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3.第53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够的小天使,请耐心等待

    雪下了一整晚,积的很厚。

    天际才泛着一丝白,本该静谧的小乡村却闹得沸沸扬扬。

    村长穿着厚袄,在自家门口走来走去,不时的四处张望。

    村子里家家户户都亮着灯, 不时传来一两声吆喝。

    “快,抓住它。”

    “唉,好像往那边跑了,快拿网子来!”

    “你们去那边堵住,千万不能让它跑了。”

    村长朝动静最大的那边看了看,要不是屋里有贵客, 他都忍不住亲自上去抓了。又等了片刻,他喊住一个十岁左右, 黑黝黝的小子。

    “李家的崽, 去看看那边抓到没?”

    那黑皮小子扭头,脸蛋冻的红红的, 咧嘴一笑:“抓到啦,刚才就把那个东西逼到死角了, 牛叔他们去拿笼子了,等装好就给送过来。”

    “好, 好, 那你去催催, 让他们赶紧的。”

    村长听了, 脸上总算是带着点笑。屋子里那贵客可是等了一个晚上,总算是抓住了那贼精的东西。

    黑皮小子没动,眼珠子一转凑近了村长问:“三爷爷,你说我们抓的那是个什么东西?会不会是妖怪啊。”

    “少胡说,这世上哪里有什么妖怪,那就是一只跑丢的猫罢了。别在这耽搁了,快去催。”

    村长干笑了几声,催促他赶紧去。然后转身进了屋子,给贵客汇报最新的情况。

    等村长进了屋,那李家的黑皮小子撇撇嘴:“当我傻啊,哪里有猫会长成那样,最早发现那天,那猫明明有两根尾巴呢。”

    一直跟在他身旁没吭声的小伙伴突然开口:“三爷爷说把那个东西卖给屋里的人,就能给村子好多的钱,你说每家能分多少?要是多一点就好了,不用让我姐那么辛苦在城里打工。”

    黑皮小子哼了声,贼精的眨眼:“肯定不少,屋里那人一看就是人傻钱多速来的土豪。那东西那么稀奇,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小伙伴咧嘴笑了:“那东西还是我们发现的呢,三爷爷会多分一点给我们吧。”

    “那必须的。”

    *

    初白趴在带着锈迹的铁笼子里,一脸的懵逼。

    它有点不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为什么和敌人打了一架,它就被打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这世界的法则察觉到它不同于此世的力量,在它穿越之初就差点将它压成一张猫饼。

    以至于现在没办法维持人身,褪回了幼年体的兽型。

    在陌生的世界流浪了几天,它还是被人类抓住了。

    关着它的铁笼子很旧,还带着一股难闻的异味。上面沾着几撮鸡毛,表明了这铁笼子以前是关鸡的。

    它堂堂九尾灵猫初白,有着上古神兽血脉的初白,现在竟然被关在鸡笼里,这也算是蛮新奇的体验。

    鸡笼很脏,初白撑着爪子想要站起来,却被拎着笼子的人一晃,它腿一软,在鸡笼子里打了个滚,头晕眼花的撞到了笼壁上。

    一撮鸡毛落在它的鼻尖,让它打了个喷嚏。

    一群五大三粗的汉子们好不容易抓到它,对它的关注度很高,见它这样,一个汉子哈哈大笑:“这是闹的没力气了吧,让它刚才跑的那么凶。”

    “打喷嚏了,这寒冬腊月的,这么小的猫会不会活不下去。”

    “轮得到你瞎操心,村长家里的那贵客说这只猫生命力强着呢。”

    “也是,走快点吧,雪又下大了。赶紧把它交了换钱,今年能过个好年。”

    想到那陌生人许诺的价钱,一群汉子们都喜上眉梢。

    这城里人就是人傻钱多,以往捞个木头石头大鱼什么的有人花钱收,现在连一只土猫都有人肯花大价钱收,城里人真会玩。

    初白趴在笼子里,眯眼瞅着外面这群人,大大的猫瞳里是满眼的不可思议。

    这些人,这种装扮,还有这语言……它都没见过。

    看来这里真的不是它的世界,这些人虽然长得魁梧,但顶多只算是身体结实点的普通人,和老家没得比。空气中的味道也不一样,这种夹杂着浑浊的斑驳灵气,是它以前从未闻过的。

    可是,它是怎么到的这个世界?

