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2.第52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够的小天使, 请耐心等待  清明丹,在天赐大陆属于初级丹药,稍微有点水平的炼药学徒都能炼制出来。因为是基础必备丹药, 虽然价格不高, 但销路很好。

    初白身为九尾灵猫, 修炼出两条尾巴后,就能自动排除体内杂质,根本不需要啃清明丹。

    它抱着一丝希望, 将亚空间翻了个遍,最终一无所获。

    雪白的毛团子垂头丧气的蹲在一尊小巧的药鼎面前, 清明丹没找到,倒是翻出了这个。

    他们九尾灵猫每一只都有属于自己的伴生物, 有的是后天法器,有的是天材地宝。而初白当年出生时, 它的伴生物是一尊药鼎。

    这药鼎的出现, 让同族目瞪口呆。

    嗑药什么的那是人类才喜欢的东西, 他们九尾灵猫,天生异种,受天道偏爱, 夺天地造化而生。凝练自身, 根本不需要丹药。

    上万年来, 族内还没出过伴生物是和炼药有关的。

    一群九尾灵猫围着那药鼎看了又看, 有凑热闹的质疑:“这难道是一尊法器?只是模样是药鼎的样子?”

    好奇心旺盛的九尾灵猫们, 将药鼎玩来玩去,最后得出结论,这就只是一尊药鼎,不是防御法器,也不是攻击武器,对敌属性完全没有,只能拿来炼药。

    这结论挺尴尬的,起码对于初白来说,它的伴生物是个鸡肋。当年的初白转头就将这药鼎扔在亚空间角落,不闻不问几千年。

    直到现在,流落到现代世界,它瞅着药鼎皱眉。

    没有清明丹,难道要它自己炼?

    就算要它炼药,它也不会啊。

    亚空间内,初白的的精神体卷着药鼎抛来抛去。对这个身为伴生物的小伙伴,它还是第一次看的这么仔细。

    青铜色的小药鼎,上面嵌着古朴的花纹,三足圆鼎的模样,胖胖的鼎身看起来还蛮可爱的。精神体往药鼎内部探了探,不大的药鼎内里仿佛能容纳万物,漆黑一片中似有万千星辰的光芒闪过。

    那星子接触到初白的精神体,倏地烙印了上去,急切的姿态生怕下一秒又被扔到犄角旮旯无人问津了。

    躺在床上的初白只觉得脑门一疼,脑海里呈现的一册以上古文字书写的卷轴,开篇四个大字——先天药鼎。

    初白愣了愣,那卷轴瞬间没入脑海,里面的记载席卷而来,这让它看药鼎的眼神变得古怪无比。

    这玩意竟然是先天的,自上古之后,先天之物销声匿迹。

    在天赐大陆,无论是丹药还是武器,最好的也不过就是后天之物。可现在,它这个丢在犄角旮旯里的伴生药鼎,竟然是先天药鼎。

    在卷轴和它的精神体融合之后,它发现自己目前只能打开卷轴的第一页,上面记载的是药鼎的使用方法和一些初级丹药的炼制手决,它扫了一眼,将这些记在脑海里。

    初白看到了清明丹,初级丹药的炼制并不复杂,需要的药材也很简单。它记下那几种药材的模样,打算在这个世界找找看。这个世界也有灵气,那些药材很可能也存在,只是叫法和天赐大陆不同罢了。

    它记着药方,忽然门外一顿嘈杂,小奶喵的精神体从亚空间退出来,门正好被来人推开。

    那是两个女孩,二十左右的年纪,一个甜美明艳,一个怯生生的像是小白兔。她俩身后跟着帮佣的王妈,王妈神色焦躁,想拦下来人。

    “王妈,听说年哥养猫了,我们就看一眼。”那个甜美的女孩开口,娇俏的眨眼,脚步却不停的往进走。

    “哎,陆先生吩咐了小猫午睡时,不让打扰的。”

    王妈喊了一声,心底嘀咕。

    这两姐妹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赶上这个时候。陆家主和夫人出门访友,陆年也不在。家里没一个主人,她们非要看小猫,这谁敢拦着。

