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4.第74章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够的小天使,请耐心等待  “所以我让你们最近都安分点,大家都看着呢, 陆军华就算想动我们,也师出无名。还有二爷那边盯着,只要陆军华敢动手, 我们就有理由反击了。”

    陆军华就是陆家主, 自从他掌权陆家之后, 在外面很少有人直呼他的名字。陆父也是气得狠了, 叫名字的时候都咬牙切齿。

    陆母呐呐的应下, 陆莫沉默的点头。

    陆父见状, 略微安心的去了书房。

    *

    不一会儿, 书房门被轻敲几声, 陆筠推门而入。

    陆父看她一眼,淡淡的问:“那只猫,你怎么看?”

    陆筠咬唇, 怯生生的道:“我、我没有摸到它。”

    陆父冷眼瞪她:“你姐姐都伤成那样了,你居然连只猫都碰不到!”

    这个没用的东西!

    陆筠被他一骂, 哭了。

    陆父头痛的揉了揉额角:“哭什么, 你这个性子也不知道像谁了,我陆建国怎么会有你这么懦弱的女儿!”

    陆筠是他们家收养的,但只有陆父和陆筠自己知道, 他和陆筠是实打实的父女关系。陆筠是陆建国一夜情的产物, 本来不想要这个女儿, 但他发现陆筠继承了陆家血脉,而且能力还很特殊。

    因为陆筠有了特殊能力,陆建国一直将她养在外面,去年才寻了个机会,以养女的名分收养回来。

    陆筠只要摸一摸,就可以分辨人和非人类,也因为她具有这个能力,这次才在他的授意下,撺掇依依一起去陆家探个究竟。

    毕竟,陆年好转的太突然了。

    之前都昏迷好几天的人,眼看熬不过去了。突然就好转,虽然脸色依旧苍白,看起来还是那副病秧子模样。陆家那边也说是挺过来了,依旧忧心楚楚的担忧着下一次陆年会熬不过去。

    但在他直觉这里面有猫腻,比如陆家突然多出来一只猫。

    那是真的猫,还是亚种人类?

    如果是亚种人类,那是不是可以推断,陆年和这个亚种人类结了命契?这代表着以后陆年不会轻易死掉,他们家和陆二爷的盘算要彻底落空了!

    陆父思前想后,最终决定让陆筠去一探究竟。只要陆筠摸一摸那只猫,就能知道那只猫是不是亚种人类。他们好为下一步,提前做打算。

    结果陆筠没摸到猫,还害的依依受了那么重的伤。

    陆父想到这,就忍不住生气,他硬着声音道:“你也算是近距离接触过,你觉得那只猫会是亚种人类吗?”

    陆筠犹犹豫豫的开口:“只是看的话,我觉得不太像。它更像是只普通的小猫。”

    小奶喵脾气暴躁的用爪子挠人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般来说,亚种人类虽然有兽型,但在他们意识里自己是人。就算是兽型状态,也不会像真的野兽那样撕咬抓挠。

