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第42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够的小天使, 请耐心等待  另一边,陆夫人离开后,因为不放心窝在门口瞅了一会儿。见里面的陆年开始撸喵, 她才微笑着起身。

    等儿子终于舍得从有猫的房间里出来, 陆夫人轻笑问:“这下放心了?”

    陆年:“嗯。”

    “喜欢它吗?”

    “嗯。”

    “不怪我和你爸了?”陆夫人问。

    陆年:“这个是两码事。”

    陆夫人头痛的揉了揉额角,瞒着儿子用命契的事, 看来让他气得不轻。哪怕目前看来结果还不错,陆年也不赞同命契的事。

    陆夫人一时劝不住儿子, 也不想和他多说。反正事已成定局, 以后多补偿点好了。

    她想着, 推开丈夫书房的门。

    陆家在华夏特殊的地位, 让陆家主每天要忙的事很多。陆家主人生的粗犷豪迈,有着北方汉子的铁骨大气。虽然长相不难看, 但绝对和俊美扯不到一起, 只能说有一股男人的霸气。

    好在陆年的长相结合了父母的优点,五官更偏陆夫人, 加之气质出众, 哪怕是帝都知名的病秧子, 也依旧受名媛圈的追捧。

    陆家的一切陆家主是打算交给陆年的,以前还担心陆年的身体问题,现在结了命契, 总算是暂时没了这个困扰。

    陆夫人推开门, 陆家主正坐在书桌前翻阅文件。

    “怎么样?”陆家主问, 因为在家,他只穿着休闲服,彪悍的身材哪怕是休闲装,都透着一丝煞气。

    陆夫人走到他跟前,微微躇眉:“我看他挺喜欢的。”

    “喜欢就好,我就怕委屈了儿子。”陆家主哈哈大笑,命契虽然是以命抵命,但抵命的人不死的话,那相当于终身要绑在一起。

    当初儿子有性命之危,续命这种事,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也不想做。以人续命,反噬太严重。思前想后之下,他将注意力放在了亚种人类身上。

    亚种人类,是现代社会的普通人所不知道的存在。

    从建国那会开始,在华夏就偶尔会有不同于人类的婴儿降生。他们或多或少都带有动物特征,有的只能变出耳朵和尾巴,而有的可以完全变为兽型。

    这样的孩子出生没有规律,哪怕父母都很正常,也有可能生出这样的孩子。最初这样的孩子很难生存,一些地方甚至将他们当做妖怪杀掉。

    后来国家将这样的孩子保护起来研究,发现他们和普通人类没什么区别,只是生命力和恢复能力更好,并没有传说中妖怪通天彻地的能力。

    再后来,有的高官家里也出现了这样的孩子,那毕竟是流着自己血脉的孩子,也不是所有父母都以异类的眼光看待。

    鉴于这些人并没有太大的危险性,加上有上层的推动,这样的孩子终于被国家承认,成了普通人所不知道的,特殊世界里的一类,被称为亚种人类。

    每一个亚种人类降生,凡是能被找到的,都被国家登记在册。

    如果亲生家庭不愿意抚养,就由国家接手抚养。

    亲生家庭不介意的,则可以亲自养育,但会受到国家的监控。亲生家庭对于亚种人类的存在,要三缄其口,不得对普通人宣扬。

    亚种人类的数量并不多,因为其强大的恢复力和生命力,大多数由国家抚养长大的亚种人类都投身军部和特殊部门。

    普通人家成长的亚种人类则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也要上学、高考、找工作、混社会的。

    也有少部分亚种人类愿意被人类庇护,成为人类实权者或者富豪的附庸。

    陆家主以前就替人结过命契,好几个亚种人类在自愿的情况下,和人缔结命契。在现代社会,这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危险性。

