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6.第86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够的小天使, 请耐心等待

    陆家就是其中的翘楚,还是极其富贵显赫的一支。

    据说陆家祖上在建国前就是大富商,建国那会出钱出力出人,政治态度十分正确。虽然在动荡年代也吃了点苦, 但根正苗红,没受太大损失的挺了过来, 到了现在是这四九城里赫赫有名的家族。

    陆家的分支不少,但主支这一脉很神奇的代代单传。因为每一代就这一个单蹦蹦,所以陆家上下都看的很重。

    这一代陆家的家主结婚很早, 却一直到了三十多了才有了儿子。本来陆家主都有点绝望了,打算实在不行的话,就从旁支过继过来一个。

    结果一直等到三十五岁时, 他的妻子终于怀上了, 一脉单传怀上的果然是个儿子。

    这让陆家主欣喜不已, 据说听到老婆怀孕那天,他扔下洽谈到一半的大笔生意, 气得合作伙伴砸墙, 就这样光棍的跑回了陆家。

    虽然当天损失了一大笔生意,但自从老婆怀孕后, 陆家的生意做得特别顺,那段时间经常能听到陆家主逢人便说。

    “我儿子一定是个有福气的。”

    结果等分娩之后, 医生告诉他, 他儿子早产, 先天体弱,恐怕就算精细的养,也很难活到成年。

    陆家主心里咯噔一下,看过儿子后,也知道医生没夸大。不过这先天体弱并不是因为早产,而是陆家血脉的缘故。

    陆家之所以能混到现在可以在四九城横着走,不仅仅是因为当初出钱出力出人,站对了位置。更重要的是,陆家血脉属于有特殊能力的那种。

    比如:优于常人的五感和身体素质。

    再比如:有的陆家人还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拥有普通人难以置信的力量之类的等等。

    因为这特殊的血脉,陆家人大多分布在国家各个重要部门。一般身体素质和五感强化优异的,大多是进了部队和地方上的特殊部门。

    能力更强的,都在龙组里,那是国家秘密组织,专门针对普通部门无法解决的问题。

    因为陆家这特殊的血脉,暗地里帮上头解决了不少事,所以陆家的地位很特殊。表面上是做生意的富商,内里其实是上头倚重的一把刀。

    知道陆家真正底细的人并不多,但每一个知道内情的,都分量十足。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秘密,包括很多隐秘神奇的存在,都是只有站在足够的高度,才有资格知道的事。

    陆家主打眼一看就知道儿子的问题在哪里,他们主支一脉单传的血脉自然是族里最强大的。而他儿子这血脉力量估计是陆家截至目前为止最厉害的,但也因为这力量太过强大,人类的身体无法承受,才会让儿子看起来像是先天体弱,养不活的样子。

    这状况,让陆家主很发愁,也让陆家某些人起了心思。

    ……

    陆家主之前一直没儿子,其他人想着也许是陆夫人不能生呢,为了攀陆家的关系,没少往陆家主这里塞女人,陆家旁支里也有人塞了。

    陆家主那会年轻气盛,一次两次三次抵抗住诱惑了,四次五次六次终究还是有那么一两回推了其他女人。

    那些女人不清楚陆家真正的底蕴,但光看在陆家的财力上,都拼了命的讨好。

    就这样,陆家主身边留下了一两个女人,他也想过,如果能生出儿子,那就是他陆家的单传。

    陆夫人将一切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她家和陆家是联姻,比陆家低了一个档次,属于高攀。她嫁进来时和陆家主没什么感情,婚后是典型的相敬如宾。

