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4.第54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够的小天使,请耐心等待  梦里的公园显然是这个世界才有的,它穿越到这个世界后, 基本没去过什么公园,也不认识什么别的男人。

    所以,那就只是一个梦吧。

    甜夏端着一盘炸丸子过来,塞给小奶喵一颗。

    临近春节,家家户户总是要准备各种炸物。尤其陆家还挺传统的, 油炸丸子、油炸干果、油炸酥肉什么的, 一样都不少。

    甜夏贡献了自己的手艺,这盘油炸丸子就是出自她的秘制菜谱。她咬了一口丸子,唔, 好吃,自己的手艺还是这么棒。

    小奶喵用前爪抱着丸子,慢慢的啃着。

    甜夏挑眉:“怎么?不好吃啊?”

    见甜夏问它,它恹恹的回道:“好吃,不过烤鱼更好吃。”

    甜夏乐了, “那是自然, 我烤鱼的手艺一流,是你吃过最好吃的鱼吧。”

    初白点了点头,冷不丁又想到梦里的男人,还有他做的鱼。它莫名的有一种感觉, 那个男人做的鱼比甜夏做的还好吃。

    小奶喵突然甩了甩头, 将这荒诞的想法甩出脑海。

    不过是一个梦而已, 它在想什么。

    *

    每年年底,是许多人最忙的时候,年会聚餐成了年前的狂欢。陆氏企业做的很大,旗下涉及不少分公司,每到年底,也是陆家最忙的时候。

    不但陆家主连轴转,就连陆年都跑不脱。

    龙组的工作不能曝光,陆年明面上是帝都大学跳级毕业的学霸,毕业后进入陆氏工作。虽然露面并不多,却是铁打的接班人。再加上他出色的长相,让他成了不少人眼中的绩优股。

    在陆氏,在帝都名媛圈,有一句话在女孩子们之间私下疯传——但求一睡陆大少。

    这成了多少名媛淑女们脑补的梦想。

    除了每年底的年会之外,陆氏在年前还会举办一次晚宴,招待的是合作企业和陆家有交往关系的人群。

    陆年身为下一任的继承人,这种场合自然需要出席。

    今晚的晚宴定在帝都有名的酒店,这里消费不菲,餐点很好吃,入场的人必须穿正装。

    酒店外面,泊车小弟脸上的笑容有点僵,他已经在这里站了好一会儿了,里面的人怎么不下车。

    车内,陆年面无表情的看着想要往他衣服里钻的小奶喵,伸手将它拎了出来:“别闹,今天穿的正装,藏不下你。”

    初白被拎在半空,溜圆的猫瞳无辜的看着他。

    初白早就想出门看看,无奈陆家看管的严,平时根本没机会踏出陆家大宅半步。今天见陆年要出门,它趁他不备钻到外套口袋里跟来了。结果走到半路,就被陆年抓包。

    小奶喵想着绝对不能被送回去,这是难得观察外面的好机会,外加甜夏说过,这家酒店的餐点很好吃。

    想到这,奶喵望着陆年的眼睛水汪汪的。

    陆年在自家猫充满‘恳求’的目光下,身为毛绒控外加猫奴的心瞬间软了。

    他扭头,轻咳一声:“酒店不让带宠物入内,如果你乖乖的保持不动的话,我到是可以……”

    小奶喵秒懂,立刻喵了一声,团起身子充当毛绒玩偶。

    “先生?”

    泊车小弟笑容抽搐的看着终于肯下车的人,高大帅气的男人和他手上的……猫?

    “先生,我们酒店禁止宠物入内。”小弟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阻拦。

    陆年看了一眼掌心里的小奶喵,淡淡的道:“这是玩偶。”

    他一本正经的样子,特别能唬人。再加上小奶喵团成一团,一动不动的样子就像是做工逼真的高级玩偶。

    想到陆氏旗下的确有经营高端玩偶的子公司,泊车小弟信以为真,尴尬的笑了笑,鞠躬道歉:“抱歉,陆先生。”

    陆年点了点头,将车钥匙交给他,捧着小奶喵进了酒店。

    *

    一人一猫踏入晚宴大厅,厅内的都看了过来。

    李德快步走到陆年面前,低声问:“堵车了?”

