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3.第73章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够的小天使,请耐心等待

    陆年:“嗯。”

    “喜欢它吗?”

    “嗯。”

    “不怪我和你爸了?”陆夫人问。

    陆年:“这个是两码事。”

    陆夫人头痛的揉了揉额角, 瞒着儿子用命契的事,看来让他气得不轻。哪怕目前看来结果还不错, 陆年也不赞同命契的事。

    陆夫人一时劝不住儿子,也不想和他多说。反正事已成定局,以后多补偿点好了。

    她想着, 推开丈夫书房的门。

    陆家在华夏特殊的地位, 让陆家主每天要忙的事很多。陆家主人生的粗犷豪迈,有着北方汉子的铁骨大气。虽然长相不难看, 但绝对和俊美扯不到一起,只能说有一股男人的霸气。

    好在陆年的长相结合了父母的优点, 五官更偏陆夫人, 加之气质出众,哪怕是帝都知名的病秧子, 也依旧受名媛圈的追捧。

    陆家的一切陆家主是打算交给陆年的, 以前还担心陆年的身体问题, 现在结了命契,总算是暂时没了这个困扰。

    陆夫人推开门, 陆家主正坐在书桌前翻阅文件。

    “怎么样?”陆家主问,因为在家,他只穿着休闲服, 彪悍的身材哪怕是休闲装, 都透着一丝煞气。

    陆夫人走到他跟前, 微微躇眉:“我看他挺喜欢的。”

    “喜欢就好,我就怕委屈了儿子。”陆家主哈哈大笑,命契虽然是以命抵命,但抵命的人不死的话,那相当于终身要绑在一起。

    当初儿子有性命之危,续命这种事,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也不想做。以人续命,反噬太严重。思前想后之下,他将注意力放在了亚种人类身上。

    亚种人类,是现代社会的普通人所不知道的存在。

    从建国那会开始,在华夏就偶尔会有不同于人类的婴儿降生。他们或多或少都带有动物特征,有的只能变出耳朵和尾巴,而有的可以完全变为兽型。

    这样的孩子出生没有规律,哪怕父母都很正常,也有可能生出这样的孩子。最初这样的孩子很难生存,一些地方甚至将他们当做妖怪杀掉。

    后来国家将这样的孩子保护起来研究,发现他们和普通人类没什么区别,只是生命力和恢复能力更好,并没有传说中妖怪通天彻地的能力。

    再后来,有的高官家里也出现了这样的孩子,那毕竟是流着自己血脉的孩子,也不是所有父母都以异类的眼光看待。

    鉴于这些人并没有太大的危险性,加上有上层的推动,这样的孩子终于被国家承认,成了普通人所不知道的,特殊世界里的一类,被称为亚种人类。

    每一个亚种人类降生,凡是能被找到的,都被国家登记在册。

    如果亲生家庭不愿意抚养,就由国家接手抚养。

    亲生家庭不介意的,则可以亲自养育,但会受到国家的监控。亲生家庭对于亚种人类的存在,要三缄其口,不得对普通人宣扬。

    亚种人类的数量并不多,因为其强大的恢复力和生命力,大多数由国家抚养长大的亚种人类都投身军部和特殊部门。

    普通人家成长的亚种人类则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也要上学、高考、找工作、混社会的。

    也有少部分亚种人类愿意被人类庇护,成为人类实权者或者富豪的附庸。

    陆家主以前就替人结过命契,好几个亚种人类在自愿的情况下,和人缔结命契。在现代社会,这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危险性。

