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5.第85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那栋红砖白瓦的小洋楼不远处, 初白眉眼弯弯的笑了。

    找到了。

    那冲天的魔修气息, 竟然都不带遮掩的。显然是里面的人极度有自信,在这世上不会有人能察觉到。

    不过,如果没有她的话,其他人的确也察觉不到魔修的气息。毕竟那是离他们太过于遥远, 只存在于记载里的东西了。

    所以初白觉得很意外,这个世界竟然还有活的魔修。

    陆年眯眼问:“果然是这里?”

    初白点头, 回身抱了一下陆年,给他点了个赞。

    黎家放火烧了大宅,黎家主早就溜了, 就算龙组启动紧急预案,一时半刻也很难抓到人。

    就在众人都以为只能回去等消息时,陆年淡淡的抛出一句话, 黎家有一处隐秘的别墅, 也许黎家主会去那里。

    这是陆家主当初塞在黎家的钉子打探出来的消息, 哪怕是和黎家关系最融洽时,这种往其他家塞钉子的行为也没停止过。

    初白还感慨了句, 陆家主果然是能生出陆年的人, 这心黑的。那五大三粗的粗犷模样绝对骗了不少人。

    其他人有点不信,陆家主以前跟黎家多好啊, 就差联姻了,还能做这种事?

    结果众人抱着半信半疑的心态走了一趟, 还真让他们碰上了。

    “有阵法, 要破阵。”

    季柏看向队伍内擅长破阵的人, 示意他们去试试。

    那几人尝试了下,忽然惊呼:“这阵法还有净化灵气的作用!似乎是将聚灵和净化两个功效结合了起来,这是怎么做到的?”

    黎家的底蕴,居然在阵法上都有这么深的造诣,这直接让这几人眼红了。

    季柏呵斥了声:“干活,现在不是让你们研究这些的时候。”

    那几人被季柏吼了声,收起了想要研究阵法的心思,兢兢业业的破解着。

    只是这阵法既然是魔修布下的,还是布置于自己住的地方,怎么可能轻易就让人破解。

    这几人忙活了半天,一脸羞愧的道:“抱、抱歉,一时半刻我们破不了这个阵法。”

    季柏无奈。

    这就是末法时代的坏处,就算是龙组精英,放在修为底蕴更深的魔修面前,差距也是十分巨大的。

    他自己的力量偏重于攻击系,破阵自然也不擅长。

    季柏没办法,将视线移到初白和陆年那头。

    初白耸肩,一脸的爱莫能助。

    这么多人看着,她总不能直接掏出狐火来烧吧。

    陆年上前,突然并指如刀,一道庞大的力量从他体内冲出来,像是带着尖锐的獠牙,猛然扑向阵法。

    与此同时,一声低沉的‘破’响起,仿佛来自天际的清冷声音加持在力量之上,让那力量冲入阵法后,以摧枯拉朽的方式撕裂了阵法。

    仅仅几秒之后,众人察觉到空气中的阵阵波动,瞬间就明白了。

    阵,破了。

    “竟然破阵了……”

    龙组内的一人难以相信的开口。

    竟然这么简单粗暴就破阵了!

    季柏也觉得有些震惊。

    陆年的力量竟然强大如斯,生生撕开一道口子,然后仅仅靠着自身的力量暴力破阵。

    这举动,很暴力,也没什么技术含量。

    但能做到的人,放眼特殊圈子一个巴掌都数的过来。

    众人似乎被陆年的举动惊住,在阵破了后的几秒内,全都沉默了。

    陆家的陆年,已经如此强悍了吗?

    就算关于陆年的传闻听的再多,也不如亲眼所见带给他们的震撼。

    半响后,季柏缓缓赞叹了句:“江山代有才人出。”

