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7.第87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够的小天使, 请耐心等待  “快,抓住它。”

    “唉,好像往那边跑了,快拿网子来!”

    “你们去那边堵住,千万不能让它跑了。”

    村长朝动静最大的那边看了看,要不是屋里有贵客,他都忍不住亲自上去抓了。又等了片刻, 他喊住一个十岁左右, 黑黝黝的小子。

    “李家的崽,去看看那边抓到没?”

    那黑皮小子扭头,脸蛋冻的红红的,咧嘴一笑:“抓到啦,刚才就把那个东西逼到死角了,牛叔他们去拿笼子了,等装好就给送过来。”

    “好, 好, 那你去催催,让他们赶紧的。”

    村长听了, 脸上总算是带着点笑。屋子里那贵客可是等了一个晚上, 总算是抓住了那贼精的东西。

    黑皮小子没动,眼珠子一转凑近了村长问:“三爷爷, 你说我们抓的那是个什么东西?会不会是妖怪啊。”

    “少胡说, 这世上哪里有什么妖怪, 那就是一只跑丢的猫罢了。别在这耽搁了,快去催。”

    村长干笑了几声,催促他赶紧去。然后转身进了屋子,给贵客汇报最新的情况。

    等村长进了屋,那李家的黑皮小子撇撇嘴:“当我傻啊,哪里有猫会长成那样,最早发现那天,那猫明明有两根尾巴呢。”

    一直跟在他身旁没吭声的小伙伴突然开口:“三爷爷说把那个东西卖给屋里的人,就能给村子好多的钱,你说每家能分多少?要是多一点就好了,不用让我姐那么辛苦在城里打工。”

    黑皮小子哼了声,贼精的眨眼:“肯定不少,屋里那人一看就是人傻钱多速来的土豪。那东西那么稀奇,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小伙伴咧嘴笑了:“那东西还是我们发现的呢,三爷爷会多分一点给我们吧。”

    “那必须的。”

    *

    初白趴在带着锈迹的铁笼子里,一脸的懵逼。

    它有点不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为什么和敌人打了一架,它就被打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这世界的法则察觉到它不同于此世的力量,在它穿越之初就差点将它压成一张猫饼。

    以至于现在没办法维持人身,褪回了幼年体的兽型。

    在陌生的世界流浪了几天,它还是被人类抓住了。

    关着它的铁笼子很旧,还带着一股难闻的异味。上面沾着几撮鸡毛,表明了这铁笼子以前是关鸡的。

    它堂堂九尾灵猫初白,有着上古神兽血脉的初白,现在竟然被关在鸡笼里,这也算是蛮新奇的体验。

    鸡笼很脏,初白撑着爪子想要站起来,却被拎着笼子的人一晃,它腿一软,在鸡笼子里打了个滚,头晕眼花的撞到了笼壁上。

    一撮鸡毛落在它的鼻尖,让它打了个喷嚏。

    一群五大三粗的汉子们好不容易抓到它,对它的关注度很高,见它这样,一个汉子哈哈大笑:“这是闹的没力气了吧,让它刚才跑的那么凶。”

    “打喷嚏了,这寒冬腊月的,这么小的猫会不会活不下去。”

    “轮得到你瞎操心,村长家里的那贵客说这只猫生命力强着呢。”

    “也是,走快点吧,雪又下大了。赶紧把它交了换钱,今年能过个好年。”

    想到那陌生人许诺的价钱,一群汉子们都喜上眉梢。

    这城里人就是人傻钱多,以往捞个木头石头大鱼什么的有人花钱收,现在连一只土猫都有人肯花大价钱收,城里人真会玩。

    初白趴在笼子里,眯眼瞅着外面这群人,大大的猫瞳里是满眼的不可思议。

    这些人,这种装扮,还有这语言……它都没见过。

    看来这里真的不是它的世界,这些人虽然长得魁梧,但顶多只算是身体结实点的普通人,和老家没得比。空气中的味道也不一样,这种夹杂着浑浊的斑驳灵气,是它以前从未闻过的。

    可是,它是怎么到的这个世界?

    它知道整个宇宙中有无数个世界,可世界和世界之间是有次元壁的。哪怕是它也无法打破壁障,可现在它莫名其妙的跑到这个世界来了。

    “这猫怎么了?刚才还挺精神,现在呆呆的。别真的冻的病了吧?”