    陆氏举办的晚宴,陆年身为主人居然比客人来迟,这是很失礼的行为。

    李德刚问完,瞄到陆年捧着的东西,他眼角抽了抽:“怎么把它也带来了?”

    他就知道陆大少绝不会无缘无故的迟到,罪魁祸首肯定就是眼前这个毛团子。

    “德叔。”陆年打了声招呼,摸了下小奶喵的毛,“这是玩偶。”

    李德呵呵,看陆年的眼神和看宠熊孩子的家长没区别了。

    小奶喵借着陆年的遮挡,眯着眼观察着晚宴。

    能被陆氏邀请的人,身份都不一般。晚宴大厅内,有不少都是电视里经常看见的面孔,不少人的女伴更是娱乐圈有名的女星。

    也有的人是带着夫人女儿一起来参加晚宴的,看到陆年进门,不少年轻女孩的视线总是往他身上绕。

    这似曾相识的视线,让小奶喵想到了陆筠,陆筠也是这样看陆年的。

    晚宴厅一角,一个男人勾着唇,同样也看着陆年。不同的是,他的眼里多了几分玩味。

    陆家,陆年,病秧子,屡屡被传性命垂危,却又一次次挺过来的男人。这人,挺有意思。

    男人打量着陆年,视线落在陆年手中捧着的毛团子时,微微眯了眯眼。

    猫?

    玩偶吗?

    瞥见毛团子细不可察的动了下,男人笑了,看来之前传闻陆大少一怒之下为奶喵,这消息恐怕是真的了。

    那头,小奶喵正不动声色的瞅着晚宴里的人,冷不丁扭头,和角落里的男人对上眼。

    男人和奶喵都愣了下。

    初白眨了下眼,心底叫糟,被人发现了。

    它僵了一秒,然后若无其事的将头扭回来,趴在陆年掌心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

    男人怔楞的看着奶喵出神,直到友人寻了过来喊他:“恒之,看什么呢?”

    楚恒之回神,伸手抹了下脸,岔开话题,“没什么,怎么过来了?”

    “提醒你看好戏,喏,陆二爷也来了,今晚怕是热闹了。”

    楚恒之看过去,晚宴中心,陆二爷和不少人站在一起,身旁还跟着陆莫以及陆筠。陆依依到是没来,据说在家养伤。

    陆二爷一副介绍继承人的模样替陆莫拓展着人脉圈子,那态度简直就差摆明了说陆莫是他看好的下一任继承人。

    陆莫跟在二爷身边,应退得当,他生得不差,有陆二爷捧着,自然也得到不少奉承。

    只是这奉承有多少是出自真心的,就有待考证了。

    这种场合本来就是为了交际应酬,长辈替看好的小辈拓展人脉没什么,但陆年还没死呢,陆二爷做的这么明显,吃相就有点难看了。

    晚宴内的都是人精,一边说着场面话应和奉承,就当给陆二爷一个面子。另一边暗戳戳的偷瞄陆年和陆家主,就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爆发。

    陆家内斗,那肯定很好看。

    陆家主瞄都没瞄陆二爷这边一眼,想要抢他儿子的位子,那就去完成s级任务啊,光在这里应酬交际有什么用,闲得操蛋。

    陆家主看不上陆二爷的做法,懒的理他。

    陆二爷见陆家父子都没什么反应,不甘寂寞的领着陆莫和陆筠走了过来。

    自从陆年折了陆依依的手腕,这还是陆莫头一回和陆年碰面。陆莫身为陆家仅次于陆年的人,万年老二。他的力量不弱,人也长得好,从小受人夸赞吹捧之后,都会听到一句略带惋惜的话。

