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0.第80章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购买比例不够的小天使, 请耐心等待

    初白看到甜夏, 想到甜夏和陆墨彰的事,它尴尬的扭头。

    难道是日有所思, 夜有所梦。它听甜夏将她和陆墨彰的事说的太多了,就做了一个荒诞的梦?

    梦里的公园显然是这个世界才有的,它穿越到这个世界后, 基本没去过什么公园, 也不认识什么别的男人。

    所以, 那就只是一个梦吧。

    甜夏端着一盘炸丸子过来,塞给小奶喵一颗。

    临近春节,家家户户总是要准备各种炸物。尤其陆家还挺传统的, 油炸丸子、油炸干果、油炸酥肉什么的,一样都不少。

    甜夏贡献了自己的手艺,这盘油炸丸子就是出自她的秘制菜谱。她咬了一口丸子,唔,好吃, 自己的手艺还是这么棒。

    小奶喵用前爪抱着丸子, 慢慢的啃着。

    甜夏挑眉:“怎么?不好吃啊?”

    见甜夏问它,它恹恹的回道:“好吃,不过烤鱼更好吃。”

    甜夏乐了, “那是自然, 我烤鱼的手艺一流, 是你吃过最好吃的鱼吧。”

    初白点了点头, 冷不丁又想到梦里的男人,还有他做的鱼。它莫名的有一种感觉,那个男人做的鱼比甜夏做的还好吃。

    小奶喵突然甩了甩头,将这荒诞的想法甩出脑海。

    不过是一个梦而已,它在想什么。

    *

    每年年底,是许多人最忙的时候,年会聚餐成了年前的狂欢。陆氏企业做的很大,旗下涉及不少分公司,每到年底,也是陆家最忙的时候。

    不但陆家主连轴转,就连陆年都跑不脱。

    龙组的工作不能曝光,陆年明面上是帝都大学跳级毕业的学霸,毕业后进入陆氏工作。虽然露面并不多,却是铁打的接班人。再加上他出色的长相,让他成了不少人眼中的绩优股。

    在陆氏,在帝都名媛圈,有一句话在女孩子们之间私下疯传——但求一睡陆大少。

    这成了多少名媛淑女们脑补的梦想。

    除了每年底的年会之外,陆氏在年前还会举办一次晚宴,招待的是合作企业和陆家有交往关系的人群。

    陆年身为下一任的继承人,这种场合自然需要出席。

    今晚的晚宴定在帝都有名的酒店,这里消费不菲,餐点很好吃,入场的人必须穿正装。

    酒店外面,泊车小弟脸上的笑容有点僵,他已经在这里站了好一会儿了,里面的人怎么不下车。

    车内,陆年面无表情的看着想要往他衣服里钻的小奶喵,伸手将它拎了出来:“别闹,今天穿的正装,藏不下你。”

    初白被拎在半空,溜圆的猫瞳无辜的看着他。

    初白早就想出门看看,无奈陆家看管的严,平时根本没机会踏出陆家大宅半步。今天见陆年要出门,它趁他不备钻到外套口袋里跟来了。结果走到半路,就被陆年抓包。

    小奶喵想着绝对不能被送回去,这是难得观察外面的好机会,外加甜夏说过,这家酒店的餐点很好吃。

    想到这,奶喵望着陆年的眼睛水汪汪的。

    陆年在自家猫充满‘恳求’的目光下,身为毛绒控外加猫奴的心瞬间软了。

    他扭头,轻咳一声:“酒店不让带宠物入内,如果你乖乖的保持不动的话,我到是可以……”

    小奶喵秒懂,立刻喵了一声,团起身子充当毛绒玩偶。

    “先生?”

    泊车小弟笑容抽搐的看着终于肯下车的人,高大帅气的男人和他手上的……猫?

    “先生,我们酒店禁止宠物入内。”小弟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阻拦。

    陆年看了一眼掌心里的小奶喵,淡淡的道:“这是玩偶。”

    他一本正经的样子,特别能唬人。再加上小奶喵团成一团,一动不动的样子就像是做工逼真的高级玩偶。

    想到陆氏旗下的确有经营高端玩偶的子公司,泊车小弟信以为真,尴尬的笑了笑,鞠躬道歉:“抱歉,陆先生。”

    陆年点了点头,将车钥匙交给他,捧着小奶喵进了酒店。

    *

    一人一猫踏入晚宴大厅,厅内的都看了过来。

    李德快步走到陆年面前,低声问:“堵车了?”

