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第34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够的小天使, 请耐心等待

    甜夏撇头:“她叫初白,不是什么小猫。还有难道我连来陆夫人这里, 都必须经过你的同意吗?”

    她声音里的冷淡让他咬牙,陆墨彰猛然将她按倒,欺身压了上去。

    “唔!”

    甜夏被压着,他的唇落在她的额头,她的脸颊,最后停在她的唇上。辗转厮磨, 带着一丝气愤的啃咬, 强势、霸道、不容她有丝毫闪躲和拒绝。

    陆墨彰的吻有着一贯的炙热, 他从起初的强势霸道, 逐渐变得温柔。这温柔让甜夏放弃了挣扎,默默的承受着他的吻。

    一吻结束, 他搂着她,额头抵在她的脖颈处, 发出一声近乎恳求的叹息:“甜夏,你不要跑。”

    在他的手开始缓缓往下游走时, 甜夏抓住了那放肆的手:“这里还是陆年家,你想做什么?”

    “你说我想做什么?”陆墨彰压着她,挑眉勾唇,笑得无比好看。

    甜夏掐着他的脖子将他推开, 翻身下床。

    他不满的追了起来:“我们很久没做了, 你不想吗?”

    “我不想。”她说着, 拧开门准备出去。

    陆墨彰脸上的笑容消失,他一脚踹上门,从背后紧紧的抱住她。

    “为什么?”

    “为什么不想?”

    “你不喜欢和我做了?”

    “你以前不是从来都不会拒绝我吗?”

    被他紧抱着的甜夏,面无表情的听着他一句句的质问。

    良久,她才淡淡的道:“那不过是义务罢了。”

    陆墨彰瞳孔倏地紧缩,这句话让他浑身冰冷。

    “反正我受了你们家的恩惠,六爷不需要我回报,那只有你了。你想做,我就陪你做。你喜欢吃我做的饭,我就做给你吃。这些都是报恩罢了,否则,我为什么要一切都以你为先。”

    她的话像是刺刀,一刀一刀的刺进他的身体,陆墨彰紧抱着她的手不自觉的松开了。可下一个瞬间,他又抱紧了她,比刚才还紧。

    他闭着眼,挤出声音:“为什么要这样说,明明不是这样的。我们不是说好的,要……”

    甜夏动了动,没挣脱他的禁锢,她背对着他,“以前说好的什么的,都忘了吧。反正你以后也要走仕途的,也不会遇到什么危及生命的危险。我们的关系,结束吧。”

    陆墨彰陡然睁眼,他想看看说这话的甜夏,是不是认真的。

    然后他看到她,她浅笑着的样子犹如在对他告别,她说:“至于命契,我想解开它,让我们彼此都不再受此约束,可以吧。”

    他愣在原地,从未想过,他和甜夏之间的命契,有一天,会是她想要解开。

    不再和他命运交缠,想要和他彻彻底底的划清界限!

    他怎么可能同意。

    他怎么会同意。

    他不同意!

    “我……”

    陆墨彰才说了一个字,房门被推开,陆年抱着小奶喵立在门口。

    看见里面抱成一团的两个人,陆年抬手捂住小奶喵的眼睛,然后冷淡无比的道:“吃饭了。”

    甜夏从陆墨彰的怀抱中挣扎出来,她理了理凌乱的衣服,冲陆墨彰道:“吃完饭你就回去吧,我要暂时住在这里。”解决命契的事。

    有陆年在一旁,陆墨彰这次没有强留她,只能眼睁睁的看她走出去。

    他泄气的倒回床上,手指无意间碰到一个冰冷的指环。

    这是……他之前和她一起去迪士尼玩的时候,买的玩具戒指。

    是刚才弄掉的?

    这指环的大小戴在她手上刚刚好,不可能自己脱落下来。这说明……她瘦了。

    陆墨彰挺尸一样躺在床上,幽幽的问:“命契,一旦契成,是永远都解不开的吧?”