    可惜,就差陆年一点点。

    听得多了,陆莫心里就不是滋味了。慢慢的他会想,为什么陆年要出生呢。陆年没出生的那几年,他是陆家小辈里头一号人物。

    可随着陆年出生,随着陆年成长,渐渐地,人们的视线开始落在陆年身上。只要有陆年在地方,就没有人会再关注他。

    陆莫不喜欢陆年,甚至心底深处隐隐嫉妒着这个堂弟。所以当陆二爷找上他,想要拱他上位,他几乎是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陆莫跟着陆二爷走过来,礼数周全的和陆家主打招呼。俊朗的面容上带着笑意,冲陆年也招呼了声:“堂弟。”

    他瞥见陆年捧着的奶喵,知道这就是害依依被折了手腕的猫。心里有些嘲讽,陆年还真是懂得做戏做全套,一个用来敲打他们家的‘借口’,走哪都捧着。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陆大少有多爱猫呢。

    陆年冷淡的点了点头,见陆莫一直盯着他的猫,他略不悦的皱眉。

    *

    谁问你味道了。

    小奶喵将爪子搭在他的脉搏上,分出一丝灵力探入他体内观察着。

    陆夫人笑的合不拢嘴:“哟,小家伙这是在把脉呢?行啊,那些中医节目没白看,这都学会了,小孩子的模仿能力就是强。”

    陆家主瞅了一眼空空的药碗,寻思着。

    味道不错?

    怎么可能!光看那颜色都知道这碗小奶喵胡乱捣鼓出来的东西会有多难喝,儿子肯定是在死撑,死要面子活受罪。

    初白的灵力在陆年体内转了一圈,这些日子以来,它发现陆年体内灵气沉积下的黑斑变多了。放在正常人身上,也许问题还不大。但初白没忘记,陆年是个‘身娇体弱’的病秧子。

    一个身体本来就比别人负担大的人,这些灵气杂质会直接影响到他的气血运行。

    事实上,陆年现在,应该每时每刻都很不舒服。

    这种不舒服不至于触动命契,但这样一直持续的煎熬,更容易让人烦躁。就像常年被病魔折磨的病人,总是容易暴躁易怒。

    偏偏从陆年身上根本看不出来,除了脸色苍白了点,他在它面前总是笑着的。

    只这一点就能看出,陆年虽然年轻,心性却很坚韧。

    小奶喵观察到喝了药之后,陆年体内那些黑斑似乎有开始减少的迹象,但速度并不快。这种低配版的药液效果比起清明丹差太多了,如果坚持喝的话,到还是能起到一定作用。

    陆年喝完药,见小奶喵用爪子按在自己脉搏上发呆,他伸手给它顺了顺毛,也没拿开胳膊,就那样无比配合着它。

    陆夫人和陆家主对儿子这样已经习惯了,这段日子儿子的表现,让他们深深的了解,一个猫控是有多么的没底线。

    陆年撸了会猫,忽然间,他感觉体内有微微刺痛。不同于以往一直持续的那种不舒服,这微微刺痛还带着一股热流,从下腹开始,逐渐扩散到全身。

    他的眼里闪过一丝诧异,难道刚才那碗药有问题?

    不想让父母担心,陆年神色不变的找了个理由将陆夫人他们请了出去,就连小奶喵都让母亲抱走了。他怕这刺痛会引得力量失控,伤到旁人。

    等只剩下他一人,他躺在床上,闭眼细细感受着身体的变化。

    *

    第二天,陆家的私人医生再次被召唤。

    医生彻底给陆年做了个检查,拿着检查结果一脸的不可置信。

    “体内沉积的杂质似乎变少了一些,这让气血运行稍微顺畅,最重要的是似乎并无副作用。这真的是一碗药就起到的作用?”

    陆年点头:“我今天觉得没有以往那么不舒服,昨晚出了很多汗,那些汗有点发灰,我想那就是体内的杂质。”

    “是小奶喵捣鼓出来的药?”

