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3.第43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够的小天使, 请耐心等待

    曾经奢华古典的王府大院在精修下,保留了属于古王府的风格,一些现代化的设施都被巧妙的掩饰掉, 只有主人家住的卧房才会按照各人的喜好重新布置。

    大宅一角,初白躺在一堆珠宝玉石上面,毛肚皮一起一伏,舒服的打着小呼噜。在它的身下,一个图案繁复的阵法,闪着微微的白光, 时有时无, 仿佛接触不良一般。

    阵法外,陆家主的眉头紧皱着。

    陆家的命契,没有人比他更熟悉。这是一种生命相连的契约,一人为主, 一人为仆。结契之后,为仆的人会替主人承担伤害,甚至遇到性命垂危的时刻, 可以以命替主人续命。

    陆家主替别人结过的命契不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那时有时无的光芒, 代表着命契根本没成。

    阵法内的初白睡饱了, 缓缓睁眼。

    它瞅了一眼阵法外的人, 又探头看了看那明暗不定的繁复图案, 伸出爪子在一堆玉石上面伸了个懒腰。

    陆家主的眼角抽了抽,还是第一次见到结命契时,这么悠闲自在的。

    初白将身下那一堆珠宝玉石往自己怀里拨了拨,这些都是陆夫人给它的,每个都成色很好,有的还带着灵气。现在看来,这家人明显是打算拿它做什么,这些玉石是给它的酬劳。

    阵法外的陆家主加大的了力量输出,但那光芒依旧是忽明忽暗,不见起色。

    阵法内的初白忽然‘喵’了一声,光芒突然大炽,映的屋内如同白昼,过了好一会儿,光芒才缓缓消失。

    陆家主松了口气,这代表着,命契成了。

    他狐疑的看了一眼阵法内的小白喵,结契时的异常,和那时间巧妙的一声‘喵’,让他不得不多想几分。

    可见阵法内的小白喵用爪子扒拉着一颗玉珠子玩,天真无邪的好奇样子简直和一般小奶喵没区别,他又觉得自己想多了。

    “老公?”

    门外,见光芒消失,陆夫人敲了敲门。

    陆家主拧开门,冲她点头:“成了,去看看儿子。”

    陆夫人看了一眼玩珠子的小白喵,见它似乎好好的,略微松了口气,跟着陆家主一起离开,拐去主宅的另一间卧房,那是陆家独子,陆年住的地方。

    自从陆年十八岁生日之后,清醒的时间就越来越少。也是因为这个,陆家才不顾他的反对,瞒着他给他结了命契。

    *

    等那两人走了,初白才松开了玩珠子的爪子,将那颗已经没了灵气的玉珠子随意的扔在一边,换了一块玉佩啃着。

    陆夫人以为它喜欢珠宝玉石,拿给它玩的这一堆虽然件件名贵,但也不是每一个都带灵气的。一般来说越是年份久远的玉石里,所带的纯净灵气就越多。以玉石类为主,那些宝石类就几乎没什么灵气萦绕。