    除非一方死亡,命契是从未被人为解开过。

    陆年:“以前是这样。”

    “什么叫以前是这样?”陆墨彰扭头瞪他。

    可惜陆大少没在理会他,丢下一句‘出来吃饭’,就离开了。

    *

    陆家的晚饭,总是人很齐。

    陆夫人讲究家人就是要一起吃饭,所以哪怕在忙,只要在帝都,陆家主和陆年都会回来吃饭。

    陆家的餐桌也很热闹,没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

    陆年伺候自家猫用饭,吃到一半伸手摸了摸小奶喵的肚子,“零食吃太多了?”

    肚子比平时圆。

    啃了一整条烤鱼的小奶喵,对眼前口味清淡的清蒸鱼兴致缺缺。

    陆大少皱眉,以为小奶喵病了,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那头被召唤过来的私人医生心里日了狗了,万恶的有钱人,知不知道什么是晚餐时间,以为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然后迅速拎着药箱上门给小奶喵看诊,医生唾弃自己,对,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啊!

    知道小奶喵偷吃的陆夫人也没阻止,吃了那么重口味的烤鱼,让医生看看也好。

    私人医生上门检查带蹭饭,陆年守在小奶喵身旁伺候,陆家主一直往陆夫人身边腻歪,唯独陆墨彰和甜夏画风不同,两人一个若无其事吃饭,一个全程冷脸瞪人。

    饭毕,陆墨彰走了。

    甜夏和小奶喵窝在一个房间,陆年皱眉盯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没反对。

    “你也是猫科亚种人类?”初白好奇,除了黑豹少年,它还没见过第二个亚种人类。

    “嗯,要看吗?”

    小奶喵点头。

    甜夏微笑,漂亮的女孩转眼间变成了一只炸毛蓬松的狮子猫,橘黄色,眼睛竟然是一黄一蓝的鸳鸯眼。

    初白看着她,脑海里闪过电视节目里的一大串介绍。

    狮子猫,起源于山东省临清,又被称为临清狮子猫。毛色多为白色,少数为橘色和褐色。眼睛颜色极少数会呈现一黄一蓝的鸳鸯眼,难饲养,稀世珍贵。

    当初电视里尤其突出了稀世珍贵四个字,鸳鸯眼的狮子猫,存世量很少。

    这代表,甜夏很值钱。

    不像它,它这种的,在现代社会有一个很好听的统称,叫做中华田园猫,简称土猫。像之前陆依依就以土猫喊它,神色间满是轻贱。

    小奶喵对比了下甜夏的猫型和自己的,明明都很好看。人类还真是奇怪,同一个物种都要分出三六九等来。

    “你是亚种人类,那和陆墨彰是……”

    “他是和我结命契的人,不过马上就不是了。”

    甜夏也没变回人形,就以狮子猫的形态趴在初白身边。

    “他逼你结的命契?”

    小奶喵眯了眯眼,它发现甜夏没有将它当做幼崽看待,她的态度就仿佛平等在和它对话,也不会因为对象是一只奶喵,就敷衍过去。

    “那倒不是,六爷一家都对我很好,给我了一个家,只是那里很快就不是我的家了。”

    “为什么?陆墨彰不是来找你了?有人挂念,有家可以回,是想起来就很幸福的事。”

    初白将头放在爪子上,离开天赐大陆以前,它也不知道自己对那片土地会如此留恋。直到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它才发现自己是如此怀念天赐大陆的一切。

    有贱兮兮会对它说‘欢迎回家’的族人,有可以安心睡觉的地方,有受了伤可以哭唧唧回去撒娇打滚的长辈。

    那一切,如今只能在梦里相遇。

    “有人在等你的话,还是回家的好。起码现在还有可以回去的地方……”

    初白说着,忽然就不吭声。

    它有点难受,也有点想家。

    甜夏一时也没再出声,狮子猫半眯着鸳鸯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陆家大宅外,陆墨彰坐在车里,出神的看着手里的戒指,脑海里回荡着她的声音。

    良久,他拽出自己脖子上的项链,将戒指串在项链上,重新带回脖子。闭眼仰头靠在椅背上,发出一声低喃:“为什么,甜夏。”

