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3.第83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门外,陆莫和方峥脸色难看的瞪着陆年。

    就算他们没看见门内发生了什么, 但自从陆年进门, 担心方卉情况的这两人就一直趴在门上探听。

    里面断断续续听到的对话, 足以让他们自己脑补出画面。

    “陆年, 你刚在里面干什么呢!”

    方峥咬牙。

    初白在里面救他妹妹, 方卉生死未卜, 这陆年进去居然黏黏糊糊的骚扰初白。

    还一路往黄暴方面发展!

    他妹都那样了, 陆年还有心思撩初白, 是不是人啊!

    陆莫沉默了一会儿,冲陆年开口道:“以前如何我不想多说,但只要初白肯救小卉, 以后陆家的位置……我不会再与你争。”

    言下之意, 你赶紧滚蛋, 别在这里妨碍初白救人。

    陆年没理他们,抱臂靠在门边等着。

    只有陆莫和陆二爷一直觉得是在和他争,他从未在乎过这两人的举动。

    陆家的位子, 能者居之。

    真的能从他手里抢走的话,他还会高看陆莫几眼。

    至于被听了墙角什么的, 陆大少根本不在乎。

    对于陆年来说,除了他在意的人, 其他家伙在陆年眼里就和路边的石头, 地里的白菜一样没区别。

    谁会在意一颗石头, 一棵白菜的想法。

    ‘不好意思’这几个字, 陆年从小到大就从没体会过。

    陆年冷淡安静的靠着, 这态度把方峥和陆莫气得够呛。

    “陆年,你……”

    两人还想说什么,门内传来初白咬牙切齿的威胁:“再吵,就都给我滚!”

    陆年漫不经心的抬眼扫他们,淡淡的问:“要滚吗?”

    谁要滚啊!

    该滚的是你啊!

    方峥和陆莫内心咆哮,忍着气,两人一声不吭的也靠墙站着。

    三人站成一溜,远远看过去特别喜感。

    *

    季柏带着龙组的人上门时,远远看到的就是这三只犹如门神站岗一般的诡异画面。

    初白的住处布置的有阵法,季柏也是有准备的。

    他带着人里,有一位算是龙组里的老人,在阵法造诣方面比莫南还要精通。

    这位老人也没破阵,不止是借助了什么法器,领着季柏等人在阵法在转来转去,转了几圈后,顺利走到了公寓门口。

    季柏瞅着一溜三个,两人一猫,门神一样的将门挡的严严实实的架势,纳闷的想着。

    没走漏风声啊。

    上头的命令刚下来,王叔就让他来‘请’初白了,也是为了赶在其他人前面,省的有人在其中动手脚。

    按理说他应该是第一个到的,这两人一猫怎么会比他还快?

    还有这是什么组合,陆年和陆莫?

    这两人不是不和吗?

    不是为了陆家的位子争得你死我活吗?

    现在这两人一起堵在门口干什么,难道冰释前嫌,准备当好兄弟了?

    那只黑猫又是谁,亚种人类?

    “陆年。”

    季柏打了个招呼,简单的将突发事态说明了下,强调这事不单纯,请初白去龙组做客是为了保护她,希望陆年不要阻拦。

    陆年冷着脸,半步不让:“不可能。”

    这明显是想要将初白和魔修打成一类,就算有王老看着,陆年也不可能让他们带走初白。

    季柏有些头痛,他就知道陆年会阻拦,所以特意隐秘行动,连人手都没多带,谁能想到本该在龙组里的陆年,这么巧居然守在初白门前。

    陆莫隐晦的往门口站了站。

    他没开口,只是用行动表明,在救治完毕之前,谁也别想进去打扰初白。

    双方僵持了一会儿,季柏揉了揉额角:“陆年,陆莫,你们是打算抗命吗?妨碍执法只不过是徒劳无功。”

    陆年嗤笑,“这种脑子进水的命令?”