    她不会提离婚,因为她家离不起。但她想着,如果外面那些女人给陆家主生了儿子,有私生子的出现,那她就可以开口提离婚了。

    结果,外面的女人没怀,她怀上了。

    知道她怀孕,还怀的是个儿子后,陆家主外面的那些女人很惊慌。那几个曾经在她面前耀武扬威过的女人,顿时失去了以往的从容。

    她们自己心底也清楚,能被留下,仅仅是因为陆家主指望她们生儿子。现在人家明媒正娶的老婆怀上了,她们估计很快就要被分手了。

    果然没多久,陆家主再也没来找过她们,给了一笔钱让她们离开。

    那些女人背后的人也很失望,这等于少了陆家这条关系。

    直到陆家主的儿子生下来,先天体弱,恐怕活不到成年。某些人的心思又活泛了,若是这个一脉单传活不到成年,那陆家主支就算是绝户了。

    一般这种情况,就是旁支翻身,压下主支的时候。就算主支在不甘心也没用,一个病秧子活不了的继承人,是没法掌控陆家的。扶持旁支拿下陆家,从中能捞到不少好处。

    这些暗地里的心思浮动,陆家主还没发现,就被陆夫人看破了。

    她是出身良好家族的小姐,她家虽然比不上陆家,但在这四九城里也叫得上号。对于这种家里那些弯弯绕绕,她看的清清楚楚。

    为母则强,陆夫人对陆家主没什么感情,对这个儿子却是打心底喜爱。她不容许任何人,对她的儿子不利。

    在陆年三岁差点因为一场高烧而没了时,陆夫人出手了。

    这是陆夫人第一次展露她温婉之外的一面,不但收拾了那些起了坏心思的人,也让陆家主震惊不已。

    他第一次发现,为家族联姻回来的老婆,不是寡淡如白开水般的无味。这样的性子,到是莫名对了他的胃口。

    那之后,陆家主经常回家,比以往更亲近陆夫人。

    以前两人是分房睡的,陆家不差钱,男女主卧室分开。可自从发现了陆夫人的另一面,陆家主经常抱着个枕头就去敲女主人卧室的门。

    “老婆,开门,求同房。”

    被陆夫人以儿子还小,要照顾儿子拒绝了几次之后。他恼羞成怒的摔门而出:“妈的,老子要是再来敲门,就是你孙子。”

    门内,陆夫人哄着儿子陆年睡觉,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没过几天,那个摔门而走的男人舔着脸,抱着枕头继续敲门:“老婆,开门,今晚我是你孙子。”

    “……”

    那之后,陆夫人也没提别的,噙着温婉的笑容,对陆家主不抗拒也不特别亲近。

    两人唯一能热烈讨论的,就是陆年,他们那个单传,据说活不长的儿子。

    从小到大想了不少吊命的方法,小心翼翼的将儿子养到十八岁成年,可终究还是没解决问题。眼看着儿子的状况越来越不好,陆家主和陆夫人实在没办法了,决定拿陆家的命契给儿子续命试试。

    而初白,就是那个刚好撞在枪口上,被陆家准备拿来给儿子续命的。

    *

    陆家主和陆夫人坐在陆家客厅,看到李德提着猫笼进来时,两人的眼睛都亮了。

    陆夫人起身,瞅见那艳粉色的猫笼迟疑了下:“这是……”

    “怕它跑了。”

    李德一脸严肃的解释了句,然后将猫笼放在茶几上,初白就这样隔着粉色的猫笼和陆家人对望。

    “既然抓回来了,那就快点开始吧。”陆家主伸手去抓猫笼,却被陆夫人拦下了。

    陆夫人见猫笼里的是一只幼猫,眼里有几分不忍,她沉默了片刻,轻轻的道:“让我和它说说吧。如果它不同意……”

    “有什么好说的,续命之后将它好吃好喝的养起来,它要什么就给什么,以后它就算是我们陆家的人,绝对比它在外面过得日子好。”

    陆家主直接否了陆夫人的打算,因为陆家的特殊,他见过太多的事,心肠也比一般人硬多了。在陌生人和儿子之间,他当然选的是儿子。

    “老公。”陆夫人喊了一声,她很少喊陆家主老公,这话一出,陆家主咬牙退了半步,不再阻拦。

    陆夫人转向初白,开口道:“孩子,我的儿子性命垂危,需要一个人和他结命契,这命契可能会让你有些痛苦,但以你们的生命力是不会死的。只要你答应,以后陆家的一切随你取用,你愿意吗?”

    蹲在猫笼里的初白:“……”

    这一家人都有毛病吧,兴趣是一脸认真的和猫说话?难道这个世界的猫有那么高的智商,还能和人交谈?

