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第38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够的小天使,请耐心等待  “那、那要怎么办?”

    陆年都敢对依依出手了, 那陆家主那边, 难道一点亲戚情分都不顾了?

    “所以我让你们最近都安分点,大家都看着呢, 陆军华就算想动我们, 也师出无名。还有二爷那边盯着, 只要陆军华敢动手, 我们就有理由反击了。”

    陆军华就是陆家主,自从他掌权陆家之后, 在外面很少有人直呼他的名字。陆父也是气得狠了, 叫名字的时候都咬牙切齿。

    陆母呐呐的应下,陆莫沉默的点头。

    陆父见状,略微安心的去了书房。

    *

    不一会儿,书房门被轻敲几声, 陆筠推门而入。

    陆父看她一眼,淡淡的问:“那只猫, 你怎么看?”

    陆筠咬唇,怯生生的道:“我、我没有摸到它。”

    陆父冷眼瞪她:“你姐姐都伤成那样了, 你居然连只猫都碰不到!”

    这个没用的东西!

    陆筠被他一骂,哭了。

    陆父头痛的揉了揉额角:“哭什么,你这个性子也不知道像谁了, 我陆建国怎么会有你这么懦弱的女儿!”

    陆筠是他们家收养的, 但只有陆父和陆筠自己知道, 他和陆筠是实打实的父女关系。陆筠是陆建国一夜情的产物,本来不想要这个女儿,但他发现陆筠继承了陆家血脉,而且能力还很特殊。

    因为陆筠有了特殊能力,陆建国一直将她养在外面,去年才寻了个机会,以养女的名分收养回来。

    陆筠只要摸一摸,就可以分辨人和非人类,也因为她具有这个能力,这次才在他的授意下,撺掇依依一起去陆家探个究竟。

    毕竟,陆年好转的太突然了。

    之前都昏迷好几天的人,眼看熬不过去了。突然就好转,虽然脸色依旧苍白,看起来还是那副病秧子模样。陆家那边也说是挺过来了,依旧忧心楚楚的担忧着下一次陆年会熬不过去。

    但在他直觉这里面有猫腻,比如陆家突然多出来一只猫。

    那是真的猫,还是亚种人类?

    如果是亚种人类,那是不是可以推断,陆年和这个亚种人类结了命契?这代表着以后陆年不会轻易死掉,他们家和陆二爷的盘算要彻底落空了!

    陆父思前想后,最终决定让陆筠去一探究竟。只要陆筠摸一摸那只猫,就能知道那只猫是不是亚种人类。他们好为下一步,提前做打算。

    结果陆筠没摸到猫,还害的依依受了那么重的伤。

    陆父想到这,就忍不住生气,他硬着声音道:“你也算是近距离接触过,你觉得那只猫会是亚种人类吗?”

    陆筠犹犹豫豫的开口:“只是看的话,我觉得不太像。它更像是只普通的小猫。”

    小奶喵脾气暴躁的用爪子挠人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般来说,亚种人类虽然有兽型,但在他们意识里自己是人。就算是兽型状态,也不会像真的野兽那样撕咬抓挠。