    这话让季柏的脸色沉了下来。

    和陆年陆莫这种特殊圈子里的人不同,季柏军人出身,服从命令是天职。

    有时候哪怕接到的命令看起来不可理喻,但身为军人的他,只有服从执行这一个选项。

    对于陆年的这种嘲讽,就算理智上觉得陆年说的没错,但陆年嘲讽上头,这让他的脸色彻底变了。

    “慎言。”

    季柏眼神凌厉的盯着陆年:“上头有上头的考量,也许是掌握了我们所不知道的信息,也许是有其他布置。身为下属,我们只需要照做就行了。”

    “初白和魔修无关。”陆年不为所动。

    “我知道,王叔也清楚,所以只是‘传唤’她去龙组,走个过场。你信我,我们会好好保护她的。”

    季柏低吼,对于陆年的这种性子,真是觉得糟心极了。

    陆年这人,当友方那是犀利无比的s级战力,指哪打哪,好用极了。

    但如果站在对立面,那简直让人想要去死一死。

    陆年不在开口,懒得和季柏费口舌,他抱臂靠着门,纹丝不动。

    季柏吸气,软的不行只能来硬的。

    但是地方场合不对,在这种居民楼和陆年动手的话,波及就太大了,不好收场。而且他们这点人,对上陆年外加一个陆莫,没胜算。

    他不动声色的给身后人比了个手势,那人微微躬身,准备离开调增援。

    只是才一转身,就被一只黑猫抓花了脸。

    黑猫挂在那人身上,狰狞的开口:“在我妹没脱离危险前,谁也别想走。”

    被黑猫袭击的人大怒。

    身为龙组精英,却被一只猫偷袭,这让人怎么咽的下这口气。

    那人抬手就和黑猫撕成一团。

    不就是一个亚种人类么,反天了你!

    那个破阵的老人捏着一枚刻着攻击阵法的玉简站在一侧,神色平静的等待季柏的指示。

    季柏刚想说什么,忽然见陆年侧了侧头,冲陆莫道:“进去放血。”

    陆莫:“……”

    季柏:“???”

    黑猫方峥听到这话,顾不上揍人了,他扑过来问:“是我妹?”

    身后的门无声打开,陆莫的心跳了一下,转身就窜了进去。

    季柏想跟上,却又被陆年堵住。

    陆年还游刃有余的踩住想溜进去的黑猫尾巴,淡淡的道:“都在这等着。”

    季柏无奈,只能绝了冲进去的心思。

    看来初白在忙,等忙完了,总可以好好谈谈吧。

    方峥则是炸毛挣扎的吼叫:“放什么血?输血吗?我和我妹血型一样,用我的血,不许用陆莫那个渣男的!”

    “陆年,你给我松开,别睬我尾巴!”

    “初白,初白,用我的血。”

    也许是嫌弃他太吵,回应方峥的是又被狠狠甩上的门。

    *

    陆莫进入客厅,整个人就愣住了。

    “小卉……”

    瑰丽繁复的阵法笼罩之下,是犹如沉睡一般的方卉,她皮肤上的动物纹路没有消退,反而看起来更加清晰了些。

    “这是怎么回事?”

    亚种人类濒临死亡会呈现出兽型兽态,如果情况好转,方卉身上的那些动物纹路应该消失了才对。

    “你也是特殊圈子的,自然也清楚亚种人类力量被耗空,就只有死亡一途。唯一能救她的方法就是将她彻底的由人转化成妖,以前是体内人类的血脉为主,转化之后则是血脉中属于妖族的那部分做主导,新生的妖力才能让她在这种情况下活下去。”

    初白坐在阵法一侧,似笑非笑的解释。

    “由人化妖……”

    陆莫喃喃的念着这几个字,满眼震撼。

    “别装傻,亚种人类不过是你们强加在他们身上的一个名头。在他们出现后,想必人类早就将他们研究透彻了。你们自己也很清楚,他们与其说是亚种人类,不如说是血脉稀薄的半妖。只是力量太弱,不能当做灵兽战力,灭杀的话又太过于残忍,这才赋予了他们亚种人类的身份不是么。”

