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第44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够的小天使,请耐心等待

    天际才泛着一丝白, 本该静谧的小乡村却闹得沸沸扬扬。

    村长穿着厚袄,在自家门口走来走去, 不时的四处张望。

    村子里家家户户都亮着灯, 不时传来一两声吆喝。

    “快, 抓住它。”

    “唉, 好像往那边跑了,快拿网子来!”

    “你们去那边堵住,千万不能让它跑了。”

    村长朝动静最大的那边看了看, 要不是屋里有贵客,他都忍不住亲自上去抓了。又等了片刻,他喊住一个十岁左右, 黑黝黝的小子。

    “李家的崽,去看看那边抓到没?”

    那黑皮小子扭头,脸蛋冻的红红的, 咧嘴一笑:“抓到啦,刚才就把那个东西逼到死角了, 牛叔他们去拿笼子了,等装好就给送过来。”

    “好,好, 那你去催催, 让他们赶紧的。”

    村长听了, 脸上总算是带着点笑。屋子里那贵客可是等了一个晚上, 总算是抓住了那贼精的东西。

    黑皮小子没动,眼珠子一转凑近了村长问:“三爷爷,你说我们抓的那是个什么东西?会不会是妖怪啊。”

    “少胡说,这世上哪里有什么妖怪,那就是一只跑丢的猫罢了。别在这耽搁了,快去催。”

    村长干笑了几声,催促他赶紧去。然后转身进了屋子,给贵客汇报最新的情况。

    等村长进了屋,那李家的黑皮小子撇撇嘴:“当我傻啊,哪里有猫会长成那样,最早发现那天,那猫明明有两根尾巴呢。”

    一直跟在他身旁没吭声的小伙伴突然开口:“三爷爷说把那个东西卖给屋里的人,就能给村子好多的钱,你说每家能分多少?要是多一点就好了,不用让我姐那么辛苦在城里打工。”

    黑皮小子哼了声,贼精的眨眼:“肯定不少,屋里那人一看就是人傻钱多速来的土豪。那东西那么稀奇,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小伙伴咧嘴笑了:“那东西还是我们发现的呢,三爷爷会多分一点给我们吧。”

    “那必须的。”

    *

    初白趴在带着锈迹的铁笼子里,一脸的懵逼。

    它有点不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为什么和敌人打了一架,它就被打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这世界的法则察觉到它不同于此世的力量,在它穿越之初就差点将它压成一张猫饼。

    以至于现在没办法维持人身,褪回了幼年体的兽型。

    在陌生的世界流浪了几天,它还是被人类抓住了。

    关着它的铁笼子很旧,还带着一股难闻的异味。上面沾着几撮鸡毛,表明了这铁笼子以前是关鸡的。

    它堂堂九尾灵猫初白,有着上古神兽血脉的初白,现在竟然被关在鸡笼里,这也算是蛮新奇的体验。

    鸡笼很脏,初白撑着爪子想要站起来,却被拎着笼子的人一晃,它腿一软,在鸡笼子里打了个滚,头晕眼花的撞到了笼壁上。

    一撮鸡毛落在它的鼻尖,让它打了个喷嚏。

    一群五大三粗的汉子们好不容易抓到它,对它的关注度很高,见它这样,一个汉子哈哈大笑:“这是闹的没力气了吧,让它刚才跑的那么凶。”

    “打喷嚏了,这寒冬腊月的,这么小的猫会不会活不下去。”

    “轮得到你瞎操心,村长家里的那贵客说这只猫生命力强着呢。”

    “也是,走快点吧,雪又下大了。赶紧把它交了换钱,今年能过个好年。”

    想到那陌生人许诺的价钱,一群汉子们都喜上眉梢。

    这城里人就是人傻钱多,以往捞个木头石头大鱼什么的有人花钱收,现在连一只土猫都有人肯花大价钱收,城里人真会玩。

    初白趴在笼子里,眯眼瞅着外面这群人,大大的猫瞳里是满眼的不可思议。

    这些人,这种装扮,还有这语言……它都没见过。

    看来这里真的不是它的世界,这些人虽然长得魁梧,但顶多只算是身体结实点的普通人,和老家没得比。空气中的味道也不一样,这种夹杂着浑浊的斑驳灵气,是它以前从未闻过的。

    可是,它是怎么到的这个世界?