    *

    今年的帝都格外的冷,鹅毛般的大雪下了好几场,临近春节,外来务工的流动人口走了大半,许多外地商家小店也提前几天歇业,准备年货好过年了。

    陆家今年的年货准备的格外丰富,山珍海味、鸡鸭鱼肉,应有尽有。帮佣们的脸上都多了几分喜气,每次过年,陆家给的红包总是很丰厚。

    大宅内的暖气很足,小奶喵团成一个圆,抱着尾巴睡得香甜。它觉得自己似乎在做梦,梦里的一切有点模糊,仿佛有谁带着宠溺,满含笑意的在喊它。

    那像是一个陌生的街心公园,傍晚时分,广场上人不多。男人的脸孔看不清晰,动作很温柔。他略好笑的看着躲在训练器材缝隙里的白猫,悠悠的叹了口气。

    白猫缩在里面瞪他,一脸的警惕。

    男人被它这模样逗笑了,他一笑,白团子气炸了,它弓着身子,发出愤怒的抗议。

    男人低低一笑,趁它不备伸手偷袭了它的脑袋,掌心干燥温热,温柔的替它顺毛。

    白猫挣扎着想要甩开他的手,他手微沉,狭窄的缝隙让它避无可避,只能任由他一下一下,温柔的安抚。

    他弯腰凑近,认真虔诚的道:

    男人模糊的呢喃渐渐消散,他的动作那么温柔,明明是对着一只猫,却透着无比的专注和爱怜。夕阳给一切染上金色的光晕,本该是甜蜜温暖的画面,却让人无端的觉得,仿佛被什么压在心口,有点喘不过气了。

    趴在陆家大宅里沉睡的初白猛然惊醒,它眨了眨眼睛,好半天才回神。

    是梦?

    梦里的那个人和那只白猫……是谁?

    *

    陆年冷淡的声线在门口响起,带着一丝颤抖。他快步走到小奶喵跟前,伸手碰了碰它毛绒绒的脑袋,没有敢移动它。

    小奶喵抬眼,有气无力的‘喵’了一声,溜圆的猫瞳水汪汪的,像是快哭了。

    陆年一下慌了手脚,他掏出手机直接打给家庭医生。

    那头家庭医生刚下班,接到老板的电话,内容还是如何拯救一只被摔了的奶喵。

    鉴于槽点太多,家庭医生一边飞速出门赶往陆家,一边用电话遥控陆大少做初步的急救。

    陆年按医生指点的尽量不乱动初白,将它捧到床上。

    整个过程他没有看陆依依她们一眼,那两姐妹还有带来的司机大气都不敢喘一声,也不敢走,静悄悄的站着。

    等家庭医生赶过来,接手处理小奶喵了后。陆年才阴沉着脸转身,抓住陆依依的手腕:“是这只手摔的?”

    “啊!年哥,我、我错了。”

    陆依依的眼泪哗啦一下就下来了,被陆年攥住的手腕仿佛快折断了,锥心刺骨的痛。

    她浑身都开始抖,是痛的,也是怕的。

    她哥陆莫是仅次于陆年的天才,陆年十八岁后眼看越来越虚弱了,陆二爷想要捧她哥上位。

    她家上下都想着,这陆家,早晚都是她们的。

    那陆年,不过是个活不了几年的病秧子。

    可只有正面对上陆年时,才知道为什么陆年会被称为陆家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继承人。这种恐怖的压迫感,让她喘不过气,冷汗直冒。

    王妈和司机的脸色也很难看,吓的不敢开口,他们虽然不是主因,也是间接造成了这事。

    一片沉默中,见陆依依哭的凶,都抽泣打嗝了也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陆筠硬着头皮,怯生生的开口:“年哥,依依姐不是故意的,放开她吧。”

    陆年瞥她一眼,眼神淡淡的,却让陆筠瞬间闭嘴,她只觉得背后森冷,冰凉的汗不停往外冒。

    陆年攥着陆依依的手往上一翻,一个用力将她的手腕翻折了过去。

    陆依依惨叫一声,捂着手腕跌坐在地上,不停的哭叫。

    “我的手腕!我好痛!好痛啊!”