    陆莫抿唇,没有反驳这个说法。

    亚种人类出现最初,引起了高度重视,不止是上头在研究,就连特殊圈子里也没放过。

    具有妖的血脉,在人类体内诞生。

    人妖混血,这是高层普遍都知道的事。

    而且和五大家仙那些还存在的、靠修炼开启灵智的纯种小妖不同,亚种人类是不知道隔了多少代,体内妖血被稀释到了极致的结果。

    谁也不知道世界上的那些普通人体内还有没有妖血,这些妖血就像是锈刻在骨子里的基因,亚种人类不过是基因显性的结果,能让人从外观上一眼判断出来。

    在最初,亚种人类的出现也曾引起过一些恐慌。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这是人类普遍的想法。

    后来,他们发现亚种人类实在太弱了。

    除了优秀的生命力和恢复力,根本无法和记载中拥有通天彻地能力的妖族相比。

    这样的亚种人类与其说是妖,不如说更偏向于人类。

    也因为他们如此的弱小,这才让人们逐渐放下了对亚种人类的芥蒂和防备。

    为他们冠上亚种人类的名号,以人类的方式抚养他们,让他们融入社会,彻彻底底的将自己当成一个人。

    同化,是最好的处理方式。

    而且一代代的融入人类社会,和人类结婚生子,这些亚种人类体内的妖血会更淡薄,到了最后,不用任何人动手,这些非我族类就会逐渐消失。

    这是最为稳妥而且不血腥,不会引起诸多反感的方法。

    这么多年过去,成效是显著的。

    就连许多亚种人类自己都认为他们是人,渴望向往像一个普通人一样生活,成为现代社会的一份子。

    可现在,竟然有人可以将亚种人类转变成妖!?

    这种手段,堪称逆天。

    “小卉转化成妖,会不会……”

    陆莫有点担心,如果太过反常,引起上头或者其他势力的瞩目,那对方卉来说无疑是灾难。

    “她那么弱,转化成妖,和之前也没什么区别,就相当于一次新生罢了。一样会生老病死,顶多生命力和恢复力比以前稍微好点。”

    这种转化方法和给楚天提纯血脉不同,在濒死之际强制转化,就算成功,也不过是最低等的妖族。

    她体内被激活的妖力血脉全部用来凝结她的第二次生命,未来也不会像楚天那样有提升空间。

    这样弱小的妖,除了体内是以妖血主导之外,其他方面和她以前无异。

    听到初白这么说,陆莫微微放心。

    “现在就差最后一步,亚种人类体内虽然有妖族血脉,但却过于薄弱。强行转化想要成功的话,需要以血献祭。喏,吃了这个,然后割吧。”

    初白将一颗药丸和一把小刀扔给陆莫,那刀看起来还是把水果刀。

    “这是?”

    “补血丹,献祭可不是一点血就够了,以献祭所需要的血量,没有补血丹可是会死人的哦。当然,如果你害怕或者想反悔也可以,叫方峥进来放血一样,反正是他妹妹嘛。”

    初白笑眯眯的,犹如在看好戏。

    陆莫脸色微白,初白的手段闻所未闻。

    只是眼下,他别无选择。

    是他亲手造成小卉目前这个结果,那自然也由他来结束,由他来唤醒她。

    这个机会,他不想,也不会让给方峥!

    陆莫一口将那枚丹药吞了,然后握着刀在左手手腕上割开一个口子。

    殷红的血顺着皮肤滴在地上,犹如活的一般,蜿蜒盘旋着向着阵法中心的方卉流去,仿佛在以血滋养着里面那个气息微弱的人。

    “小卉。”

    陆莫低低的喊了一声,猛然又割了一刀,让血滑落的速度更快。

    到了后来,受阵法力量的牵引,那些血液还没落在地上,就凌空被卷着扑向方卉。

    陆莫的面色惨白如纸,就算有补血丹让他不至于失血过多而死,但失去大量血液后,他的状态看起来糟糕极了。

    *

    门外,季柏等人都不是普通人,这浓郁的血腥味透出来,几人瞬间都察觉到了。

    季柏神色一变,沉声质问:“里面在干什么!?”

    这么浓郁的血味,根本不可能是输血。

    什么救人的办法会需要用到这么大量的鲜血?

    看样子还是**放血?

    这简直就像是邪门歪道!

    本来坚定的相信初白和魔修没瓜葛,但在这个情势下,季柏动摇了。

    “陆年,让开!”季柏低吼。

    这么大量失血,陆莫还能活吗!?