    可那只小奶喵表现的和一只流浪猫没什么区别,打架的气势都一样。

    陆父眉头皱起,还是比较相信陆筠的判断。

    他挥退了陆筠,想到陆年依旧苍白的脸色,略微安心了点。

    也是,现在亚种人类都被登记在册,哪里是说找就能找到的。更何况那猫那么小,就算是亚种人类,那么小的一只,结了命契也会当场死亡,根本承受不住陆年的力量。

    所以那只猫,应该只是普通的猫而已。

    陆年依旧是陆家最强大、却注定最短命的天才。

    陆家的一切,最终只会被他儿子接管。

    陆父在书房里笑了笑,拨通陆二爷的电话,汇报情况去了。

    陆父和陆筠的判断其实很准确,很符合这个世界的常理。可惜碰到的是初白,一个异世界的大妖怪,压根不能用常理去推断。

    在妖族,最强大的武器就是自己的牙齿爪子,真正豁出命打架的时候,都是脚踹嘴咬,血脉等级越高的妖怪,爪子和牙齿越厉害。

    许多法宝法器,都是人类用妖怪的爪子牙齿打造的。

    所以初白在挠人的时候,丝毫没有人类以为的羞耻心。它为它的种族骄傲,九尾灵猫打群架的时候,甚至有连尾巴毛都薅秃了的时候。

    现在只是亮亮爪子就解决了一个讨厌的女人,多简单。

    *

    陆莫他们一家子暂时安分下来,陆建国还以赔礼道歉的名义给陆年送了一堆东西,里面有一大堆是给小奶喵准备的。

    陆年看不上他送来的东西,陆家主冷笑一声让留下了。陆建国想要做戏博名声,陆家主也不会傻到将东西退回去,落人话柄。

    只是这些东西也不会往初白跟前送,鬼知道陆建国送来的东西干不干净。将那些东西扔到角落,陆年转身给小奶喵送了一大堆礼物,安抚它受伤的小身板。

    在给小奶喵准备礼物时,陆年还在街上偶遇了陆依依和陆筠。

    陆建国让家里人最近都安分点,别去招惹陆年。陆依依哪怕在不愿意,也没打算违抗陆建国的命令,今天是在家里实在窝不住了,陆依依才让陆筠陪着,一起出来走走的。

    她的目的地是帝都有名的玉雕大师的店,她之前在这里定做了一枚镂空雕的玉牌。

    可没想到的是,才进店,就碰上了陆年。

    陆年穿着正装三件套,衬衫的扣子扣到了最上面。外面罩着一件及膝风衣,深色系的装扮透着一股清冷,笔挺的站姿让他只是站在店里,就没人能忽略他。

    陆依依一眼就看到了陆年,她的眼里闪过愤恨,转身就想要走。

    陆筠却拦下她,低声道:“现在走未免太有失风度了,你也是陆家的小姐。”

    陆依依抿唇,玉雕大师的店不大,能请他老人家出手雕刻的人,非富即贵。陆依依并没有特殊能力,她平时混迹的是帝都名媛圈。

    今天她要是就这样走了,明天就能有‘她和陆年不和、她家和陆家有龌龊’的流言传出。万一她摔猫的事被传的人尽皆知,那她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再加上想到爸爸的命令,陆依依咬咬牙,上前打了个招呼。

    “年哥。”

    陆年目不斜视的检查着自己预定的东西,确定完美无缺后,他对店员点头,让装起来。

    陆依依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扯过一旁的陆筠介绍:“年哥,之前忘了介绍,这是陆筠,去年我们家收养的,我的妹妹。”

    陆筠怯生生的冲陆年笑,像是一朵惹人怜爱的小白花:“年哥好。”

    她被陆建国带回家,还没来得及介绍给族内的人。上次是她第一次见陆年,这个帝都赫赫有名的陆大少,却发生了那种事。

    当时她只觉得害怕,而现在,收敛了杀气的陆年,好看到让她有点发愣。

    陆年拿着礼盒,淡淡的‘嗯’了一声算是回应,长腿一跨离开了店。

    他满心都是自家的小奶喵,不知道这礼物小奶喵喜不喜欢。至于偶遇的陆依依等人,一点印象都没留下。

    李德跟在陆年身边,也拎着一大堆东西。

    他瞅了一眼陆依依眼底藏不住的愤恨,以及陆筠呆愣发红的脸颊。

    李德皱眉,眼里闪过一抹好笑。

    陆依依被陆建国捧在掌心养大,养成了一个彻底的娇娇女。自大骄纵、受不得一点委屈,就算有人提点,还是不情不愿的样子,那眼底的愤恨都快冒出来了。多亏今天陆年心情好,不和她计较,否则,她难道还记不住之前的教训?

    至于陆筠就更好笑了,陆建国以养女的名义收养陆筠,就连他的老婆孩子都不知道陆筠是他的种。但这事是瞒不过陆家主的,作为陆家主的左右手,李德自然也是知道的。

    虽然看不上陆筠的出身,但她也算是陆年的堂妹,一个有血缘关系的堂妹,现在一副含羞带怯的样子,对着陆年脸红。

    这算什么?

    李德摇摇头,将那两姐妹抛在脑后,开车走了。

    这个小插曲谁也没放在心上,自然也没看到之后在店里两姐妹神色各异。

    陆依依见陆年都不搭理她们就走了,气得咬牙,她低喃了一声:“陆年,给我等着,总有你不好过的时候!”

