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第48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够的小天使,请耐心等待  小奶喵愣了下, 它不知道这药能卖多钱,但三成的利润显然不少,还是源源不断的。

    它只提供了一张药方,药材、人手、仪器、销路,这些都是陆家去弄。就算放在天赐大陆, 那些售卖丹药的地方也不会如此大方, 顶多给一笔钱买断药方了。

    商人逐利, 一分的利润都要争夺, 可陆年开口就将三成利润送给了它。

    这份量,它又不是真正的奶喵, 怎么会不清楚。

    它再一次感受到,陆年这人, 风光霁月,也是真的对它很好。

    那头陆家主和陆夫人也听到陆年的话, 两人都没反对。

    陆家主知道反对也没用,自家儿子深陷奶喵的温柔乡, 绝对不会容许小奶猫吃一点亏, 已经是不可自拔的地步了。

    而且这药方出自小奶喵之手,他还没黑心到因为奶喵还小, 就连它的功劳都昧掉。

    陆夫人则是噙着笑, 儿子以前性子太淡, 对什么都不上心。现在总算有个心头好, 人也鲜活了许多,这让她很欣喜。

    而能让儿子这般的小奶喵,别说三成利润了,就算给五成,她也不会多说什么。

    只是她略微遗憾的想着,小奶喵的年纪太小了,和儿子岁数相差太大。如果初白和儿子年纪相仿,那说不定就不是给她当闺女,而是当媳妇了。

    至于初白是亚种人类的身份,放在别的高门可能还有意见,但陆夫人是完全没有歧视的。只要她儿子喜欢,她就喜欢。

    更何况小奶喵软萌可爱,长大了肯定是个出色的美人。

    只可惜,这年纪相差的太大了。

    唉,儿子现在沉迷吸猫,也不知道以后还能找的到媳妇不。

    陆夫人略忧心,恨不得小奶喵一夜之间就长成十八岁的姑娘,可以谈恋爱嫁人了,最好还是和她儿子谈。

    披着幼崽马甲的初白顿时觉得有点冷,它走回床中央卧下,冲他们喵喵几声,意思他们无事可以退下了。

    *

    陆家主和陆夫人走了,这药方销售的事以后再说,先做出一批成药自己吃才是正事。

    陆年的身体不容耽搁,陆家主体内沉积的黑斑也不少,再加上他的年纪,身体虽然看着还挺彪悍,但其实早就不如往昔了。

    医生跟着陆家主他们,陆家要生产这药,还要严格保密,这药肯定会由他来负责。

    医生对这药方很好奇,药材很常见,但配置方式和处理步骤都前所未见。这种天马行空的药方,让他惊叹不已。

    那个还处于幼年期的亚种人类,仅凭看中医节目和资料就能弄出这个方子,这已经不止是天才了。

    简直更像是曾经有记载的,亚种人类的返祖现象,传承记忆。

    医生能想到这一点,是因为以前也出现过。

    二十多年前,一个黑蛇亚种人类,自小就展现出极其难得修炼天赋,甚至在符箓一道更为精通。一些已经断代失传了的符箓,他都能画出来。不少道家现在用的符箓,都是出自这个亚种人类之手。

    后来这人被天师道收入门下,再后来天师道那边给出解释。

    亚种人类虽然因为血脉被稀释,看起来只是会变身的普通人类。但他们毕竟还是和人类不同,留存在体内的血脉偶尔会产生返祖,觉醒传承记忆。

    这一点,在普通动物身上也存在,这是刻在基因里的记忆。

    比如,小海龟一出生,就知道往海里爬。

    人类身上其实也有,只是表现的比动物要弱得多。

    那黑蛇亚种人类,觉醒的就是符箓方面的传承记忆,并不全面,只是会画几种已经失传了的符。但哪怕是这样,也被天师道当宝贝一样呵护起来。

    而现在,小奶喵表现出来的,在中草药上面的天赋,就很像是觉醒了传承记忆。

    医生能想到这一点,陆家主他们自然也想得到,他们自己给小奶喵的行为作出合理的解释,感慨自家儿子果然是个有福气的,这样的都能被他碰到。

    *

    陆家的动作很快,按照初白的药方,先做了一批成药出来。这些药陆家没打算往外销售,好东西自然是先紧着自己人。

    陆家主喝了几天,整个人的气色都好了起来。尤其是看到陆年的脸色也不像以往那么苍白了,这让他一贯彪悍的脸上都带着笑。

    不少生意伙伴打趣陆家主,怎么,最近看上哪个小妖精了?

    陆家主哈哈一笑表示:外面的小妖精哪里有他老婆美。

    众人呵呵一笑,对于他动不动就秀老婆的行径表示鄙夷。不过见陆家主这样,一些消息灵通的人琢磨着,莫非从陈家放出来的那个消息是真的?

