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6.第76章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够的小天使,请耐心等待  初白两眼无神的看着电视里一只老虎和海龟在海里玩捉迷藏,顺带认识各种奇形怪状的海底生物。

    它磨了磨牙, 趁没人注意,肉爪子在遥控器上按了下, 电视画面切换到新闻频道。梳着西装头的男主播清晰的播放着一条条国内外新闻。

    看了好几天的电视,初白对这个世界有了初步了解。

    这个世界和天赐大陆完全不一样,属于现代科技文明, 基本上都是普通人,物种和它的世界有的相似,它的世界也是有凡人的,这里的物种和凡人世界的物种差不多, 只是叫法不同。

    这世界的漫天神佛、神兽精怪、妖怪修士都变成了传说中的东西, 在普通人眼里是不科学不存在的。

    但鉴于陆家的存在, 初白判断这个世界还是有特殊者的。只是数量稀少, 不为普通人所知。

    比如陆家, 再比如这世界还有古武世家勉强也算得上。它还从电视上看到了道观佛寺, 也许还有一些道修或者佛修?

    跟在陆年身边, 陆年几乎没有避着它, 这让初白知道了一个神秘组织——龙组。

    隶属于国家,又拥有极大的自由度, 成员都是拥有特殊能力的人或者非人类。

    它见过一个龙组成员来找陆年, 那人来的时候是一只黑豹, 转眼变成了一个娃娃脸的少年。

    它听到陆年介绍少年是亚种人类, 然后那少年一脸看同类的表情,看着它。

    初白顿时悟了,难怪陆家对它的态度那么奇怪,这是从一开始就把它当成亚种人类了。结合最近陆年对它的幼儿教育,它判断出自己在别人眼里的状态——

    野生的亚种人类,幼生期,看似两个多月的奶喵,变幻人形的话也就五六岁的模样,所以房间里那一堆小女孩的衣裙,都是给它准备的?

    它有了一个顺理成章的身份,一个在外流浪几年的猫科亚种人类幼崽。

    作为一个活了几千年的大妖怪,现在被当做软萌天真的幼崽,初白可耻的沉默了。

    不过几秒后,它就适应良好的喵喵几声,歪着脑袋想着。

    幼崽好啊,人类对幼崽的警惕总是少一些,容忍度会高一点。等它熟悉了这个世界,也比较容易从陆家脱身。

    初白在天赐大陆蹦跶了那么多年,马甲经验极其丰富,一瞬间就列举出披着幼崽马甲的好处一二三点。

    唯一让它有点遗憾的是,幼崽马甲不好赚钱,也不能表现的太出乎常理。

    看了几天电视,它了解到这个世界的科技让普通人拥有着便捷的生活,交通发达,远距离通话,网购超市等等,有钱可以买到一切,没钱寸步难行。

    在天赐大陆豪了几千年的初白,在这个世界穷的响叮当。它的亚空间里到是有很多好东西,但披着野生幼崽的马甲,它现在也无法光明正大的拿出来。

    至于打家劫舍、杀人夺财什么的,它根本就不考虑。对普通人出手,太掉份儿了。

    圆滚滚的小奶喵出神的想着心事,连陆年什么时候回来了都不知道。

    陆年见自己的猫乖巧的趴在沙发上看电视,清冷的眼里泛起笑意。他坐到沙发上,将它挪进自己怀里,发现它溜圆的猫瞳都没聚焦,显然是在发呆。

    伸手捏了捏小奶喵的肉垫,他刚想和自家的喵温馨一下,窗外就传来响动声。

    黑色的豹子用前爪推开窗户,大摇大摆的窜进来。见陆大少一脸平淡的抱着小奶喵,但周身荡漾的气息怎么都掩不住,黑豹用前爪捂了捂眼。

    这画面,有损陆大少形象,他还是别看的好。

    陆年挑眉:“你来干什么?”