    它知道整个宇宙中有无数个世界,可世界和世界之间是有次元壁的。哪怕是它也无法打破壁障,可现在它莫名其妙的跑到这个世界来了。

    “这猫怎么了?刚才还挺精神,现在呆呆的。别真的冻的病了吧?”

    拎着鸡笼的汉子已经走到了村长家门口,他伸手晃了晃笼子,指望里面的猫能精神点,病恹恹的怕换不到好价钱。

    一旁的人正打算伸手捅一捅初白,那个收购猫的城里人出来了。四十多岁的模样,保养的很好,男人表情严肃,穿着黑色的羽绒服,全身上下没有另外一个颜色。

    初白蹲在笼子里打量他,这人给它的感觉和这些汉子们都不太一样。

    这个时候的初白还不知道那就是所谓城里人养出来的气息,和这些整天务农的汉子们自然不同。

    男人低头打量了下笼子里的猫,那目光带着冰冷的审视,也不进屋,就这样在寒风大雪中仔细辨认,最后点点头,确认就是这只。

    他将手里提着的手提箱交给村长,里面是现金,一共一百万。然后伸手拎过鸡笼,严肃冷漠的上了村口停着的轿车。

    村长和汉子们热情的目送那人离开,转头就被从天而降的巨款砸晕了。

    一百万啊,这每家都能分到不少!

    这下不止是过个好年了,明年一整年都轻松多了。

    只有黑皮小子和他的小伙伴还不住的冲轿车消失的方向张望。

    黑皮小子挠挠头,低声问:“刚才那猫,你看它是几根尾巴?”

    “一根。”

    “那难道发现那天真的是我们眼花了?那天好像看到是两根尾巴。”

    “……我也记不清了,那天天黑,也许看错了呢。”

    “唉,我还以为发现了妖怪了。就是只普通土猫,那些城里人也这么舍得花钱。”

    “他们人傻钱多呗。”

    两人小声嘀咕着,转头也将这事抛在脑后。

    *

    初白被装在鸡笼里拎上了轿车,破旧的鸡笼和干净豪华的轿车一点都不搭。那男人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皱了皱眉,开车进了县城。

    从村子里出来时,天才蒙蒙亮,等到了县城,已经是七八点钟的光景。

    男人开着车找了家宠物店,这里不像大城市有那么多种宠物用品可以挑选,猫笼什么的都只有基础款,颜色还特别艳丽。

    男人在初白不可置信的眼神中,挑了个艳粉色的猫笼,将它塞了进去。

    途中,初白试图逃跑,亮出爪子挠了他一下。

    男人动作很快的闪开,它锋利的爪子只在他手背上落下一道浅浅的划痕,连皮都没挠破。

    它磨了磨牙,衡量了下自己的状态。

    体型褪回了幼年体,就连力量都只有幼年体的那一点。现在的它简直就像是一只普通的猫,不,比普通猫好点,起码它还有智商,而不是只会喵喵叫。

    男人拎着艳粉色的猫笼再次上车,却没有立刻开车。

    他盯着放在副驾驶座位上的初白,缓缓开口:“学乖一点,别随便伸爪子。到了陆家,那可不是能让你随便挠人的地方,就算要伸爪子,也要记得把指甲缩回去。”

    初白舔了舔爪子,根本不搭理他。

    语言不通,它听不懂男人在说什么。而且会一脸认真的和一只猫说话,难道还指望它回几个‘喵喵喵’吗?