    陆氏举办的晚宴,陆年身为主人居然比客人来迟,这是很失礼的行为。

    李德刚问完,瞄到陆年捧着的东西,他眼角抽了抽:“怎么把它也带来了?”

    他就知道陆大少绝不会无缘无故的迟到,罪魁祸首肯定就是眼前这个毛团子。

    “德叔。”陆年打了声招呼,摸了下小奶喵的毛,“这是玩偶。”

    李德呵呵,看陆年的眼神和看宠熊孩子的家长没区别了。

    小奶喵借着陆年的遮挡,眯着眼观察着晚宴。

    能被陆氏邀请的人,身份都不一般。晚宴大厅内,有不少都是电视里经常看见的面孔,不少人的女伴更是娱乐圈有名的女星。

    也有的人是带着夫人女儿一起来参加晚宴的,看到陆年进门,不少年轻女孩的视线总是往他身上绕。

    这似曾相识的视线,让小奶喵想到了陆筠,陆筠也是这样看陆年的。

    晚宴厅一角,一个男人勾着唇,同样也看着陆年。不同的是,他的眼里多了几分玩味。

    陆家,陆年,病秧子,屡屡被传性命垂危,却又一次次挺过来的男人。这人,挺有意思。

    男人打量着陆年,视线落在陆年手中捧着的毛团子时,微微眯了眯眼。

    猫?

    玩偶吗?

    瞥见毛团子细不可察的动了下,男人笑了,看来之前传闻陆大少一怒之下为奶喵,这消息恐怕是真的了。

    那头,小奶喵正不动声色的瞅着晚宴里的人,冷不丁扭头,和角落里的男人对上眼。

    男人和奶喵都愣了下。

    初白眨了下眼,心底叫糟,被人发现了。

    它僵了一秒,然后若无其事的将头扭回来,趴在陆年掌心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

    男人怔楞的看着奶喵出神,直到友人寻了过来喊他:“恒之,看什么呢?”

    楚恒之回神,伸手抹了下脸,岔开话题,“没什么,怎么过来了?”

    “提醒你看好戏,喏,陆二爷也来了,今晚怕是热闹了。”

    楚恒之看过去,晚宴中心,陆二爷和不少人站在一起,身旁还跟着陆莫以及陆筠。陆依依到是没来,据说在家养伤。

    陆二爷一副介绍继承人的模样替陆莫拓展着人脉圈子,那态度简直就差摆明了说陆莫是他看好的下一任继承人。

    陆莫跟在二爷身边,应退得当,他生得不差,有陆二爷捧着,自然也得到不少奉承。

    只是这奉承有多少是出自真心的,就有待考证了。

    这种场合本来就是为了交际应酬,长辈替看好的小辈拓展人脉没什么,但陆年还没死呢,陆二爷做的这么明显,吃相就有点难看了。

    晚宴内的都是人精,一边说着场面话应和奉承,就当给陆二爷一个面子。另一边暗戳戳的偷瞄陆年和陆家主,就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爆发。

    陆家内斗,那肯定很好看。

    陆家主瞄都没瞄陆二爷这边一眼,想要抢他儿子的位子,那就去完成s级任务啊,光在这里应酬交际有什么用,闲得操蛋。

    陆家主看不上陆二爷的做法,懒的理他。

    陆二爷见陆家父子都没什么反应,不甘寂寞的领着陆莫和陆筠走了过来。

    自从陆年折了陆依依的手腕,这还是陆莫头一回和陆年碰面。陆莫身为陆家仅次于陆年的人,万年老二。他的力量不弱,人也长得好,从小受人夸赞吹捧之后,都会听到一句略带惋惜的话。

    可惜,就差陆年一点点。

    听得多了,陆莫心里就不是滋味了。慢慢的他会想,为什么陆年要出生呢。陆年没出生的那几年,他是陆家小辈里头一号人物。

    可随着陆年出生,随着陆年成长,渐渐地,人们的视线开始落在陆年身上。只要有陆年在地方,就没有人会再关注他。

    陆莫不喜欢陆年,甚至心底深处隐隐嫉妒着这个堂弟。所以当陆二爷找上他,想要拱他上位,他几乎是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陆莫跟着陆二爷走过来,礼数周全的和陆家主打招呼。俊朗的面容上带着笑意,冲陆年也招呼了声:“堂弟。”

