站在原地想了想,自己有没有哪里惹到奶喵的地方。

    他走过去,顺了顺小奶喵的毛,低声问:“不喜欢衣服吗?”

    他替奶喵准备的衣服被扔在一旁,无人问津。

    没看见小奶喵的人形,说不失望是假的。不过比起这个,显然小奶喵此刻的状态不太对。

    陆年伸手将猫拎起来,“生什么气?”

    初白被拎着,近距离直面陆年的脸,它忍不住细细的打量他。

    虽然知道这家伙长得很好,但有那么吸引人吗?让那个陆筠宁可枉顾血缘,都要往上扑。

    “喜欢你看到的吗?”见自家猫瞅着自己发呆,陆年低低的笑了。

    他很少这样笑,这一笑,柔和了他身上冷淡的气息,让初白一时看呆了。

    等回过神,它喵嗷一爪子拍在他的脸上,扭动着四肢想要逃离他的掌控。

    陆年捏住它的后颈肉,将它按在怀里,唇角微扬。

    戒备心还是这么重,这一点,到是和以前一模一样。

    他垂眼,看着怀里毛绒绒的小脑袋,又扫了一眼被扔在一旁的衣服,心底轻叹。

    算了,慢慢来。

    这次失败了,下次在努力就行了。

    这一次,他和它还有很多时间。

    *

    陆家主因为突然传来的传真大发雷霆,来拜年的小辈们很有眼色的都告辞了。

    大年初三,本该是一个安宁祥和的日子,却因为这突然传来的消息,让陆家主的心情不太好。

    陆夫人端着点心进书房,见室内一片狼藉,书桌上扔着被捏皱的传真,她将点心轻轻放在桌上,拿起传真看了看。

    这一看,怒气就上来:“这是什么意思?儿子才脱离危险没多久,他们就将这些任务推过来,安的什么心!而且现在大过年的,这任务有这么急,非要儿子现在就去!”

    陆家主阴沉着脸:“之前儿子昏迷时,那些人接了几个简单的任务做了,现在儿子醒了,他们以今年就剩下陆年没做任务,将这个丢过来。一脸占理的模样,谁不知道他们是根本没那个能力去解决!”

    陆夫人皱眉。

    这是龙组的任务,他们陆家和其他几个特殊势力在龙组里都有人。

    上面没有特定指派的话,龙组的任务基本都是几家换着来做,看似公平,但谁都知道,这任务和任务之间,难度是不一样的。

    现在推给陆年的这个,就是龙组里标注a级的危险任务。

    陆夫人问:“这个任务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龙组的章都盖了,还怎么转圜。”陆家主黑脸:“这是那几家联合起来给儿子下绊子呢。”

    陆家有陆年,狠狠的压了其他几个势力一头,那些人想着陆年早晚活不长,这才没有下狠手。不过一年年过去了,陆年每次感觉要熬不过去了,最后还是挺过来。

    现在陆年都快二十了,那几个势力的耐心也快消磨干净了,开始隐隐有联合趋势,想要将陆家压下去。

    陆夫人也清楚这些,她知道陆家主也不容易。

    陆家内部有想要夺权上位的,外面还有不满陆家地位的。内忧外患,好在这两方目前没有联合起来的迹象。

    只是这个任务,注定跑不掉了。

    陆夫人盯着传真,眉头越皱越紧。

    传真上并没有详细的任务内容,具体任务内容只能由接任务的人查阅。这传真相当于一个通知,通知陆年去龙组接任务,任务等级a。

    那血红色的a,透着不详的气息。

    陆年结了命契,一时半刻没有性命之忧。

    但命契另一端的小奶喵还那么小,a级任务险象环生,如果陆年在任务中受了什么伤,或者力量再次暴走,危险转移到小奶喵身上,那只奶喵很可能挺不过去。

    陆夫人担心儿子,也担心小奶喵。

    一时间,书房内的两人都没说话。

    过了一会儿,陆家主端起点心,唏哩呼噜的吃了。

    吃完一抹嘴,拉住陆夫人的小手:“放心,不就是一个a级任务,咱们儿子不会有事的。”

