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第41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够的小天使, 请耐心等待

    “不怪我和你爸了?”陆夫人问。

    陆年:“这个是两码事。”

    陆夫人头痛的揉了揉额角, 瞒着儿子用命契的事,看来让他气得不轻。哪怕目前看来结果还不错, 陆年也不赞同命契的事。

    陆夫人一时劝不住儿子,也不想和他多说。反正事已成定局, 以后多补偿点好了。

    她想着, 推开丈夫书房的门。

    陆家在华夏特殊的地位, 让陆家主每天要忙的事很多。陆家主人生的粗犷豪迈,有着北方汉子的铁骨大气。虽然长相不难看, 但绝对和俊美扯不到一起, 只能说有一股男人的霸气。

    好在陆年的长相结合了父母的优点,五官更偏陆夫人, 加之气质出众, 哪怕是帝都知名的病秧子,也依旧受名媛圈的追捧。

    陆家的一切陆家主是打算交给陆年的, 以前还担心陆年的身体问题,现在结了命契,总算是暂时没了这个困扰。

    陆夫人推开门,陆家主正坐在书桌前翻阅文件。

    “怎么样?”陆家主问,因为在家,他只穿着休闲服, 彪悍的身材哪怕是休闲装, 都透着一丝煞气。

    陆夫人走到他跟前, 微微躇眉:“我看他挺喜欢的。”

    “喜欢就好,我就怕委屈了儿子。”陆家主哈哈大笑,命契虽然是以命抵命,但抵命的人不死的话,那相当于终身要绑在一起。

    当初儿子有性命之危,续命这种事,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也不想做。以人续命,反噬太严重。思前想后之下,他将注意力放在了亚种人类身上。

    亚种人类,是现代社会的普通人所不知道的存在。

    从建国那会开始,在华夏就偶尔会有不同于人类的婴儿降生。他们或多或少都带有动物特征,有的只能变出耳朵和尾巴,而有的可以完全变为兽型。

    这样的孩子出生没有规律,哪怕父母都很正常,也有可能生出这样的孩子。最初这样的孩子很难生存,一些地方甚至将他们当做妖怪杀掉。

    后来国家将这样的孩子保护起来研究,发现他们和普通人类没什么区别,只是生命力和恢复能力更好,并没有传说中妖怪通天彻地的能力。

    再后来,有的高官家里也出现了这样的孩子,那毕竟是流着自己血脉的孩子,也不是所有父母都以异类的眼光看待。

    鉴于这些人并没有太大的危险性,加上有上层的推动,这样的孩子终于被国家承认,成了普通人所不知道的,特殊世界里的一类,被称为亚种人类。

    每一个亚种人类降生,凡是能被找到的,都被国家登记在册。

    如果亲生家庭不愿意抚养,就由国家接手抚养。

    亲生家庭不介意的,则可以亲自养育,但会受到国家的监控。亲生家庭对于亚种人类的存在,要三缄其口,不得对普通人宣扬。

    亚种人类的数量并不多,因为其强大的恢复力和生命力,大多数由国家抚养长大的亚种人类都投身军部和特殊部门。

    普通人家成长的亚种人类则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也要上学、高考、找工作、混社会的。

    也有少部分亚种人类愿意被人类庇护,成为人类实权者或者富豪的附庸。

    陆家主以前就替人结过命契,好几个亚种人类在自愿的情况下,和人缔结命契。在现代社会,这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危险性。

    除非天灾**,普通人一辈子能遇到的危险一只手都数的过来。而且命契只能抵挡意外伤害,正常的生老病死,命契是不会抵消的。

    普通的受伤的话,以亚种人类的生命力和恢复力,不会危及他们的生命,好的也很快。

    所以给陆年续命,他选中了亚种人类。

    只是亚种人类大多被国家登记在册,陆年的情况又不能拖,再加上陆家内部还有人动作不断,陆年的情况在这个当口能不曝光最好,也就无法大张旗鼓的找那些被记录过的亚种人类。

    就在这时,初白的消息闯入了陆家的视野。

    初白在山野游荡的时候,被当成了被抛弃在乡下的,野生的亚种人类。一个没有被国家关注过,没被记录在册的亚种人类。也许是出生于偏僻乡村,被亲生父母当做妖怪扔掉了。

    于是,陆家主费了大力气抓住初白,用它来给儿子续命。

    抓回来后,他们发现这个亚种人类还处于幼生期,连话都听不懂,没有受过人类教育,这样的和野兽无异。

    如果不是时间紧迫,陆家主绝对能找来比初白更好的亚种人类。

    自从国家承认了亚种人类之后,这些人就像是普通人一样,受教育、上大学、参加工作,有的亚种人类甚至混成各行业的佼佼者。容貌、才学、智商都很出众。

    陆家主不像陆夫人那样心软,也不像陆年有着底线原则,不想牵扯无辜的人抵命。在陆家主看来,以陆家的地位和财力,只要条件给够,平等交换,总能找到愿意为他儿子续命的人。

    那些家伙又不会轻易死掉,用一个命契换来陆家的庇护和财富,绝对有人愿意。

    现在因为种种原因给儿子找了个野生的,还是纯天然,未开化,好像连人形都没变过的奶喵,再加上儿子本来就不同意命契的事,陆家主觉得有点对不起儿子。

    “委屈?”陆夫人笑了:“你是没看到,他将那只小奶喵抱在怀里顺毛,还亲自喂了鱼。”