    它知道整个宇宙中有无数个世界,可世界和世界之间是有次元壁的。哪怕是它也无法打破壁障,可现在它莫名其妙的跑到这个世界来了。

    “这猫怎么了?刚才还挺精神,现在呆呆的。别真的冻的病了吧?”

    拎着鸡笼的汉子已经走到了村长家门口,他伸手晃了晃笼子,指望里面的猫能精神点,病恹恹的怕换不到好价钱。

    一旁的人正打算伸手捅一捅初白,那个收购猫的城里人出来了。四十多岁的模样,保养的很好,男人表情严肃,穿着黑色的羽绒服,全身上下没有另外一个颜色。

    初白蹲在笼子里打量他,这人给它的感觉和这些汉子们都不太一样。

    这个时候的初白还不知道那就是所谓城里人养出来的气息,和这些整天务农的汉子们自然不同。

    男人低头打量了下笼子里的猫,那目光带着冰冷的审视,也不进屋,就这样在寒风大雪中仔细辨认,最后点点头,确认就是这只。

    他将手里提着的手提箱交给村长,里面是现金,一共一百万。然后伸手拎过鸡笼,严肃冷漠的上了村口停着的轿车。

    村长和汉子们热情的目送那人离开,转头就被从天而降的巨款砸晕了。

    一百万啊,这每家都能分到不少!

    这下不止是过个好年了,明年一整年都轻松多了。

    只有黑皮小子和他的小伙伴还不住的冲轿车消失的方向张望。

    黑皮小子挠挠头,低声问:“刚才那猫,你看它是几根尾巴?”

    “一根。”

    “那难道发现那天真的是我们眼花了?那天好像看到是两根尾巴。”

    “……我也记不清了,那天天黑,也许看错了呢。”

    “唉,我还以为发现了妖怪了。就是只普通土猫,那些城里人也这么舍得花钱。”

    “他们人傻钱多呗。”

    两人小声嘀咕着,转头也将这事抛在脑后。

    *

    初白被装在鸡笼里拎上了轿车,破旧的鸡笼和干净豪华的轿车一点都不搭。那男人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皱了皱眉,开车进了县城。

    从村子里出来时,天才蒙蒙亮,等到了县城,已经是七八点钟的光景。

    男人开着车找了家宠物店,这里不像大城市有那么多种宠物用品可以挑选,猫笼什么的都只有基础款,颜色还特别艳丽。

    男人在初白不可置信的眼神中,挑了个艳粉色的猫笼,将它塞了进去。

    途中,初白试图逃跑,亮出爪子挠了他一下。

    男人动作很快的闪开,它锋利的爪子只在他手背上落下一道浅浅的划痕,连皮都没挠破。

    它磨了磨牙,衡量了下自己的状态。

    体型褪回了幼年体,就连力量都只有幼年体的那一点。现在的它简直就像是一只普通的猫,不,比普通猫好点,起码它还有智商,而不是只会喵喵叫。

    男人拎着艳粉色的猫笼再次上车,却没有立刻开车。

    他盯着放在副驾驶座位上的初白,缓缓开口:“学乖一点,别随便伸爪子。到了陆家,那可不是能让你随便挠人的地方,就算要伸爪子,也要记得把指甲缩回去。”

    初白舔了舔爪子,根本不搭理他。

    语言不通,它听不懂男人在说什么。而且会一脸认真的和一只猫说话,难道还指望它回几个‘喵喵喵’吗?