    这哪里是救人,这是杀人现场!

    方峥不闹了,沉默的蹲在一旁。

    他厌恶陆莫,恨陆莫毁了他妹妹。

    可现在陆莫愿意冒着大量失血来救小卉,这让方峥的心情有些复杂。

    光闻这浓郁的血味就知道放的血不会少。

    虽说有初白在大概不会让陆莫死,但活着感受自己体内的血液流逝,一步一步接近死亡的滋味绝对更难受。

    “陆年!”

    “放心,死不了。”

    陆年终于开口,为了安抚濒临爆发的季柏,他勉强补了句:“陆莫是陆家人。”

    就算陆莫一直蹦跶的找他麻烦,但只要陆莫是陆家人,没有做出背叛陆家的举动,他就不会让陆莫死。

    季柏听他这么一说,也想明白这个道理,在陆年死都不肯让步的情况下,他也只能勉强压着火气继续等。

    *

    屋内,在陆莫觉得眼前发黑的时候,阵法终于不再从他体内汲取鲜血。

    灵光闪烁的阵法层层叠叠的笼罩着方卉,几秒之后,那些血色涌入方卉体内,然后逐渐消失,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初白挥手撤了阵法,歪着头道:“好了,已经没有危险了。由人转妖,她相当于死了一次,所以你和她的命契也断了。如果你还想要命契,需要重新缔结。”

    陆莫顾不得听初白说了什么,一步一步走到方卉面前,伸手摸了摸她的脸。

    温热的,还有呼吸。

    她还活着!

    “方卉,小卉……”

    陆莫开口呼唤她的名字,一张嘴,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的不像话。

    初白端坐在不远处,神色淡漠的看着这一切。

    “小卉,醒醒,没事了。”

    “小卉。”

    陆莫将她抱在怀里,低声不停呼唤。

    怀里的人终于缓缓睁开眼睛,陆莫一喜,“小卉。”

    女孩雾蒙蒙的眼眸看着他,慢慢露出一个笑容,有着南方女孩特有那种温柔礼貌,却又带着一丝疏离。

    她舔了舔唇,小心的开口。

    “你、你是谁?”

    陆莫眼里的喜色僵在脸上,他呆愣的看着怀里的女孩,仿佛不相信自己刚才听到了什么。

    “小、小卉……”

    他唇瓣颤抖,挤出声音。

    “小卉是我的名字?”

    女孩动了动,想要从他怀里起身。

    “小卉……别玩了,你不要吓我,我是陆莫,你怎么可能不记得我!”

    陆莫抓着她的肩膀,音量不受控制的提高。

    “陆、陆先生?你放开我。”

    女孩被他吓了一跳,挣扎着要从他的掌控下逃开。

    “方卉!”

    陆莫无法忍受她的这种转变,无法忍受她眼里的疏离害怕,和从她身上传来的陌生感。

    他低吼一声,急切的覆上她的唇。

    女孩被强吻,挣脱不开,害怕的一直颤抖。

    陆莫没错过她眼里的惊恐,她看他的眼神是陌生的,是他从未见过的。

    这不是他的小卉。

    他的小卉看他的时候,羞怯的,微笑的,闹别扭生气的,无论什么时候,雾蒙蒙的眼里永远带着炙热的爱意。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这不是……他的小卉。

    ……

    陆莫猛然放开女孩,怒视初白。

    “这是怎么回事!?你动了什么手脚!?你把小卉的记忆弄到哪里去了!?”

    初白冷淡的指了指女孩,“那就是方卉,只是新生之后,她自然就不会有以前的记忆,就好比你们人类的轮回转世。由人转妖,濒死重生,鬼门关前走一圈,你以为一点代价都没有吗?”

    陆莫仿佛被揍了一拳,他喃喃自语:“这算什么啊,这样还有什么意义……不记得我,不记得一切,新生……意思她变成了另一个人,那以前那个小卉呢,就这样消失了吗……”

    “她的记忆,她还能恢复的,对吧?”

    陆莫想到什么,猛然开口问。

    只要还能恢复记忆,她就还是他的小卉!