    除非天灾**,普通人一辈子能遇到的危险一只手都数的过来。而且命契只能抵挡意外伤害,正常的生老病死,命契是不会抵消的。

    普通的受伤的话,以亚种人类的生命力和恢复力,不会危及他们的生命,好的也很快。

    所以给陆年续命,他选中了亚种人类。

    只是亚种人类大多被国家登记在册,陆年的情况又不能拖,再加上陆家内部还有人动作不断,陆年的情况在这个当口能不曝光最好,也就无法大张旗鼓的找那些被记录过的亚种人类。

    就在这时,初白的消息闯入了陆家的视野。

    初白在山野游荡的时候,被当成了被抛弃在乡下的,野生的亚种人类。一个没有被国家关注过,没被记录在册的亚种人类。也许是出生于偏僻乡村,被亲生父母当做妖怪扔掉了。

    于是,陆家主费了大力气抓住初白,用它来给儿子续命。

    抓回来后,他们发现这个亚种人类还处于幼生期,连话都听不懂,没有受过人类教育,这样的和野兽无异。

    如果不是时间紧迫,陆家主绝对能找来比初白更好的亚种人类。

    自从国家承认了亚种人类之后,这些人就像是普通人一样,受教育、上大学、参加工作,有的亚种人类甚至混成各行业的佼佼者。容貌、才学、智商都很出众。

    陆家主不像陆夫人那样心软,也不像陆年有着底线原则,不想牵扯无辜的人抵命。在陆家主看来,以陆家的地位和财力,只要条件给够,平等交换,总能找到愿意为他儿子续命的人。

    那些家伙又不会轻易死掉,用一个命契换来陆家的庇护和财富,绝对有人愿意。

    现在因为种种原因给儿子找了个野生的,还是纯天然,未开化,好像连人形都没变过的奶喵,再加上儿子本来就不同意命契的事,陆家主觉得有点对不起儿子。

    “委屈?”陆夫人笑了:“你是没看到,他将那只小奶喵抱在怀里顺毛,还亲自喂了鱼。”

    “亲自?他和那只奶喵这是第一次见吧,就能喜欢成这样?”陆家主怀疑的挑眉,他的儿子性子淡,因为体弱,从小情绪起伏就不大,还有点小洁癖。

    “不但亲自给顺毛喂食,还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初白。”陆夫人自然也知道陆家主的难以置信,要不是她躲在门外全看见了,她也很难相信。

    她笑着叮嘱:“以后那孩子就是初白,你记得别喊错了。它听不懂,慢慢教就是了。横竖看着还是只小奶猫,就当多养个孩子。它救了儿子的命,以后它就算是我闺女,陆家的女儿。”

    陆家主咧嘴:“我没想慢待它,早就说了,等续命后陆家会把它贡起来。”

    陆夫人的笑收敛了,她认真的道:“我是说要把它当亲女儿一样看待,你注意一下你的态度。”

    陆家主有点尴尬,他的工作特殊,接触过不少非人类,哪怕亚种人类被国家承认了,在陆家主眼中,那依旧是和人类不一样的存在。

    不至于不喜,但偶尔总是会不经意的表现出区别。

    更何况初白无法化形,好像听不懂人话,没有接触过人类的教育,从出生就一直流浪生活在山野间,就算知道它是个亚种人类,面对这样一只奶喵,陆家主总是忍不住就将它当做猫了。

    人类对一只猫,有宠爱,有喜欢,却绝对不会放在同样对等的地位。

    陆夫人显然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她哼了声:“你不注意也没什么,就等着被你儿子冷眼以待吧。”

    “行,行,我知道了,以后会把它当亲闺女一样对待,这总行了吧。”陆家主妥协嘟囔,“它叫什么?什么白?”

    “初白。”陆夫人应。

    陆家主撇嘴:“儿子这文化水平不行啊,起个名字都没内涵,这么普通。”

    陆夫人打了他一下,这话她可不爱听。

    陆年从小体弱,去学校的时间并不多,大多数都是请的家庭教师教导。就这样还能跳级,十八岁就以第一名的成绩从帝都大学毕业。说她儿子没文化,那他这个大老粗算什么。

    陆家主挨了一下,咧嘴笑笑。

    老婆这不痛不痒的一下,和给他挠痒痒没区别。在他看来,这是夫妻间的情趣。

    他反手搂住陆夫人的腰,亲亲热热的亲了她一下。

    儿子的性命保住了,陆家那些使劲蹦跶的跳蚤们就可以腾出手收拾了。没了压在心头的大石头,陆家主觉得神清气爽。

    *

    命契结契之后,陆夫人对初白犹如亲闺女,陆家主在陆夫人的提点下,将一只猫看做亲闺女虽然有点别扭,但也接受了。

    偶尔还能见到陆家主捏着小银鱼,一脸尬笑的想要喂猫。

    在这两人的表态下,那些帮佣管家虽然不知道陆家主夫妇为什么对一只小奶喵这么好,但不妨碍他们将这只小奶喵捧着。

    初白在陆家的地位瞬间升高到仅次于陆年的程度。

    更何况这只小奶喵深得陆大少的喜爱,陆大少出门前会问一句:“初白呢?”