    啃了好几块玉石灵气,加上之前吸光了陆夫人那只玉镯的灵气,它那被世界法则压扁的力量稍稍恢复了一点,足够它打开自己的亚空间。

    它们九尾灵猫,是天赐大陆的天生异种,拥有上古神兽血脉,修到九条尾巴时,拥有通天彻地的强大力量。

    每一只九尾灵猫从出生之时就拥有自带的亚空间,亚空间内有它们的伴生物,有的是植物,有的则是其他异类。

    它们的伴生物,一般都很稀有,对于天赐大陆的生物来说,是极其稀罕之物。

    而九尾灵猫的本体更是难得,据说吃了它们可以平白得到强大的力量,甚至传说它们的血肉可以起死回生。

    所以在天赐大陆,每一只九尾灵猫都把身份捂得死死的,套着一个又一个马甲精分在大陆上。

    初白将自己的亚空间打开一条缝,探头瞅了瞅,见自己的家当都好好的待在里面,没有被世界法则压坏的样子,它愉快的舔了舔毛。

    九尾灵猫的亚空间质量果然不错,它的全部身家都在里面,这要是被压坏了,那就真的变成穷光蛋了。

    检查完自己的家当,初白站起来,低头研究了下屋子里的阵法图案。

    这个世界灵力混杂,它还以为全是普通人,可现在看来,依旧有会驾驭灵力之人。只是这手法太粗糙。

    被陆家引以为傲的命契阵法,在初白眼里是一个有些简陋粗暴的阵法。哪怕它此刻被世界法则压制的和一只普通猫没区别,在不知道它的真名的情况下,这阵法依旧拿它没办法。

    陆家主以为命契成了,其实只是初白看在那堆玉石的份上,将阵法控制在身上造成的假象罢了,它想要撤掉的话,随时都能撕掉这层伪装。

    初白将陆夫人送的那堆玉石里,有纯净灵气的全部吸收了。然后它抖了抖毛,决定出去看看这个陌生的世界。

    *

    陆家主宅的客厅里,难得的热闹。

    陆家主和陆夫人坐在沙发上,他们对面坐着几个头发花白的老头,除了其中一人面目稍微和善,另外几个都是没什么表情的冷漠。

    除了这几个老头之外,在侧位还坐着几个中年人。

    这些人都是陆家人,老头们是陆家的老一辈,陆家主也要喊一声‘叔’的人。那几个中年人和陆家主是同辈,旁支的人。

    陆家主的父亲去的早,现在客厅里就数那几个老头辈分最高。老头们慢条斯理的喝着茶,陆家主知道他们来者不善,也懒的开口。

    其他几个中年人就算心里有点急,也没资格在这个场合先开口,只好忍着等着。

    终于,其中一个老头将茶一放,缓缓开口:“陆年呢?听说已经昏睡三天了?医生看过了吗,怎么说的。”

    “看过了,也没有一直睡着,这几天偶尔会醒。医生说这是在好转了。”见陆家主懒的开口,陆夫人温婉的回了话。

    这开口的老头是陆家主的二叔,在陆家主的爹去世后的陆家,是最大的长辈,说话也算是极其有份量,人称陆二爷。

    陆二爷抬了抬眼皮,显然不满意自己都开口问了,陆家主竟然不吭声,让媳妇出来插话,这像什么样子。

    他哼了一声,开门见山的道:“我也就直说了,陆年的情况越来越不好,不光家里面人心惶惶,就连外面窥视陆家的都变多了。一个强力而能掌控局面的继承人,对陆家很重要。”

    陆二爷这话一出,坐在侧位的一个中年人扬了扬唇角,满脸的喜色。

    若是陆年从继承人位子上撤下来,那他儿子是最有希望继承陆家的。

    陆家主嗤笑,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我儿子还没死呢,你们就在肖想属于他的东西。”

    陆二爷脸色一变,被气得够呛。

    另外一个老头接口:“不是这个意思,陆年一直昏睡不醒也不是办法,为了稳定人心,先让陆莫接手继承人的位子,也能替陆年减轻点负担。这些年来他拖着那样的身体,还要完成陆家暗地里的工作,也太辛苦了。”

    陆二爷这时也缓过来了,冷笑道:“是啊,让陆莫先接手,大不了等陆年身体好了,再还给他就行了。”

    他这话说的大度,但在场的人心底都明白,那个陆年眼看着就不行了,根本不可能有好的一天。

    那个翘起唇角的中年人笑得更开心了,他就是陆莫的爹,几乎没什么特殊能力,在旁支里也不出众。但他生了个好儿子,陆莫的力量在年轻一辈里,算是仅次于陆年了。

    现在陆年眼看着不行了,继承人非他儿子莫属。

    等他儿子当上了陆家家主,哪怕他只是个旁支,那也是家主的爹。

    陆家主冷眼看着这些人蹦跶,忽然笑道:“想要我儿子的位子,行啊,当年陆年做了s级任务获得族内和上头的认可。陆莫既然想当继承人,那也去做个s级任务再说。”

    这话一出,其中几个人脸色直接变了。

    龙组的s级任务,陆莫又不是陆年那妖孽的资质,去做s级任务,那和去送死也没差别了。

    陆二爷张口就想喷,却被一直没开口长相和善的老头打断了。

    那长相和善的老头排行老六,虽然也是旁支,但力量不错,和上头关系也好,算是实权人物。

    他笑眯眯的拍了拍陆二爷,开口道:“说的没错,我们陆家的继承人哪能是个软蛋,陆年那破身子都能完成s级任务,想必陆莫也没问题。想要当这个继承人,就要拿出实力来证明嘛。”

    陆二爷被老六这合情合理的一怼,顿时接不上话。他脸色难看的沉默了会儿,撂下一句话走了。

    “今天就算了,但如果陆年一直昏睡不醒,我会让陆莫做好接任的准备。”