    这两姐妹是陆莫的妹妹,甜美娇俏的那个叫陆依依,怯生生像是小白花的叫陆筠。

    虽然是旁支,但陆莫在陆家,是年轻一辈里除了陆年最有地位的,陆依依是陆莫的亲妹妹,和陆家主陆夫人表面上起码相处的还不错,帮佣的人怎么敢拦着。

    “王妈,我们真的就看看,年哥又不在,您不说,我们不说,年哥他不会知道的。”陆依依笑着撒娇,还摇了摇王妈的胳膊。

    陆筠一眼就看到了床上的小奶喵,她小步走过去,伸手想要摸摸小猫。

    初白头一歪,让她摸了个空。

    “猫猫乖,给你吃小鱼。”

    陆筠抿唇笑了,拿出一个猫零食,怯生生的想要再次接近它。

    初白再次躲开她的手,跳到枕头上,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

    陆依依姑且不论,这个陆筠给它的感觉一点都不好。看起来像是柔弱亲切的小白花,眼底却透着探究。

    她想从它身上知道什么?

    初白直觉这个陆筠不对劲,不想理她,它跳下床,窜到墙角,离她们远远的。

    它蹲在墙角,屋内的几人却因为它刚才的动作起了争执。

    “年哥怎么养了只土猫,捡回来的吗?土猫性子野,差点把我妹挠了,也不知道身上有没有病。他要是喜欢猫,我送他只布偶,这只土猫就扔了吧。”

    陆依依见陆筠都放低姿态去讨好一只猫了,那只猫却不领情跑了,这让她一脸的不满,说出口的话也变得不客气起来。

    初白皱了皱眉,它刚才离陆筠有段距离,怎么可能挠上陆筠。

    “这小奶喵很干净的,虽然不是什么名贵品种,但长得多可爱,水灵灵的。”王妈这段日子给小奶喵做了不少好吃的,养着养着,也养出点感情了。

    这小奶喵乖的很,吃饭上厕所都不用人操心,也不四处乱挠,每天乖乖的趴在沙发上看电视,那小模样特别惹人爱。

    陆依依皱眉,不就是一只随处可见的土猫,哪里可爱了。

    陆筠扯了扯姐姐的衣服,小声道:“我没事,没挠到我,我就是想摸摸它。”

    陆依依是个疼妹妹的,听到陆筠的话,她扬眉对身后的人命令:“把它给我抓过来。”

    跟着她们来的是司机,五大三粗的汉子抬脚走向墙角的小奶喵。

    “唉,这可不行,别乱来。”王妈急了,伸手就拦。

    陆依依攥着王妈的胳膊,别看她年纪轻轻,力气却比王妈大多了。“王妈,我妹就摸摸,不会弄伤那只猫的。”

    王妈见那汉子去抓猫,陆依依的司机身手功夫不错,下手没个轻重,不会弄伤,那肯定也会弄痛。奶喵那么小,陆大少又那么宝贝它,哪里被这么折腾过。

    陆依依心情颇好,扭头冲陆筠道:“你也是个没出息的,一只土猫也非要摸,回家我让爸爸给你买一只品种猫来,带血统证书那种。”

    陆筠抿唇笑:“谢谢姐姐。”

    陆依依满足的笑了,她是陆莫的亲妹妹,陆筠只是收养的。在家里她可以横着走,爸爸妈妈疼爱她,大哥对她也很好。而陆筠只能小心翼翼的在家里活着,就连存在感都很低。

    陆筠自从被收养回来以后,就是以她为首,什么都听她的,她很享受这种可以随意命令陆筠的感觉,自然也不介意偶尔满足一下陆筠的小愿望。

    比如,现在陆筠想要摸一摸土猫。反正年哥不在,摸一摸也没什么。

    就算年哥在,她想摸一摸年哥养的猫,这个要求也不过分,年哥也不可能对她翻脸。一会儿捉到猫了,就让陆筠摸一会儿,然后赶在年哥回来前离开,这里帮佣的人也不敢多说什么。

    陆依依想的很好,忽然听到司机闷哼一声,她抬眼,看到那只土猫冲她飞过来。

    她吓得‘啊’了一声,来不及躲开,那只土猫就跳到了她的头上,四爪齐飞的在她脸上挠了一爪。

    “啊!好痛!”