    见陆夫人张嘴,他连忙补了一句:“儿子不会有事,那只猫也不会有事。”

    陆夫人在他腰上掐了一下:“那是初白,别那只猫、那只猫的。”

    陆家主只当老婆是在给他挠痒痒,笑呵呵的:“好,初白会没事的。”

    陆夫人这才满意。

    见她这样,陆家主调侃了句:“你这样子我还以为你是把它当媳妇看呢,它和儿子年纪差的有点多,你这是打算替儿子养童养媳呢?”

    “你个不正经的,胡说什么,我是把它当闺女。真要是把她当童养媳,你不是要急死。”陆夫人怒了,改掐为揪,还捏着皮肉用指甲碾了碾。

    陆家主夸张的喊了声痛,然后不要脸的赖过去让老婆给揉揉。

    陆夫人被他这种厚脸皮逗笑了,轻轻感叹一声:“一点都不符合我心里理想丈夫的模样,我怎么就嫁了你呢。”

    陆家主横眉:“你心中理想丈夫是什么样?”

    “儿子那种。”

    “……”

    陆家主嘟囔了一句,好吧,如果是儿子,他勉强忍了。

    *

    陆莫开车将陆依依和陆筠送回家,他却没进家门,交代了句今晚不回来了,一脚油门,车子向远郊驶去。

    陆筠怯生生的问了句:“爸爸说今晚有事要说,哥不回来行吗?”

    陆依依挑眉,“还不就是你我出国读书的事,哥他在不在无所谓的。”

    说着,她撇撇嘴,咕哝了句:“又去看那个金丝雀,大过年的都还惦念着,至于么。”

    陆依依的声音太小,陆筠没听清,她追问了句:“什么?”

    陆依依张口想说,又想起陆莫叮嘱过她,这事要保密。最终也只是张了张口,咽下了话:“没什么,我们进去吧。”

    陆筠狐疑的看她一眼,难道陆莫还有什么不能让外人知道的秘密?

    *

    陆莫一直将车开到帝都远郊,这里山清水秀,是规划好的一片高档住宅区。只是因为离主城太远,显得有些静谧空旷。

    他将车停好,摸出许久不用的钥匙,进了一栋独门独户的别墅。

    打开门时,里面传出点响动,像是一个人飞奔过来,迎接他的到来。

    陆莫开门,门口果然站着个女孩,瓜子脸,细腻的皮肤有一种常年待在户内的苍白。

    女孩个头不高,二十多岁的模样,整个人看起来小小的,像是南方女孩的那种纤细。乌黑的头发整齐的披在肩头,齐刘海下是一双如雾般的眼睛。

    这双眼睛看到陆莫,猛然一亮,像是终于等到了心上人,眼里满是喜悦。

    “陆莫,你回来了。”女孩的声音也是细细的,小心翼翼的开口,像是怕他一个不开心,就扭头走了。

    陆莫扫了一眼她的赤足,皱眉:“怎么不穿鞋。”

    “我、我听到门响,一时忘记了。”女孩解释,生怕他生气,赶紧补了一句:“我、我这就回去穿。”

    她说着,转身想往走回。

    “算了。”陆莫拉住她,一个用力将她压在墙上,低头就咬上她的唇。

    “唔。”女孩像是温顺的小鹿,哪怕背被撞得有点痛,也依旧乖乖的承受着他的吻。

    察觉到陆莫开始脱她的衣服,她动了动,小声道:“能……能去床上吗?”