    他瞥见陆年捧着的奶喵,知道这就是害依依被折了手腕的猫。心里有些嘲讽,陆年还真是懂得做戏做全套,一个用来敲打他们家的‘借口’,走哪都捧着。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陆大少有多爱猫呢。

    陆年冷淡的点了点头,见陆莫一直盯着他的猫,他略不悦的皱眉。

    *

    甜夏盘腿坐在摇椅上,神色倦倦的:“你这么闲吗?”

    陆墨彰走近她:“你对陆年养的小猫有兴趣,我说了改天会带你一起来,为什么擅自离开。”

    甜夏撇头:“她叫初白,不是什么小猫。还有难道我连来陆夫人这里,都必须经过你的同意吗?”

    她声音里的冷淡让他咬牙,陆墨彰猛然将她按倒,欺身压了上去。

    “唔!”

    甜夏被压着,他的唇落在她的额头,她的脸颊,最后停在她的唇上。辗转厮磨,带着一丝气愤的啃咬,强势、霸道、不容她有丝毫闪躲和拒绝。

    陆墨彰的吻有着一贯的炙热,他从起初的强势霸道,逐渐变得温柔。这温柔让甜夏放弃了挣扎,默默的承受着他的吻。

    一吻结束,他搂着她,额头抵在她的脖颈处,发出一声近乎恳求的叹息:“甜夏,你不要跑。”

    在他的手开始缓缓往下游走时,甜夏抓住了那放肆的手:“这里还是陆年家,你想做什么?”

    “你说我想做什么?”陆墨彰压着她,挑眉勾唇,笑得无比好看。

    甜夏掐着他的脖子将他推开,翻身下床。

    他不满的追了起来:“我们很久没做了,你不想吗?”

    “我不想。”她说着,拧开门准备出去。

    陆墨彰脸上的笑容消失,他一脚踹上门,从背后紧紧的抱住她。

    “为什么?”

    “为什么不想?”

    “你不喜欢和我做了?”

    “你以前不是从来都不会拒绝我吗?”

    被他紧抱着的甜夏,面无表情的听着他一句句的质问。

    良久,她才淡淡的道:“那不过是义务罢了。”

    陆墨彰瞳孔倏地紧缩,这句话让他浑身冰冷。

    “反正我受了你们家的恩惠,六爷不需要我回报,那只有你了。你想做,我就陪你做。你喜欢吃我做的饭,我就做给你吃。这些都是报恩罢了,否则,我为什么要一切都以你为先。”

    她的话像是刺刀,一刀一刀的刺进他的身体,陆墨彰紧抱着她的手不自觉的松开了。可下一个瞬间,他又抱紧了她,比刚才还紧。

    他闭着眼,挤出声音:“为什么要这样说,明明不是这样的。我们不是说好的,要……”

    甜夏动了动,没挣脱他的禁锢,她背对着他,“以前说好的什么的,都忘了吧。反正你以后也要走仕途的,也不会遇到什么危及生命的危险。我们的关系,结束吧。”

    陆墨彰陡然睁眼,他想看看说这话的甜夏,是不是认真的。

    然后他看到她,她浅笑着的样子犹如在对他告别,她说:“至于命契,我想解开它,让我们彼此都不再受此约束,可以吧。”

    他愣在原地,从未想过,他和甜夏之间的命契,有一天,会是她想要解开。

    不再和他命运交缠,想要和他彻彻底底的划清界限!

    他怎么可能同意。

    他怎么会同意。

    他不同意!

    “我……”

    陆墨彰才说了一个字,房门被推开,陆年抱着小奶喵立在门口。

    看见里面抱成一团的两个人,陆年抬手捂住小奶喵的眼睛,然后冷淡无比的道:“吃饭了。”

    甜夏从陆墨彰的怀抱中挣扎出来,她理了理凌乱的衣服,冲陆墨彰道:“吃完饭你就回去吧,我要暂时住在这里。”解决命契的事。

    有陆年在一旁,陆墨彰这次没有强留她,只能眼睁睁的看她走出去。

    他泄气的倒回床上,手指无意间碰到一个冰冷的指环。

    这是……他之前和她一起去迪士尼玩的时候,买的玩具戒指。

    是刚才弄掉的?