    “嗯。”

    医生脸上的表情更复杂了,融合了震惊、不可置信、骇然。

    人吃五谷杂粮,体内自然会有杂质沉积,一个饮食生活习惯不好的人,体内垃圾杂质沉积会尤为严重,从而导致各种疾病爆发。

    而像陆年这种特殊人群,就更严重了。

    因为除了吃五谷杂粮之外,他们还会使用灵气,现在的灵气浑浊斑驳,在每一次使用力量时,在用灵气修行时,灵气内的杂质会沉积在体内,形成黑斑。

    这些黑斑,轻则让修行进展缓慢,甚至终身再无进境。重则堵塞经脉,让人爆体而亡。

    在特殊圈子里,也有不少人研究清除黑斑的方法,却效果不好。就算是擅长炼丹的道家,也没什么好法子,顶多就是用天材地宝进补,弥补黑斑对身体造成的损伤。

    所以他们这个世界修为高和力量强大的人并不多,他们心里也清楚,这已经是末法时代,传承遗落,也许再过个三四十年,等他们这一批人死去,这个世界就只剩下普通人。

    可现在,众人束手无策的黑斑,被一碗药解决了!?

    虽然黑斑消失的速度很缓慢,但那的确是有一小部分消失了!

    陆年这才只喝了一次而已,又没有副作用,要是长期坚持喝,那……

    不止是医生一脸震惊,就连陆家主和陆夫人都满脸的讶异。谁能想到昨天那碗看似胡闹的药,会有这个功效!

    ……

    初白蹲在床上,它周围,陆夫人、陆家主、陆年、医生围了一圈。

    它抬起爪爪舔了舔,接受着众人复杂的视线打量。

    不同的是,医生是震惊和不可置信,陆夫人是眼里带笑,陆家主看小奶喵多了一丝审视。

    陆年是最平静的,只是他低头看小奶喵时,眼神很温柔。

    初白将一个盒子推到陆年面前,嫩嫩软软的吐出两个字:“回礼。”

    回礼?

    给他的?

    陆年想到之前送它的白玉小猫和那一堆中草药,所以这是小奶喵给他的回礼?

    他唇角微勾的接过盒子,这盒子似乎是房间里随意找来的,他记得之前还在角落里看到过。不过陆年没有丝毫不悦,他的猫送他礼物,光这一点,就足够他心满意足很久。

    看到小奶喵送陆年礼物了,陆夫人紧紧的盯着那盒子,医生一脸的好奇,最后由陆家主开口:“咳,儿子,打开看看?”

    陆年知道他们今天不看看盒子里是什么,绝对不会放他离开。他轻轻翻开盒子,从里面拿出一张纸。

    这盒子不大,里面空荡荡的只有这一张纸。众人的视线落在纸上,然后所有人都愣住了。

    因为那纸上写的字,实在是有点太丑了。

    歪歪扭捏的,就像是才学会写字的小孩子写的,里面还有错别字。但哪怕这字再丑,所有人都能认出来,这是一张药方啊。

    想到昨天那碗药,陆家主问:“这难道是那碗药的方子?”

    陆年点头,将那张纸递过去。

    陆家主接过来,细细的看了一遍后,哈哈大笑:“这可真是……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啊!”

    那碗药能有那么出乎意料的效果,陆家主身为大商人,第一时间就想到这药能带来的利益。可惜昨晚为了看好戏,让儿子一饮而尽,连一滴都没留下。就算他想化验一下成分,看能不能还原配置出来,都没办法。

    至于指望小奶喵再弄一碗出来,陆家主根本没抱希望。虽然药的效果的确很好,但他更倾向于是小奶喵误打误撞弄出来的。

    没想到,那碗药还真不是误打误撞,这下连药方都有了!

    那纸上写的药材不贵,都是陆年送小奶喵那一堆中草药里有的,很常见的药材,这代表着这碗药的成本造价并不高。神奇的是这种从未见过的搭配,再加上那天马行空的处理手法。

    让它的效果如此之好,能清除黑斑,减缓黑斑形成,这在这个世界还是头一遭。

    陆家主觉得,这种药一旦面市,多的是人捧着大笔金钱来抢。

    最妙的是,需要这种药的全是特殊圈子里的人,那些人、那些势力平时变着法想要打压他们陆家。等这药一出,那些人就要和孙子一样求着他们了。

    陆家主将那张纸看了又看,最后一脸喜色的拍着儿子的肩膀:“你小子,行啊,这猫没白疼。”

    陆年没理会他爸,他疼小奶喵,可不是为了什么药方。

    “谁能想到一个野生流浪的亚种人类,会在医学上有着无人能及的天赋,这哪里是小奶喵,这是纯金的招财猫啊!”