    傻不傻。

    它就算褪回了幼年体,那也是有尊严、高贵冷艳的大妖怪,绝对不会轻易对人类喵的。

    男人仿佛没看到它不配合的态度,一本正经的教导完毕,才开着车往帝都驶去。

    *

    “堂弟,之前是依依不对,我替她向你道个歉。”

    看见陆年的动作,陆莫突然开口,声音不大不小,却让周围的人都听的清楚。

    “依依不知道属于你的东西都不许别人碰,你出手惩罚她也情有可原。只是,她毕竟是女孩子,见小猫可爱想摸摸是人之常情,你折断她的手腕,这也太过了点。”

    陆莫说这话时,神态谦和诚恳,就像是一个无奈的兄长。

    伪装成毛绒玩偶的初白挑了挑眉,觉得陆年这个堂兄,一点都不简单。几句话的功夫,生生将陆年塑造成嚣张跋扈的二世祖,不但仗势欺人,甚至连自家堂妹都能残忍的下手。

    还顺带洗白了陆依依,将陆依依摔猫的举动硬坳成只是女孩子见小动物可爱,想摸摸而已。

    这对比之下,陆年要是还冷着脸,陆家主要是还想抓着这件事不放,那就是他们陆家在无理取闹了。

    小奶喵很想抬头看看陆年的神色,但碍于自己此刻伪装毛绒玩偶的姿势,它只能看到陆年胸前的纽扣。

    陆莫这话说完,陆二爷露出欣慰的笑容。很好,他看上的人果然不是草包。

    他忍不住得意的瞥了一眼陆家主,却发现陆家主不但没生气,甚至神色里还带着隐隐的怜悯。

    怜悯?

    对谁?

    陆二爷皱眉,还没想明白就听到陆年清冷的声音。

    “原来你还知道属于我的东西,是不许别人碰的。”

    陆年的声音很淡,几乎没什么情绪起伏。

    陆莫却是硬生生的从这句话里听出了嘲讽,嘲讽他痴心妄想,妄图碰触陆家继承人的位置。

    这个想法让陆莫的脸色有一瞬间扭曲,谦和爽朗的笑容几乎快要挂不住了。

    他觉得周遭的视线火辣辣的,好像每个人都在嘲笑他一般。

    更让他愕然的是,他都说成那样了,陆年的气势非但没有软下来,反而更硬气了。甚至连解释都不屑,直接挑了他话里的刺。

    这一点都不像陆年,那个病秧子不是一贯性子很淡,并不喜欢争什么吗。

    陆年的这种转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陆莫脑子很乱,他尴尬的转移话题:“我就是想替依依道个歉,很抱歉,之前……”

    陆年突然将小奶喵捧高了点,正对着陆莫的脸。

    陆莫的声音戛然而止,一脸茫然。

    这是做什么?

    “不是要道歉吗?对我说什么,对它说。”陆年一脸平淡,吐出来的话刺的陆莫想吐血。

    对一只猫道歉,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陆莫这辈子还没这么丢人过。他瞪着眼前那只小奶喵,嘴巴张张合合,愣是没发出声音。

    初白这会儿也明白了,陆年这是给它出气呢。

    见陆年都点明它的身份了,它也就不装玩偶了,蹲坐在陆年掌心,歪着脑袋,居高临下的瞅着陆莫。

    那姿态神色,怎么看怎么像是在说:快道歉啊,朕等着呢。

    陆莫的脸憋得通红,还是第一次觉得如此憋屈。他陆莫连一般人都不放在眼里,现在却要对一只猫低头,这算什么!

    偏偏道歉的话还是他自己说的,骑虎难下的滋味真是难受。

    “我……”陆莫难堪的挤出声音。

    “好了,小辈间打打闹闹的,多大的事,至于这样上纲上线的。”陆二爷突然插了进来,打断了陆莫的话。

    陆莫见状,立刻将未出口的抱歉收了回去,心底隐隐松了口气。

    陆二爷挡在陆年和陆莫之间,皱眉看着奶喵,“陆年,不是二爷我说你。你也不小了,怎么喜欢这种女孩子家家养的东西,还为了一只猫对自己的兄弟姐妹下手这么狠。你的性子本来就安静,现在又养起这种绵软的动物,这样子我还以为你爹把你当女儿养大的呢。”

    陆二爷这么说,陆年还没什么反应,陆家主先不高兴了。

    怎么说话的呢,他的宝贝儿子,高大帅气,身材比起男模也毫不逊色,怎么就是当女儿养了?而且儿子喜欢猫怎么了,谁规定喜欢养猫就是女孩子家家的专利了!