    忙完工作回家了,第一个问的也是:“初白呢?”

    不少在陆家工作的人都看见过,传说中有洁癖,生人勿进的陆大少,抱着那只小奶喵走动,几乎快成了奶喵的移动坐骑。

    还一脸平静的教那只喵识图认字,买了幼儿早教套餐回来,在客厅那超大智能电视上播放给猫看。

    对于陆大少将奶喵当娃娃养的态度,帮佣们都是自动当没看见。在这种家庭工作,少看,多做,不嘴碎是最基本的。

    *

    小奶喵将爪子搭在他的脉搏上,分出一丝灵力探入他体内观察着。

    陆夫人笑的合不拢嘴:“哟,小家伙这是在把脉呢?行啊,那些中医节目没白看,这都学会了,小孩子的模仿能力就是强。”

    陆家主瞅了一眼空空的药碗,寻思着。

    味道不错?

    怎么可能!光看那颜色都知道这碗小奶喵胡乱捣鼓出来的东西会有多难喝,儿子肯定是在死撑,死要面子活受罪。

    初白的灵力在陆年体内转了一圈,这些日子以来,它发现陆年体内灵气沉积下的黑斑变多了。放在正常人身上,也许问题还不大。但初白没忘记,陆年是个‘身娇体弱’的病秧子。

    一个身体本来就比别人负担大的人,这些灵气杂质会直接影响到他的气血运行。

    事实上,陆年现在,应该每时每刻都很不舒服。

    这种不舒服不至于触动命契,但这样一直持续的煎熬,更容易让人烦躁。就像常年被病魔折磨的病人,总是容易暴躁易怒。

    偏偏从陆年身上根本看不出来,除了脸色苍白了点,他在它面前总是笑着的。

    只这一点就能看出,陆年虽然年轻,心性却很坚韧。

    小奶喵观察到喝了药之后,陆年体内那些黑斑似乎有开始减少的迹象,但速度并不快。这种低配版的药液效果比起清明丹差太多了,如果坚持喝的话,到还是能起到一定作用。

    陆年喝完药,见小奶喵用爪子按在自己脉搏上发呆,他伸手给它顺了顺毛,也没拿开胳膊,就那样无比配合着它。

    陆夫人和陆家主对儿子这样已经习惯了,这段日子儿子的表现,让他们深深的了解,一个猫控是有多么的没底线。

    陆年撸了会猫,忽然间,他感觉体内有微微刺痛。不同于以往一直持续的那种不舒服,这微微刺痛还带着一股热流,从下腹开始,逐渐扩散到全身。

    他的眼里闪过一丝诧异,难道刚才那碗药有问题?

    不想让父母担心,陆年神色不变的找了个理由将陆夫人他们请了出去,就连小奶喵都让母亲抱走了。他怕这刺痛会引得力量失控,伤到旁人。

    等只剩下他一人,他躺在床上,闭眼细细感受着身体的变化。

    *

    第二天,陆家的私人医生再次被召唤。

    医生彻底给陆年做了个检查,拿着检查结果一脸的不可置信。

    “体内沉积的杂质似乎变少了一些,这让气血运行稍微顺畅,最重要的是似乎并无副作用。这真的是一碗药就起到的作用?”

    陆年点头:“我今天觉得没有以往那么不舒服,昨晚出了很多汗,那些汗有点发灰,我想那就是体内的杂质。”

    “是小奶喵捣鼓出来的药?”

    “嗯。”

    医生脸上的表情更复杂了,融合了震惊、不可置信、骇然。

    人吃五谷杂粮,体内自然会有杂质沉积,一个饮食生活习惯不好的人,体内垃圾杂质沉积会尤为严重,从而导致各种疾病爆发。

    而像陆年这种特殊人群,就更严重了。

    因为除了吃五谷杂粮之外,他们还会使用灵气,现在的灵气浑浊斑驳,在每一次使用力量时,在用灵气修行时,灵气内的杂质会沉积在体内,形成黑斑。

    这些黑斑,轻则让修行进展缓慢,甚至终身再无进境。重则堵塞经脉,让人爆体而亡。

    在特殊圈子里,也有不少人研究清除黑斑的方法,却效果不好。就算是擅长炼丹的道家,也没什么好法子,顶多就是用天材地宝进补,弥补黑斑对身体造成的损伤。

    所以他们这个世界修为高和力量强大的人并不多,他们心里也清楚,这已经是末法时代,传承遗落,也许再过个三四十年,等他们这一批人死去,这个世界就只剩下普通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