    怎么可能,它之前遇到的猫,都只会喵喵喵着翻垃圾桶,蠢萌无比。

    眼前这人说了什么,初白一个字都没听懂,隔着世界差异,大妖怪初白目前算是个文盲,沟通不畅。

    陆夫人十分真诚的吧啦吧啦说了一堆,然后发现笼子里的那只猫摇了摇尾巴,懒洋洋的扭头开始舔毛。

    这是没听懂,还是不愿意啊?

    陆家主不耐烦了,“够了吧。”

    陆夫人叹了口气,伸手想要摸摸笼子里的小白猫。

    初白见她伸手,一只羊脂玉镯子从袖口露出来,若隐若现,镯子上萦绕着旁人看不见的灵气。

    初白一愣,盯着那镯子看。

    这个世界灵气浑浊,而且质量很差,空气里的灵力夹杂着斑驳的杂质。用这样的灵气修行,光是去除灵气中的杂质都很费力。而现在那只镯子上的灵气却纯净的多,品质看上去也不错。

    陆夫人见小白猫一直盯着自己的镯子看,她想了想,将镯子从手腕上摘下来,放在猫笼前:“你想要这个?如果你答应了和我儿子结命契,这个就给你。”

    初*文盲*听不懂*白,见那镯子就在自己面前,那灵气萦绕不停的勾引自己。

    它从笼子里伸出爪子,放在镯子上,将里面的灵气吸入体内,纯净的灵力入体的感觉,让它舒服的‘喵’了一声。

    见小奶喵同意的‘喵’了,陆夫人轻轻笑了,抬手摸了摸它毛绒绒的脑袋:“好孩子,以后你就是我们陆家的人了。”

    *

    一般这样时,不会有其他人来打扰它。

    它将精神体沉入自己的亚空间,在一堆家当里翻找着。

    清明丹,在天赐大陆属于初级丹药,稍微有点水平的炼药学徒都能炼制出来。因为是基础必备丹药,虽然价格不高,但销路很好。

    初白身为九尾灵猫,修炼出两条尾巴后,就能自动排除体内杂质,根本不需要啃清明丹。

    它抱着一丝希望,将亚空间翻了个遍,最终一无所获。

    雪白的毛团子垂头丧气的蹲在一尊小巧的药鼎面前,清明丹没找到,倒是翻出了这个。

    他们九尾灵猫每一只都有属于自己的伴生物,有的是后天法器,有的是天材地宝。而初白当年出生时,它的伴生物是一尊药鼎。

    这药鼎的出现,让同族目瞪口呆。

    嗑药什么的那是人类才喜欢的东西,他们九尾灵猫,天生异种,受天道偏爱,夺天地造化而生。凝练自身,根本不需要丹药。

    上万年来,族内还没出过伴生物是和炼药有关的。

    一群九尾灵猫围着那药鼎看了又看,有凑热闹的质疑:“这难道是一尊法器?只是模样是药鼎的样子?”

    好奇心旺盛的九尾灵猫们,将药鼎玩来玩去,最后得出结论,这就只是一尊药鼎,不是防御法器,也不是攻击武器,对敌属性完全没有,只能拿来炼药。

    这结论挺尴尬的,起码对于初白来说,它的伴生物是个鸡肋。当年的初白转头就将这药鼎扔在亚空间角落,不闻不问几千年。

    直到现在,流落到现代世界,它瞅着药鼎皱眉。

    没有清明丹,难道要它自己炼?

    就算要它炼药,它也不会啊。

    亚空间内,初白的的精神体卷着药鼎抛来抛去。对这个身为伴生物的小伙伴,它还是第一次看的这么仔细。

    青铜色的小药鼎,上面嵌着古朴的花纹,三足圆鼎的模样,胖胖的鼎身看起来还蛮可爱的。精神体往药鼎内部探了探,不大的药鼎内里仿佛能容纳万物,漆黑一片中似有万千星辰的光芒闪过。

