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2.第82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陆莫脸色难看,无法反驳。

    “你在胡扯什么, 她才没有那么蠢, 她才没有抛弃我……”

    反倒是方峥嘶吼一声, 扑到初白面前, 黑猫眼里的泪水大颗大颗的砸在地上, 脸上的毛都哭湿了, 看起来狼狈至极。

    “我求你救救她, 你要什么都可以, 就算拼了命我都会给你弄来,我求求你,初白, 求求你。”

    初白低头看着脚边的黑猫, 方峥连被陆家抓住时, 都没有丝毫慌乱。

    就算被陆家主审讯,也是游刃有余的应付,可现在却哭的这么惨。

    “她不值得你这样, 你在她心里根本没有陆莫重要。”初白冷酷的说出事实。

    “可她是我妹啊,这世界上我唯一剩下的亲人了。这不是用值不值得衡量的事, 我们是亲人啊。”

    黑猫抱着初白的腿,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就算她之前脑子不清楚的喜欢上人渣, 就算她犯糊涂, 她依旧是我妹妹, 有我在的地方就是她的家。我答应过我妈会好好照顾她的, 是我这个当哥的没教好……”

    方峥哭的快撅了过去。

    初白是唯一的希望, 如果初白都没办法救方卉,那他该怎么办。

    瞥见方卉身上开始浮现动物斑纹,方峥哭的更惨了。

    亚种人类死亡时,都是以兽型模样。无法完全变幻兽型的,也会显露出耳朵尾巴或者皮肤上的斑纹。

    他心一凉,眼里充满绝望。

    他好不容易找到的妹妹,本以为好好道歉,以后还能一起生活很久。

    谁知道,几年前的一别,再见就面临生死相隔。

    “难道就一点办法都没有吗?你不是隐世家族出来的吗?只要能救她,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

    一直沉默的陆莫突然开口,他盯着初白,一字一顿的重复:“无论什么代价都可以。”

    “如果我要你放弃陆家,别在继续给陆年整幺蛾子呢?”初白意外,随口说了句。

    陆莫沉默半响,最终挤出一个字:“好。”

    初白挑眉,看来这个陆莫对方卉倒也不是完全没心。连自己奢望了半辈子的事都能放弃?

    “如果这是你的要求,只要你能救她,我……会做到。”

    陆莫握拳,陆家的位置是他一直渴望的,可如果小卉死了……

    这一刻,他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无法接受方卉从此消失在他的生命中。

    那一直被压在心底深处,一直被自己忽视,不愿意想起来的感情。

    在这一刻,陡然变得清晰。

    如果可以选择,陪在他身边的那个人,他想要的那个人,不是陈家小姐,不是其他人,而是方卉。

    初白上下打量着他,懒洋洋的道:“哦,如果以后我发现你在骗我,还在继续给陆年找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你是说你有办法!?”

    初白的这句话让陆莫和方峥同时开口,眼里满是希望。

    “是有一个,虽然有些麻烦,但的确能救她。”

    初白呲牙,笑得有些意味深长。

    *

    将陆莫和方峥赶出去,初白没有理会沙发上的方卉,反而拧开了卧室门。

    她靠在门边,瞅着里面的狮子猫:“甜夏,我有事要忙,你先回去。”

    鸳鸯眼的狮子猫趴在床上没动,一脸神游的模样。在初白喊了几声后,她才回神。

    狮子猫站起来,指了指自己带来的食盒道:“这里是用鱼做的点心,放久了就不新鲜了,你记得吃。”

    初白点头。

    她在龙组的身份曝光后,就等于在一些有关系的人面前曝光了。甜夏通过陆墨彰知道了她的事后,今天带着亲手做的点心上门探访她。

    在方峥抱着方卉闯入之前,初白正打算品尝久违的甜夏的手艺。

    甜夏变回人形,收拾妥当后准备离开。

    路过方卉身旁时,她的脚步顿了顿。轻声问:“这就是亚种人类的生命力被耗空时的结果吗?”