    陆家主虽然以前也不知道儿子是个毛绒控猫奴,但作为一个无原则疼儿子的爹,别说他儿子只养了一只猫,就是陆年想要养一屋子的猫,他也不会反对。

    养!反正他们家有钱,专门拨出一栋别墅来养猫,碍你什么事了,管的真宽!

    陆年身为小辈,不好反驳陆二爷。

    陆家主挺身而出,皮笑肉不笑的抗住陆二爷:“二爷,那可不是普通的猫。”

    陆二爷和陆莫听了,心里都是一紧。

    不是普通的猫?

    难道真的是亚种人类?

    不会吧,这么小的亚种人类,根本不可能扛过和陆年的命契。光是力量反噬都够这小猫死好几回了。

    “这是初白,我家夫人可是说了,要将它当做闺女养。依依那丫头动手打了我家闺女,你说这事能不严重吗?”

    陆家主说着,伸手挠了挠小奶喵的下巴,还一脸慈爱的道:“初白乖,不怕,爸爸给你撑腰,没人敢欺负你。”

    小奶喵很配合的喵了一声。

    周遭围观的人顿时有捂眼睛的冲动,哎哟妈呀,彪悍暴烈的陆家主,配上他脸上那软和慈爱的笑容,这对比,看的他们都要瞎了。

    有认识陆家主时间比较久的人揉了揉眼睛,喃喃自语:“卧槽,陆军华那老小子也能笑得这么肉麻,还爸爸,呸,又一个猫奴。”

    围观的人觉得,陆大少的毛绒控属性肯定是遗传自陆家主,铁汉柔情什么的,看久了也爽雷爽雷的。

    陆二爷和陆莫见状,知道自己想多了。隐隐放下心的同时,又觉得陆家主这是借机怼他们呢。

    现在是有挺多人为了这种软绵绵的小动物而沦陷,不但做牛做马伺候它们,甚至将它们当做自家孩子来养,一副傻爸傻妈的姿态。

    放在别人身上,这种事还有几分可信。

    但陆军华?

    陆二爷和陆莫心底冷哼,不就是一个敲打他们的借口么,草人设草的这么用力,也不嫌丢人的。

    “好了,这事都过去了,都是一家人,无论谁对谁错,依依那丫头也受了伤,以后这事就别再提了。”

    陆二爷轻描淡写的将话题带过去,陆莫抿着唇站在一旁,决口不提刚才要道歉的事。

    陆家主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今晚的场合不合适,没必要闹太大给旁人看笑话。否则……

    陆年冷淡的瞥了陆莫一眼,这一眼,让陆莫咬紧了后槽牙。

    陆年那态度分明是在说,自己说出口的话都做不到,你算什么男人。

    陆莫深呼吸,扭头不和陆年计较。

    一转头,却发现陆筠脸上的神色不对。

    那眼神迷蒙,脸上带着羞怯,一副少女怀春的样子,直勾勾的盯着陆年看算什么鬼?

    陆莫的脸色更难看了,他伸手扯了一下陆筠,咬牙低声道:“你在看什么?”

    陆筠回神,她怯生生的看着自家大哥,声音细如蚊蝇:“没、没看什么。”

    “你该不会……”陆莫太熟悉陆筠此刻脸上的神色,他见过不少女人就是这样看陆年的。

    “哥。”陆筠喊了一声。

    陆莫咬牙,知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他丢下一句:“一会再说。”

    陆筠咬了咬嘴唇,不在吭声。

    *

    有了之前那一出,陆大少偷带奶喵进酒店的行为自然就曝光了。

    酒店方的工作人员表示,虽然能理解陆大少作为猫奴,爱猫心切的心情。但酒店的规定就是规定,不可以带宠物入内,就算是陆大少,那也不能破例。

    于是在众人围观之中,陆大少面无表情的揣着猫,去了外面停车场,安置自己的爱猫。

    这一去,就是快半个小时。

    等他回来时,晚宴厅内众人看他的目光已经从陆大少的爱好是喜欢猫,变成了陆大少是深度毛绒控猫奴,沉迷奶喵不可自拔的重症患者,无药可救级别。

    同样的晚宴一角,看够了戏,男人笑嘻嘻的戳了戳身旁的楚恒之,“你说陆年是真的那么喜欢那只猫,还是演给人看呢?”