    各领风骚数百年。

    他年轻时也是圈内数一数二的佼佼者,只是看着眼前的陆年,季柏忍不住感慨自己还是老了。

    从今以后,真的是年轻人的时代了。

    陆年收回手,到是没说什么,脸上依旧是安静冷淡的惯有表情。

    只是在看见初白抬脚往内走时,他伸手拉住她,将她护在身后,率先走了进去。

    初白瞅了瞅自己被他牵着的手,有点不习惯处处被人护着的感觉。

    她动了动,却被陆年握得更紧。

    他的手掌很大,微凉,握着她的时候却一点点的变得温暖起来,仿佛分享着彼此的体温。

    初白也不挣扎了,任由他牵着。

    只觉得这感觉有些奇怪。

    她披着马甲时,不熟的人,刚认识时护着她的人很多,可当知道她的实力后,那些人就不会在护着她了。

    他们觉得她并不需要被担心,甚至笑着调侃,她那么强,哪里需要人保护。

    初白自己也很认同这话。

    她可是拥有五尾实力的九尾灵猫,血脉高贵的大妖怪,哪里需要被人护在身后。

    直到遇到陆年……

    这家伙似乎总是喜欢将自己圈在他的怀里,护在他的身后。

    明明知道以她的实力不会轻易出事,却依旧如此。

    就好像当初在青海,他自己都重伤,明知道她不会因为这点伤而出事,却还要用言灵斩断命契。

    这种被人放在心上的感觉……

    初白弯了弯唇,唔,她不讨厌。

    她伸手回握住陆年的手,在他垂眼看过来时,奉上一个大大的笑容。

    陆年怔了几秒,唇角微翘,将她的手握得更紧。

    季柏:“……”

    龙组众人:“……”

    他们觉得自己的眼睛快瞎了,前面那两人明明一个字都没说,却闪的堪比镭射光!

    在这种场合塞狗粮真的好吗,都这个时候了,他们不吃!

    *

    小洋楼内,黎家主忐忑不安的看着面前的老人:“老祖宗?”

    他看不到外面的状况,也不知道跟来的尾巴到底有多少,老祖宗到底能不能对付。

    小老头目光微沉,来人不少,而且都是龙组的精英,还有陆年。

    那个他觊觎渴望的年轻身体,要是放在重伤之前,就算陆年体内有古怪,拼着受伤也会选择留下陆年。

    可现在……

    小老头将龙组来的人扫了一遍,这么多人再加上棘手的陆年,他出手的胜算太低,还是先撤退的好。

    老人有了撤走的打算,临走前视线在初白身上略微停顿,这就是一直和黎家作对的女人?长相到是不错……

    随着初白越来越近,老头漫不经心的神色突然变了。

    他猛然起身,死死的盯着初白,兴奋的浑身都在颤抖。

    这个气息……是灵物!

    是三年前,他用尽手段,甚至拼着受伤,落的如今只能被困在小洋楼里,都没有逮到的那只灵物!

    这个气息,这个气势,不会错的,是那只灵猫!

    原来它已经可以化形了,难怪这三年间他怎么都找不到!

    在这一瞬间,陆年什么的都被抛在脑后,小老头满脑子都是初白。

    吃了它。

    只要吃了它,他就能如同残页里记载的那般,不但暗伤能痊愈,甚至可以凭空提升修为,哪怕是白日飞升也不在话下!

    只要能抓到它,吃掉它!

    小老头舔了舔干瘪的唇,眼里的贪婪再也掩盖不住。

    他知道现在情势对自己不利,应该谋定而后动。可那只灵物摆在他眼前,让他冲动的无法控制自己。

    吃掉它,这个念头驱使着他出手。

    小老头盘坐在阵法中心,手掌扭曲变形,指甲漆黑锐利的如同刀尖,他抬手在自己心口处划了下。

    一滴又一滴的心头血喷出来,落在阵法核心上。

    包围着小洋楼外部的阵法虽然被陆年破了,但小洋楼里面的阵法还好端端的,在老头的控制下,以雷霆万钧之势袭向进门的龙组等人。

    季柏等人也不是吃素的,符箓、刀光、剑阵,纷纷出手,应对阵法袭来的杀招。

    过了几招后,他们发现躲在暗处的人攻击的重点是陆年和初白,落在初白那边的攻击力度,比他们多好几倍。

    甚至还有一个黑雾状的人形东西一直试图攻击陆年和初白,那黑雾似乎没有实体,一击不中,就散开飘散在空中。

    过了一会儿,又凝聚成人形,频频攻击。

    灵活的简直就像是一个人在攻击一般,而且不同于常人只能站在地上,这黑雾人形可以漂浮在空中,占据了制空点,可以说是对地上的他们十分不利。

    季柏一招落空,恨得咬牙。

    没打到!

    那黑雾人形似乎预估到了他的攻击范围,飘在高空处刚好在他的攻击之外!

    妈的,欺负他们不会飞,手短啊!