    那星子接触到初白的精神体,倏地烙印了上去,急切的姿态生怕下一秒又被扔到犄角旮旯无人问津了。

    躺在床上的初白只觉得脑门一疼,脑海里呈现的一册以上古文字书写的卷轴,开篇四个大字——先天药鼎。

    初白愣了愣,那卷轴瞬间没入脑海,里面的记载席卷而来,这让它看药鼎的眼神变得古怪无比。

    这玩意竟然是先天的,自上古之后,先天之物销声匿迹。

    在天赐大陆,无论是丹药还是武器,最好的也不过就是后天之物。可现在,它这个丢在犄角旮旯里的伴生药鼎,竟然是先天药鼎。

    在卷轴和它的精神体融合之后,它发现自己目前只能打开卷轴的第一页,上面记载的是药鼎的使用方法和一些初级丹药的炼制手决,它扫了一眼,将这些记在脑海里。

    初白看到了清明丹,初级丹药的炼制并不复杂,需要的药材也很简单。它记下那几种药材的模样,打算在这个世界找找看。这个世界也有灵气,那些药材很可能也存在,只是叫法和天赐大陆不同罢了。

    它记着药方,忽然门外一顿嘈杂,小奶喵的精神体从亚空间退出来,门正好被来人推开。

    那是两个女孩,二十左右的年纪,一个甜美明艳,一个怯生生的像是小白兔。她俩身后跟着帮佣的王妈,王妈神色焦躁,想拦下来人。

    “王妈,听说年哥养猫了,我们就看一眼。”那个甜美的女孩开口,娇俏的眨眼,脚步却不停的往进走。

    “哎,陆先生吩咐了小猫午睡时,不让打扰的。”

    王妈喊了一声,心底嘀咕。

    这两姐妹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赶上这个时候。陆家主和夫人出门访友,陆年也不在。家里没一个主人,她们非要看小猫,这谁敢拦着。

    这两姐妹是陆莫的妹妹,甜美娇俏的那个叫陆依依,怯生生像是小白花的叫陆筠。

    虽然是旁支,但陆莫在陆家,是年轻一辈里除了陆年最有地位的,陆依依是陆莫的亲妹妹,和陆家主陆夫人表面上起码相处的还不错,帮佣的人怎么敢拦着。

    “王妈,我们真的就看看,年哥又不在,您不说,我们不说,年哥他不会知道的。”陆依依笑着撒娇,还摇了摇王妈的胳膊。

    陆筠一眼就看到了床上的小奶喵,她小步走过去,伸手想要摸摸小猫。

    初白头一歪,让她摸了个空。

    “猫猫乖,给你吃小鱼。”

    陆筠抿唇笑了,拿出一个猫零食,怯生生的想要再次接近它。

    初白再次躲开她的手,跳到枕头上,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

    陆依依姑且不论,这个陆筠给它的感觉一点都不好。看起来像是柔弱亲切的小白花,眼底却透着探究。

    她想从它身上知道什么?

    初白直觉这个陆筠不对劲,不想理她,它跳下床,窜到墙角,离她们远远的。

    它蹲在墙角,屋内的几人却因为它刚才的动作起了争执。

    “年哥怎么养了只土猫,捡回来的吗?土猫性子野,差点把我妹挠了,也不知道身上有没有病。他要是喜欢猫,我送他只布偶,这只土猫就扔了吧。”

    陆依依见陆筠都放低姿态去讨好一只猫了,那只猫却不领情跑了,这让她一脸的不满,说出口的话也变得不客气起来。

    初白皱了皱眉,它刚才离陆筠有段距离,怎么可能挠上陆筠。

    “这小奶喵很干净的,虽然不是什么名贵品种,但长得多可爱,水灵灵的。”王妈这段日子给小奶喵做了不少好吃的,养着养着,也养出点感情了。

    这小奶喵乖的很,吃饭上厕所都不用人操心,也不四处乱挠,每天乖乖的趴在沙发上看电视,那小模样特别惹人爱。

    陆依依皱眉,不就是一只随处可见的土猫,哪里可爱了。

    陆筠扯了扯姐姐的衣服,小声道:“我没事,没挠到我,我就是想摸摸它。”

    陆依依是个疼妹妹的,听到陆筠的话,她扬眉对身后的人命令:“把它给我抓过来。”