    可那只小奶喵表现的和一只流浪猫没什么区别,打架的气势都一样。

    陆父眉头皱起,还是比较相信陆筠的判断。

    他挥退了陆筠,想到陆年依旧苍白的脸色,略微安心了点。

    也是,现在亚种人类都被登记在册,哪里是说找就能找到的。更何况那猫那么小,就算是亚种人类,那么小的一只,结了命契也会当场死亡,根本承受不住陆年的力量。

    所以那只猫,应该只是普通的猫而已。

    陆年依旧是陆家最强大、却注定最短命的天才。

    陆家的一切,最终只会被他儿子接管。

    陆父在书房里笑了笑,拨通陆二爷的电话,汇报情况去了。

    陆父和陆筠的判断其实很准确,很符合这个世界的常理。可惜碰到的是初白,一个异世界的大妖怪,压根不能用常理去推断。

    在妖族,最强大的武器就是自己的牙齿爪子,真正豁出命打架的时候,都是脚踹嘴咬,血脉等级越高的妖怪,爪子和牙齿越厉害。

    许多法宝法器,都是人类用妖怪的爪子牙齿打造的。

    所以初白在挠人的时候,丝毫没有人类以为的羞耻心。它为它的种族骄傲,九尾灵猫打群架的时候,甚至有连尾巴毛都薅秃了的时候。

    现在只是亮亮爪子就解决了一个讨厌的女人,多简单。

    *

    陆莫他们一家子暂时安分下来,陆建国还以赔礼道歉的名义给陆年送了一堆东西,里面有一大堆是给小奶喵准备的。

    陆年看不上他送来的东西,陆家主冷笑一声让留下了。陆建国想要做戏博名声,陆家主也不会傻到将东西退回去,落人话柄。

    只是这些东西也不会往初白跟前送,鬼知道陆建国送来的东西干不干净。将那些东西扔到角落,陆年转身给小奶喵送了一大堆礼物,安抚它受伤的小身板。

    在给小奶喵准备礼物时,陆年还在街上偶遇了陆依依和陆筠。

    陆建国让家里人最近都安分点,别去招惹陆年。陆依依哪怕在不愿意,也没打算违抗陆建国的命令,今天是在家里实在窝不住了,陆依依才让陆筠陪着,一起出来走走的。

    她的目的地是帝都有名的玉雕大师的店,她之前在这里定做了一枚镂空雕的玉牌。

    可没想到的是,才进店,就碰上了陆年。

    陆年穿着正装三件套,衬衫的扣子扣到了最上面。外面罩着一件及膝风衣,深色系的装扮透着一股清冷,笔挺的站姿让他只是站在店里,就没人能忽略他。

    陆依依一眼就看到了陆年,她的眼里闪过愤恨,转身就想要走。

    陆筠却拦下她,低声道:“现在走未免太有失风度了,你也是陆家的小姐。”

    陆依依抿唇,玉雕大师的店不大,能请他老人家出手雕刻的人,非富即贵。陆依依并没有特殊能力,她平时混迹的是帝都名媛圈。

    今天她要是就这样走了,明天就能有‘她和陆年不和、她家和陆家有龌龊’的流言传出。万一她摔猫的事被传的人尽皆知,那她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再加上想到爸爸的命令,陆依依咬咬牙,上前打了个招呼。

    “年哥。”

    陆年目不斜视的检查着自己预定的东西,确定完美无缺后,他对店员点头,让装起来。

    陆依依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扯过一旁的陆筠介绍:“年哥,之前忘了介绍,这是陆筠,去年我们家收养的,我的妹妹。”

    陆筠怯生生的冲陆年笑,像是一朵惹人怜爱的小白花:“年哥好。”

    她被陆建国带回家,还没来得及介绍给族内的人。上次是她第一次见陆年,这个帝都赫赫有名的陆大少,却发生了那种事。

    当时她只觉得害怕,而现在,收敛了杀气的陆年,好看到让她有点发愣。

    陆年拿着礼盒,淡淡的‘嗯’了一声算是回应,长腿一跨离开了店。

    他满心都是自家的小奶喵,不知道这礼物小奶喵喜不喜欢。至于偶遇的陆依依等人,一点印象都没留下。

    李德跟在陆年身边,也拎着一大堆东西。

    他瞅了一眼陆依依眼底藏不住的愤恨,以及陆筠呆愣发红的脸颊。

    李德皱眉,眼里闪过一抹好笑。

    陆依依被陆建国捧在掌心养大,养成了一个彻底的娇娇女。自大骄纵、受不得一点委屈,就算有人提点,还是不情不愿的样子,那眼底的愤恨都快冒出来了。多亏今天陆年心情好,不和她计较,否则,她难道还记不住之前的教训?

    至于陆筠就更好笑了,陆建国以养女的名义收养陆筠,就连他的老婆孩子都不知道陆筠是他的种。但这事是瞒不过陆家主的,作为陆家主的左右手,李德自然也是知道的。

    虽然看不上陆筠的出身,但她也算是陆年的堂妹,一个有血缘关系的堂妹,现在一副含羞带怯的样子,对着陆年脸红。

    这算什么?

    李德摇摇头,将那两姐妹抛在脑后,开车走了。

    这个小插曲谁也没放在心上,自然也没看到之后在店里两姐妹神色各异。

    陆依依见陆年都不搭理她们就走了,气得咬牙,她低喃了一声:“陆年,给我等着,总有你不好过的时候!”

    陆筠则是低着头,若有所思的出神,连陆依依的话都没听到。

    *

    和白玉小猫比起来,初白的造型就糟心多了。

    腰腹间缠着绷带,白色的绷带在脊背上打了个蝴蝶结。因为它的毛蓬松柔软,腰腹处被绷带一缠,看上去比脑袋和尾巴处细了一截,像是中间被剃秃了。

    这造型让它看起来有点好笑,初白第一次在镜子里看见时,无法接受的怔楞了好久,想拆掉又不敢,整只猫都蔫了。

    陆年还以为它伤口又痛了,变本加厉的安抚它,这只白玉小猫就是他那时送的。

    初白一爪子按着白玉小猫,睁大眼睛盯着电视里播放的中医节目。

    节目里介绍了一大堆中医药材,它在里面看到了炼制清明丹需要的药材!