    拎着鸡笼的汉子已经走到了村长家门口,他伸手晃了晃笼子,指望里面的猫能精神点,病恹恹的怕换不到好价钱。

    一旁的人正打算伸手捅一捅初白,那个收购猫的城里人出来了。四十多岁的模样,保养的很好,男人表情严肃,穿着黑色的羽绒服,全身上下没有另外一个颜色。

    初白蹲在笼子里打量他,这人给它的感觉和这些汉子们都不太一样。

    这个时候的初白还不知道那就是所谓城里人养出来的气息,和这些整天务农的汉子们自然不同。

    男人低头打量了下笼子里的猫,那目光带着冰冷的审视,也不进屋,就这样在寒风大雪中仔细辨认,最后点点头,确认就是这只。

    他将手里提着的手提箱交给村长,里面是现金,一共一百万。然后伸手拎过鸡笼,严肃冷漠的上了村口停着的轿车。

    村长和汉子们热情的目送那人离开,转头就被从天而降的巨款砸晕了。

    一百万啊,这每家都能分到不少!

    这下不止是过个好年了,明年一整年都轻松多了。

    只有黑皮小子和他的小伙伴还不住的冲轿车消失的方向张望。

    黑皮小子挠挠头,低声问:“刚才那猫,你看它是几根尾巴?”

    “一根。”

    “那难道发现那天真的是我们眼花了?那天好像看到是两根尾巴。”

    “……我也记不清了,那天天黑,也许看错了呢。”

    “唉,我还以为发现了妖怪了。就是只普通土猫,那些城里人也这么舍得花钱。”

    “他们人傻钱多呗。”

    两人小声嘀咕着,转头也将这事抛在脑后。

    *

    初白被装在鸡笼里拎上了轿车,破旧的鸡笼和干净豪华的轿车一点都不搭。那男人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皱了皱眉,开车进了县城。

    从村子里出来时,天才蒙蒙亮,等到了县城,已经是七八点钟的光景。

    男人开着车找了家宠物店,这里不像大城市有那么多种宠物用品可以挑选,猫笼什么的都只有基础款,颜色还特别艳丽。

    男人在初白不可置信的眼神中,挑了个艳粉色的猫笼,将它塞了进去。

    途中,初白试图逃跑,亮出爪子挠了他一下。

    男人动作很快的闪开,它锋利的爪子只在他手背上落下一道浅浅的划痕,连皮都没挠破。

    它磨了磨牙,衡量了下自己的状态。

    体型褪回了幼年体,就连力量都只有幼年体的那一点。现在的它简直就像是一只普通的猫,不,比普通猫好点,起码它还有智商,而不是只会喵喵叫。

    男人拎着艳粉色的猫笼再次上车,却没有立刻开车。

    他盯着放在副驾驶座位上的初白,缓缓开口:“学乖一点,别随便伸爪子。到了陆家,那可不是能让你随便挠人的地方,就算要伸爪子,也要记得把指甲缩回去。”

    初白舔了舔爪子,根本不搭理他。

    语言不通,它听不懂男人在说什么。而且会一脸认真的和一只猫说话,难道还指望它回几个‘喵喵喵’吗?

    傻不傻。

    它就算褪回了幼年体,那也是有尊严、高贵冷艳的大妖怪,绝对不会轻易对人类喵的。

    男人仿佛没看到它不配合的态度,一本正经的教导完毕,才开着车往帝都驶去。

    *

    等儿子终于舍得从有猫的房间里出来,陆夫人轻笑问:“这下放心了?”

    陆年:“嗯。”

    “喜欢它吗?”

    “嗯。”

    “不怪我和你爸了?”陆夫人问。

    陆年:“这个是两码事。”

    陆夫人头痛的揉了揉额角,瞒着儿子用命契的事,看来让他气得不轻。哪怕目前看来结果还不错,陆年也不赞同命契的事。

    陆夫人一时劝不住儿子,也不想和他多说。反正事已成定局,以后多补偿点好了。

    她想着,推开丈夫书房的门。

    陆家在华夏特殊的地位,让陆家主每天要忙的事很多。陆家主人生的粗犷豪迈,有着北方汉子的铁骨大气。虽然长相不难看,但绝对和俊美扯不到一起,只能说有一股男人的霸气。

    好在陆年的长相结合了父母的优点,五官更偏陆夫人,加之气质出众,哪怕是帝都知名的病秧子,也依旧受名媛圈的追捧。

    陆家的一切陆家主是打算交给陆年的,以前还担心陆年的身体问题,现在结了命契,总算是暂时没了这个困扰。

    陆夫人推开门,陆家主正坐在书桌前翻阅文件。

    “怎么样?”陆家主问,因为在家,他只穿着休闲服,彪悍的身材哪怕是休闲装,都透着一丝煞气。

    陆夫人走到他跟前,微微躇眉:“我看他挺喜欢的。”