    陆筠和其他几人都被这一幕吓傻了,谁也没想到陆年下手会这么狠。陆依依可是他的堂妹,又是个娇滴滴的女孩。直接折断陆依依的手腕,这要有多疼。

    就连床上装死的小奶喵都愣住了,初白睁着溜圆的猫瞳,盯着陆依依被翻折的手。看起来好疼的样子,吓得它赶紧舔了舔自己的爪子。

    家庭医生伸手将它的脑袋拧回来,以眼神示意:要装死就装到底,敬业一点。

    小奶喵好奇的看了一眼医生,这人看来是陆大少的死忠,发现它是装的都不打算拆穿。

    医生勾唇,给了它一个安抚的笑。

    对于小奶喵的事,作为陆年的私人医生,他知道的比其他人多一些。别说这只奶喵是和陆大少结命契的亚种人类,就算那只是只宠物猫,敢摔陆大少的猫,真是活够了。

    陆年出手惩戒陆依依,医生觉得大快人心。

    陆依依那女人,仗着陆莫的名头,摆着主人家的姿态,就连他都被当做下人呼来喝去的。

    他顶着帝都大学医学博士的学历,留洋精英分子,领的是陆大少的工资,下人你妹啊!又不是古代,摆什么贵族的谱。

    医生心情愉悦的给小奶喵缠绷带,还低声轻哄:“乖,别挣扎,这是为你好。”

    装病号就要做全套,职业精神拿出来。

    小奶喵想到那被活生生折断的手腕,它果断的躺平任由绷带在身上缠了一圈又一圈。

    陆依依还在惨叫,其他几人脸色煞白。

    陆年却没在意他们,低头看着地上捂着手腕哀嚎的陆依依,笑道:“痛吗?应该没那么痛吧,才折了你一只手腕而已,你可是摔了我整只猫。”

    陆依依几乎瘫软在地上,她眼神惊恐的看着陆年,像是从今天才认识他一样。

    陆年是安静冷淡的,总是一个人呆在陆家大宅,身体不好的‘天才’,几乎没有人见过他有什么激烈的情绪。

    可,眼前这人是谁?

    陆年甚至在笑,那笑容配上他完美的五官很好看,但此刻陆依依只觉得害怕,从小被捧在掌心里长大的她,从未见过让她如此害怕的人。

    她浑身的颤抖一直没停,哆哆嗦嗦的想着要赶快离开。

    “这次就这样算了。”陆年居高临下的看着陆依依,一字一顿的道:“以后,别再碰我的猫,否则,你不会想知道后果,懂了吗?”

    陆依依的脸色已经不能看了,她捂着手腕,涕泪交加的点头:“我、我知道了。”

    陆年的视线移到其他几人身上,王妈不安的挪动,陆筠和司机脸色青白。

    就在陆筠以为陆年也会惩戒她时,陆年开口让他们将陆依依带走,随后冷淡的让王妈也下去。

    陆筠和司机架起陆依依,飞快的离开了。

    王妈忐忑不安的也退了下去,总觉得自己在陆家做不长了。

    *

    陆大少冲冠一怒为奶喵,这动静闹得有点大。

    不到半天,整个陆家上下,连旁支的旁支都知道了。陆依依上门摔了陆大少的猫,结果被折断了手腕,那伤没三个月根本好不了。

    一些不爽陆依依平时作风的人,幸灾乐祸的看热闹。

    另一些心思深沉的则琢磨着,陆大少这是真的心疼猫?

    恐怕不是吧,这是借由猫的事,敲打陆依依他们家呢。别以为有个陆莫就可以肆无忌惮,他陆年还没死呢。

    这些人又往深处想了想,陆大少弄出这一出,是他自己的意思,还是陆家主授意的?如果是陆家主授意,那陆家主针对的是陆莫?还是陆莫背后的陆二爷?

    一时间,人心浮动。

    *

    陆依依回到家,在父母兄长的心疼安抚中,逐渐走出了在陆年面前的恐惧害怕。她哭的梨花带泪,抓着哥哥的手,让哥哥替她报仇。

    陆母心疼女儿,自己没什么本事,仗着儿子能力强,这几年连做小伏低都忘了。她红着眼也吼着:“陆年,陆年真是狠,连亲戚都下手这么重,他那个病秧子怎么不早点死呢!”

    扭头看见站在一旁的陆筠,陆母满肚子的火都冲她宣泄出去:“你是死人啊,就这样看着陆年虐待你姐姐!你就不会上去挡一挡吗!”

    陆筠被她吓了一跳,怯生生的道:“我挡了,可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