    初白沉默了几秒,开口打破他的幻想:“强制由人转妖,相当于死而新生,一切都是崭新的。记载里是有说过,如果眷恋的感情足够深,是会带着记忆新生。但她醒来后不记得你,忘了你,忘了一切,显然那些记忆对她来说,已经是上辈子的事了。”

    “记载……那就是说还是会有记得的情况!”

    “那个记载从未被证实,起码,我从未见过强制新生的妖族还能记得以前的一切。”

    要有多强烈的眷恋,这眷恋强烈到产生的力量能跨过生与死的界限,哪怕轮回新生都不肯忘记,这并不容易做到。

    大多数人在死亡的那一瞬间,就放下了。

    除了死亡的释怀外,也是因为冥冥中的力量的引导。

    就如同现在的方卉,无论她以前多么爱陆莫,在意识消散的时候,也释然放弃了吧。

    这世界已经没有神仙地府,但六道轮回依旧存在。

    如果每个人都带着记忆进入下一世,那这世界早就乱套了。

    天地间冥冥中的力量引导着每一个轮回的人,抹消掉记忆,去除怨念和眷恋,让灵魂以崭新的姿态降生。

    想要带着记忆转生,除非那份感情和眷恋强大到足以铭刻在灵魂中,或者说是执念也行,用这份感情和执念,战胜那冥冥中的力量才行。

    只可惜,初白从未见过。

    在天赐大陆,大能入世历劫,都尚且无法携带上一世的记忆,更何况区区人类。

    除了夺舍或者一些邪门歪道以秘法转生,走正规路子轮回新生的,很少会有人能带着原本的记忆。

    而没了上一世的记忆,就算是同一个灵魂,那在本质上,也已经是两个人了。

    这也是初白不愿意甜夏走到这一步的原因。

    就算救活了,那个会哭会笑,会给她做小鱼干,会神气活现跟她一起吓唬人的甜夏,也是已经不在了。

    不过,这些就没必要一一跟陆莫解释。

    初白顿了顿,再次开口。

    “她就是你的小卉,只是没有记忆而已。”

    “不对!我想要的不是这个,我要的是以前的小卉,不是这个!”

    陆莫有些失去理智。

    由人转妖,新生,处处都透着陌生感的方卉,看他的眼神不再有依赖和爱恋,就算身体一样,却像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在这一瞬间,陆莫第一次深刻的体会到,他失去了那个一直深爱着他的女孩。

    眼前这个小卉的存在,彻底抹杀了过去的小卉。

    ……

    刚刚醒来的女孩一直安静的站在客厅角落,她雾蒙蒙的眼眸看着那个叫‘陆莫’的男人,努力的消化他话里的信息。

    不是这个?

    是指她吗?

    她是小卉,却不是他要的那个。

    她的存在,不被人期待吗。

    女孩摸了摸心口,轻轻开口:“那个……陆先生?”

    “别那样喊我!你从来都不会这样喊我!”

    陆莫猛然抓着她,无法忍受这种陌生感。“喊我陆莫,你一直都是连名带姓直接喊我的名字的!”

    女孩抿抿唇,试着开口:“陆莫?”

    “不,不对。”

    陆莫踉跄的退了几步,捂住眼睛。

    不是这个语调,不是这个眼神,不是这种态度!

    “初白,我妹妹……”

    听到门内的响动,方峥没忍住窜了进来。

    黑猫说到一半,看到活生生健康的方卉,顿时一愣,然后大叫着扑了过去。

    “方卉你这个死丫头,再吓我,下次绝对把你吊起来打!”

    女孩接住黑猫,对于一只猫开口说话,她到是没有太大的诧异,只是小心翼翼的捧着猫,低声问:“请问你是?”

    黑猫一愣,然后大怒的一爪子拍上她的脸:“我是你哥,你这个没良心的小混蛋!”

    女孩捂着脸:“……”

    眼里却有几分安心。

    原来她还有哥哥,原来并不是每个人都不承认她。

    *

    在了解了前因后果后,方峥带着方卉离开了。

    对于方卉不记得以前的事,方峥有点失落,却很快振作了起来。

    不记得也好,起码不记得陆莫那个渣男了,以后也不会和陆莫继续不清不楚的。

    刚好趁着这次跟陆莫划清界限,以后老死不相往来!