    跟着她们来的是司机,五大三粗的汉子抬脚走向墙角的小奶喵。

    “唉,这可不行,别乱来。”王妈急了,伸手就拦。

    陆依依攥着王妈的胳膊,别看她年纪轻轻,力气却比王妈大多了。“王妈,我妹就摸摸,不会弄伤那只猫的。”

    王妈见那汉子去抓猫,陆依依的司机身手功夫不错,下手没个轻重,不会弄伤,那肯定也会弄痛。奶喵那么小,陆大少又那么宝贝它,哪里被这么折腾过。

    陆依依心情颇好,扭头冲陆筠道:“你也是个没出息的,一只土猫也非要摸,回家我让爸爸给你买一只品种猫来,带血统证书那种。”

    陆筠抿唇笑:“谢谢姐姐。”

    陆依依满足的笑了,她是陆莫的亲妹妹,陆筠只是收养的。在家里她可以横着走,爸爸妈妈疼爱她,大哥对她也很好。而陆筠只能小心翼翼的在家里活着,就连存在感都很低。

    陆筠自从被收养回来以后,就是以她为首,什么都听她的,她很享受这种可以随意命令陆筠的感觉,自然也不介意偶尔满足一下陆筠的小愿望。

    比如,现在陆筠想要摸一摸土猫。反正年哥不在,摸一摸也没什么。

    就算年哥在,她想摸一摸年哥养的猫,这个要求也不过分,年哥也不可能对她翻脸。一会儿捉到猫了,就让陆筠摸一会儿,然后赶在年哥回来前离开,这里帮佣的人也不敢多说什么。

    陆依依想的很好,忽然听到司机闷哼一声,她抬眼,看到那只土猫冲她飞过来。

    她吓得‘啊’了一声,来不及躲开,那只土猫就跳到了她的头上,四爪齐飞的在她脸上挠了一爪。

    “啊!好痛!”

    陆依依尖叫一声,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痛。她的眼圈瞬间红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初白立在她头上,踩了踩她。

    陆筠想要上前捉住猫,却因为陆依依疼的乱动,一时反而被挥开。

    王妈咽了咽口水,还是第一次看见小奶喵这么凶残的样子。她看了一眼墙角的司机,刚才小奶喵就是先给了那人一爪子,跳到这人身上,然后借力跳上陆依依头上的。

    “小祖宗,乖啊,可以了,快下来,别挠了。”王妈上前,想要安抚小奶喵。再这样下去,被挠了的陆依依肯定不会放过小猫。

    陆依依忍着疼,比王妈快一步抬手抓住了奶喵。

    她掐着奶喵狠狠的往地上一摔,怒道:“你这只死猫,竟然敢挠我!”

    陆依依的力道很大,那样子竟然是一点都没留力,这么小的猫被砸下去,不死也重伤。

    初白被扔出去时,一点都不担心。猫科动物灵敏柔软的身体足以让它在空中翻个身,完美落地,绝对伤不到一根毛。

    不过在被砸出去的瞬间,它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是陆年。

    于是,刚刚还凶残霸道的小奶喵调整了下姿势,以一种外人看起来惨烈无比,其实屁事没有的样子砸在地上,瘫成一张猫饼,还不忘扯着它娇嫩的嗓子,凄厉的‘喵嗷’了一声。

    *

    陆年一下慌了手脚,他掏出手机直接打给家庭医生。

    那头家庭医生刚下班,接到老板的电话,内容还是如何拯救一只被摔了的奶喵。

    鉴于槽点太多,家庭医生一边飞速出门赶往陆家,一边用电话遥控陆大少做初步的急救。

    陆年按医生指点的尽量不乱动初白,将它捧到床上。

    整个过程他没有看陆依依她们一眼,那两姐妹还有带来的司机大气都不敢喘一声,也不敢走,静悄悄的站着。

    等家庭医生赶过来,接手处理小奶喵了后。陆年才阴沉着脸转身,抓住陆依依的手腕:“是这只手摔的?”