    陆家主看小奶喵的眼神,柔的能滴水。他笑着伸手,想要摸摸小奶喵的脑门,却被陆年伸手拦住了。

    陆年睨了他一眼,用眼神表示:他的猫,只能看不能摸。

    陆家主愤愤不平:“它还是老子给你找回来的,没有老子,你连它的面都见不到,现在还不让老子摸?而且老子是它爸爸,摸摸怎么了?”

    老婆都说了要将小奶喵当闺女养,那他就是奶喵的爸爸,这个不肖子!

    陆夫人听陆家主一口一个‘老子’,顿时冷眼扫过去:“老公,注意你的礼仪。”

    被吼了一声,陆家主尬笑:“老婆别生气,我就是太高兴,一时忘了,忘了。”

    “平时也就算了,初白还小,你的口头禅注意点。”陆夫人开口训人:“而且你粗手粗脚的,容易弄伤它,上次捏了它的爪子,都捏疼它了,以后别随便乱碰。”

    “唉,知道了,我知道了。以后我保证不乱碰,这总可以了吧。”

    陆家主见陆夫人是真的有点生气了,顿时慌了。他以眼神像儿子求救,结果陆年根本顾不上他。

    *

    “即使我将成药拿出去贩卖,也可以?”

    初白点头,药材是他的,仪器也是他的,他想卖就卖,问它干什么。

    陆年勾起唇,稍微思索之后,道:“这药所有销售所得,里面的三成利润单独开一个账户存放,这是属于你的,这个账户里的钱你可以随意取用。等你成年,这些钱会直接转到你的名下。”