    黑豹用爪子指了指小奶喵:“我来给它做身份登记。”

    每一个亚种人类都在龙组有备案,不会干涉他们的自由,但必须留档备案。登记后好处相当明显,在一些特殊部门相当于身份证一样的存在。

    陆家之前不想让初白的身份曝光,但龙组身为国家特殊部门,是怎么都瞒不住的。

    后来陆家主觉得儿子暂时脱离危险了,初白的身份曝光也没什么。他们不会主动往外说,但若是被人知道了,也不会遮遮掩掩的让初白变成黑户。

    在陆年点头同意后,黑豹手脚麻利的采集小奶喵的瞳孔、爪纹等数据。最后还掏出一个奇怪的仪器,对着它来回扫了几遍。

    初白恶补了几天这个世界的知识,但因为看的大多都是幼儿早教动画片和新闻,压根不懂黑豹在干什么,傻兮兮的披着幼崽的马甲,无比配合的走了全套流程。

    登记好身份后,龙组的档案系统里多了一个名为‘初白’的猫科亚种人类,猫龄两个半月,人形年龄定为六岁,旁边配着小奶喵的3d立体照片。

    黑豹少年瞅着小奶喵,诱哄道:“变成人形拍个照,哥哥给你小鱼干。”

    他生怕初白听不懂,还自己变成人形,演示了一遍。

    陆年捂着小奶喵的眼睛,另一只手抓着沙发上的外套扔了过去,盖了黑豹一脸:“穿上衣服,不要让它看脏东西。”

    娃娃脸的少年无语凝噎,他一时兴奋,忘记了变回人形是光着的。在陆大少威严森冷的目光下,少年乖顺的穿好衣服。

    初白用爪子扒拉着陆年的手掌,努力探出头看着黑豹少年。它冲少年伸出爪爪,黑豹少年受宠若惊的握住它的爪子,还摇了摇。

    小奶喵小心翼翼的凝聚起一束灵气探入少年体内观察,分辨着这个世界的亚种人类和自己世界妖族的区别。

    在它看来,亚种人类其实就是退化后的妖族,更像是妖和人类结合后的半妖。只是其中属于妖的血脉力量被繁衍稀释,已经弱的不具备妖力了。

    黑豹少年没有妖力,没有妖丹,比半妖还弱。

    初白注意到少年体内还有不少黑色斑块,那是吸纳灵气后,灵气中无法排除的杂质堆积在体内形成的。

    这个世界传承遗落,亚种人类虽然不懂修炼功法,但凡是妖类,最初靠的都是天生天养。几千上万年的滋养后,有的草木可以成精,有的动物则可以成妖。

    这些亚种人类就处于这个阶段,他们的体内可以容纳灵气,呼吸吐纳间灵气自主循环,滋养身体,最明显的表现就是让他们的身体比普通人强韧,恢复力极强。

    只是这个世界的灵气比天赐大陆要浑浊的多,斑驳的灵气在体内循环,他们又不懂怎么排除杂质,黑斑越来越多,早晚会越来越虚弱,直至死亡。

    所以,这个世界的亚种人类虽然身体强健恢复力强悍,却大多并不长寿。

    初白想到陆年体内也有这种黑色斑块,而且比眼前的黑豹少年要多的多。

    估计这个世界所有能吸纳灵气的特殊者都是这个情况。越是频繁使用力量,杂质堆积的就越多。他们没有完整的传承,自然也没有净化灵气的方法。

    小奶喵恍惚觉得自己找到了赚钱的方法,一颗清明丹就能解决的问题。在天赐大陆,这种丹药是基础中的基础,凡是修行的人手必备,白菜价。

    而且在人类世界,炼丹制药绝对是最赚钱的行业,那些炼丹大师,从来都是不差钱的主。

    初白眼冒金光,很想现在就划开亚空间看看,自己的存货里有没有清明丹。

    黑豹少年不明所以,握着陆大少爱宠的爪爪,一脸的欣喜。心想自己果然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就连这怕生的小奶喵都主动黏着自己。

    陆年将奶喵的爪爪从少年手中抽了出来,拿着纸巾仔细的替它擦拭着被握过的地方。

    黑豹少年看了看自己干净的手,很想吐槽,陆大少的洁癖没救了。

    等陆年伺候完他的猫,少年掏出一份测试卷,拍在奶喵面前:“做做这个。”

    小奶喵忍住翻家当的冲动,探头瞅了一眼,卷子上面几个大字——

    在陆年发火之前,黑豹少年快速解释:“这个是必要的,它一直在野外流浪,和普通流浪猫混在一起。简单的幼儿早教根本没用,测了这个,组里会专门针对它制定学习计划的。它六岁了,你总不想它连小学都没办法上吧。”

    初白看着卷子,上面每一个字它都认识,但连起来就有点没看懂。

    比如:1,纸上画的五个物体,它们都少了哪个部位?