    决明子、车前子、秋菊花等……原来它们在这个世界叫这个名字。

    它听着节目里的老中医一个个介绍,大体都是具有清肝明目、清热解毒、清肺化瘀的功效。

    清明丹可以排除体力斑驳沉积的黑块杂质,和这些功效有异曲同工之妙。加上特殊的炼制手决,就成了天赐大陆上的清明丹。

    最重要的是,这些药材在这个世界很常见,价格也不贵。

    想到钱,小奶喵僵了下。

    就算不贵,它也买不起,它现在一分钱都没有。

    低头瞄了瞄爪子底下的白玉小猫。

    把这个卖了的话,不知道能换多少药材?

    不过这个是陆年送的,卖掉陆年送它的东西,怎么想都不太对劲。

    跟在陆年身边这几天,它对这人也多了几分了解。整个华夏的特殊者自成一体,有自己的圈子和圈子内的规则。

    而陆家,是这个圈子里站在顶端的几个势力之一。

    陆年因为身体和力量不匹配,而造成从小体弱,动不动就要被拉去抢救,是众人眼里活不了几年的病秧子。

    可就是这个病秧子,才智出众,弱冠少年就掌控了陆家一部分权利,在龙组之中拥有特殊地位。将其他几个可以和陆家比肩的势力硬生生的压了一头,哪怕他是个病秧子,只要他还活着,那些觊觎陆家继承人位置的人,就不敢轻举妄动。

    可以想见,陆家在陆年手中,未来一定能发展成可怕的庞然大物,将其他几个势力彻底压下去。

    但前提是,他能活到这个时候。

    初白挺佩服陆年的,在这种情况下都没长歪,还心地善良,当初救了它,现在对一只奶喵也这么好,看淡生死,真正公子如玉的品行。

    它对这样的陆年,并不讨厌。

    盯着白玉小猫,想到陆年送它时,眼里含笑的模样。小奶喵默默的放弃了卖掉白玉小猫的念头,算了,它在想想别的办法。

    *

    没过几天,陆年主动送了一大堆中草药给初白,里面不但包含了它心心念念的决明子、车前子、秋菊花等,还有一堆它暂时不知道功效的中草药。

    小奶喵大喜过望,立刻抛弃了白玉小猫,投入了中草药的怀抱。

    陆夫人看的眼抽,她喃喃自语:“现在猫薄荷都失宠了,这变心的也太快了。”

    陆年微笑,他对小奶喵的关注度绝对是陆家里最高的。小奶喵最近喜欢看中医节目,尤其是每次里面介绍中草药时,奶喵的眼睛都在放光。

    他是不懂小奶喵为什么对中草药有特别的偏好,但这不妨碍他宠自己的猫。

    于是,初白收到了一大堆药材,有炮制好的,也有新鲜的。有随处可见常见的药材,也有名贵稀有、价格昂贵的。

    琳琅满目,足够小奶喵霍霍。

    初白对如此善解人意的饲主很满意,不枉费它看了好多天的中草药节目来明示暗示。

    在每日不会被打扰的午睡时间,初白检查了门锁,确定这次不会有不相干的人闯入后,它挥了挥爪子,空气中传来隐隐的波动,一处犹如海市蜃楼般华美的空间若隐若现的出现在眼前。

    这是初白的亚空间,自成一个小世界,里面不但可以收纳东西,甚至可以种植、存放活物。

    这是属于它的秘密,妖族之中不乏天生自带亚空间的种类。但一般亚空间只是一个大小有限的储物空间罢了,根本不能存储活物。

    唯独初白的不一样,不过它的亚空间虽然可以存放活物,它却没什么兴趣。以前亚空间里堆着的都是它的家当,可以种植的土壤里也只种着一些对它有用的天材地宝和一些补血疗伤的药材。

    妖类不流行炼丹嗑药,那些天材地宝成熟后,都是直接生啃的。

    它叼着决明子那些药材进入自己的亚空间,这些新鲜的,可以培育留种的,它打算种在亚空间内的土壤里。

    检查过陆年送来的药材后,它发现这个世界的药材药性太差,比起天赐大陆上,药性的要弱得多,这样的药性连下品都达不到,是炼不出清明丹的,必须重新培育。

    因为只剩下一条尾巴,它只能打开亚空间最中间的一块。

    那里有一座华美异常的宫殿,仅从建筑风格来看,像是古代华夏的风格,却又更加精美大气。九十九根盘龙立柱撑起宫殿,亭台楼阁,花园锦簇,从内到外偶尔还有清泉流过,美如仙境。