    陆二爷一走,陆莫的爹也跟着走了,剩下跟来的几个中年人互相看了看,也灰溜溜的走了。

    最后只剩下那个长相和善的老头拍了拍陆家主的肩:“我那找到了支上百年的野山参,回头让墨彰给你送过来,给陆年吃。”

    陆家主点点头,陆夫人温婉的道了声谢。

    等人都走了,陆夫人走到陆家主身边,替他揉了揉脖颈:“别生气,命契都结成了,儿子会没事的,那些人的盘算终究会落空。”

    陆家主闭着眼没说话,反手将陆夫人搂进怀里:“等儿子好了,那些人早晚我都会收拾,一个都别想跑……”

    他的声音很低,却透着难以形容的冷厉。陆夫人弯了弯唇,眼里也是一片冰冷,没在开口。

    那些恨不得她儿子去死的人,这么多年一直给她儿子拖后腿的人,等到陆年的身子真正好起来,无需再忍的时候,就是那些人该付出代价的时刻了。

    *

    陆年端起那碗药液,一饮而尽。喝完在父母看好戏的眼神中,淡淡的评价:“味道不错。”

    谁问你味道了。

    小奶喵将爪子搭在他的脉搏上,分出一丝灵力探入他体内观察着。

    陆夫人笑的合不拢嘴:“哟,小家伙这是在把脉呢?行啊,那些中医节目没白看,这都学会了,小孩子的模仿能力就是强。”

    陆家主瞅了一眼空空的药碗,寻思着。

    味道不错?

    怎么可能!光看那颜色都知道这碗小奶喵胡乱捣鼓出来的东西会有多难喝,儿子肯定是在死撑,死要面子活受罪。

    初白的灵力在陆年体内转了一圈,这些日子以来,它发现陆年体内灵气沉积下的黑斑变多了。放在正常人身上,也许问题还不大。但初白没忘记,陆年是个‘身娇体弱’的病秧子。

    一个身体本来就比别人负担大的人,这些灵气杂质会直接影响到他的气血运行。

    事实上,陆年现在,应该每时每刻都很不舒服。

    这种不舒服不至于触动命契,但这样一直持续的煎熬,更容易让人烦躁。就像常年被病魔折磨的病人,总是容易暴躁易怒。

    偏偏从陆年身上根本看不出来,除了脸色苍白了点,他在它面前总是笑着的。

    只这一点就能看出,陆年虽然年轻,心性却很坚韧。

    小奶喵观察到喝了药之后,陆年体内那些黑斑似乎有开始减少的迹象,但速度并不快。这种低配版的药液效果比起清明丹差太多了,如果坚持喝的话,到还是能起到一定作用。

    陆年喝完药,见小奶喵用爪子按在自己脉搏上发呆,他伸手给它顺了顺毛,也没拿开胳膊,就那样无比配合着它。

    陆夫人和陆家主对儿子这样已经习惯了,这段日子儿子的表现,让他们深深的了解,一个猫控是有多么的没底线。

    陆年撸了会猫,忽然间,他感觉体内有微微刺痛。不同于以往一直持续的那种不舒服,这微微刺痛还带着一股热流,从下腹开始,逐渐扩散到全身。

    他的眼里闪过一丝诧异,难道刚才那碗药有问题?

    不想让父母担心,陆年神色不变的找了个理由将陆夫人他们请了出去,就连小奶喵都让母亲抱走了。他怕这刺痛会引得力量失控,伤到旁人。

    等只剩下他一人,他躺在床上,闭眼细细感受着身体的变化。

    *

    第二天,陆家的私人医生再次被召唤。

    医生彻底给陆年做了个检查,拿着检查结果一脸的不可置信。

    “体内沉积的杂质似乎变少了一些,这让气血运行稍微顺畅,最重要的是似乎并无副作用。这真的是一碗药就起到的作用?”

    陆年点头:“我今天觉得没有以往那么不舒服,昨晚出了很多汗,那些汗有点发灰,我想那就是体内的杂质。”

    “是小奶喵捣鼓出来的药?”