    傻不傻。

    它就算褪回了幼年体,那也是有尊严、高贵冷艳的大妖怪,绝对不会轻易对人类喵的。

    男人仿佛没看到它不配合的态度,一本正经的教导完毕,才开着车往帝都驶去。

    *

    在外面流浪的那几天,它也见过无数人,大多都是毫无灵气的普通人。上千人里能碰到一个略带灵气的,都很难。可现在,在陆家的客厅里,那几个老头和那几个中年人,竟然都不是普通人。

    这让初白略感兴趣的甩了甩尾巴,它现在有点想弄清楚那个阵法是打算干什么的了。那个灵气看起来最充足的陆家主,抓一只猫,还大手笔的刻画阵法,是为了什么?

    想要弄清楚阵法,最快的方式就是让阵法落实在自己身上,契约成立。不过初白不想给自己找麻烦,哪怕这阵法在它看来并不特别高深,但在世界法则的盯梢之下,它也不想大意的中招。

    又逛了一会陆家大宅,初白寻思着要不要离开这里时,主宅卧房那边响起一阵骚动。

    人声鼎沸,越来越热闹,就连陆家主和陆夫人都奔了过去。

    初白看了一眼又一眼,耐不住好奇心,白色的小奶喵也蹿了过去。

    *

    越是靠近主宅的一间卧房,阵法牵引的痕迹越明显。

    初白在其中一间卧房门口停下,它身上虚浮的阵法和那卧房内的人形成了一个完美的闭合。

    这种灵力流动的回路,初白歪着猫脑袋想了一会儿,才在记忆里挖出来一个类似的——命契,以主仆形式结契,仆替主命。

    因为这命契太粗糙,很容易反噬,在天赐大陆早就被淘汰了。所以初白一开始压根没印象,还是走到跟前了,里面那人明显是性命垂危激活了阵法,它这才想起来。

    原来陆家抓它是为了给里面那人续命。

    九尾灵猫都很惜命,天生异种,一旦暴露就会被全大陆追杀争夺,所以每一只九尾灵猫都很珍惜自己的小命,谁想要它们的命,它们就能让那人死无葬身之地。

    初白是一只纯种的九尾灵猫,自然也不例外。在察觉陆家抓它是打算用它的命给里面的人续命,它出奇的愤怒。

    虽然这命契没结成,但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它的真名。若是它一个不慎暴露了,在世界法则的压制下,它不就成了任人宰割的案上猫。

    初白磨了磨爪子,悄悄的潜了进去,打算宰了那个‘主人’,永绝后患。

    里面人荒马乱,一时也没人注意一只猫。它窝在柜子缝隙里,静静的等着这些人散去。

    陆家主和陆夫人站在陆年的床边,看着床上儿子气息越来越弱,陆夫人惊慌的抓着陆家主:“怎么会这样,命契不是成了吗?”

    命契结成,儿子被力量反噬时,会将这反噬的痛苦由命契另一人承担。可现在,看起来一点效果都没有!

    陆家主皱眉,想到结契时那忽明忽暗的光芒。忍不住怀疑,难道这命契没结成?还是哪里出了岔子?

    “都别留在这,门外守着。”

    陆家主想不通,吩咐了一声,转身往关着初白的那间房子走。

    陆夫人跟了上去,每次儿子被力量反噬时,有时候会力量暴走,留在屋里是很危险的一件事。所以每次他们都是待在外面等着。

    就算不忍心,也只能等着,等着陆年自己熬过去。

    不一会儿,这间卧室里人潮散去。

    初白又等了一会儿,确定暂时不会有人进来,这才踩着猫步走出来。越靠近床边,越能感受到那暴烈肆虐的力量。

    这力量强大的不像是人类可以拥有的,也让初白明白了为什么这人需要续命。

    过于强大的力量,却没有与之匹配的身体。这就像是勉强将力量塞进了弱小的容器,那容器承受不住,自然就只有被炸成灰的结局。

    床上的‘主人’,不用初白动手宰了他,就这样扔着不管,他也快爆裂而亡了。就算撑过了这一次,下一次,下下一次,也绝对熬不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