    果然不会那么简单,不会让她们只是失去力量,变成普通人。

    上天给予她们亚种人类的力量,一旦耗空,就是以生命为代价,这结果简直像是惩罚,惩罚她们的滥用。

    “嗯。”

    初白应了声,笑眯眯的提醒:“我听说陆墨彰还是从部队上退出来了,也没进龙组,打算接手家业?还算他聪明。”

    甜夏的笑容淡了几分,她不想让墨彰因为她而妥协,因为她而放弃他喜欢的生活。可最终还是败在了墨彰的坚持下。

    那个骄傲的男人抱着她,耳根通红的撂下话:“老子是要和你过一辈子,不是和部队过,你在啰嗦,明天咱俩就去扯证。”

    一辈子……那未来的画面光是想象,都让她觉得幸福。

    甜夏忽然笑了,俏皮的瞪了初白一眼:“我可不是那么弱的亚种人类,我不会变成这样的。”

    和方卉只能让皮肤上浮现动物纹路不同,她是一只可以完全兽化的亚种人类。按照力量划分,仅次于觉醒天赋和拥有妖力者。

    陆墨彰在努力,想要和她牵手走下去,她又怎么可能放弃。

    “就算万一我出事了,你不是还有办法救我嘛。”

    甜夏双手合十的冲初白撒娇,还不忘用美食贿赂:“到时候你想吃什么,随便点。”

    结果没得到回应,她略困惑的抬眼:“初白?”

    看清初白脸上的神色,甜夏心里‘咯噔’一声。

    *

    安静,安静到近乎可怕。

    一片漆黑的房间,孤寂无人,哪怕开着灯,听着从电视里传出的声响,依旧是空荡的可怕。

    方卉仿佛回到了属于陆莫的那间公寓,看着过去的自己被独自留在公寓里。

    一个个白天,一个个夜晚,会频繁出现的只有钱婶。

    偶尔,他会来她这里。

    一言不发的压倒她,被他尽情的抚摸,用他所喜欢的方式配合他,一夜缠绵到天明。

    他越来越忙。

    陪她一起去看电影,一起出门走走,似乎都已经成了好久之前的事。

    他偶尔来时,永远都只会做一件事,那就是拥抱她。

    那会的她也曾想过,自己算是陆莫的什么人呢?

    她爱他,可是陆莫呢?

    他肯收留自己,肯拥抱自己,会买礼物让她开心,会给她近乎奢侈的生活,陆莫他……也是在乎她的吧?

    陆莫曾经带她去过一次游乐园。

    他并不喜欢游乐园这种地方,却只因为她想去,他耐着性子挤出时间陪她去了。

    在满是童趣的游乐园里,一身西装皮鞋的陆莫格外显眼。以至于游乐园内不少人都会看他,然后发出笑声。

    怎么会有人这幅打扮来游乐园。

    这让陆莫全程脸色都不怎么好。

    那时的她以为陆莫在生气,因为她的任性,勉强他做了不习惯的事。

    直到在游乐园因为人多不小心走散了,再次找到她的陆莫看起来有点不一样。

    笔挺的西装有些乱,满头都是汗,脸色难看,看到她后直接冲过来劈头一顿骂。

    “你乱跑什么!这里人多,不知道抓好我吗!?”

    “还有跑散了不会去荫凉地方等吗?站在大太阳下面晒着,你以为自己身体很好吗!?”

    “回话啊,晒傻了?”

    那会她以为他很生气,只会一个劲的道歉,低着头说‘对不起’。

    陆莫却沉默半响,忽然抓住她的手,硬声问:“你还想玩什么项目?”

    方卉一愣,呆呆的看着他握着自己的手。

    他的手很热,显然是跑着找她都没停歇。

    他的掌心,满满都是汗。

    明明一点都不喜欢游乐园,还是陪她来了。

    出了这种岔子,她以为他会不耐烦的立刻回家。

    结果他却问她——

    那会的方卉忽然就明白了。

    陆莫这个傻瓜,是喜欢她的。

    只是他可能自己都没察觉到,这个笨男人。

    ……

    方卉是心甘情愿和陆莫缔结命契的,她深爱着这个男人,她想保护这个男人。比起自己的性命,比起其他事其他人,陆莫是更为重要的人。

    她不后悔所做过的一切,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只是,这辈子唯独对不起的,就是哥哥。