    这指环的大小戴在她手上刚刚好,不可能自己脱落下来。这说明……她瘦了。

    陆墨彰挺尸一样躺在床上,幽幽的问:“命契,一旦契成,是永远都解不开的吧?”

    除非一方死亡,命契是从未被人为解开过。

    陆年:“以前是这样。”

    “什么叫以前是这样?”陆墨彰扭头瞪他。

    可惜陆大少没在理会他,丢下一句‘出来吃饭’,就离开了。

    *

    陆家的晚饭,总是人很齐。

    陆夫人讲究家人就是要一起吃饭,所以哪怕在忙,只要在帝都,陆家主和陆年都会回来吃饭。

    陆家的餐桌也很热闹,没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

    陆年伺候自家猫用饭,吃到一半伸手摸了摸小奶喵的肚子,“零食吃太多了?”

    肚子比平时圆。

    啃了一整条烤鱼的小奶喵,对眼前口味清淡的清蒸鱼兴致缺缺。

    陆大少皱眉,以为小奶喵病了,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那头被召唤过来的私人医生心里日了狗了,万恶的有钱人,知不知道什么是晚餐时间,以为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然后迅速拎着药箱上门给小奶喵看诊,医生唾弃自己,对,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啊!

    知道小奶喵偷吃的陆夫人也没阻止,吃了那么重口味的烤鱼,让医生看看也好。

    私人医生上门检查带蹭饭,陆年守在小奶喵身旁伺候,陆家主一直往陆夫人身边腻歪,唯独陆墨彰和甜夏画风不同,两人一个若无其事吃饭,一个全程冷脸瞪人。

    饭毕,陆墨彰走了。

    甜夏和小奶喵窝在一个房间,陆年皱眉盯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没反对。

    “你也是猫科亚种人类?”初白好奇,除了黑豹少年,它还没见过第二个亚种人类。

    “嗯,要看吗?”

    小奶喵点头。

    甜夏微笑,漂亮的女孩转眼间变成了一只炸毛蓬松的狮子猫,橘黄色,眼睛竟然是一黄一蓝的鸳鸯眼。

    初白看着她,脑海里闪过电视节目里的一大串介绍。

    狮子猫,起源于山东省临清,又被称为临清狮子猫。毛色多为白色,少数为橘色和褐色。眼睛颜色极少数会呈现一黄一蓝的鸳鸯眼,难饲养,稀世珍贵。

    当初电视里尤其突出了稀世珍贵四个字,鸳鸯眼的狮子猫,存世量很少。

    这代表,甜夏很值钱。

    不像它,它这种的,在现代社会有一个很好听的统称,叫做中华田园猫,简称土猫。像之前陆依依就以土猫喊它,神色间满是轻贱。

    小奶喵对比了下甜夏的猫型和自己的,明明都很好看。人类还真是奇怪,同一个物种都要分出三六九等来。

    “你是亚种人类,那和陆墨彰是……”

    “他是和我结命契的人,不过马上就不是了。”

    甜夏也没变回人形,就以狮子猫的形态趴在初白身边。

    “他逼你结的命契?”

    小奶喵眯了眯眼,它发现甜夏没有将它当做幼崽看待,她的态度就仿佛平等在和它对话,也不会因为对象是一只奶喵,就敷衍过去。

    “那倒不是,六爷一家都对我很好,给我了一个家,只是那里很快就不是我的家了。”

    “为什么?陆墨彰不是来找你了?有人挂念,有家可以回,是想起来就很幸福的事。”

    初白将头放在爪子上,离开天赐大陆以前,它也不知道自己对那片土地会如此留恋。直到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它才发现自己是如此怀念天赐大陆的一切。

    有贱兮兮会对它说‘欢迎回家’的族人,有可以安心睡觉的地方,有受了伤可以哭唧唧回去撒娇打滚的长辈。

    那一切,如今只能在梦里相遇。

    “有人在等你的话,还是回家的好。起码现在还有可以回去的地方……”

    初白说着,忽然就不吭声。

    它有点难受,也有点想家。

    甜夏一时也没再出声,狮子猫半眯着鸳鸯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陆家大宅外,陆墨彰坐在车里,出神的看着手里的戒指,脑海里回荡着她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