    陆筠则是低着头,若有所思的出神,连陆依依的话都没听到。

    *

    梦里的公园显然是这个世界才有的,它穿越到这个世界后,基本没去过什么公园,也不认识什么别的男人。

    所以,那就只是一个梦吧。

    甜夏端着一盘炸丸子过来,塞给小奶喵一颗。

    临近春节,家家户户总是要准备各种炸物。尤其陆家还挺传统的,油炸丸子、油炸干果、油炸酥肉什么的,一样都不少。

    甜夏贡献了自己的手艺,这盘油炸丸子就是出自她的秘制菜谱。她咬了一口丸子,唔,好吃,自己的手艺还是这么棒。

    小奶喵用前爪抱着丸子,慢慢的啃着。

    甜夏挑眉:“怎么?不好吃啊?”

    见甜夏问它,它恹恹的回道:“好吃,不过烤鱼更好吃。”

    甜夏乐了,“那是自然,我烤鱼的手艺一流,是你吃过最好吃的鱼吧。”

    初白点了点头,冷不丁又想到梦里的男人,还有他做的鱼。它莫名的有一种感觉,那个男人做的鱼比甜夏做的还好吃。

    小奶喵突然甩了甩头,将这荒诞的想法甩出脑海。

    不过是一个梦而已,它在想什么。

    *

    每年年底,是许多人最忙的时候,年会聚餐成了年前的狂欢。陆氏企业做的很大,旗下涉及不少分公司,每到年底,也是陆家最忙的时候。

    不但陆家主连轴转,就连陆年都跑不脱。

    龙组的工作不能曝光,陆年明面上是帝都大学跳级毕业的学霸,毕业后进入陆氏工作。虽然露面并不多,却是铁打的接班人。再加上他出色的长相,让他成了不少人眼中的绩优股。

    在陆氏,在帝都名媛圈,有一句话在女孩子们之间私下疯传——但求一睡陆大少。

    这成了多少名媛淑女们脑补的梦想。

    除了每年底的年会之外,陆氏在年前还会举办一次晚宴,招待的是合作企业和陆家有交往关系的人群。

    陆年身为下一任的继承人,这种场合自然需要出席。

    今晚的晚宴定在帝都有名的酒店,这里消费不菲,餐点很好吃,入场的人必须穿正装。

    酒店外面,泊车小弟脸上的笑容有点僵,他已经在这里站了好一会儿了,里面的人怎么不下车。

    车内,陆年面无表情的看着想要往他衣服里钻的小奶喵,伸手将它拎了出来:“别闹,今天穿的正装,藏不下你。”

    初白被拎在半空,溜圆的猫瞳无辜的看着他。

    初白早就想出门看看,无奈陆家看管的严,平时根本没机会踏出陆家大宅半步。今天见陆年要出门,它趁他不备钻到外套口袋里跟来了。结果走到半路,就被陆年抓包。

    小奶喵想着绝对不能被送回去,这是难得观察外面的好机会,外加甜夏说过,这家酒店的餐点很好吃。

    想到这,奶喵望着陆年的眼睛水汪汪的。

    陆年在自家猫充满‘恳求’的目光下,身为毛绒控外加猫奴的心瞬间软了。

    他扭头,轻咳一声:“酒店不让带宠物入内,如果你乖乖的保持不动的话,我到是可以……”

    小奶喵秒懂,立刻喵了一声,团起身子充当毛绒玩偶。

    “先生?”

    泊车小弟笑容抽搐的看着终于肯下车的人,高大帅气的男人和他手上的……猫?

    “先生,我们酒店禁止宠物入内。”小弟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阻拦。

    陆年看了一眼掌心里的小奶喵,淡淡的道:“这是玩偶。”

    他一本正经的样子,特别能唬人。再加上小奶喵团成一团,一动不动的样子就像是做工逼真的高级玩偶。

    想到陆氏旗下的确有经营高端玩偶的子公司,泊车小弟信以为真,尴尬的笑了笑,鞠躬道歉:“抱歉,陆先生。”

    陆年点了点头,将车钥匙交给他,捧着小奶喵进了酒店。

    *

    一人一猫踏入晚宴大厅,厅内的都看了过来。

    李德快步走到陆年面前,低声问:“堵车了?”

    陆氏举办的晚宴,陆年身为主人居然比客人来迟,这是很失礼的行为。

    李德刚问完,瞄到陆年捧着的东西,他眼角抽了抽:“怎么把它也带来了?”