    原来哥哥并没有放弃她,原来哥哥也一直在找她。

    在她倒下的时候,最后一眼看见的是哥哥惊慌失措冲过来的脸孔。

    感受到意识越来越模糊,方卉在心底轻叹。

    如果有下辈子,她会乖乖的当一个好妹妹,再也不惹方峥生气。

    对不起,哥哥,这次就原谅她吧,就当成她最后的任性……

    *

    初白的公寓外,方峥和陆莫分两头站着,没人吭声。

    方峥还是黑猫模样,焦躁不安的来回踱步,不时望一望紧闭的门,恨不得冲进去亲眼看着。

    陆莫沉默的站在另一头,一动不动。眼前一直晃动的,都是方卉。

    方卉乖顺的模样,方卉小心翼翼的讨好,方卉温柔浅笑的唇,雾蒙蒙的眼眸,轻轻软软喊他‘陆莫’时的声音。

    原来,自己早就将她放在了心里。

    不是其他任何人,想要的人,唯独只有她一个。

    可以前的自己不敢去想,甚至也不想去想。

    他隐隐察觉到这份感情是阻碍,是他站在陆家顶点的绊脚石。

    所以在萌芽的时候,在刚刚就要发现的时候,就将对她的感情直接压在了心底。

    不去想,不去看,不去理解,也就不会发现。

    他用着一个又一个借口理智的告诉自己,如何做是正确的。

    漠视她的寂寞,无视她眼里的感情,强迫自己不去关心她的状况,接受二爷的提议,准备挽着另一个女人的手,来满足自己的野心。

    直到真的要失去她时,他才发现自己无论何时都会想起她。

    “小卉。”

    陆莫忽然捂住双眼,无力的靠在墙上,喃喃出声。

    直到现在才明白自己的心情,显得他之前所做过的事,多么狼狈可笑。

    方峥听到他的声音,大怒的跳起,扇了他一爪子:“不许你喊我妹的名字,你害的她还不够惨吗!”

    陆莫没反抗,默默的承受了这一巴掌。

    他凝视着门的方向,仿佛想要透过门板,看清楚里面的人。

    方卉,小卉。

    就算让他变得更狼狈一些也无所谓,就算让他显得再可笑也无妨。只要她平安无事,只要她还能健康的站在他面前,冲他笑,轻声呼唤他的名字。

    他愿意付出代价,哪怕对陆年低头,那也没什么……

    *

    “让开。”

    陆莫才想着只要方卉没事,哪怕对陆年低头也没什么。

    下一秒,他就听到了陆年的声音。

    那种熟悉的,平静冷淡到让人生气的声音。

    陆莫抬头,对上陆年的视线。

    等待的时间太久,又不敢擅自打扰初白,陆莫和方峥站累了,也顾不得形象,一人一猫都靠坐在门边。

    听到陆年的声音,这两人才发现陆年竟然无声无息出现在面前。

    已经不想去感慨陆年的实力,陆莫绷着脸起身让开。

    哪怕做好了对陆年低头的准备,可常年形成的习惯,让他一时间也无法立刻和颜悦色的面对陆年。

    假笑他是会,但此刻没心情。

    扫开了挡门的东西,陆年掏出钥匙开门。

    方峥急切的伸爪勾住了他的裤脚,恳求道:“能帮我问问我妹妹怎么样了?还需要其他东西吗?”

    初白不让他们进去,只在最初说要黎家的养生丸看看。

    这一点直接难倒了方峥和陆莫。以他们两人的身份地位,现在去哪里找黎家的养生丸。

    他们两个帮不上忙,直接被扫地出门,除了干着急,什么消息都没有。

    陆莫看着陆年手里的那个金底黑色的盒子,艰难的挤出声音:“黎家的养生丸……难倒有问题?”

    初白要黎家的养生丸看看,他之前给方卉吃过一颗,然后方卉好端端的就出事了。

    难倒是因为那颗养生丸?

    如果真是这样,那岂不是是他亲手将小卉……

    陆莫脸色煞白。

    陆年没回他们,拧开门走了进去。

    一个是处处和他对着干的陆莫,一个是曾经进入陆家当探子,还想要挖他墙角的方峥。陆年没将这两人直接丢出去,已经是看在初白的份上了。

    他走进客厅,惊讶的看着眼前繁复瑰丽的阵法。

    那是陆年从未见过的阵法,其复杂程度远比他见过的任何阵法都要繁复。

    而最不可思议的是,这么庞大繁复的阵法,竟然是以方卉为中心,立体环状包裹住她,形成一个直径两米左右的圆球般回路。

    每一条阵法符文都是密密麻麻又井然有序,灵光瑰丽闪烁。

    要知道,越是复杂的阵法,需要用到的符文就越多。想要在这么小的范围内使用如此多的符文阵法,几乎是不可能的。

    陆年用阵法关着初白的那一次,那些阵法不过只是困人的低级阵法罢了。哪里像眼前这个,就算是不懂的人也能看出,其精巧程度远远超过现在所知的。

    看了一眼这个阵法,陆年转身走回门边,直接在门上拍了几道符箓,防止方峥陆莫闯进来。

    初白现在展露出来的已经够显眼了,若是这些阵法在暴露,难免会有人起了不好的心思。

    “黎家的养生丸呢?”

    等陆年拍完符箓,初白腾出手,冲他挥了挥。

    陆年将那个金底黑色的盒子递给她,“这药有问题?”