    他们这种家世,哪里有什么纯粹的喜欢。有时候表现出来的喜好,都带着不可言说的目的性。

    男人问完,半天没听到回应,他纳闷的抬头,看到总是含着笑容的好友,脸上难得的没有挂着笑。

    “怎么了?”他问。

    楚恒之扯了扯领带,神色疲倦:“有点闷,我出去透透气。”

    “唉,去哪?”

    男人追问,见楚恒之没回他,只是摆了摆手表示一会儿就回来。他耸耸肩,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好吧,那么大的人也不会丢了,随他去吧。

    *

    那头家庭医生刚下班,接到老板的电话,内容还是如何拯救一只被摔了的奶喵。

    鉴于槽点太多,家庭医生一边飞速出门赶往陆家,一边用电话遥控陆大少做初步的急救。

    陆年按医生指点的尽量不乱动初白,将它捧到床上。

    整个过程他没有看陆依依她们一眼,那两姐妹还有带来的司机大气都不敢喘一声,也不敢走,静悄悄的站着。

    等家庭医生赶过来,接手处理小奶喵了后。陆年才阴沉着脸转身,抓住陆依依的手腕:“是这只手摔的?”

    “啊!年哥,我、我错了。”

    陆依依的眼泪哗啦一下就下来了,被陆年攥住的手腕仿佛快折断了,锥心刺骨的痛。

    她浑身都开始抖,是痛的,也是怕的。

    她哥陆莫是仅次于陆年的天才,陆年十八岁后眼看越来越虚弱了,陆二爷想要捧她哥上位。

    她家上下都想着,这陆家,早晚都是她们的。

    那陆年,不过是个活不了几年的病秧子。

    可只有正面对上陆年时,才知道为什么陆年会被称为陆家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继承人。这种恐怖的压迫感,让她喘不过气,冷汗直冒。

    王妈和司机的脸色也很难看,吓的不敢开口,他们虽然不是主因,也是间接造成了这事。

    一片沉默中,见陆依依哭的凶,都抽泣打嗝了也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陆筠硬着头皮,怯生生的开口:“年哥,依依姐不是故意的,放开她吧。”

    陆年瞥她一眼,眼神淡淡的,却让陆筠瞬间闭嘴,她只觉得背后森冷,冰凉的汗不停往外冒。

    陆年攥着陆依依的手往上一翻,一个用力将她的手腕翻折了过去。

    陆依依惨叫一声,捂着手腕跌坐在地上,不停的哭叫。

    “我的手腕!我好痛!好痛啊!”

    陆筠和其他几人都被这一幕吓傻了,谁也没想到陆年下手会这么狠。陆依依可是他的堂妹,又是个娇滴滴的女孩。直接折断陆依依的手腕,这要有多疼。

    就连床上装死的小奶喵都愣住了,初白睁着溜圆的猫瞳,盯着陆依依被翻折的手。看起来好疼的样子,吓得它赶紧舔了舔自己的爪子。

    家庭医生伸手将它的脑袋拧回来,以眼神示意:要装死就装到底,敬业一点。

    小奶喵好奇的看了一眼医生,这人看来是陆大少的死忠,发现它是装的都不打算拆穿。

    医生勾唇,给了它一个安抚的笑。

    对于小奶喵的事,作为陆年的私人医生,他知道的比其他人多一些。别说这只奶喵是和陆大少结命契的亚种人类,就算那只是只宠物猫,敢摔陆大少的猫,真是活够了。

    陆年出手惩戒陆依依,医生觉得大快人心。

    陆依依那女人,仗着陆莫的名头,摆着主人家的姿态,就连他都被当做下人呼来喝去的。

    他顶着帝都大学医学博士的学历,留洋精英分子,领的是陆大少的工资,下人你妹啊!又不是古代,摆什么贵族的谱。

    医生心情愉悦的给小奶喵缠绷带,还低声轻哄:“乖,别挣扎,这是为你好。”