    陆依依尖叫一声,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痛。她的眼圈瞬间红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初白立在她头上,踩了踩她。

    陆筠想要上前捉住猫,却因为陆依依疼的乱动,一时反而被挥开。

    王妈咽了咽口水,还是第一次看见小奶喵这么凶残的样子。她看了一眼墙角的司机,刚才小奶喵就是先给了那人一爪子,跳到这人身上,然后借力跳上陆依依头上的。

    “小祖宗,乖啊,可以了,快下来,别挠了。”王妈上前,想要安抚小奶喵。再这样下去,被挠了的陆依依肯定不会放过小猫。

    陆依依忍着疼,比王妈快一步抬手抓住了奶喵。

    她掐着奶喵狠狠的往地上一摔,怒道:“你这只死猫,竟然敢挠我!”

    陆依依的力道很大,那样子竟然是一点都没留力,这么小的猫被砸下去,不死也重伤。

    初白被扔出去时,一点都不担心。猫科动物灵敏柔软的身体足以让它在空中翻个身,完美落地,绝对伤不到一根毛。

    不过在被砸出去的瞬间,它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是陆年。

    于是,刚刚还凶残霸道的小奶喵调整了下姿势,以一种外人看起来惨烈无比,其实屁事没有的样子砸在地上,瘫成一张猫饼,还不忘扯着它娇嫩的嗓子,凄厉的‘喵嗷’了一声。

    *

    初白两眼无神的看着电视里一只老虎和海龟在海里玩捉迷藏,顺带认识各种奇形怪状的海底生物。

    它磨了磨牙,趁没人注意,肉爪子在遥控器上按了下,电视画面切换到新闻频道。梳着西装头的男主播清晰的播放着一条条国内外新闻。

    看了好几天的电视,初白对这个世界有了初步了解。

    这个世界和天赐大陆完全不一样,属于现代科技文明,基本上都是普通人,物种和它的世界有的相似,它的世界也是有凡人的,这里的物种和凡人世界的物种差不多,只是叫法不同。

    这世界的漫天神佛、神兽精怪、妖怪修士都变成了传说中的东西,在普通人眼里是不科学不存在的。

    但鉴于陆家的存在,初白判断这个世界还是有特殊者的。只是数量稀少,不为普通人所知。

    比如陆家,再比如这世界还有古武世家勉强也算得上。它还从电视上看到了道观佛寺,也许还有一些道修或者佛修?

    跟在陆年身边,陆年几乎没有避着它,这让初白知道了一个神秘组织——龙组。

    隶属于国家,又拥有极大的自由度,成员都是拥有特殊能力的人或者非人类。

    它见过一个龙组成员来找陆年,那人来的时候是一只黑豹,转眼变成了一个娃娃脸的少年。

    它听到陆年介绍少年是亚种人类,然后那少年一脸看同类的表情,看着它。

    初白顿时悟了,难怪陆家对它的态度那么奇怪,这是从一开始就把它当成亚种人类了。结合最近陆年对它的幼儿教育,它判断出自己在别人眼里的状态——

    野生的亚种人类,幼生期,看似两个多月的奶喵,变幻人形的话也就五六岁的模样,所以房间里那一堆小女孩的衣裙,都是给它准备的?