    再比如:4,一只鸟与一只狗、一块石头与一只鸡蛋、一双拖鞋与一双皮鞋都有什么差别?

    初白:“……”

    黑豹少年:“……难道一道题都不会?”

    陆年摸了摸它毛绒绒的脑门,“没事,你还小。”

    “陆少,你确定它真的是亚种人类?它说不定真的只是宠物猫!”不会说话,不会变形,一举一动都和普通奶喵没区别,怎么看都不像是亚种人类。

    陆年冷淡的眼神扫过去,娃娃脸少年识趣的闭嘴了。得,陆大少的猫,说不得。

    少年在初白的档案里,悄悄标注了一条:智力等级(弱),可以申请特殊津贴补助。

    自此,这份在龙组留下的案底资料,成了以后初白最想销毁的东西。无数次回想起来,它都想捂脸的觉得自己当初真是蠢毙了。

    *

    据说陆家祖上在建国前就是大富商,建国那会出钱出力出人,政治态度十分正确。虽然在动荡年代也吃了点苦,但根正苗红,没受太大损失的挺了过来,到了现在是这四九城里赫赫有名的家族。

    陆家的分支不少,但主支这一脉很神奇的代代单传。因为每一代就这一个单蹦蹦,所以陆家上下都看的很重。

    这一代陆家的家主结婚很早,却一直到了三十多了才有了儿子。本来陆家主都有点绝望了,打算实在不行的话,就从旁支过继过来一个。

    结果一直等到三十五岁时,他的妻子终于怀上了,一脉单传怀上的果然是个儿子。

    这让陆家主欣喜不已,据说听到老婆怀孕那天,他扔下洽谈到一半的大笔生意,气得合作伙伴砸墙,就这样光棍的跑回了陆家。

    虽然当天损失了一大笔生意,但自从老婆怀孕后,陆家的生意做得特别顺,那段时间经常能听到陆家主逢人便说。

    “我儿子一定是个有福气的。”

    结果等分娩之后,医生告诉他,他儿子早产,先天体弱,恐怕就算精细的养,也很难活到成年。

    陆家主心里咯噔一下,看过儿子后,也知道医生没夸大。不过这先天体弱并不是因为早产,而是陆家血脉的缘故。

    陆家之所以能混到现在可以在四九城横着走,不仅仅是因为当初出钱出力出人,站对了位置。更重要的是,陆家血脉属于有特殊能力的那种。

    比如:优于常人的五感和身体素质。

    再比如:有的陆家人还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拥有普通人难以置信的力量之类的等等。

    因为这特殊的血脉,陆家人大多分布在国家各个重要部门。一般身体素质和五感强化优异的,大多是进了部队和地方上的特殊部门。

    能力更强的,都在龙组里,那是国家秘密组织,专门针对普通部门无法解决的问题。

    因为陆家这特殊的血脉,暗地里帮上头解决了不少事,所以陆家的地位很特殊。表面上是做生意的富商,内里其实是上头倚重的一把刀。

    知道陆家真正底细的人并不多,但每一个知道内情的,都分量十足。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秘密,包括很多隐秘神奇的存在,都是只有站在足够的高度,才有资格知道的事。

    陆家主打眼一看就知道儿子的问题在哪里,他们主支一脉单传的血脉自然是族里最强大的。而他儿子这血脉力量估计是陆家截至目前为止最厉害的,但也因为这力量太过强大,人类的身体无法承受,才会让儿子看起来像是先天体弱,养不活的样子。

    这状况,让陆家主很发愁,也让陆家某些人起了心思。

    ……

    陆家主之前一直没儿子,其他人想着也许是陆夫人不能生呢,为了攀陆家的关系,没少往陆家主这里塞女人,陆家旁支里也有人塞了。

    陆家主那会年轻气盛,一次两次三次抵抗住诱惑了,四次五次六次终究还是有那么一两回推了其他女人。

    那些女人不清楚陆家真正的底蕴,但光看在陆家的财力上,都拼了命的讨好。

    就这样,陆家主身边留下了一两个女人,他也想过,如果能生出儿子,那就是他陆家的单传。

    陆夫人将一切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她家和陆家是联姻,比陆家低了一个档次,属于高攀。她嫁进来时和陆家主没什么感情,婚后是典型的相敬如宾。