    装病号就要做全套,职业精神拿出来。

    小奶喵想到那被活生生折断的手腕,它果断的躺平任由绷带在身上缠了一圈又一圈。

    陆依依还在惨叫,其他几人脸色煞白。

    陆年却没在意他们,低头看着地上捂着手腕哀嚎的陆依依,笑道:“痛吗?应该没那么痛吧,才折了你一只手腕而已,你可是摔了我整只猫。”

    陆依依几乎瘫软在地上,她眼神惊恐的看着陆年,像是从今天才认识他一样。

    陆年是安静冷淡的,总是一个人呆在陆家大宅,身体不好的‘天才’,几乎没有人见过他有什么激烈的情绪。

    可,眼前这人是谁?

    陆年甚至在笑,那笑容配上他完美的五官很好看,但此刻陆依依只觉得害怕,从小被捧在掌心里长大的她,从未见过让她如此害怕的人。

    她浑身的颤抖一直没停,哆哆嗦嗦的想着要赶快离开。

    “这次就这样算了。”陆年居高临下的看着陆依依,一字一顿的道:“以后,别再碰我的猫,否则,你不会想知道后果,懂了吗?”

    陆依依的脸色已经不能看了,她捂着手腕,涕泪交加的点头:“我、我知道了。”

    陆年的视线移到其他几人身上,王妈不安的挪动,陆筠和司机脸色青白。

    就在陆筠以为陆年也会惩戒她时,陆年开口让他们将陆依依带走,随后冷淡的让王妈也下去。

    陆筠和司机架起陆依依,飞快的离开了。

    王妈忐忑不安的也退了下去,总觉得自己在陆家做不长了。

    *

    陆大少冲冠一怒为奶喵,这动静闹得有点大。

    不到半天,整个陆家上下,连旁支的旁支都知道了。陆依依上门摔了陆大少的猫,结果被折断了手腕,那伤没三个月根本好不了。

    一些不爽陆依依平时作风的人,幸灾乐祸的看热闹。

    另一些心思深沉的则琢磨着,陆大少这是真的心疼猫?

    恐怕不是吧,这是借由猫的事,敲打陆依依他们家呢。别以为有个陆莫就可以肆无忌惮,他陆年还没死呢。

    这些人又往深处想了想,陆大少弄出这一出,是他自己的意思,还是陆家主授意的?如果是陆家主授意,那陆家主针对的是陆莫?还是陆莫背后的陆二爷?

    一时间,人心浮动。

    *

    陆依依回到家,在父母兄长的心疼安抚中,逐渐走出了在陆年面前的恐惧害怕。她哭的梨花带泪,抓着哥哥的手,让哥哥替她报仇。

    陆母心疼女儿,自己没什么本事,仗着儿子能力强,这几年连做小伏低都忘了。她红着眼也吼着:“陆年,陆年真是狠,连亲戚都下手这么重,他那个病秧子怎么不早点死呢!”

    扭头看见站在一旁的陆筠,陆母满肚子的火都冲她宣泄出去:“你是死人啊,就这样看着陆年虐待你姐姐!你就不会上去挡一挡吗!”

    陆筠被她吓了一跳,怯生生的道:“我挡了,可是……”

    “你挡了什么了,你要是真的挡了,依依怎么可能伤的这么重!”陆母根本不听她的辩驳,怒骂着。

    陆筠眼眶红了,眼泪含在眼眶里,要掉不掉的。

    陆莫看不下去了,他上前一步抱了抱母亲:“好了,妈。现在说这些都是闲的,别气了,生气伤肝。”

    陆母被儿子安抚下来,看到陆依依的手腕,又开始抹泪。

    陆父一直等她们闹完了,才开口:“最近都安分一点,也别去找陆年的事。”

    “爸?”陆莫诧异,在他看来,陆年这是在打他的脸。

    “依依被伤成这样,成了陆家上下的笑话,现在我们就这样忍了?”