    “亲自?他和那只奶喵这是第一次见吧,就能喜欢成这样?”陆家主怀疑的挑眉,他的儿子性子淡,因为体弱,从小情绪起伏就不大,还有点小洁癖。

    “不但亲自给顺毛喂食,还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初白。”陆夫人自然也知道陆家主的难以置信,要不是她躲在门外全看见了,她也很难相信。

    她笑着叮嘱:“以后那孩子就是初白,你记得别喊错了。它听不懂,慢慢教就是了。横竖看着还是只小奶猫,就当多养个孩子。它救了儿子的命,以后它就算是我闺女,陆家的女儿。”

    陆家主咧嘴:“我没想慢待它,早就说了,等续命后陆家会把它贡起来。”

    陆夫人的笑收敛了,她认真的道:“我是说要把它当亲女儿一样看待,你注意一下你的态度。”

    陆家主有点尴尬,他的工作特殊,接触过不少非人类,哪怕亚种人类被国家承认了,在陆家主眼中,那依旧是和人类不一样的存在。

    不至于不喜,但偶尔总是会不经意的表现出区别。

    更何况初白无法化形,好像听不懂人话,没有接触过人类的教育,从出生就一直流浪生活在山野间,就算知道它是个亚种人类,面对这样一只奶喵,陆家主总是忍不住就将它当做猫了。

    人类对一只猫,有宠爱,有喜欢,却绝对不会放在同样对等的地位。

    陆夫人显然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她哼了声:“你不注意也没什么,就等着被你儿子冷眼以待吧。”

    “行,行,我知道了,以后会把它当亲闺女一样对待,这总行了吧。”陆家主妥协嘟囔,“它叫什么?什么白?”

    “初白。”陆夫人应。

    陆家主撇嘴:“儿子这文化水平不行啊,起个名字都没内涵,这么普通。”

    陆夫人打了他一下,这话她可不爱听。

    陆年从小体弱,去学校的时间并不多,大多数都是请的家庭教师教导。就这样还能跳级,十八岁就以第一名的成绩从帝都大学毕业。说她儿子没文化,那他这个大老粗算什么。

    陆家主挨了一下,咧嘴笑笑。

    老婆这不痛不痒的一下,和给他挠痒痒没区别。在他看来,这是夫妻间的情趣。

    他反手搂住陆夫人的腰,亲亲热热的亲了她一下。

    儿子的性命保住了,陆家那些使劲蹦跶的跳蚤们就可以腾出手收拾了。没了压在心头的大石头,陆家主觉得神清气爽。

    *

    命契结契之后,陆夫人对初白犹如亲闺女,陆家主在陆夫人的提点下,将一只猫看做亲闺女虽然有点别扭,但也接受了。

    偶尔还能见到陆家主捏着小银鱼,一脸尬笑的想要喂猫。

    在这两人的表态下,那些帮佣管家虽然不知道陆家主夫妇为什么对一只小奶喵这么好,但不妨碍他们将这只小奶喵捧着。

    初白在陆家的地位瞬间升高到仅次于陆年的程度。

    更何况这只小奶喵深得陆大少的喜爱,陆大少出门前会问一句:“初白呢?”

    忙完工作回家了,第一个问的也是:“初白呢?”

    不少在陆家工作的人都看见过,传说中有洁癖,生人勿进的陆大少,抱着那只小奶喵走动,几乎快成了奶喵的移动坐骑。

    还一脸平静的教那只喵识图认字,买了幼儿早教套餐回来,在客厅那超大智能电视上播放给猫看。

    对于陆大少将奶喵当娃娃养的态度,帮佣们都是自动当没看见。在这种家庭工作,少看,多做,不嘴碎是最基本的。

    *

    阵法外,陆家主的眉头紧皱着。

    陆家的命契,没有人比他更熟悉。这是一种生命相连的契约,一人为主,一人为仆。结契之后,为仆的人会替主人承担伤害,甚至遇到性命垂危的时刻,可以以命替主人续命。

    陆家主替别人结过的命契不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那时有时无的光芒,代表着命契根本没成。