    “啊!年哥,我、我错了。”

    陆依依的眼泪哗啦一下就下来了,被陆年攥住的手腕仿佛快折断了,锥心刺骨的痛。

    她浑身都开始抖,是痛的,也是怕的。

    她哥陆莫是仅次于陆年的天才,陆年十八岁后眼看越来越虚弱了,陆二爷想要捧她哥上位。

    她家上下都想着,这陆家,早晚都是她们的。

    那陆年,不过是个活不了几年的病秧子。

    可只有正面对上陆年时,才知道为什么陆年会被称为陆家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继承人。这种恐怖的压迫感,让她喘不过气,冷汗直冒。

    王妈和司机的脸色也很难看,吓的不敢开口,他们虽然不是主因,也是间接造成了这事。

    一片沉默中,见陆依依哭的凶,都抽泣打嗝了也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陆筠硬着头皮,怯生生的开口:“年哥,依依姐不是故意的,放开她吧。”

    陆年瞥她一眼,眼神淡淡的,却让陆筠瞬间闭嘴,她只觉得背后森冷,冰凉的汗不停往外冒。

    陆年攥着陆依依的手往上一翻,一个用力将她的手腕翻折了过去。

    陆依依惨叫一声,捂着手腕跌坐在地上,不停的哭叫。

    “我的手腕!我好痛!好痛啊!”

    陆筠和其他几人都被这一幕吓傻了,谁也没想到陆年下手会这么狠。陆依依可是他的堂妹,又是个娇滴滴的女孩。直接折断陆依依的手腕,这要有多疼。

    就连床上装死的小奶喵都愣住了,初白睁着溜圆的猫瞳,盯着陆依依被翻折的手。看起来好疼的样子,吓得它赶紧舔了舔自己的爪子。

    家庭医生伸手将它的脑袋拧回来,以眼神示意:要装死就装到底,敬业一点。

    小奶喵好奇的看了一眼医生,这人看来是陆大少的死忠,发现它是装的都不打算拆穿。

    医生勾唇,给了它一个安抚的笑。

    对于小奶喵的事,作为陆年的私人医生,他知道的比其他人多一些。别说这只奶喵是和陆大少结命契的亚种人类,就算那只是只宠物猫,敢摔陆大少的猫,真是活够了。

    陆年出手惩戒陆依依,医生觉得大快人心。

    陆依依那女人,仗着陆莫的名头,摆着主人家的姿态,就连他都被当做下人呼来喝去的。

    他顶着帝都大学医学博士的学历,留洋精英分子,领的是陆大少的工资,下人你妹啊!又不是古代,摆什么贵族的谱。

    医生心情愉悦的给小奶喵缠绷带,还低声轻哄:“乖,别挣扎,这是为你好。”

    装病号就要做全套,职业精神拿出来。

    小奶喵想到那被活生生折断的手腕,它果断的躺平任由绷带在身上缠了一圈又一圈。

    陆依依还在惨叫,其他几人脸色煞白。

    陆年却没在意他们,低头看着地上捂着手腕哀嚎的陆依依,笑道:“痛吗?应该没那么痛吧,才折了你一只手腕而已,你可是摔了我整只猫。”

    陆依依几乎瘫软在地上,她眼神惊恐的看着陆年,像是从今天才认识他一样。

    陆年是安静冷淡的,总是一个人呆在陆家大宅,身体不好的‘天才’,几乎没有人见过他有什么激烈的情绪。

    可,眼前这人是谁?

    陆年甚至在笑,那笑容配上他完美的五官很好看,但此刻陆依依只觉得害怕,从小被捧在掌心里长大的她,从未见过让她如此害怕的人。

    她浑身的颤抖一直没停,哆哆嗦嗦的想着要赶快离开。

    “这次就这样算了。”陆年居高临下的看着陆依依,一字一顿的道:“以后,别再碰我的猫,否则,你不会想知道后果,懂了吗?”