    陈家经营的是拍卖行当,大大小小的拍卖会背后基本都有陈家的身影。

    陈家旗下经营的最高端拍卖会,是每年一次的帝都拍卖。今年的拍卖时间放在年后的元宵节,据说这是陈家请了人占卜出的黄道吉日。

    陈家每年的帝都拍卖,不乏精品。从瓷器古玩到名贵药材,种类五花八门,但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珍稀昂贵,每一件都价格不菲。

    只有少数人知道,陈家的帝都拍卖会分为明暗两场。

    明场的拍卖会,参与者哪怕是富商名流,都是一些不知道特殊圈子的普通人。

    而暗场,则是专门针对特殊圈子举办的。

    在暗场拍卖会上,普通的古玩字画难以登上拍卖序列,能上去拍卖的都是对特殊者有用的东西,比如蕴含灵气的天材地宝,精品符箓,古武功法等等。

    因为暗场的特殊性,交易方式也不局限于金钱,某些太过于贵重的东西,同样接受以物易物。

    最近有小道消息从陈家传出来,说是这一次暗场拍卖会上,会有压轴拍品。

    陈家的暗场拍卖会很少有压轴拍品出现,偶尔几次出场都是不凡的东西。

    陈家对压轴拍品的保密工作做到极致,提前谁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所以每次有压轴拍品出现时,暗场拍卖会的入场券,一票难求。

    而这次的压轴拍品,据说来自陆家。

    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陆家是有钱,普通人里可以横着走,但放在特殊圈子里底蕴就有点不够看了。

    道家有几千年的积累,一些大势力往上追溯的话,年代也可以追溯到几百上千年前。那个时候地球的灵气还没如此浑浊斑驳,天材地宝和大能也不像现在这么稀少。

    这些势力累积下来的好东西不少,就算现在是末法时代了,底蕴也很可观。

    反倒是陆家,兴起不过是这几十年,若不是出了一个陆年,那些大势力根本不屑将陆家放在眼里。

    陆家拿出来的压轴拍品?

    一些人觉得不屑,陆家能拿出什么好东西,无非是些噱头。

    另一方面,心底又有几分怀疑。陈家不会拿拍卖会开玩笑,莫非陆家撞了大运,找到什么天材地宝不成?

    人心浮动中,陈家年后的这次暗场拍卖会,入场券竟然比以往抢得更凶。无论是不屑的,还是好奇的,都打算弄一张入场券去看看。

    这情形让陈家的人稍稍心惊,有点担忧起来。

    原来,连陈家的人都还不知道陆家拿出来的压轴拍品是什么。

    陈家老爷子曾经欠了陆家一个人情,陆家主这次开口要一个压轴拍品的名额,只是这东西不能提前曝光,拍卖当日才会送过去。

    陈家老爷子想着陆家就算底蕴不够,也不会拿出太掉档次的东西。

    毕竟,压轴拍品若是太差,不光他们陈家会被抨击眼光不行,拿出东西的陆家也脸上无光。

    于是,在陈家老爷子的示意下,陈家一口答应下来,也照例放出这一次拍卖会有压轴拍品登场的消息。但谁也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大范围的关注,这若是一个弄不好,他们的招牌可就砸了。

    陈家的人思前想后,最终还是给陆家主递了消息,想要探探口风,若是东西太差,他们还能提早想想办法。

    陆家主的应对就是给陈老爷子送了一份礼。

    第二天,陈老爷子亲自开口,不要做多余的事,他陈家既然答应了,就没有反悔的理由。

    陈家现任主事的是陈老爷子的儿子,虽然有点不满父亲这样,最后到底也没说什么。

    *

    “初白?”

    陆年冷淡的声线在门口响起,带着一丝颤抖。他快步走到小奶喵跟前,伸手碰了碰它毛绒绒的脑袋,没有敢移动它。

    小奶喵抬眼,有气无力的‘喵’了一声,溜圆的猫瞳水汪汪的,像是快哭了。

    陆年一下慌了手脚,他掏出手机直接打给家庭医生。

    那头家庭医生刚下班,接到老板的电话,内容还是如何拯救一只被摔了的奶喵。

    鉴于槽点太多,家庭医生一边飞速出门赶往陆家,一边用电话遥控陆大少做初步的急救。

    陆年按医生指点的尽量不乱动初白,将它捧到床上。

    整个过程他没有看陆依依她们一眼,那两姐妹还有带来的司机大气都不敢喘一声,也不敢走,静悄悄的站着。

    等家庭医生赶过来,接手处理小奶喵了后。陆年才阴沉着脸转身,抓住陆依依的手腕:“是这只手摔的?”

    “啊!年哥,我、我错了。”

    陆依依的眼泪哗啦一下就下来了,被陆年攥住的手腕仿佛快折断了,锥心刺骨的痛。

    她浑身都开始抖,是痛的,也是怕的。

    她哥陆莫是仅次于陆年的天才,陆年十八岁后眼看越来越虚弱了,陆二爷想要捧她哥上位。

    她家上下都想着,这陆家,早晚都是她们的。

    那陆年,不过是个活不了几年的病秧子。

    可只有正面对上陆年时,才知道为什么陆年会被称为陆家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继承人。这种恐怖的压迫感,让她喘不过气,冷汗直冒。

    王妈和司机的脸色也很难看,吓的不敢开口,他们虽然不是主因,也是间接造成了这事。

    一片沉默中,见陆依依哭的凶,都抽泣打嗝了也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陆筠硬着头皮,怯生生的开口:“年哥,依依姐不是故意的,放开她吧。”

    陆年瞥她一眼,眼神淡淡的,却让陆筠瞬间闭嘴,她只觉得背后森冷,冰凉的汗不停往外冒。

    陆年攥着陆依依的手往上一翻,一个用力将她的手腕翻折了过去。

    陆依依惨叫一声,捂着手腕跌坐在地上,不停的哭叫。

    “我的手腕!我好痛!好痛啊!”

    陆筠和其他几人都被这一幕吓傻了,谁也没想到陆年下手会这么狠。陆依依可是他的堂妹,又是个娇滴滴的女孩。直接折断陆依依的手腕,这要有多疼。

    就连床上装死的小奶喵都愣住了,初白睁着溜圆的猫瞳,盯着陆依依被翻折的手。看起来好疼的样子,吓得它赶紧舔了舔自己的爪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