    阵法内的初白睡饱了,缓缓睁眼。

    它瞅了一眼阵法外的人,又探头看了看那明暗不定的繁复图案,伸出爪子在一堆玉石上面伸了个懒腰。

    陆家主的眼角抽了抽,还是第一次见到结命契时,这么悠闲自在的。

    初白将身下那一堆珠宝玉石往自己怀里拨了拨,这些都是陆夫人给它的,每个都成色很好,有的还带着灵气。现在看来,这家人明显是打算拿它做什么,这些玉石是给它的酬劳。

    阵法外的陆家主加大的了力量输出,但那光芒依旧是忽明忽暗,不见起色。

    阵法内的初白忽然‘喵’了一声,光芒突然大炽,映的屋内如同白昼,过了好一会儿,光芒才缓缓消失。

    陆家主松了口气,这代表着,命契成了。

    他狐疑的看了一眼阵法内的小白喵,结契时的异常,和那时间巧妙的一声‘喵’,让他不得不多想几分。

    可见阵法内的小白喵用爪子扒拉着一颗玉珠子玩,天真无邪的好奇样子简直和一般小奶喵没区别,他又觉得自己想多了。

    “老公?”

    门外,见光芒消失,陆夫人敲了敲门。

    陆家主拧开门,冲她点头:“成了,去看看儿子。”

    陆夫人看了一眼玩珠子的小白喵,见它似乎好好的,略微松了口气,跟着陆家主一起离开,拐去主宅的另一间卧房,那是陆家独子,陆年住的地方。

    自从陆年十八岁生日之后,清醒的时间就越来越少。也是因为这个,陆家才不顾他的反对,瞒着他给他结了命契。

    *

    等那两人走了,初白才松开了玩珠子的爪子,将那颗已经没了灵气的玉珠子随意的扔在一边,换了一块玉佩啃着。

    陆夫人以为它喜欢珠宝玉石,拿给它玩的这一堆虽然件件名贵,但也不是每一个都带灵气的。一般来说越是年份久远的玉石里,所带的纯净灵气就越多。以玉石类为主,那些宝石类就几乎没什么灵气萦绕。

    啃了好几块玉石灵气,加上之前吸光了陆夫人那只玉镯的灵气,它那被世界法则压扁的力量稍稍恢复了一点,足够它打开自己的亚空间。

    它们九尾灵猫,是天赐大陆的天生异种,拥有上古神兽血脉,修到九条尾巴时,拥有通天彻地的强大力量。

    每一只九尾灵猫从出生之时就拥有自带的亚空间,亚空间内有它们的伴生物,有的是植物,有的则是其他异类。

    它们的伴生物,一般都很稀有,对于天赐大陆的生物来说,是极其稀罕之物。

    而九尾灵猫的本体更是难得,据说吃了它们可以平白得到强大的力量,甚至传说它们的血肉可以起死回生。

    所以在天赐大陆,每一只九尾灵猫都把身份捂得死死的,套着一个又一个马甲精分在大陆上。

    初白将自己的亚空间打开一条缝,探头瞅了瞅,见自己的家当都好好的待在里面,没有被世界法则压坏的样子,它愉快的舔了舔毛。

    九尾灵猫的亚空间质量果然不错,它的全部身家都在里面,这要是被压坏了,那就真的变成穷光蛋了。

    检查完自己的家当,初白站起来,低头研究了下屋子里的阵法图案。

    这个世界灵力混杂,它还以为全是普通人,可现在看来,依旧有会驾驭灵力之人。只是这手法太粗糙。

    被陆家引以为傲的命契阵法,在初白眼里是一个有些简陋粗暴的阵法。哪怕它此刻被世界法则压制的和一只普通猫没区别,在不知道它的真名的情况下,这阵法依旧拿它没办法。

    陆家主以为命契成了,其实只是初白看在那堆玉石的份上,将阵法控制在身上造成的假象罢了,它想要撤掉的话,随时都能撕掉这层伪装。

    初白将陆夫人送的那堆玉石里,有纯净灵气的全部吸收了。然后它抖了抖毛,决定出去看看这个陌生的世界。

    *

    陆家主宅的客厅里,难得的热闹。

    陆家主和陆夫人坐在沙发上,他们对面坐着几个头发花白的老头,除了其中一人面目稍微和善,另外几个都是没什么表情的冷漠。

    除了这几个老头之外,在侧位还坐着几个中年人。

    这些人都是陆家人,老头们是陆家的老一辈,陆家主也要喊一声‘叔’的人。那几个中年人和陆家主是同辈,旁支的人。

    陆家主的父亲去的早,现在客厅里就数那几个老头辈分最高。老头们慢条斯理的喝着茶,陆家主知道他们来者不善,也懒的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