    它有了一个顺理成章的身份,一个在外流浪几年的猫科亚种人类幼崽。

    作为一个活了几千年的大妖怪,现在被当做软萌天真的幼崽,初白可耻的沉默了。

    不过几秒后,它就适应良好的喵喵几声,歪着脑袋想着。

    幼崽好啊,人类对幼崽的警惕总是少一些,容忍度会高一点。等它熟悉了这个世界,也比较容易从陆家脱身。

    初白在天赐大陆蹦跶了那么多年,马甲经验极其丰富,一瞬间就列举出披着幼崽马甲的好处一二三点。

    唯一让它有点遗憾的是,幼崽马甲不好赚钱,也不能表现的太出乎常理。

    看了几天电视,它了解到这个世界的科技让普通人拥有着便捷的生活,交通发达,远距离通话,网购超市等等,有钱可以买到一切,没钱寸步难行。

    在天赐大陆豪了几千年的初白,在这个世界穷的响叮当。它的亚空间里到是有很多好东西,但披着野生幼崽的马甲,它现在也无法光明正大的拿出来。

    至于打家劫舍、杀人夺财什么的,它根本就不考虑。对普通人出手,太掉份儿了。

    圆滚滚的小奶喵出神的想着心事,连陆年什么时候回来了都不知道。

    陆年见自己的猫乖巧的趴在沙发上看电视,清冷的眼里泛起笑意。他坐到沙发上,将它挪进自己怀里,发现它溜圆的猫瞳都没聚焦,显然是在发呆。

    伸手捏了捏小奶喵的肉垫,他刚想和自家的喵温馨一下,窗外就传来响动声。

    黑色的豹子用前爪推开窗户,大摇大摆的窜进来。见陆大少一脸平淡的抱着小奶喵,但周身荡漾的气息怎么都掩不住,黑豹用前爪捂了捂眼。

    这画面,有损陆大少形象,他还是别看的好。

    陆年挑眉:“你来干什么?”

    黑豹用爪子指了指小奶喵:“我来给它做身份登记。”

    每一个亚种人类都在龙组有备案,不会干涉他们的自由,但必须留档备案。登记后好处相当明显,在一些特殊部门相当于身份证一样的存在。

    陆家之前不想让初白的身份曝光,但龙组身为国家特殊部门,是怎么都瞒不住的。

    后来陆家主觉得儿子暂时脱离危险了,初白的身份曝光也没什么。他们不会主动往外说,但若是被人知道了,也不会遮遮掩掩的让初白变成黑户。

    在陆年点头同意后,黑豹手脚麻利的采集小奶喵的瞳孔、爪纹等数据。最后还掏出一个奇怪的仪器,对着它来回扫了几遍。

    初白恶补了几天这个世界的知识,但因为看的大多都是幼儿早教动画片和新闻,压根不懂黑豹在干什么,傻兮兮的披着幼崽的马甲,无比配合的走了全套流程。

    登记好身份后,龙组的档案系统里多了一个名为‘初白’的猫科亚种人类,猫龄两个半月,人形年龄定为六岁,旁边配着小奶喵的3d立体照片。

    黑豹少年瞅着小奶喵,诱哄道:“变成人形拍个照,哥哥给你小鱼干。”

    他生怕初白听不懂,还自己变成人形,演示了一遍。

    陆年捂着小奶喵的眼睛,另一只手抓着沙发上的外套扔了过去,盖了黑豹一脸:“穿上衣服,不要让它看脏东西。”