    突然,季柏身后的一个人喊了一声,“卧槽!”

    季柏抬眼看过去:“……靠。”

    本来站在地上只能被动挨打的初白,此刻竟然缓缓飞了起来,凌空站在半空中,仿佛她脚下踩着的是实地一般!

    一开始喊的那人震惊过后,开始狂热追问:“这是怎么做到的?灵力外放还能让人飞起来!?卧槽,以前古籍里记载大能可以腾云驾雾,这没云也没雾,是怎么上去的!她把蓝胖子的竹蜻蜓藏在哪里飞上去的!?”

    季柏木着脸纠正:“有云,那脚边白色的……应该就是祥云?”

    看那模样,到是和记载里的祥云有些类似。

    “唉呀妈呀,真的是啊!虽然迷你了点,白白的,胖胖的一小朵,还挺可爱的。腾云驾雾,还是祥云,就差金光闪闪瑞气千条了!隐世家族出来的果然不一样,初白这也太妈的炫酷了吧!!!”

    龙组那个小年轻此刻看初白的眼里是满满的崇拜,以前听别人吹隐世家族什么的,他还有几分不屑,觉得是一群只会炒作名声的家伙。

    可现在的亲眼所见,让他决定从此以后,初白就是他的本命偶像了!

    季柏躲开一道攻击,回头就给了小年轻一下,“清醒点!”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追星。

    初白悬停在半空中,脚边那朵祥云呲溜呲溜的滚来滚去,蠢萌蠢萌的。

    她不想让这朵蠢云出来丢人,但谁让她们九尾灵猫飞起来都是这样,二尾实力的九尾灵猫,就可以踩着祥云飞起来。

    在人类曾经还未遗落的古籍里记载过:九尾灵猫,踏祥云而来,福泽四方。

    若是变回本体,白色的毛团踩着胖乎乎的祥云,大小气质都的确很搭。但换成人形,初白觉得此刻那朵云略丢人。

    但现在,为了对付半空中那个魔修的替身,她别无选择。

    那黑雾状的人形,显然是魔修修炼出的替身,这也是魔修惯用手段。

    每个魔修在坠魔之后,都会炼制不同的替身。

    这些替身的功能各不相同,相当于是自己保命的本事。本体躲藏在安全的地方,让替身出来攻击,具备本体的力量,又因为没有实体而很难对付。

    但是一旦彻底灭杀掉这些替身,那魔修的本体也会受创。

    空中那黑雾人形似乎察觉到了危险,谨慎的戒备着,在小老头的操控下,甚至不露痕迹的想要将初白单独往楼上引。

    初白动了。

    她整个人如同一道闪电,直直的向黑雾人形逼近。

    那黑雾人形措不及防,只能化整为零的散开。

    初白扑了个空,面前就是墙壁,速度太快控制不住眼前就要撞壁,然后龙组的人看见她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弯,那角度几乎是擦着墙壁一个旋身,直接预判了黑雾再次凝成人形的位置,一刀劈了过去。

    刚凝结出一个轮廓的黑雾,在这刀锋之下,顿时又散了。

    “卧槽,这角度,这预判!她怎么知道那个鬼东西会在那个位置出现!”

    龙组小年轻嘶吼,一边躲开阵法的攻击,一边膜拜新任偶像。

    也许是因为初白对上了那个黑雾,操控阵法的人对他们的攻击力度陡然下降。让这小年轻游刃有余的观察着初白的动作。

    初白在空中和那个黑雾状的东西来回过了好几招,从局面上看,那黑雾人形显然不是初白的对手,被追着打散、打散、再打散。

    但它就像是打不死的小强一样,散了再聚,聚了再散,周而复始。

    “那是什么鬼东西,看似攻击无效啊!”

    底下的人也发现了这一点,符箓对那黑雾没用,初白用灵力凝刀砍过去,也没用。

    这就是魔修的手段?

    打不到,打不死,攻击无效,这也未免太厉害了点!