    “不能忍也要给我忍住。”

    陆父命令,觉得自己口气太硬了,又缓了缓对女儿道:“依依,爸爸知道你受委屈了,但这口气先忍着,好好养伤,最近别去找陆年的麻烦。”

    陆依依被陆年这么一吓,根本不敢自己对上他。现在被爸爸一说,见家人都不打算替她出头了,她憋屈的咽不下这口气,可也没别的办法,只能委屈的又红了眼眶。

    陆母心疼,抱着女儿又好一顿安慰。“依依不哭,陆年我们动不了,那就拿那只猫出气。他不是宝贝他的猫吗,我倒要看看他会不会为了一只猫和我们彻底撕破脸!”

    陆父愤怒的吼了一声:“都说了别去找陆年麻烦,你的脑子呢!无论陆年是真稀罕那只猫,还是做戏,都别去动它!你以为陆年为什么对依依这么狠,这是在报复我们之前的逼宫呢!”

    陆母愣住,“你是说……”

    “之前以为陆年不行了,二爷那边属意陆莫当继承人。十拿九稳的事,被六爷插了一道暂时搁置了。现在陆年看似又好转了点,一时半刻死不了。恐怕陆家主那边就等着我们送上门好收拾!”

    听陆父这么一说,陆莫皱起眉,陆母彻底慌神了。

    *

    陆父见状,略微安心的去了书房。

    *

    不一会儿,书房门被轻敲几声,陆筠推门而入。

    陆父看她一眼,淡淡的问:“那只猫,你怎么看?”

    陆筠咬唇,怯生生的道:“我、我没有摸到它。”

    陆父冷眼瞪她:“你姐姐都伤成那样了,你居然连只猫都碰不到!”

    这个没用的东西!

    陆筠被他一骂,哭了。

    陆父头痛的揉了揉额角:“哭什么,你这个性子也不知道像谁了,我陆建国怎么会有你这么懦弱的女儿!”

    陆筠是他们家收养的,但只有陆父和陆筠自己知道,他和陆筠是实打实的父女关系。陆筠是陆建国一夜情的产物,本来不想要这个女儿,但他发现陆筠继承了陆家血脉,而且能力还很特殊。

    因为陆筠有了特殊能力,陆建国一直将她养在外面,去年才寻了个机会,以养女的名分收养回来。

    陆筠只要摸一摸,就可以分辨人和非人类,也因为她具有这个能力,这次才在他的授意下,撺掇依依一起去陆家探个究竟。

    毕竟,陆年好转的太突然了。

    之前都昏迷好几天的人,眼看熬不过去了。突然就好转,虽然脸色依旧苍白,看起来还是那副病秧子模样。陆家那边也说是挺过来了,依旧忧心楚楚的担忧着下一次陆年会熬不过去。

    但在他直觉这里面有猫腻,比如陆家突然多出来一只猫。

    那是真的猫,还是亚种人类?

    如果是亚种人类,那是不是可以推断,陆年和这个亚种人类结了命契?这代表着以后陆年不会轻易死掉,他们家和陆二爷的盘算要彻底落空了!

    陆父思前想后,最终决定让陆筠去一探究竟。只要陆筠摸一摸那只猫,就能知道那只猫是不是亚种人类。他们好为下一步,提前做打算。

    结果陆筠没摸到猫,还害的依依受了那么重的伤。

    陆父想到这,就忍不住生气,他硬着声音道:“你也算是近距离接触过,你觉得那只猫会是亚种人类吗?”

    陆筠犹犹豫豫的开口:“只是看的话,我觉得不太像。它更像是只普通的小猫。”

    小奶喵脾气暴躁的用爪子挠人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般来说,亚种人类虽然有兽型,但在他们意识里自己是人。就算是兽型状态,也不会像真的野兽那样撕咬抓挠。

    可那只小奶喵表现的和一只流浪猫没什么区别,打架的气势都一样。

    陆父眉头皱起,还是比较相信陆筠的判断。

    他挥退了陆筠,想到陆年依旧苍白的脸色,略微安心了点。

    也是,现在亚种人类都被登记在册,哪里是说找就能找到的。更何况那猫那么小,就算是亚种人类,那么小的一只,结了命契也会当场死亡,根本承受不住陆年的力量。

    所以那只猫,应该只是普通的猫而已。

    陆年依旧是陆家最强大、却注定最短命的天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