    除非天灾**,普通人一辈子能遇到的危险一只手都数的过来。而且命契只能抵挡意外伤害,正常的生老病死,命契是不会抵消的。

    普通的受伤的话,以亚种人类的生命力和恢复力,不会危及他们的生命,好的也很快。

    所以给陆年续命,他选中了亚种人类。

    只是亚种人类大多被国家登记在册,陆年的情况又不能拖,再加上陆家内部还有人动作不断,陆年的情况在这个当口能不曝光最好,也就无法大张旗鼓的找那些被记录过的亚种人类。

    就在这时,初白的消息闯入了陆家的视野。

    初白在山野游荡的时候,被当成了被抛弃在乡下的,野生的亚种人类。一个没有被国家关注过,没被记录在册的亚种人类。也许是出生于偏僻乡村,被亲生父母当做妖怪扔掉了。

    于是,陆家主费了大力气抓住初白,用它来给儿子续命。

    抓回来后,他们发现这个亚种人类还处于幼生期,连话都听不懂,没有受过人类教育,这样的和野兽无异。

    如果不是时间紧迫,陆家主绝对能找来比初白更好的亚种人类。

    自从国家承认了亚种人类之后,这些人就像是普通人一样,受教育、上大学、参加工作,有的亚种人类甚至混成各行业的佼佼者。容貌、才学、智商都很出众。

    陆家主不像陆夫人那样心软,也不像陆年有着底线原则,不想牵扯无辜的人抵命。在陆家主看来,以陆家的地位和财力,只要条件给够,平等交换,总能找到愿意为他儿子续命的人。

    那些家伙又不会轻易死掉,用一个命契换来陆家的庇护和财富,绝对有人愿意。

    现在因为种种原因给儿子找了个野生的,还是纯天然,未开化,好像连人形都没变过的奶喵,再加上儿子本来就不同意命契的事,陆家主觉得有点对不起儿子。

    “委屈?”陆夫人笑了:“你是没看到,他将那只小奶喵抱在怀里顺毛,还亲自喂了鱼。”

    “亲自?他和那只奶喵这是第一次见吧,就能喜欢成这样?”陆家主怀疑的挑眉,他的儿子性子淡,因为体弱,从小情绪起伏就不大,还有点小洁癖。

    “不但亲自给顺毛喂食,还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初白。”陆夫人自然也知道陆家主的难以置信,要不是她躲在门外全看见了,她也很难相信。

    她笑着叮嘱:“以后那孩子就是初白,你记得别喊错了。它听不懂,慢慢教就是了。横竖看着还是只小奶猫,就当多养个孩子。它救了儿子的命,以后它就算是我闺女,陆家的女儿。”

    陆家主咧嘴:“我没想慢待它,早就说了,等续命后陆家会把它贡起来。”

    陆夫人的笑收敛了,她认真的道:“我是说要把它当亲女儿一样看待,你注意一下你的态度。”

    陆家主有点尴尬,他的工作特殊,接触过不少非人类,哪怕亚种人类被国家承认了,在陆家主眼中,那依旧是和人类不一样的存在。

    不至于不喜,但偶尔总是会不经意的表现出区别。

    更何况初白无法化形,好像听不懂人话,没有接触过人类的教育,从出生就一直流浪生活在山野间,就算知道它是个亚种人类,面对这样一只奶喵,陆家主总是忍不住就将它当做猫了。

    人类对一只猫,有宠爱,有喜欢,却绝对不会放在同样对等的地位。

    陆夫人显然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她哼了声:“你不注意也没什么,就等着被你儿子冷眼以待吧。”

    “行,行,我知道了,以后会把它当亲闺女一样对待,这总行了吧。”陆家主妥协嘟囔,“它叫什么?什么白?”

    “初白。”陆夫人应。

    陆家主撇嘴:“儿子这文化水平不行啊,起个名字都没内涵,这么普通。”

    陆夫人打了他一下,这话她可不爱听。

    陆年从小体弱,去学校的时间并不多,大多数都是请的家庭教师教导。就这样还能跳级,十八岁就以第一名的成绩从帝都大学毕业。说她儿子没文化,那他这个大老粗算什么。

    陆家主挨了一下,咧嘴笑笑。

    老婆这不痛不痒的一下,和给他挠痒痒没区别。在他看来,这是夫妻间的情趣。

    他反手搂住陆夫人的腰,亲亲热热的亲了她一下。

    儿子的性命保住了,陆家那些使劲蹦跶的跳蚤们就可以腾出手收拾了。没了压在心头的大石头,陆家主觉得神清气爽。

    *

    命契结契之后,陆夫人对初白犹如亲闺女,陆家主在陆夫人的提点下,将一只猫看做亲闺女虽然有点别扭,但也接受了。

    偶尔还能见到陆家主捏着小银鱼,一脸尬笑的想要喂猫。

    在这两人的表态下,那些帮佣管家虽然不知道陆家主夫妇为什么对一只小奶喵这么好,但不妨碍他们将这只小奶喵捧着。

    初白在陆家的地位瞬间升高到仅次于陆年的程度。

    更何况这只小奶喵深得陆大少的喜爱,陆大少出门前会问一句:“初白呢?”