    娃娃脸的少年无语凝噎,他一时兴奋,忘记了变回人形是光着的。在陆大少威严森冷的目光下,少年乖顺的穿好衣服。

    初白用爪子扒拉着陆年的手掌,努力探出头看着黑豹少年。它冲少年伸出爪爪,黑豹少年受宠若惊的握住它的爪子,还摇了摇。

    小奶喵小心翼翼的凝聚起一束灵气探入少年体内观察,分辨着这个世界的亚种人类和自己世界妖族的区别。

    在它看来,亚种人类其实就是退化后的妖族,更像是妖和人类结合后的半妖。只是其中属于妖的血脉力量被繁衍稀释,已经弱的不具备妖力了。

    黑豹少年没有妖力,没有妖丹,比半妖还弱。

    初白注意到少年体内还有不少黑色斑块,那是吸纳灵气后,灵气中无法排除的杂质堆积在体内形成的。

    这个世界传承遗落,亚种人类虽然不懂修炼功法,但凡是妖类,最初靠的都是天生天养。几千上万年的滋养后,有的草木可以成精,有的动物则可以成妖。

    这些亚种人类就处于这个阶段,他们的体内可以容纳灵气,呼吸吐纳间灵气自主循环,滋养身体,最明显的表现就是让他们的身体比普通人强韧,恢复力极强。

    只是这个世界的灵气比天赐大陆要浑浊的多,斑驳的灵气在体内循环,他们又不懂怎么排除杂质,黑斑越来越多,早晚会越来越虚弱,直至死亡。

    所以,这个世界的亚种人类虽然身体强健恢复力强悍,却大多并不长寿。

    初白想到陆年体内也有这种黑色斑块,而且比眼前的黑豹少年要多的多。

    估计这个世界所有能吸纳灵气的特殊者都是这个情况。越是频繁使用力量,杂质堆积的就越多。他们没有完整的传承,自然也没有净化灵气的方法。

    小奶喵恍惚觉得自己找到了赚钱的方法,一颗清明丹就能解决的问题。在天赐大陆,这种丹药是基础中的基础,凡是修行的人手必备,白菜价。

    而且在人类世界,炼丹制药绝对是最赚钱的行业,那些炼丹大师,从来都是不差钱的主。

    初白眼冒金光,很想现在就划开亚空间看看,自己的存货里有没有清明丹。

    黑豹少年不明所以,握着陆大少爱宠的爪爪,一脸的欣喜。心想自己果然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就连这怕生的小奶喵都主动黏着自己。

    陆年将奶喵的爪爪从少年手中抽了出来,拿着纸巾仔细的替它擦拭着被握过的地方。

    黑豹少年看了看自己干净的手,很想吐槽,陆大少的洁癖没救了。

    等陆年伺候完他的猫,少年掏出一份测试卷,拍在奶喵面前:“做做这个。”

    小奶喵忍住翻家当的冲动,探头瞅了一眼,卷子上面几个大字——

    在陆年发火之前,黑豹少年快速解释:“这个是必要的,它一直在野外流浪,和普通流浪猫混在一起。简单的幼儿早教根本没用,测了这个,组里会专门针对它制定学习计划的。它六岁了,你总不想它连小学都没办法上吧。”

    初白看着卷子,上面每一个字它都认识,但连起来就有点没看懂。

    比如:1,纸上画的五个物体,它们都少了哪个部位?

    再比如:4,一只鸟与一只狗、一块石头与一只鸡蛋、一双拖鞋与一双皮鞋都有什么差别?

    初白:“……”

    黑豹少年:“……难道一道题都不会?”

    陆年摸了摸它毛绒绒的脑门,“没事,你还小。”

    “陆少,你确定它真的是亚种人类?它说不定真的只是宠物猫!”不会说话,不会变形,一举一动都和普通奶喵没区别,怎么看都不像是亚种人类。

    陆年冷淡的眼神扫过去,娃娃脸少年识趣的闭嘴了。得,陆大少的猫,说不得。

    少年在初白的档案里,悄悄标注了一条:智力等级(弱),可以申请特殊津贴补助。

    自此,这份在龙组留下的案底资料,成了以后初白最想销毁的东西。无数次回想起来,它都想捂脸的觉得自己当初真是蠢毙了。

    *

    这让初白略感兴趣的甩了甩尾巴,它现在有点想弄清楚那个阵法是打算干什么的了。那个灵气看起来最充足的陆家主,抓一只猫,还大手笔的刻画阵法,是为了什么?

    想要弄清楚阵法,最快的方式就是让阵法落实在自己身上,契约成立。不过初白不想给自己找麻烦,哪怕这阵法在它看来并不特别高深,但在世界法则的盯梢之下,它也不想大意的中招。