    小奶喵愣了下,它不知道这药能卖多钱,但三成的利润显然不少,还是源源不断的。

    它只提供了一张药方,药材、人手、仪器、销路,这些都是陆家去弄。就算放在天赐大陆,那些售卖丹药的地方也不会如此大方,顶多给一笔钱买断药方了。

    商人逐利,一分的利润都要争夺,可陆年开口就将三成利润送给了它。

    这份量,它又不是真正的奶喵,怎么会不清楚。

    它再一次感受到,陆年这人,风光霁月,也是真的对它很好。

    那头陆家主和陆夫人也听到陆年的话,两人都没反对。

    陆家主知道反对也没用,自家儿子深陷奶喵的温柔乡,绝对不会容许小奶猫吃一点亏,已经是不可自拔的地步了。

    而且这药方出自小奶喵之手,他还没黑心到因为奶喵还小,就连它的功劳都昧掉。

    陆夫人则是噙着笑,儿子以前性子太淡,对什么都不上心。现在总算有个心头好,人也鲜活了许多,这让她很欣喜。

    而能让儿子这般的小奶喵,别说三成利润了,就算给五成,她也不会多说什么。

    只是她略微遗憾的想着,小奶喵的年纪太小了,和儿子岁数相差太大。如果初白和儿子年纪相仿,那说不定就不是给她当闺女,而是当媳妇了。

    至于初白是亚种人类的身份,放在别的高门可能还有意见,但陆夫人是完全没有歧视的。只要她儿子喜欢,她就喜欢。

    更何况小奶喵软萌可爱,长大了肯定是个出色的美人。

    只可惜,这年纪相差的太大了。

    唉,儿子现在沉迷吸猫,也不知道以后还能找的到媳妇不。

    陆夫人略忧心,恨不得小奶喵一夜之间就长成十八岁的姑娘,可以谈恋爱嫁人了,最好还是和她儿子谈。

    披着幼崽马甲的初白顿时觉得有点冷,它走回床中央卧下,冲他们喵喵几声,意思他们无事可以退下了。

    *

    陆家主和陆夫人走了,这药方销售的事以后再说,先做出一批成药自己吃才是正事。

    陆年的身体不容耽搁,陆家主体内沉积的黑斑也不少,再加上他的年纪,身体虽然看着还挺彪悍,但其实早就不如往昔了。

    医生跟着陆家主他们,陆家要生产这药,还要严格保密,这药肯定会由他来负责。

    医生对这药方很好奇,药材很常见,但配置方式和处理步骤都前所未见。这种天马行空的药方,让他惊叹不已。

    那个还处于幼年期的亚种人类,仅凭看中医节目和资料就能弄出这个方子,这已经不止是天才了。

    简直更像是曾经有记载的,亚种人类的返祖现象,传承记忆。

    医生能想到这一点,是因为以前也出现过。

    二十多年前,一个黑蛇亚种人类,自小就展现出极其难得修炼天赋,甚至在符箓一道更为精通。一些已经断代失传了的符箓,他都能画出来。不少道家现在用的符箓,都是出自这个亚种人类之手。

    后来这人被天师道收入门下,再后来天师道那边给出解释。

    亚种人类虽然因为血脉被稀释,看起来只是会变身的普通人类。但他们毕竟还是和人类不同,留存在体内的血脉偶尔会产生返祖,觉醒传承记忆。

    这一点,在普通动物身上也存在,这是刻在基因里的记忆。

    比如,小海龟一出生,就知道往海里爬。

    人类身上其实也有,只是表现的比动物要弱得多。

    那黑蛇亚种人类,觉醒的就是符箓方面的传承记忆,并不全面,只是会画几种已经失传了的符。但哪怕是这样,也被天师道当宝贝一样呵护起来。

    而现在,小奶喵表现出来的,在中草药上面的天赋,就很像是觉醒了传承记忆。

    医生能想到这一点,陆家主他们自然也想得到,他们自己给小奶喵的行为作出合理的解释,感慨自家儿子果然是个有福气的,这样的都能被他碰到。

    *

    陆家的动作很快,按照初白的药方,先做了一批成药出来。这些药陆家没打算往外销售,好东西自然是先紧着自己人。

    陆家主喝了几天,整个人的气色都好了起来。尤其是看到陆年的脸色也不像以往那么苍白了,这让他一贯彪悍的脸上都带着笑。

    不少生意伙伴打趣陆家主,怎么,最近看上哪个小妖精了?

    陆家主哈哈一笑表示:外面的小妖精哪里有他老婆美。

    众人呵呵一笑,对于他动不动就秀老婆的行径表示鄙夷。不过见陆家主这样,一些消息灵通的人琢磨着,莫非从陈家放出来的那个消息是真的?

    陈家经营的是拍卖行当,大大小小的拍卖会背后基本都有陈家的身影。

    陈家旗下经营的最高端拍卖会,是每年一次的帝都拍卖。今年的拍卖时间放在年后的元宵节,据说这是陈家请了人占卜出的黄道吉日。

    陈家每年的帝都拍卖,不乏精品。从瓷器古玩到名贵药材,种类五花八门,但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珍稀昂贵,每一件都价格不菲。

    只有少数人知道,陈家的帝都拍卖会分为明暗两场。

    明场的拍卖会,参与者哪怕是富商名流,都是一些不知道特殊圈子的普通人。

    而暗场,则是专门针对特殊圈子举办的。

    在暗场拍卖会上,普通的古玩字画难以登上拍卖序列,能上去拍卖的都是对特殊者有用的东西,比如蕴含灵气的天材地宝,精品符箓,古武功法等等。

    因为暗场的特殊性,交易方式也不局限于金钱,某些太过于贵重的东西,同样接受以物易物。

    最近有小道消息从陈家传出来,说是这一次暗场拍卖会上,会有压轴拍品。

    陈家的暗场拍卖会很少有压轴拍品出现,偶尔几次出场都是不凡的东西。

    陈家对压轴拍品的保密工作做到极致,提前谁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所以每次有压轴拍品出现时,暗场拍卖会的入场券,一票难求。

    而这次的压轴拍品,据说来自陆家。

    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陆家是有钱,普通人里可以横着走,但放在特殊圈子里底蕴就有点不够看了。

    道家有几千年的积累,一些大势力往上追溯的话,年代也可以追溯到几百上千年前。那个时候地球的灵气还没如此浑浊斑驳,天材地宝和大能也不像现在这么稀少。

    这些势力累积下来的好东西不少,就算现在是末法时代了,底蕴也很可观。

    反倒是陆家,兴起不过是这几十年,若不是出了一个陆年,那些大势力根本不屑将陆家放在眼里。

    陆家拿出来的压轴拍品?