    忙完工作回家了,第一个问的也是:“初白呢?”

    不少在陆家工作的人都看见过,传说中有洁癖,生人勿进的陆大少,抱着那只小奶喵走动,几乎快成了奶喵的移动坐骑。

    还一脸平静的教那只喵识图认字,买了幼儿早教套餐回来,在客厅那超大智能电视上播放给猫看。

    对于陆大少将奶喵当娃娃养的态度,帮佣们都是自动当没看见。在这种家庭工作,少看,多做,不嘴碎是最基本的。

    *

    陆年勾起唇,稍微思索之后,道:“这药所有销售所得,里面的三成利润单独开一个账户存放,这是属于你的,这个账户里的钱你可以随意取用。等你成年,这些钱会直接转到你的名下。”

    小奶喵愣了下,它不知道这药能卖多钱,但三成的利润显然不少,还是源源不断的。

    它只提供了一张药方,药材、人手、仪器、销路,这些都是陆家去弄。就算放在天赐大陆,那些售卖丹药的地方也不会如此大方,顶多给一笔钱买断药方了。

    商人逐利,一分的利润都要争夺,可陆年开口就将三成利润送给了它。

    这份量,它又不是真正的奶喵,怎么会不清楚。

    它再一次感受到,陆年这人,风光霁月,也是真的对它很好。

    那头陆家主和陆夫人也听到陆年的话,两人都没反对。

    陆家主知道反对也没用,自家儿子深陷奶喵的温柔乡,绝对不会容许小奶猫吃一点亏,已经是不可自拔的地步了。

    而且这药方出自小奶喵之手,他还没黑心到因为奶喵还小,就连它的功劳都昧掉。

    陆夫人则是噙着笑,儿子以前性子太淡,对什么都不上心。现在总算有个心头好,人也鲜活了许多,这让她很欣喜。

    而能让儿子这般的小奶喵,别说三成利润了,就算给五成,她也不会多说什么。

    只是她略微遗憾的想着,小奶喵的年纪太小了,和儿子岁数相差太大。如果初白和儿子年纪相仿,那说不定就不是给她当闺女,而是当媳妇了。

    至于初白是亚种人类的身份,放在别的高门可能还有意见,但陆夫人是完全没有歧视的。只要她儿子喜欢,她就喜欢。

    更何况小奶喵软萌可爱,长大了肯定是个出色的美人。

    只可惜,这年纪相差的太大了。

    唉,儿子现在沉迷吸猫,也不知道以后还能找的到媳妇不。

    陆夫人略忧心,恨不得小奶喵一夜之间就长成十八岁的姑娘,可以谈恋爱嫁人了,最好还是和她儿子谈。

    披着幼崽马甲的初白顿时觉得有点冷,它走回床中央卧下,冲他们喵喵几声,意思他们无事可以退下了。

    *

    陆家主和陆夫人走了,这药方销售的事以后再说,先做出一批成药自己吃才是正事。

    陆年的身体不容耽搁,陆家主体内沉积的黑斑也不少,再加上他的年纪,身体虽然看着还挺彪悍,但其实早就不如往昔了。

    医生跟着陆家主他们,陆家要生产这药,还要严格保密,这药肯定会由他来负责。

    医生对这药方很好奇,药材很常见,但配置方式和处理步骤都前所未见。这种天马行空的药方,让他惊叹不已。

    那个还处于幼年期的亚种人类,仅凭看中医节目和资料就能弄出这个方子,这已经不止是天才了。

    简直更像是曾经有记载的,亚种人类的返祖现象,传承记忆。

    医生能想到这一点,是因为以前也出现过。

    二十多年前,一个黑蛇亚种人类,自小就展现出极其难得修炼天赋,甚至在符箓一道更为精通。一些已经断代失传了的符箓,他都能画出来。不少道家现在用的符箓,都是出自这个亚种人类之手。