    又逛了一会陆家大宅,初白寻思着要不要离开这里时,主宅卧房那边响起一阵骚动。

    人声鼎沸,越来越热闹,就连陆家主和陆夫人都奔了过去。

    初白看了一眼又一眼,耐不住好奇心,白色的小奶喵也蹿了过去。

    *

    越是靠近主宅的一间卧房,阵法牵引的痕迹越明显。

    初白在其中一间卧房门口停下,它身上虚浮的阵法和那卧房内的人形成了一个完美的闭合。

    这种灵力流动的回路,初白歪着猫脑袋想了一会儿,才在记忆里挖出来一个类似的——命契,以主仆形式结契,仆替主命。

    因为这命契太粗糙,很容易反噬,在天赐大陆早就被淘汰了。所以初白一开始压根没印象,还是走到跟前了,里面那人明显是性命垂危激活了阵法,它这才想起来。

    原来陆家抓它是为了给里面那人续命。

    九尾灵猫都很惜命,天生异种,一旦暴露就会被全大陆追杀争夺,所以每一只九尾灵猫都很珍惜自己的小命,谁想要它们的命,它们就能让那人死无葬身之地。

    初白是一只纯种的九尾灵猫,自然也不例外。在察觉陆家抓它是打算用它的命给里面的人续命,它出奇的愤怒。

    虽然这命契没结成,但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它的真名。若是它一个不慎暴露了,在世界法则的压制下,它不就成了任人宰割的案上猫。

    初白磨了磨爪子,悄悄的潜了进去,打算宰了那个‘主人’,永绝后患。

    里面人荒马乱,一时也没人注意一只猫。它窝在柜子缝隙里,静静的等着这些人散去。

    陆家主和陆夫人站在陆年的床边,看着床上儿子气息越来越弱,陆夫人惊慌的抓着陆家主:“怎么会这样,命契不是成了吗?”

    命契结成,儿子被力量反噬时,会将这反噬的痛苦由命契另一人承担。可现在,看起来一点效果都没有!

    陆家主皱眉,想到结契时那忽明忽暗的光芒。忍不住怀疑,难道这命契没结成?还是哪里出了岔子?

    “都别留在这,门外守着。”

    陆家主想不通,吩咐了一声,转身往关着初白的那间房子走。

    陆夫人跟了上去,每次儿子被力量反噬时,有时候会力量暴走,留在屋里是很危险的一件事。所以每次他们都是待在外面等着。

    就算不忍心,也只能等着,等着陆年自己熬过去。

    不一会儿,这间卧室里人潮散去。

    初白又等了一会儿,确定暂时不会有人进来,这才踩着猫步走出来。越靠近床边,越能感受到那暴烈肆虐的力量。

    这力量强大的不像是人类可以拥有的,也让初白明白了为什么这人需要续命。

    过于强大的力量,却没有与之匹配的身体。这就像是勉强将力量塞进了弱小的容器,那容器承受不住,自然就只有被炸成灰的结局。

    床上的‘主人’,不用初白动手宰了他,就这样扔着不管,他也快爆裂而亡了。就算撑过了这一次,下一次,下下一次,也绝对熬不过去。

    初白歪着脑袋想了想,决定让他自然的爆裂而亡好了。免得它宰了他,还要背上因果。

    想通了这一点,它轻巧的跳上床,打算看一眼这个妄想做它‘主人’的人。

    床上躺着的男人近乎全/裸,因为力量暴走的关系,穿多少都没用,陆家主索性也就不给儿子穿了,光着。

    所以初白一抬眼,看到的就是一具近乎完美的男人**。

    宽肩窄臀大长腿,肌肉线条不会过于夸张,却富有力量感。堪称黄金比例的身材,腹肌和人鱼线都非常漂亮。底下的男性象征哪怕是在沉睡时,都显的十分傲人雄伟。

    初白以一种纯欣赏的目光将男人的身材点评了一遍,然后将视线移到男人脸上。

    那是一张很年轻很好看的脸,就算是放在天赐大陆,都能够称得上不可多得的美男子。

    他的皮肤有点苍白,却无损他的俊美。眉眼狭长,此刻因为力量暴走而紧躇着,五官依旧是无可挑剔的完美。

    初白想起人类经常说的一句话——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这男人配的上这句话,而且这张脸十分眼熟。

    初白用爪子挠了挠头,尾巴暴躁的甩了甩。

    这张脸,不就是它刚来到这个世界,被世界法则差点压成一张猫饼时,救了它的男人!