    他就知道陆大少绝不会无缘无故的迟到,罪魁祸首肯定就是眼前这个毛团子。

    “德叔。”陆年打了声招呼,摸了下小奶喵的毛,“这是玩偶。”

    李德呵呵,看陆年的眼神和看宠熊孩子的家长没区别了。

    小奶喵借着陆年的遮挡,眯着眼观察着晚宴。

    能被陆氏邀请的人,身份都不一般。晚宴大厅内,有不少都是电视里经常看见的面孔,不少人的女伴更是娱乐圈有名的女星。

    也有的人是带着夫人女儿一起来参加晚宴的,看到陆年进门,不少年轻女孩的视线总是往他身上绕。

    这似曾相识的视线,让小奶喵想到了陆筠,陆筠也是这样看陆年的。

    晚宴厅一角,一个男人勾着唇,同样也看着陆年。不同的是,他的眼里多了几分玩味。

    陆家,陆年,病秧子,屡屡被传性命垂危,却又一次次挺过来的男人。这人,挺有意思。

    男人打量着陆年,视线落在陆年手中捧着的毛团子时,微微眯了眯眼。

    猫?

    玩偶吗?

    瞥见毛团子细不可察的动了下,男人笑了,看来之前传闻陆大少一怒之下为奶喵,这消息恐怕是真的了。

    那头,小奶喵正不动声色的瞅着晚宴里的人,冷不丁扭头,和角落里的男人对上眼。

    男人和奶喵都愣了下。

    初白眨了下眼,心底叫糟,被人发现了。

    它僵了一秒,然后若无其事的将头扭回来,趴在陆年掌心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

    男人怔楞的看着奶喵出神,直到友人寻了过来喊他:“恒之,看什么呢?”

    楚恒之回神,伸手抹了下脸,岔开话题,“没什么,怎么过来了?”

    “提醒你看好戏,喏,陆二爷也来了,今晚怕是热闹了。”

    楚恒之看过去,晚宴中心,陆二爷和不少人站在一起,身旁还跟着陆莫以及陆筠。陆依依到是没来,据说在家养伤。

    陆二爷一副介绍继承人的模样替陆莫拓展着人脉圈子,那态度简直就差摆明了说陆莫是他看好的下一任继承人。

    陆莫跟在二爷身边,应退得当,他生得不差,有陆二爷捧着,自然也得到不少奉承。

    只是这奉承有多少是出自真心的,就有待考证了。

    这种场合本来就是为了交际应酬,长辈替看好的小辈拓展人脉没什么,但陆年还没死呢,陆二爷做的这么明显,吃相就有点难看了。

    晚宴内的都是人精,一边说着场面话应和奉承,就当给陆二爷一个面子。另一边暗戳戳的偷瞄陆年和陆家主,就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爆发。

    陆家内斗,那肯定很好看。

    陆家主瞄都没瞄陆二爷这边一眼,想要抢他儿子的位子,那就去完成s级任务啊,光在这里应酬交际有什么用,闲得操蛋。

    陆家主看不上陆二爷的做法,懒的理他。

    陆二爷见陆家父子都没什么反应,不甘寂寞的领着陆莫和陆筠走了过来。

    自从陆年折了陆依依的手腕,这还是陆莫头一回和陆年碰面。陆莫身为陆家仅次于陆年的人,万年老二。他的力量不弱,人也长得好,从小受人夸赞吹捧之后,都会听到一句略带惋惜的话。

    可惜,就差陆年一点点。

    听得多了,陆莫心里就不是滋味了。慢慢的他会想,为什么陆年要出生呢。陆年没出生的那几年,他是陆家小辈里头一号人物。

    可随着陆年出生,随着陆年成长,渐渐地,人们的视线开始落在陆年身上。只要有陆年在地方,就没有人会再关注他。

    陆莫不喜欢陆年,甚至心底深处隐隐嫉妒着这个堂弟。所以当陆二爷找上他,想要拱他上位,他几乎是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陆莫跟着陆二爷走过来,礼数周全的和陆家主打招呼。俊朗的面容上带着笑意,冲陆年也招呼了声:“堂弟。”

    他瞥见陆年捧着的奶喵,知道这就是害依依被折了手腕的猫。心里有些嘲讽,陆年还真是懂得做戏做全套,一个用来敲打他们家的‘借口’,走哪都捧着。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陆大少有多爱猫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