    初白也发现了这一点,她停止了攻击,将灵力凝结成的刀收回体内。然后墨黑色的猫瞳透着点点金光,看着那黑雾替身。

    下一刻,白光一闪,她的身影陡然从空中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一只浑身雪白,蓬松的像一颗棉花糖的白猫踩在祥云上。

    毛团子目光冰冷,瞳色变成金色,看起来竟然有几分凛然不可直视的高贵。

    龙组众人知道初白是亚种人类,本体是猫科,却还是第一次见到她的原型。

    小年轻略失望,怎么只是只普通白猫,他还以为会是名贵品种。

    不过气势到是格外不一样,那只踩在祥云上的白猫,看久了,甚至有一种让人想要俯首叩拜的冲动。

    白色的毛团子突然以让人肉眼觉得不可思议的速度扑向黑雾人形。

    在那黑雾又打算故技重施时,她张口,一道悦耳的犹如天音的声音响起,仿佛从恒古而来,振聋发聩。

    随着这道天音响起,她浑身的白毛泛起点点金光,那金光从她身上腾起,倏地飞向黑雾,犹如天罚一般,直接将黑雾一下洞穿。

    黑雾这次没能分散,它扭曲挣扎,想要溢散逃离,却失败了,只能一寸一寸的被金光吞噬。

    黑雾人形在半空中发出犹如惨叫一般刺耳的声音,不过几秒,就被金光彻底碾压成渣,消失在空气中。

    龙组那小年轻捂着心口,目光发热:“一击必杀,这是一击必杀!碾压般的实力,那鬼东西被彻底打没了!那金光是什么?看起来好厉害的样子!”

    季柏等人也停了手,空中那鬼东西被初白干掉,阵法的攻击也停了,显然是幕后的人受到了不小的重创。

    他们目光复杂的看着空中那只猫,原来亚种人类也可以强到这个可怕的地步。

    记载中的那些大妖,也曾经厉害如斯吗?

    初白收拾了魔修的替身,那些金光重新回到她的身体里,白色的毛团舒服的抖了抖,踩着胖云转身直接向二楼飞去。

    在她的感知里,魔修的气息最浓郁的地方在二楼。

    龙组等人快步跟上。

    小年轻一边跑,还一直激动的念叨着:“以后别人问我什么动物最强,绝壁是猫啊!和猫比起来,其他物种都弱爆了,今天回去我就要和所有猫咪做朋友,以后我就是猫咪的好伙伴……”

    陆年凝视着初白的背影,弯了弯唇。

    虽然他想要将初白护在怀里,不想让她遇到危险。但不可否认的是,她战斗时的模样,闪耀迷人极了,那种风姿,无人可比。

    平静的瞄了一眼身旁兴奋激动的小年轻,陆年糟心的叹了口气。

    又多了一个被迷住的。

    *

    二楼的屋内,小老头在替身被碾压吞噬的瞬间,吐了一口血。他整个人仿佛被吸走了精气,瞬间老了不止十岁。

    那金光……是天道馈赠!

    怎么会,那只灵物怎么会得到天道馈赠!

    天道浩然正气,金光里带着一丝天道气息,对付他这种魔修可以算得上天敌。以至于他最大的杀手锏在金光之下,竟然连这么近的距离逃回本体都做不到。

    小老头歪到在地上,胸膛剧烈起伏,气息却越来越弱。

    他还是冲动了,那只灵物竟然如同三年前一般不好对付,明明看起来没有三年前强悍,却依旧可以灭杀掉他的替身。

    失去了最后一个替身,这具身体已经破破烂烂,彻底不能用了。

    “老祖宗!”

    黎家主大惊,扑向他。伸手想要扶起小老头,却在碰触到老头身体的瞬间,手掌巨痛。

    他‘啊’的叫了一声,松开手。

    手心泛黑,皮肉枯萎,像是被什么东西吸走了精血一般。

    “过来。”

    小老头倒在地上,眼神诡异的看着他。

    “老祖宗?您怎么了?”

    黎家主握着自己的手,不敢靠近,甚至不安的退了几步。

    小老头不耐烦了,底下的人就快冲上来,他需要积攒一点力量从这里离开。

    小老头凭空一抓,黎家主只感觉有巨大的吸力将他吸到老祖宗面前,然后下一秒,枯槁的老人就掐住他的脖子,一口撕咬了上去。

    “啊!啊啊啊啊啊!”