    每个世界的世界法则都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在天赐大陆,那被称为天道。

    每个世界的天道对力量的衡量标准都不一样,在这个灵气驳杂,基本全是普通人的世界。它以九尾灵猫之姿闯入,被判定为异世来客时,就被世界法则认定为需要抹杀的存在。

    就算它修出了九条尾巴,也无法毫无准备的对抗法则。更何况它闯入时才堪堪五条尾巴而已。

    世界法则一出手,它措不及防之下,几乎毫无反抗之力。断掉三条尾巴,仅留着两条尾巴保命的它,成了一团血肉模糊的毛团。

    就是在这个时候,这个男人出现了,它本来想逃跑的,却无力动弹。

    男人先是远远的盯着它,在它奄奄一息时,渡了灵气过来。那灵气暴虐又温柔,可是对处于世界法则的压迫下的它来说,这只是杯水车薪,一点用都没有。

    就在它感觉自己这次估计会死的时候,模糊间听到男人问它:“你叫什么名字?”

    那是用灵力直接回荡在脑海里的声音,就算不懂这个世界的语言,也能听懂其中的含义。

    彼时的它咧嘴,想套它的真名,做梦比较快。

    男人等了一会儿,见它不吭声,气息越来越弱。他知道救不活了,轻叹了一声:“白色的毛团,今天又是初次遇见,那我就叫你初白吧。”

    血肉模糊的毛团子嫌弃的撇撇嘴,初白,这什么破名字,比它的真名差了一万倍。

    “就这两个字了,一会我挖个坑将你埋了,墓碑上总要有个名字才好。”

    这是毛团子听到的男人说的最后一句话,陷入黑暗前,它在心底轻轻的应了。

    初白么,也好。

    没想到会死的这么草率,也没想到在最后会遇到了个人类,不但给它起了个名字,还打算给它收尸安葬入土一条龙。

    真浪费,这要是放在天赐大陆,多少人恨不得扑上来将它炖汤了。

    ……

    三天后,初白从一个土包包里爬出来。看着被自己推倒在一边的简易小墓碑,上面果然刻着两个字,虽然看不懂,但它猜测应该就是‘初白’。

    那男人说到做到,真的把它给埋了。

    毛团子目光复杂的盯着那块刻着‘初白’的石头,最后刨了个坑将石头埋了进去。

    它也没想到自己没死,在它失去意识前,在心底轻轻应了那个男人给起的名字后,世界法则的压迫陡然从它身上消失了,只剩下了一丝残留。

    他给了来自异世的它一个名字,它承认了这个名字,再加上它的力量被削弱的只剩下一丁点。这一个名字确立了它和这个世界的一丝因果,让世界法则也就承认了它的存在,不再抹杀它。

    它立刻明白了这是自己唯一生还的机会,将最后一丝气息纳入丹田,静待身体的自我修复。然后足足花了三天时间,它才活下来,不过第二条尾巴也快保不住了。

    那个给了它名字的男人是它在这个世界第一个记住的人,它还想着什么时候再碰到了,就把这个救命之恩给还了。

    结果,现在就碰到了。

    它的救命恩人,也就是想要拿命契束缚它的人。

    现在,那个命契的‘主人’,眼看要死了。

    *

    人类里面堂兄妹可以成婚吗?

    小奶喵对人类之间繁复交错的亲缘关系根本没概念,尤其见陆年对陆筠根本无意,只要陆筠不接近它,就当看个热闹了。

    只是陆夫人越来越不耐烦看到陆筠了,和闺蜜逛完街,一回家看到陆筠端坐在客厅,陆夫人觉得烦透了。

    比起陆依依那种自大骄纵没脑子的,她更烦眼前陆筠这种娇弱心思多的小白花。更何况陆筠看她儿子的眼神,她又没瞎,怎么会看不出来这陆筠对她儿子有意思。

    这心思让陆夫人更加不喜。

    别说陆筠是陆建国的私生女,是和陆年有着血缘关系的堂妹。就算陆筠真的只是收养的,和陆家没关系,陆夫人也无法接受她的性子。

    本以为晾着陆筠几天,她自己要点脸,就知道这种心思不能有,自己知难而退了。结果倒好,现在人家蹬鼻子上脸,不但没走,还厚着脸每次都非等到陆年回来不可。

    陆夫人厌烦了,拎着包站在客厅门口,冷淡的道:“李姐,以后我们不在的时候,别放不相干的人进来。尤其是这种有前科的,一个不注意又手贱的想要去摸小猫的可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