    他不像陆莫那么纠结。

    在他看来,只要人还活着,就算没有了记忆,就算相当于死过一次新生的,那也是他的妹妹。

    方峥欢快的带着妹妹离开了,临走时告诉初白,等安顿好方卉,一定会亲自上门道谢。

    陆莫木着脸也跟着走了,他的神色很乱,这一天发生了太多事,他需要安静的想一想。

    等这三人走后,屋内只剩下初白、陆年、季柏,季柏带来的那两个人守在门外。

    “传唤我?”

    初白挑眉,“你是说,这是来自上头的命令?”

    季柏点头,再次重申:“你放心,去龙组只是做做样子,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

    “那就走吧。”

    出乎季柏的意料,初白竟然没反对,还直接起身要往外走。

    陆年拉住她,神色间满是不赞同。

    这明显是有人从中作梗,就这样送上门,未免太冒失了。

    “没事,相信我。”初白冲他软软的笑了笑。

    陆年沉默的看着她,最终也只能叹口气,跟着她一起去。

    *

    一行人回到龙组,令人意外的是,等着他们的不止是王老,还有上头另外派来的一些人。

    显然是命令他们传唤初白的人怕王老他们徇私,派了自己人来盯梢。

    估计也是打算在审讯询问时,必要的时候可以用特殊手段让初白认罪。

    王老面色不太好,他也没想到会有这些人出现,除了一开始礼节性的打了个招呼,根本懒的理会旁边那个身份特殊的特派专员。

    到是那特派下来的专员一看到初白露面,就冷哼一声,挥手示意跟着他的人上前交接初白,一副要将初白押到自己所在的地盘的架势。

    陆年直接将人挡下,他冷冷淡淡的瞥了一眼想要动手的人。

    那些人一惊,在陆年的威慑之下,不由自主的就想要去摸后腰。

    这些人都具备合法配枪资格,每个人后腰处都备着枪。

    不过大多数时候,这枪也就是个摆设,顶多掏出来做做样子,威慑一下旁人。

    但今天在陆年面前,被陆年看了一眼,这些人第一次是因为自卫想要摸枪。

    陆年的杀气,未免太真实了。

    “陆年,你是打算干扰执法?”

    特派专员沉声质问。他们陆家都要听从上头的指派,这个陆年现在是想干什么。

    陆年理都没理他,龙组是国家神秘组织,严格算起来也算是挂靠在军方里面。军方有独立的部门对接龙组,这个部门里的人代表着国家出面和龙组沟通,某些程度上可以直接对龙组下命令。

    王老出身王家,算是其中一个。

    眼前这个特派专员来自的高家,也是一家。

    高家的风评不差,处事公道,手段不弱,在军方算是有着不小的地位。

    高家从未有和黎家私交过密的传闻,所以这次传唤初白的命令一出,高家还专门派了人来,这让王老都吃了一惊。

    高家这是吃错药了?

    这么想要维护黎家?

    还是说,他们真的掌握到了什么证据,能证明初白有问题?

    “毫无证据就想抓人,这执的是什么法?”

    陆年根本不怵高家专员的质问,他看向王老,淡淡的道:“既然是想问几句,那我申请龙组会审。”

    王老愣了下,不懂陆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他是打算将初白放在龙组里保护起来,省的被人阴了。传唤审讯什么的,不过是走个过场。

    可陆年竟然提出龙组会审?

    那是龙组自成立以来,都没动用过几次的会审。

    一旦启动会审,不止是龙组高层,凡是在帝都的,没有出任务的龙组成员,皆可以参加。

    龙组成分复杂,里面不止有国家特派的高层,还囊括了特殊圈子的大小势力。

    龙组会审,就相当于直接面对这些高层势力,有什么差错的话,一点挽回余地都没有。

    一般也只有在审讯罪大恶极的叛徒或者涉事情节十分巨大时,才会有这个规模。

    陆年竟然会提出用会审来审问初白?

    这是什么情况!?