    剧痛让黎家主发出惨叫,他剧烈挣扎,却挣不脱。

    小老头的手仿佛钳子一般抓着黎家主,喝着他的血,不再压抑自己的力量,那些魔气涌入黎家主体内,侵蚀着他。

    黎家主开始还能嘶吼挣扎,可不过几秒,他整个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败下去,脸色青黑,枯槁的如同被吸干了精气,喉咙里只能发出犹如破风箱一般的气音。

    小老头扔开他,也没理会因为他这个举动,那个疯了一样在脑海里吵闹的声音。

    他闭目运转体内特殊的力量,陡然间,在丹田处裂开了一道口子,一道黑色的光华闪烁,这黑光一点点的离开这具枯槁破败的身体。

    显然,这黑光才是魔修的本体。

    奇异的是,这黑光一点魔修气息都没有,和小老头那充满魔修气息的身体相比,黑光仿佛干净无比。

    “你要干什么!?你想丢下我跑吗!?”

    脑海里那个气疯了的声音看见他这个举动,顿时慌了。

    “你别跑,别丢下我,我不追究你杀了这小子的事,别跑!”

    黎家主被吸干了精血,此刻就只剩下一口气在苟延残喘,眼看就活不成了。

    那黑色的光华闷声闷气的回了句:“你不是一直想要出来,想要掌控你自己的身体吗?现在还给你了。”

    “不,我不要了,不要了,你别……”

    脑海里那声音还没说完,就感觉到一直压制他、控制他的意识不见了。

    那团黑光脱离了这具破败不堪的身体,化作一道流光,无声无息的从窗户处扑了出去,眨眼间就消失不见。

    “别走……”

    脑海里的身影嘶喊出声,这才发现自己不是用意识在说话,是靠着自己的声带。

    隔了几百年,再一次体会到亲口说话的感觉,可如今他却没有丝毫喜悦。

    这人是黎家真正的老祖宗,几百年前不过是个修为平平的人类。

    没赶上好时候搭大能的顺风车离开这个注定凋零的世界,自己也没本事修炼到破碎虚空离开的境界。

    活到古稀,不想死的他遇到了那个魔修。

    那人似乎活了上千年都不止,拥有的手段和秘法是他闻所未闻的。

    为了长生,他将身体出卖给魔修。甚至连黎家都送给了他,看着魔修和黎家绑在一起,看着他将黎家拱上顶端,以为他会和自己一样珍稀黎家。

    可谁能想到,这一切在魔修眼里不过是随时可以抛弃的弃子。

    这一次甚至严重到,他连这具身体,都被抛弃了。

    黎家的老祖宗心生悲凉,惨笑起来。

    接管身体之后,他明显能感觉到这具身体不行了,五脏六腑都枯竭破败,咳出的血带着破碎的内脏残渣。

    他快死了。

    努力了几百年,渴望了几百年,最终还是落得一个死的下场。

    还搭上了黎家,经此一事,黎家恐怕也是彻底的覆灭了。

    老人努力抬眼看了一下黎家主,黎家主已经断气了,脖子处被撕咬的恐怖无比,浑身青黑扭曲,枯槁的不成人形。

    罢了,他自己的模样恐怕也好不到哪去。

    这是老人最后的一个念头,挣扎苟活了几百年的黎家老人,在龙组的人冲进来的时候,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

    季柏等人刚进门,就被屋内的惨烈震住。

    血撒的到处都是,倒在地上的两个人形,一个比一个恐怖凄惨。

    季柏走上前,探了探黎家主的鼻息,沉声道:“已经死了。”

    他的目光从黎家主那被啃咬撕扯过的脖子,移到嘴边还染着鲜血的老人身上。

    显然,是这个老人吸食了黎家主的精血,造成了黎家主的死亡。

    而且黎家主身上的状况,和莫南被侵蚀时的模样很相似。

    “这就是魔修?”季柏扭头问初白。

    白色的毛团浮在空中,地上都是血,她还不想弄脏自己的毛。

    金色的猫瞳眯着,放开神识感知。

    半响,她点点头,“应该是。”

    眼前这个老头身上的魔修气息浓郁的可怕。

    她探查了下,这老头起码活了几百年,这具身体已经到了极限了。被灭杀掉的替身更是让他受伤颇重,吸食黎家主的精血也是为了补充力量,想要活下去。

    可从现在看来,显然这个老头失败了。

    他受的伤,他的身体已经无法挽救,就算生啃了黎家主,也不过杯水车薪,不顶用的。

    季柏等人觉得荒谬无比。

    这就死了?

    一个把世界搅得天翻地覆的魔修,一个试图控制高层的黎家,这就都完蛋了?