    她不喜欢,也不习惯就在玄关里做。

    “闭嘴。”

    陆莫突然呵斥,“别出声,我今天不想听到你的声音。”

    女孩被他吼了一句,有点受惊。

    她咬了咬唇,听话的不再出声。哪怕他的动作有些粗暴,哪怕她觉得有点痛,宁肯死命的咬住唇,也不再让声音溢出来。

    陆莫压着女孩,闭着眼动作着。

    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从陆家离开后,他下面的火气越来越大。无法抑制的冲动,让他很想发泄一番。

    过年期间不好去找那些惯于玩乐的女人,陆莫想了想,只能将车开到他养的这只金丝雀这里来。

    平时他并不是十分喜欢和这只金丝雀上床,只因为她太过传统保守。稍微玩的出格一点,她就哭兮兮的看着他。

    陆莫虽然床上玩的花样多,却不喜欢用强的。你情我愿才有乐趣,哭兮兮的仿佛他强x什么的,陆莫觉得扫兴。

    可今天,体内那股火气让他顾不上其他,略显粗暴的发泄着自己的邪火。

    两人就在玄关**了一番,结束后,陆莫觉得不够,将女孩拉进卧室又来了一次。

    女孩从始至终都咬着唇,记着他的呵斥,没有发出声音。

    事后,陆莫起身去了浴室冲澡。

    女孩躺在一片凌乱的床上,只觉得浑身黏腻。她摸了摸床单,想到陆莫不喜脏乱,爬起来换了一床新床单,还将陆莫的睡衣取了一套出来,摆在床边。

    然后她拥着被子坐着,等着陆莫出来。

    不一会儿,陆莫冲完澡,拉开浴室门。

    女孩见他开始穿衣服,慌了一下,小声问:“陆莫,晚上不睡在这里吗?都快十二点了……”

    陆莫套上外套,冷淡的回应:“不了,大过年的,外宿不好。”

    女孩觉得有点难受,雾蒙蒙的眼睛泛起水汽:“……就不能陪陪我吗?”

    陆莫一愣,这只金丝雀一贯是最听话的,乖巧柔顺,从来不懂得要求什么。这话,到是出乎他的意料。

    想到最近很长时间都没过来,他转身走到床边,挑眉问:“想要我留下来?”

    女孩点头,细细的道:“我最近学了很多菜色,做给你吃好不好?”

    “学做菜?你出门了?”陆莫眯了眯眼。

    “没有。”女孩摇头:“是钱婶来的时候,我请她教我的。”

    钱婶是负责照顾女孩的帮佣,从洗衣做饭到购买生活必需品,都有钱婶负责。女孩很少走出这栋别墅,因为陆莫不喜欢她出门。

    这栋别墅如果细看,会发现很多异常的地方。

    门窗格外严实,除了一般家装的报警系统和监控,这别墅内安置的防卫可谓是严密。女孩有别墅的钥匙,却被叮嘱过不要随意离开别墅,钱婶每次离开都会将门窗检查好。

    女孩与其说是养在这里的金丝雀,更是被锁起来的金丝雀,只是她看似是心甘情愿的。

    陆莫想着,总不能太过于冷落她。

    他在女孩期待的目光中坐下,伸手将她搂在身侧:“做菜什么的就算了,我吃过了。今晚也没什么事,陪陪你也好。”

    女孩脸上露出笑容,小心的依偎在他怀里,仰头吐露爱意:“陆莫,我爱你。”

    “我知道。”他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忽然问:“小卉,你后悔跟了我吗?”

    女孩怔了怔,不懂他为什么这么问。

    “不让你出门,也不让你见其他人,就这里待在这别墅,你后悔跟着我,过这样的生活吗?”陆莫低头看她。

    “不后悔的。”

    女孩抿唇,笑得像是阳光下灿烂的花儿一样。

    “那你的哥哥呢?你也不想他吗?”

    女孩,也是方卉一愣,笑容浅淡了几分。

    她的哥哥,世上唯一的亲人,却总是将她当做孩子看待,管束过多。这样的哥哥,怎么可能理解她的爱情。因为哥哥对陆家的厌恶和偏颇,让她连自己的恋人是陆家人都无法说出口。

    明明陆家并不像哥哥所说的那样,陆莫从来都没有勉强过她什么,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选择。

    甚至三年前,和哥哥大吵一架后,离家出走的她,也是被陆莫所收留。她在安顿下来后,曾给哥哥发过消息,可在这几年间,他从未出现。

    她的哥哥,已经放弃她了吧。

    方卉略过了哥哥的话题,低声道:“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外面那么多人想要对你不利,你怕那些人拿我威胁你。再说,住在这里也没什么不好,钱婶将我照顾的很好。我本来也就不爱出门,只是……”

    “只是?”