    一些人觉得不屑,陆家能拿出什么好东西,无非是些噱头。

    另一方面,心底又有几分怀疑。陈家不会拿拍卖会开玩笑,莫非陆家撞了大运,找到什么天材地宝不成?

    人心浮动中,陈家年后的这次暗场拍卖会,入场券竟然比以往抢得更凶。无论是不屑的,还是好奇的,都打算弄一张入场券去看看。

    这情形让陈家的人稍稍心惊,有点担忧起来。

    原来,连陈家的人都还不知道陆家拿出来的压轴拍品是什么。

    陈家老爷子曾经欠了陆家一个人情,陆家主这次开口要一个压轴拍品的名额,只是这东西不能提前曝光,拍卖当日才会送过去。

    陈家老爷子想着陆家就算底蕴不够,也不会拿出太掉档次的东西。

    毕竟,压轴拍品若是太差,不光他们陈家会被抨击眼光不行,拿出东西的陆家也脸上无光。

    于是,在陈家老爷子的示意下,陈家一口答应下来,也照例放出这一次拍卖会有压轴拍品登场的消息。但谁也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大范围的关注,这若是一个弄不好,他们的招牌可就砸了。

    陈家的人思前想后,最终还是给陆家主递了消息,想要探探口风,若是东西太差,他们还能提早想想办法。

    陆家主的应对就是给陈老爷子送了一份礼。

    第二天,陈老爷子亲自开口,不要做多余的事,他陈家既然答应了,就没有反悔的理由。

    陈家现任主事的是陈老爷子的儿子,虽然有点不满父亲这样,最后到底也没说什么。

    *

    这造型让它看起来有点好笑,初白第一次在镜子里看见时,无法接受的怔楞了好久,想拆掉又不敢,整只猫都蔫了。

    陆年还以为它伤口又痛了,变本加厉的安抚它,这只白玉小猫就是他那时送的。

    初白一爪子按着白玉小猫,睁大眼睛盯着电视里播放的中医节目。

    节目里介绍了一大堆中医药材,它在里面看到了炼制清明丹需要的药材!

    决明子、车前子、秋菊花等……原来它们在这个世界叫这个名字。

    它听着节目里的老中医一个个介绍,大体都是具有清肝明目、清热解毒、清肺化瘀的功效。

    清明丹可以排除体力斑驳沉积的黑块杂质,和这些功效有异曲同工之妙。加上特殊的炼制手决,就成了天赐大陆上的清明丹。

    最重要的是,这些药材在这个世界很常见,价格也不贵。

    想到钱,小奶喵僵了下。

    就算不贵,它也买不起,它现在一分钱都没有。

    低头瞄了瞄爪子底下的白玉小猫。

    把这个卖了的话,不知道能换多少药材?

    不过这个是陆年送的,卖掉陆年送它的东西,怎么想都不太对劲。

    跟在陆年身边这几天,它对这人也多了几分了解。整个华夏的特殊者自成一体,有自己的圈子和圈子内的规则。

    而陆家,是这个圈子里站在顶端的几个势力之一。

    陆年因为身体和力量不匹配,而造成从小体弱,动不动就要被拉去抢救,是众人眼里活不了几年的病秧子。

    可就是这个病秧子,才智出众,弱冠少年就掌控了陆家一部分权利,在龙组之中拥有特殊地位。将其他几个可以和陆家比肩的势力硬生生的压了一头,哪怕他是个病秧子,只要他还活着,那些觊觎陆家继承人位置的人,就不敢轻举妄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