    他们来之前还想着是一场硬仗,结果陆年出手解决了阵法,初白干掉了那个黑雾鬼东西,然后就结束了。

    季柏等人觉得,自己啥用都没,还不如一个站在一旁喊666的。

    “真的死了?”

    出于谨慎,季柏又将两具尸体检查了遍,的确是死透了,但他总觉得不放心。

    “母蛊应该在他身上,他是宿主,他死了母蛊也死了的话,子蛊也会暴毙,回去检查下那些被下蛊的人就知道了。”

    初白指了指黎家主。

    至于魔修……

    她盯着地上的老头尸体,从状态来看的确是死了,感知中也没有探到魔修气息溜走的痕迹。

    但在天赐大陆蹦跶那么多年的经验告诉初白,魔修不可能这么简单就死掉。本就是堕落而成的魔,想要活下去的执念恐怕比任何人都强烈。

    而且魔修保命的手段很多,也许是用了她所不知道的法子。

    想到这,初白微微躇眉。

    魔修如果没死,那最危险的肯定是陆年。

    白色的毛团落在已经气绝的老头尸体旁边,抬爪将老头的尸体翻过来,细细的检查。

    力量枯竭,内脏破碎,旧伤加上刚刚受到的重创,还有虽然微弱,但的确有灵魂之力消散的残留……这样看起来魔修似乎的确是死了。

    初白想了想,还有点不放心,伸爪准备扒掉尸体上的衣服。

    爪子才撩起衣服下摆,她就被人拎了起来。

    仰头,对上陆年的脸。

    “我来就好。”

    陆年将她放在一旁,示意她站着别动。

    扒别的男人的衣服,就算只是一具尸体,他也不想看到初白亲自动手。

    他面无表情的将尸体的上衣剥掉,枯瘦干瘪的老头身上,有着大大小小的伤口,有些是新伤,有些则看起来有年头了。

    季柏瞅了几眼,有些疑惑:“都和黎家合作了,有那么厉害的炼丹本事,怎么还留着这么多伤口?”

    黎家的丹药在治疗上效果很好,祛疤的也有不少,就算是龙组一线经常出任务的人,在黎家丹药的供给下,也很少满身伤口的人。

    初白眯眼看了看,那些新伤不算,那几道陈旧的伤口显然不是普通伤害留下的,一道横在腰腹间的爪痕尤为明显,初白伸出爪子比了比,唔,大小刚好。

    再加上这种力度和深度,十有**是自己留下的。

    九尾灵猫用尽全力的攻击,留下的伤痕可不是普通丹药就能治愈消除的,眼前这个死透了的魔修果然和她有过牵扯。

    三年前自己居然没杀了他,还被他重伤?以她三年前三尾的实力?

    初白觉得蹊跷。

    魔修看似很强,比现代社会很多特殊者都要强。

    就算三年前的魔修比眼前这个要厉害,但想要将拥有三尾实力的她打成重伤,只剩下一条尾巴,还失忆?

    这怎么想都不可能。

    看看魔修身上那些伤口就知道了,三年前她和这人交手时,绝对没有落在下风。

    初白想不通,也不纠结,她抬了抬爪子,示意陆年将魔修的裤子也脱了。

    上半身看起来没什么问题,还要看看下面有没有异常。

    陆年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最终还是叹了口气,上前去脱尸体的裤子。

    就在这时,已经死透的黎家主的尸体突然颤抖起来。

    季柏等人惊住。

    那个小年轻呲溜一下奔到初白身后,哆嗦的挤出声音:“尸、尸变了!”

    众人的视线全都聚集在黎家主的尸体上,那青黑惨淡,浑身是血,脖子处血肉模糊的尸体真的动了。

    手脚不时抽搐一下,青黑色的皮肤扭曲翻滚,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体内挣扎。

    不一会儿,黎家主的乌青发黑的嘴被撑开,里面仿佛有漆黑的东西要爬出来。

    “是母蛊,小心点。”