    “嗯。”

    医生脸上的表情更复杂了,融合了震惊、不可置信、骇然。

    人吃五谷杂粮,体内自然会有杂质沉积,一个饮食生活习惯不好的人,体内垃圾杂质沉积会尤为严重,从而导致各种疾病爆发。

    而像陆年这种特殊人群,就更严重了。

    因为除了吃五谷杂粮之外,他们还会使用灵气,现在的灵气浑浊斑驳,在每一次使用力量时,在用灵气修行时,灵气内的杂质会沉积在体内,形成黑斑。

    这些黑斑,轻则让修行进展缓慢,甚至终身再无进境。重则堵塞经脉,让人爆体而亡。

    在特殊圈子里,也有不少人研究清除黑斑的方法,却效果不好。就算是擅长炼丹的道家,也没什么好法子,顶多就是用天材地宝进补,弥补黑斑对身体造成的损伤。

    所以他们这个世界修为高和力量强大的人并不多,他们心里也清楚,这已经是末法时代,传承遗落,也许再过个三四十年,等他们这一批人死去,这个世界就只剩下普通人。

    可现在,众人束手无策的黑斑,被一碗药解决了!?

    虽然黑斑消失的速度很缓慢,但那的确是有一小部分消失了!

    陆年这才只喝了一次而已,又没有副作用,要是长期坚持喝,那……

    不止是医生一脸震惊,就连陆家主和陆夫人都满脸的讶异。谁能想到昨天那碗看似胡闹的药,会有这个功效!

    ……

    初白蹲在床上,它周围,陆夫人、陆家主、陆年、医生围了一圈。

    它抬起爪爪舔了舔,接受着众人复杂的视线打量。

    不同的是,医生是震惊和不可置信,陆夫人是眼里带笑,陆家主看小奶喵多了一丝审视。

    陆年是最平静的,只是他低头看小奶喵时,眼神很温柔。

    初白将一个盒子推到陆年面前,嫩嫩软软的吐出两个字:“回礼。”

    回礼?

    给他的?

    陆年想到之前送它的白玉小猫和那一堆中草药,所以这是小奶喵给他的回礼?

    他唇角微勾的接过盒子,这盒子似乎是房间里随意找来的,他记得之前还在角落里看到过。不过陆年没有丝毫不悦,他的猫送他礼物,光这一点,就足够他心满意足很久。

    看到小奶喵送陆年礼物了,陆夫人紧紧的盯着那盒子,医生一脸的好奇,最后由陆家主开口:“咳,儿子,打开看看?”

    陆年知道他们今天不看看盒子里是什么,绝对不会放他离开。他轻轻翻开盒子,从里面拿出一张纸。

    这盒子不大,里面空荡荡的只有这一张纸。众人的视线落在纸上,然后所有人都愣住了。

    因为那纸上写的字,实在是有点太丑了。

    歪歪扭捏的,就像是才学会写字的小孩子写的,里面还有错别字。但哪怕这字再丑,所有人都能认出来,这是一张药方啊。

    想到昨天那碗药,陆家主问:“这难道是那碗药的方子?”

    陆年点头,将那张纸递过去。

    陆家主接过来,细细的看了一遍后,哈哈大笑:“这可真是……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啊!”

    那碗药能有那么出乎意料的效果,陆家主身为大商人,第一时间就想到这药能带来的利益。可惜昨晚为了看好戏,让儿子一饮而尽,连一滴都没留下。就算他想化验一下成分,看能不能还原配置出来,都没办法。

    至于指望小奶喵再弄一碗出来,陆家主根本没抱希望。虽然药的效果的确很好,但他更倾向于是小奶喵误打误撞弄出来的。

    没想到,那碗药还真不是误打误撞,这下连药方都有了!

    那纸上写的药材不贵,都是陆年送小奶喵那一堆中草药里有的,很常见的药材,这代表着这碗药的成本造价并不高。神奇的是这种从未见过的搭配,再加上那天马行空的处理手法。

    让它的效果如此之好,能清除黑斑,减缓黑斑形成,这在这个世界还是头一遭。

    陆家主觉得,这种药一旦面市,多的是人捧着大笔金钱来抢。

    最妙的是,需要这种药的全是特殊圈子里的人,那些人、那些势力平时变着法想要打压他们陆家。等这药一出,那些人就要和孙子一样求着他们了。

    陆家主将那张纸看了又看,最后一脸喜色的拍着儿子的肩膀:“你小子,行啊,这猫没白疼。”

    陆年没理会他爸,他疼小奶喵,可不是为了什么药方。

    “谁能想到一个野生流浪的亚种人类,会在医学上有着无人能及的天赋,这哪里是小奶喵,这是纯金的招财猫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