    “唔,不知道,我要先看看。”初白打开盒子,捏着黎家那颗养生丸研究。

    “那她呢?不用管了?”

    陆年瞄了一眼阵法中心的方卉,他看不懂这是什么阵法,自然也看不出来方卉现在的状态到底怎么样。

    “嗯,暂时不用管了,一会喊陆莫进来放血。虽然方卉这次不是因为命契出的事,但总归是命契将她的身体虚耗的太过,才会承受不住造成这个结果,陆莫总该负点责任。”

    命契?

    陆年来之前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直到现在才猜测出几分。

    方卉的样子也印证了他以前的猜测,亚种人类的力量一旦耗空,付出的将是生命的代价。

    这样结果让他后怕,在青海那会,他如果没有用言灵斩断命契,就算她的力量比方卉强,不会当场死亡,肯定也会给身体造成不小的负担。

    初白研究着黎家那枚养生丸,突然那颗养生丸被拿开,陆年挤了过来。

    初白:“?”

    “命契……我和你的命契,解开了吗?”

    虽然在自己的感知中,已经感觉不到命契的存在,但陆年还是不放心的开口问。

    “唔,突然问这个干嘛。”

    初白心虚了一秒,她和陆年的命契只剩下一丝联系,在天道誓约的掩盖下几乎可以忽略不算,再加上她放在陆年身上的隔离阵法,他当然什么都感觉不到。

    见她这样,陆年眯了眯眼:“我一直忘了问,当初在青海,你是怎么救我的?”

    他的伤势那么严重,最后却毫发无伤,身体甚至比以前更好。就连时不时在体内冲撞肆虐的力量,都变得温顺起来。他一直没有问,她是怎么解决的。

    初白吧啦吧啦的给他科普了下,他的体弱是因为力量和身体不匹配造成的,要么削弱他的力量,要么加强他的身体,这两项都可以解决他的问题。

    “那你是怎么加强我的身体的?”陆年敏锐的直击重点。

    他的力量没有变弱,身体变好了,自然是被加强了。

    初白卡壳了。

    趁他神智不清时哄他和她缔结天道契约,这种类似‘婚契’的绑定,还会有副作用,也顺便解决了她被世界法定盯梢压迫的情势。

    虽然也的确是救了他,但种种加在一起,她一时也说不出口啊。

    而且以陆年现在积极的态度,一旦明白什么是‘婚契’,绝对会第一时间抓她去结婚。

    她才不要。

    误会了她突然的沉默,陆年伸手摸了摸她的唇,低低的道:“其实我最近模模糊糊的想起一点,在水里,我压着你,亲吻你,抱着你……我是不是强迫了你,你是用身体……咳,古籍里记载的双修救了我吗?”

    他俯身亲了她一口,唇角微翘,认真的道:“初白,我会负责的。”

    “!!!”

    初白傻了。

    等等,她最初是想过双修,但因为硬件条件太差,菜鸡互啄什么的,她放弃了啊。

    你负什么责,不要随便给我自己脑补!

    “初白?”他微笑,等着她的回应。

    初白一把推开他的大头,咬牙切齿的挤出声音:“你想多了,没有这回事!”

    陆年平静的看着她,琢磨了一会儿,才挑眉道:“难道是我那会弄痛你了吗?你不满意所以才不肯承认?”

    他模糊能想起来的画面都特别刺激,需要打马赛克那种,按照这些画面发展,他不信什么都没发生。

    她刚才的表现明显是心虚,却不肯承认。

    所以是他表现的太差,都让她不想回想?

    “我说了没有那回事!”

    初白一巴掌拍在茶几上,恼羞成怒之下,力道没控制好,茶几碎成了渣渣。

    瞄了一眼茶几残骸,怎么看都透着欲盖弥彰的心虚。陆年挑眉,“初白……”

    “我不要在听你瞎扯,我还要忙正事,你出去。”

    初白一手捂住耳朵,一手指门,直接赶人。

    陆年深吸一口气,抓住她驱赶自己的手,正色道:“之前是我失去意识,难免有些失控。现在绝对不会了,保证让你神魂颠倒。”

    初白:“……”

    “所以,我们再试一次,这次绝对不会痛!”斩钉截铁的语调,充分表达了陆年的决心。

    初白额角的青筋蹦了出来,她放弃了语言沟通,直接用灵力卷着陆年,将他扔了出去。

    “再打扰我,杀了你!”

    门,砰的一声甩上,还震了震,足以表达初白的愤怒。

    陆年:“……”

    他微微躇眉,面无表情的想着是哪里出了差错。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