    初白声落,用灵力将自己和陆年罩住。

    季柏等人也掏出各种防护法器护着自己。

    那黑色的母蛊抖动着,将黎家主的嘴撑到变形。

    寄宿者死亡,生存的本能促使母蛊开始往外爬。

    先是黑色的触角,然后是口器,一点一点的从黎家主的嘴里爬出来。

    季柏夹着攻击符箓,倏地扔了过去。

    母蛊这东西是必须被灭杀的,趁它还没彻底出来,先下手灭掉。

    那符箓打在母蛊已经探出一小半的身体上,让它发出刺耳的啸叫。这叫声仿佛直接刺入灵魂,让人头痛欲裂。

    小年轻抱着头,缩在法器笼罩的范围内直哼哼。

    其他人的脸色也不怎么好,显然都受到不小的冲击。

    季柏忍着痛,又掏了一枚攻击符箓,准备将母蛊彻底干掉。

    母蛊似乎也感受到了威胁,在第二波攻击到来之前,‘砰’的一声炸开了。

    季柏愣了,他还没打呢,怎么就炸了?

    下一秒,眼前的情景让他头皮发麻。

    黑色的母蛊炸开,化成成千上万只细小的黑色蛊虫,如同潮水一般从黎家主的嘴里涌出,甚至因为数量太大,将黎家主的嘴都撕扯变形。

    还有的黑色蛊虫从黎家主脖颈处的伤口里爬出,血肉模糊的伤口配上一只只黑色蛊虫,那密密麻麻蜂拥而出的画面,让人浑身汗毛炸立。

    初白喵了一声,蓬松柔软的毛炸了起来。

    这画面,太恶心了!

    再狰狞的母蛊都比不上它分裂后这些密密麻麻的分裂体,涌动扭曲,交缠着奔涌而出,一群一群的爬到不远处魔修的尸体上,疯狂啃噬。

    不过几秒,魔修的尸体上覆盖了一层黑色蛊虫,那些蛊虫为了求生,本能驱使它们吞噬最熟悉的气息力量。

    魔修是培育它们的人,这具身体和尸体上残留的力量气息,自然是它们认定的‘主人’。

    成千上万的黑色蛊虫不过一会儿,就将魔修的尸体啃噬殆尽。

    不止是皮肉,就连骨头都没留下。

    它们是魔修培育出来的,自然也带着侵蚀力量,啃一具尸体和吃蛋糕一样,分分钟就解决了。

    啃食完魔修的尸体,蛊虫们似乎还不满足,蜂拥扭动的又转回黎家主的身边,开始吃第二顿。

    季柏等人都看傻了。

    实在是蛊虫们的速度太快,画面又太惊悚,外加十分恶心,他们还没反应过来,魔修的尸体已经被啃了。

    季柏叫了一声‘糟’,抬手向那些蛊虫劈去。

    只是这力量落在成千上万的蛊虫里,根本没多大用。

    一些蛊虫被劈死了,剩下的那些直接将被劈死的蛊虫也啃了,然后密密麻麻的又分裂出一些新的。

    小年轻骂了句:“妈的,生化危机啊。”

    怎么和丧尸一样,就知道吃吃吃。

    数量还这么多,怜爱一下有密集恐惧症的人好不好。

    他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立起来了!

    “用火烧。”

    初白炸着毛,被母蛊这一手恶心的不轻。

    她跳在陆年身上,死死的巴住他,“用带灵力的火烧!”

    陆年直接扔了一叠符箓出去,火符在灵力的操控下扑向那些蛊虫,一叠符箓散开,以环形排列,直接将蛊虫们圈了进去,一只都不会放跑。

    橘红色的火焰燃起,落在外圈的蛊虫身上,让它们又发出了啸叫。

    这一次,没有第一次啸叫声大,却仿佛成千上万只一起在嘶喊,吵杂的让人恨不得将耳朵堵上。

    季柏等人见状,也掏出火符攻击。

    七七八八的符箓法器砸下去,过了半响,那些啸叫声终于消失。

    黎家主的尸体被烧的面目全非,那些黑色的蛊虫在火焰里化成黑灰。

    季柏揉了揉耳朵:“这下总该是死了吧?”

    他转头,以询问的目光看向初白。

    毛团子窝在陆年身上,死都不肯往那边挪半步。

    季柏错愕,这是怎么了?

    陆年眼里闪过笑意,伸手给她顺了顺毛。

    他感知了下那团黑灰,冲季柏点头:“应该是死了。”

    季柏松了口气,又等了一会儿,见没有其他异样,这才彻底放心。

    示意手下人将黎家主的尸体收敛起来,查封这栋小洋楼。

    一行人忙活了好一会儿,等龙组负责善后的人员到位,他们这才离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