    她不会提离婚,因为她家离不起。但她想着,如果外面那些女人给陆家主生了儿子,有私生子的出现,那她就可以开口提离婚了。

    结果,外面的女人没怀,她怀上了。

    知道她怀孕,还怀的是个儿子后,陆家主外面的那些女人很惊慌。那几个曾经在她面前耀武扬威过的女人,顿时失去了以往的从容。

    她们自己心底也清楚,能被留下,仅仅是因为陆家主指望她们生儿子。现在人家明媒正娶的老婆怀上了,她们估计很快就要被分手了。

    果然没多久,陆家主再也没来找过她们,给了一笔钱让她们离开。

    那些女人背后的人也很失望,这等于少了陆家这条关系。

    直到陆家主的儿子生下来,先天体弱,恐怕活不到成年。某些人的心思又活泛了,若是这个一脉单传活不到成年,那陆家主支就算是绝户了。

    一般这种情况,就是旁支翻身,压下主支的时候。就算主支在不甘心也没用,一个病秧子活不了的继承人,是没法掌控陆家的。扶持旁支拿下陆家,从中能捞到不少好处。

    这些暗地里的心思浮动,陆家主还没发现,就被陆夫人看破了。

    她是出身良好家族的小姐,她家虽然比不上陆家,但在这四九城里也叫得上号。对于这种家里那些弯弯绕绕,她看的清清楚楚。

    为母则强,陆夫人对陆家主没什么感情,对这个儿子却是打心底喜爱。她不容许任何人,对她的儿子不利。

    在陆年三岁差点因为一场高烧而没了时,陆夫人出手了。

    这是陆夫人第一次展露她温婉之外的一面,不但收拾了那些起了坏心思的人,也让陆家主震惊不已。

    他第一次发现,为家族联姻回来的老婆,不是寡淡如白开水般的无味。这样的性子,到是莫名对了他的胃口。

    那之后,陆家主经常回家,比以往更亲近陆夫人。

    以前两人是分房睡的,陆家不差钱,男女主卧室分开。可自从发现了陆夫人的另一面,陆家主经常抱着个枕头就去敲女主人卧室的门。

    “老婆,开门,求同房。”

    被陆夫人以儿子还小,要照顾儿子拒绝了几次之后。他恼羞成怒的摔门而出:“妈的,老子要是再来敲门,就是你孙子。”

    门内,陆夫人哄着儿子陆年睡觉,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没过几天,那个摔门而走的男人舔着脸,抱着枕头继续敲门:“老婆,开门,今晚我是你孙子。”

    “……”

    那之后,陆夫人也没提别的,噙着温婉的笑容,对陆家主不抗拒也不特别亲近。

    两人唯一能热烈讨论的,就是陆年,他们那个单传,据说活不长的儿子。

    从小到大想了不少吊命的方法,小心翼翼的将儿子养到十八岁成年,可终究还是没解决问题。眼看着儿子的状况越来越不好,陆家主和陆夫人实在没办法了,决定拿陆家的命契给儿子续命试试。

    而初白,就是那个刚好撞在枪口上,被陆家准备拿来给儿子续命的。

    *

    陆家主和陆夫人坐在陆家客厅,看到李德提着猫笼进来时,两人的眼睛都亮了。

    陆夫人起身,瞅见那艳粉色的猫笼迟疑了下:“这是……”

    “怕它跑了。”

    李德一脸严肃的解释了句,然后将猫笼放在茶几上,初白就这样隔着粉色的猫笼和陆家人对望。

    “既然抓回来了,那就快点开始吧。”陆家主伸手去抓猫笼,却被陆夫人拦下了。

    陆夫人见猫笼里的是一只幼猫,眼里有几分不忍,她沉默了片刻,轻轻的道:“让我和它说说吧。如果它不同意……”

    “有什么好说的,续命之后将它好吃好喝的养起来,它要什么就给什么,以后它就算是我们陆家的人,绝对比它在外面过得日子好。”

    陆家主直接否了陆夫人的打算,因为陆家的特殊,他见过太多的事,心肠也比一般人硬多了。在陌生人和儿子之间,他当然选的是儿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