    宫殿一侧是黑色的土壤,里面零星种着几株闪耀着异彩的天材地宝。

    初白叼着决明子那些药材直奔土壤处,将新鲜的移栽进去。它一点都不担心能不能种活,只要药材还有一丝活性,这息壤都能让它们成活。

    在息壤中培育,可以加快药材生长,优化药材的品质。

    将陆年给的药材种在土壤里,等这些药材结种之后,这些被优化过的种子继续生长出来的药材,才是初白需要的。

    弄好这一切,初白挥了挥爪子,从亚空间内退出来。才在床上趴好,就感到陆年推门而入。

    初白:“……”那门锁是摆设吗?

    陆年见小奶喵在床上玩药材,一些药材被扯得七零八碎,散落在一旁。他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眼窗户,窗户好好的关着的,一切看起来没有丝毫异常。

    自从结了命契之后,他对小奶喵是有感应的。哪怕离的远,只要没超出范围,也会有一丝微弱的联系。

    可是就在刚才,有一瞬间,他完全感觉不到小奶喵的存在,就像是它凭空消失了一般。

    他匆匆赶过来,直到看到它还好好的趴在床上,这才安心。

    初白不知道命契还有这个作用,它扒拉了一下被玩的蔫哒哒的药材,冲他喵了一声。

    陆年将小奶喵抱在怀里,决定重新给奶喵做个全面检查,他怀疑陆依依在奶喵身上动了手脚。

    *

    陆家主自从知道了陆依依上门挑衅的事,脸色就一直不太好。

    帮佣王妈被辞退了,知道她拦不住陆依依,但连打个电话通知一声都不会吗?明显是不想得罪陆依依,想要两面讨好。

    陆家主没为难她,但这样的人,陆家是不会再用了。

    其他帮佣的行事更为小心谨慎起来,要是离了陆家,哪里还能找到这么优沃的工作。陆家的工资足够养活一家人,还能过上不错的日子。

    “李姐,陆筠小姐又来了。”

    一个帮佣的妇人轻声跟另一个中年女人道。

    王妈走了后,资历最老的就是这个李姐,有时候主人家不在,就由她来拿主意。

    听到陆筠又来了,名为李姐的中年妇人眉头一皱。

    这陆筠不知道什么毛病,陆依依被折了手腕吓得不敢再靠近陆家,陆建国赔礼道歉的姿态做足后也没了动静,唯独这个陆筠,三番四次的上门,嘴头上说着是给小奶喵道歉,却每次都问的是陆年的事。

    李姐吩咐将人迎进来,好吃好喝的招待着,但不许她随意走动,尤其小奶喵在的地方,更不许她去。

    陆筠就算是收养的,那也是陆家小姐,主人家不在,李姐还没那个资格赶人。只能将陆筠的活动范围限制了,等主人家回来再说。

    李姐的做法如果放在陆依依身上,陆依依一定会勃然大怒,觉得被‘下人’侮辱了。但陆筠只是笑笑,好脾气的端坐在客厅,品尝着陆家大厨做的点心,不时和送点心的帮佣聊几句。

    聊的依旧都是陆年的事。

    *

    小奶喵抬眼,有气无力的‘喵’了一声,溜圆的猫瞳水汪汪的,像是快哭了。

    陆年一下慌了手脚,他掏出手机直接打给家庭医生。

    那头家庭医生刚下班,接到老板的电话,内容还是如何拯救一只被摔了的奶喵。

    鉴于槽点太多,家庭医生一边飞速出门赶往陆家,一边用电话遥控陆大少做初步的急救。

    陆年按医生指点的尽量不乱动初白,将它捧到床上。

    整个过程他没有看陆依依她们一眼,那两姐妹还有带来的司机大气都不敢喘一声,也不敢走,静悄悄的站着。

    等家庭医生赶过来,接手处理小奶喵了后。陆年才阴沉着脸转身,抓住陆依依的手腕:“是这只手摔的?”

    “啊!年哥,我、我错了。”

    陆依依的眼泪哗啦一下就下来了,被陆年攥住的手腕仿佛快折断了,锥心刺骨的痛。

    她浑身都开始抖,是痛的,也是怕的。

    她哥陆莫是仅次于陆年的天才,陆年十八岁后眼看越来越虚弱了,陆二爷想要捧她哥上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