    “只是……只是你要是能常常回来就好了。”女孩还是没忍住,吐露了心声。太久没看到陆莫,这让她有点冲动。

    “我不是逼你,我只是太爱你了,陆莫。”

    陆莫伸手摸了摸她的发顶,低头亲了亲她。

    “行了,我知道了,睡吧,很晚了。”

    方卉趴在他怀里,弯唇闭上眼。

    只是在心底深处,她有一丝丝的失落。

    陆莫,已经很久很久都没说过,他爱她了。

    *

    这突如其来的任务,让陆年错失了初白变成人形的时刻。小奶喵在那股信任冲动消失后,也不肯再以人形露面。

    对此,陆年没有强求,应该说暂时没工夫强求。

    这让初白敏锐的察觉到,陆年可能要出远门了,而这一趟估计还十分危险。

    陆家主和陆夫人平和的神色下有着隐隐的担忧,陆年是唯一神色正常的人,只是鉴于要和他的猫分开一段时间,这让他格外不舍。

    他给小奶喵准备了一大堆东西,各种吃的喝的玩的,包括龙组量身定制的学习计划,一股脑的塞给奶喵。

    然后揉着奶喵的头,轻声道:“我要出门一段时间,你乖乖在家。”

    初白用爪子勾住他的衣角,表示自己要一起去,为了表达决心,它将自己往他怀里蹭了蹭。

    它不知道他要去干什么,但命契宿主要去干危险的事,它不跟着,万一他出事了,死的可是它!

    更何况,这是难得一遇的,可以光明正大从陆家离开的机会。

    比起守卫森严的陆家,在外面就算有陆年跟着,机会也大的多。

    初白专注的想要陆年带上自己,完全没注意到被自己蹭了蹭的陆年,像是被点穴了一般,整个人都僵住了,他的手刚才在揉它的脑袋,此刻依旧僵在半空中,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失神。

    陆年还是第一次被他的小奶喵,主动的,如此亲近。

    他知道猫科动物都是高傲随性的,就连猫科亚种人类都会带着猫的小性子,这些日子以来,除了自己强势的搂着它,小奶喵从来没有如此主动的亲近过自己。

    没想到,被自己的猫如此亲昵的挨蹭,滋味是如此的美好!

    陆年完全沉浸在他的猫的撒娇亲昵中,连此刻他们是在客厅,周围不仅有父母,还有一群帮佣的人都忘记了,眼里只有在他怀里踩踏磨蹭的,还小声柔嫩叫着的,他的猫!

    陆家主一脸的惨不忍睹,儿子这定力不行啊,被只小奶喵撒个娇,就投降了。

    陆夫人笑呵呵的,儿子果然是喜欢的,她没看错。

    其他帮佣的人低眉敛目的忙着自己的事,偶尔偷瞄一眼陆大少百年难得一见的样子,他们眼里都有着一丝笑意。

    初白将自己挤在他怀里,肉爪爪搭在他的肩上,死死的巴住他不放,用态度表明了:出远门可以,带它一起走。

    陆年沉醉了好一会儿,万分不舍的将奶喵从怀里拎出来,交给母亲,然后转身回房去收拾自己的行李。

    初白被陆夫人抱着,一脸震怒的瞪着他的背影。

    碰上一个不解风情的饲主,它刚才的撒娇直接是对牛弹琴。

    陆夫人好笑的揉了揉奶喵的脑袋:“初白,一会午饭想吃什么?螃蟹吃吗?我给你剥壳哦。”

    小奶喵吸溜了下口水,歪头盘算了下,吃了螃蟹再去追陆年的话,还来得及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