    后来这人被天师道收入门下,再后来天师道那边给出解释。

    亚种人类虽然因为血脉被稀释,看起来只是会变身的普通人类。但他们毕竟还是和人类不同,留存在体内的血脉偶尔会产生返祖,觉醒传承记忆。

    这一点,在普通动物身上也存在,这是刻在基因里的记忆。

    比如,小海龟一出生,就知道往海里爬。

    人类身上其实也有,只是表现的比动物要弱得多。

    那黑蛇亚种人类,觉醒的就是符箓方面的传承记忆,并不全面,只是会画几种已经失传了的符。但哪怕是这样,也被天师道当宝贝一样呵护起来。

    而现在,小奶喵表现出来的,在中草药上面的天赋,就很像是觉醒了传承记忆。

    医生能想到这一点,陆家主他们自然也想得到,他们自己给小奶喵的行为作出合理的解释,感慨自家儿子果然是个有福气的,这样的都能被他碰到。

    *

    陆家的动作很快,按照初白的药方,先做了一批成药出来。这些药陆家没打算往外销售,好东西自然是先紧着自己人。

    陆家主喝了几天,整个人的气色都好了起来。尤其是看到陆年的脸色也不像以往那么苍白了,这让他一贯彪悍的脸上都带着笑。

    不少生意伙伴打趣陆家主,怎么,最近看上哪个小妖精了?

    陆家主哈哈一笑表示:外面的小妖精哪里有他老婆美。

    众人呵呵一笑,对于他动不动就秀老婆的行径表示鄙夷。不过见陆家主这样,一些消息灵通的人琢磨着,莫非从陈家放出来的那个消息是真的?

    陈家经营的是拍卖行当,大大小小的拍卖会背后基本都有陈家的身影。

    陈家旗下经营的最高端拍卖会,是每年一次的帝都拍卖。今年的拍卖时间放在年后的元宵节,据说这是陈家请了人占卜出的黄道吉日。

    陈家每年的帝都拍卖,不乏精品。从瓷器古玩到名贵药材,种类五花八门,但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珍稀昂贵,每一件都价格不菲。

    只有少数人知道,陈家的帝都拍卖会分为明暗两场。

    明场的拍卖会,参与者哪怕是富商名流,都是一些不知道特殊圈子的普通人。

    而暗场,则是专门针对特殊圈子举办的。

    在暗场拍卖会上,普通的古玩字画难以登上拍卖序列,能上去拍卖的都是对特殊者有用的东西,比如蕴含灵气的天材地宝,精品符箓,古武功法等等。

    因为暗场的特殊性,交易方式也不局限于金钱,某些太过于贵重的东西,同样接受以物易物。

    最近有小道消息从陈家传出来,说是这一次暗场拍卖会上,会有压轴拍品。

    陈家的暗场拍卖会很少有压轴拍品出现,偶尔几次出场都是不凡的东西。

    陈家对压轴拍品的保密工作做到极致,提前谁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所以每次有压轴拍品出现时,暗场拍卖会的入场券,一票难求。

    而这次的压轴拍品,据说来自陆家。

    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陆家是有钱,普通人里可以横着走,但放在特殊圈子里底蕴就有点不够看了。

    道家有几千年的积累,一些大势力往上追溯的话,年代也可以追溯到几百上千年前。那个时候地球的灵气还没如此浑浊斑驳,天材地宝和大能也不像现在这么稀少。

    这些势力累积下来的好东西不少,就算现在是末法时代了,底蕴也很可观。

    反倒是陆家,兴起不过是这几十年,若不是出了一个陆年,那些大势力根本不屑将陆家放在眼里。

    陆家拿出来的压轴拍品?

    一些人觉得不屑,陆家能拿出什么好东西,无非是些噱头。

    另一方面,心底又有几分怀疑。陈家不会拿拍卖会开玩笑,莫非陆家撞了大运,找到什么天材地宝不成?

    人心浮动中,陈家年后的这次暗场拍卖会,入场券竟然比以往抢得更凶。无论是不屑的,还是好奇的,都打算弄一张入场券去看看。

    这情形让陈家的人稍稍心惊,有点担忧起来。

    原来,连陈家的人都还不知道陆家拿出来的压轴拍品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