    陆依依的脸色已经不能看了,她捂着手腕,涕泪交加的点头:“我、我知道了。”

    陆年的视线移到其他几人身上,王妈不安的挪动,陆筠和司机脸色青白。

    就在陆筠以为陆年也会惩戒她时,陆年开口让他们将陆依依带走,随后冷淡的让王妈也下去。

    陆筠和司机架起陆依依,飞快的离开了。

    王妈忐忑不安的也退了下去,总觉得自己在陆家做不长了。

    *

    陆大少冲冠一怒为奶喵,这动静闹得有点大。

    不到半天,整个陆家上下,连旁支的旁支都知道了。陆依依上门摔了陆大少的猫,结果被折断了手腕,那伤没三个月根本好不了。

    一些不爽陆依依平时作风的人,幸灾乐祸的看热闹。

    另一些心思深沉的则琢磨着,陆大少这是真的心疼猫?

    恐怕不是吧,这是借由猫的事,敲打陆依依他们家呢。别以为有个陆莫就可以肆无忌惮,他陆年还没死呢。

    这些人又往深处想了想,陆大少弄出这一出,是他自己的意思,还是陆家主授意的?如果是陆家主授意,那陆家主针对的是陆莫?还是陆莫背后的陆二爷?

    一时间,人心浮动。

    *

    陆依依回到家,在父母兄长的心疼安抚中,逐渐走出了在陆年面前的恐惧害怕。她哭的梨花带泪,抓着哥哥的手,让哥哥替她报仇。

    陆母心疼女儿,自己没什么本事,仗着儿子能力强,这几年连做小伏低都忘了。她红着眼也吼着:“陆年,陆年真是狠,连亲戚都下手这么重,他那个病秧子怎么不早点死呢!”

    扭头看见站在一旁的陆筠,陆母满肚子的火都冲她宣泄出去:“你是死人啊,就这样看着陆年虐待你姐姐!你就不会上去挡一挡吗!”

    陆筠被她吓了一跳,怯生生的道:“我挡了,可是……”

    “你挡了什么了,你要是真的挡了,依依怎么可能伤的这么重!”陆母根本不听她的辩驳,怒骂着。

    陆筠眼眶红了,眼泪含在眼眶里,要掉不掉的。

    陆莫看不下去了,他上前一步抱了抱母亲:“好了,妈。现在说这些都是闲的,别气了,生气伤肝。”

    陆母被儿子安抚下来,看到陆依依的手腕,又开始抹泪。

    陆父一直等她们闹完了,才开口:“最近都安分一点,也别去找陆年的事。”

    “爸?”陆莫诧异,在他看来,陆年这是在打他的脸。

    “依依被伤成这样,成了陆家上下的笑话,现在我们就这样忍了?”

    “不能忍也要给我忍住。”

    陆父命令,觉得自己口气太硬了,又缓了缓对女儿道:“依依,爸爸知道你受委屈了,但这口气先忍着,好好养伤,最近别去找陆年的麻烦。”

    陆依依被陆年这么一吓,根本不敢自己对上他。现在被爸爸一说,见家人都不打算替她出头了,她憋屈的咽不下这口气,可也没别的办法,只能委屈的又红了眼眶。

    陆母心疼,抱着女儿又好一顿安慰。“依依不哭,陆年我们动不了,那就拿那只猫出气。他不是宝贝他的猫吗,我倒要看看他会不会为了一只猫和我们彻底撕破脸!”

    陆父愤怒的吼了一声:“都说了别去找陆年麻烦,你的脑子呢!无论陆年是真稀罕那只猫,还是做戏,都别去动它!你以为陆年为什么对依依这么狠,这是在报复我们之前的逼宫呢!”

    陆母愣住,“你是说……”

    “之前以为陆年不行了,二爷那边属意陆莫当继承人。十拿九稳的事,被六爷插了一道暂时搁置了。现在陆年看似又好转了点,一时半刻死不了。恐怕陆家主那边就等着我们送上门好收拾!”

    听陆父这么一说,陆莫皱起眉,陆母彻底慌神了。

    *

    陆家的分支不少,但主支这一脉很神奇的代代单传。因为每一代就这一个单蹦蹦,所以陆家上下都看的很重。

    这一代陆家的家主结婚很早,却一直到了三十多了才有了儿子。本来陆家主都有点绝望了,打算实在不行的话,就从旁支过继过来一个。

    结果一直等到三十五岁时,他的妻子终于怀上了,一脉单传怀上的果然是个儿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