    王老不动声色的往季柏瞄去,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季柏微微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

    他唯一清楚的是,陆年申请龙组会审,绝对不是想对初白不利。

    高家的特派员不乐意了,他自己也知道这次传唤审讯的水分有多大。本来就存着用手段让初白‘认罪’的心思,这要是会审,那可操作的余地就小了。

    “会审完,如果上头还有异议想要提审,龙组不会再阻拦。”

    陆年一句话堵住了特派员的抗议。

    高家的特派专员看出来陆年必然是有后招,自然不想同意。但王老坚持站在陆年那边,这让他心里恨得牙痒痒,王家的人还是那么讨厌!

    这里毕竟还是王老负责的龙组,特派专员脸上的怒色缓了缓,不情不愿的同意了陆年提出的会审。

    心里寻思着,陆年未免太自信了,无论一会会审上初白说了什么,只要他坚持有异议,高家的身份摆在那里,龙组这些人就不能继续找借口了。

    特派专员哼了声,“王老,既然有人提出了龙组会审,当事人也没有异议,那就尽快开始吧。”

    王老沉默的看了眼初白,初白回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

    王老:“……”

    得了,他白操心了。

    难道初白这丫头找到线索了?

    他扭头冲季柏示意:“去通知所有人,召开会审。”

    *

    龙组位于后方的一号会议室,是一处占地颇广的环形空间。

    正前面有一方空地,犹如讲台,四周一圈又一圈的都是阶梯型的座椅。

    这里配备了最齐全的设置,从高清屏幕到摄影机,投影仪,一应俱全。

    龙组很少召集所有人会审,这次命令一下,在结合之前的事,只要不是在出任务的,其他人能来的都来了。

    黎若也来了,高家派人传唤审讯初白的事她也清楚,作为黎家出席会审的代表,现在自然是要来看看初白最后的挣扎。

    张凯坐在黎若身旁,脸上却没几分喜色。

    他虽然不喜欢初白,却更厌恶屈打成招、栽赃嫁祸这种事。

    莫南的事是他亲自经历过的,如果没有初白的药,莫南早就死了,哪里轮得到他说出那些猜测。

    现在仅靠着这些猜测就要‘审讯’,未免太可笑了。那些肮脏的事,现在就连龙组都无法避免吗。

    方清和童乐也来了,两人猫在角落的座位,暗戳戳的等着看好戏。

    审讯初白?

    还是陆年亲口提的会审?

    这明显是要搞个大动作啊!就不知道会是谁倒霉了。

    其他人,龙组高层,天师道的高层,陆家的陆家主,圈子内凡是在龙组里挂名的势力,都派了人来。

    见人齐了,高家的特派专员皮笑肉不笑的瞅着王老,开口道:“开始吧,早点弄清楚罪状,也好早点抓出她背后的人。”

    王老冲季柏点点头。

    结果高家的特派专员抬了抬手,示意由自己的人来问话。

    季柏等待着王老的指示,王老面无表情的点头。

    季柏让开位置,高家派来的人立刻走上前,高声冲初白道:“根据莫南的证词,魔修或者魔修身边的人具备会炼丹,拥有诸多特殊丹方,水平明显高于一般炼丹师,对于此,你可承认?”

    这口气,明显是带着诱导,想要让初白自己认了。

    这话一落,会议室内的众人神色各异。

    不少人慢吞吞的往陆家主那边看去,心想。

    这陆家到底什么打算,就这么看着?

    总不会到了这个地步了,反而后悔了,想要给黎家表态献好?

    也有人目露同情的看着初白,唉,在利益和威胁面前,被舍弃的总是弱势的一方。

    初白慢悠悠的摸出一个盒子,抬眼冲瞟了一下坐在远处的黎若,微笑道:“说起特殊丹药,我可比不过黎家。”

    黎若离得远,只能看到初白手里拿着个小盒子,却看不清具体模样。

    等初白将盒子放在桌上,高清镜头对上盒子,在大屏幕上播放出来。

    黎若的瞳孔陡然紧缩。

    金底黑色的小盒子,看起来格外眼熟。

    这下不止是黎若认出来了,一些享受过黎家馈赠的人也认出来了。

    这盒子,分明是黎家用来装养生丸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