    “喜欢就好,我就怕委屈了儿子。”陆家主哈哈大笑,命契虽然是以命抵命,但抵命的人不死的话,那相当于终身要绑在一起。

    当初儿子有性命之危,续命这种事,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也不想做。以人续命,反噬太严重。思前想后之下,他将注意力放在了亚种人类身上。

    亚种人类,是现代社会的普通人所不知道的存在。

    从建国那会开始,在华夏就偶尔会有不同于人类的婴儿降生。他们或多或少都带有动物特征,有的只能变出耳朵和尾巴,而有的可以完全变为兽型。

    这样的孩子出生没有规律,哪怕父母都很正常,也有可能生出这样的孩子。最初这样的孩子很难生存,一些地方甚至将他们当做妖怪杀掉。

    后来国家将这样的孩子保护起来研究,发现他们和普通人类没什么区别,只是生命力和恢复能力更好,并没有传说中妖怪通天彻地的能力。

    再后来,有的高官家里也出现了这样的孩子,那毕竟是流着自己血脉的孩子,也不是所有父母都以异类的眼光看待。

    鉴于这些人并没有太大的危险性,加上有上层的推动,这样的孩子终于被国家承认,成了普通人所不知道的,特殊世界里的一类,被称为亚种人类。

    每一个亚种人类降生,凡是能被找到的,都被国家登记在册。

    如果亲生家庭不愿意抚养,就由国家接手抚养。

    亲生家庭不介意的,则可以亲自养育,但会受到国家的监控。亲生家庭对于亚种人类的存在,要三缄其口,不得对普通人宣扬。

    亚种人类的数量并不多,因为其强大的恢复力和生命力,大多数由国家抚养长大的亚种人类都投身军部和特殊部门。

    普通人家成长的亚种人类则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也要上学、高考、找工作、混社会的。

    也有少部分亚种人类愿意被人类庇护,成为人类实权者或者富豪的附庸。

    陆家主以前就替人结过命契,好几个亚种人类在自愿的情况下,和人缔结命契。在现代社会,这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危险性。

    除非天灾**,普通人一辈子能遇到的危险一只手都数的过来。而且命契只能抵挡意外伤害,正常的生老病死,命契是不会抵消的。

    普通的受伤的话,以亚种人类的生命力和恢复力,不会危及他们的生命,好的也很快。

    所以给陆年续命,他选中了亚种人类。

    只是亚种人类大多被国家登记在册,陆年的情况又不能拖,再加上陆家内部还有人动作不断,陆年的情况在这个当口能不曝光最好,也就无法大张旗鼓的找那些被记录过的亚种人类。

    就在这时,初白的消息闯入了陆家的视野。

    初白在山野游荡的时候,被当成了被抛弃在乡下的,野生的亚种人类。一个没有被国家关注过,没被记录在册的亚种人类。也许是出生于偏僻乡村,被亲生父母当做妖怪扔掉了。

    于是,陆家主费了大力气抓住初白,用它来给儿子续命。

    抓回来后,他们发现这个亚种人类还处于幼生期,连话都听不懂,没有受过人类教育,这样的和野兽无异。

    如果不是时间紧迫,陆家主绝对能找来比初白更好的亚种人类。

    自从国家承认了亚种人类之后,这些人就像是普通人一样,受教育、上大学、参加工作,有的亚种人类甚至混成各行业的佼佼者。容貌、才学、智商都很出众。

    陆家主不像陆夫人那样心软,也不像陆年有着底线原则,不想牵扯无辜的人抵命。在陆家主看来,以陆家的地位和财力,只要条件给够,平等交换,总能找到愿意为他儿子续命的人。

    那些家伙又不会轻易死掉,用一个命契换来陆家的庇护和财富,绝对有人愿意。

    现在因为种种原因给儿子找了个野生的,还是纯天然,未开化,好像连人形都没变过的奶喵,再加上儿子本来就不同意命契的事,陆家主觉得有点对不起儿子。

    “委屈?”陆夫人笑了:“你是没看到,他将那只小奶喵抱在怀里顺毛,还亲自喂了鱼。”

    “亲自?他和那只奶喵这是第一次见吧,就能喜欢成这样?”陆家主怀疑的挑眉,他的儿子性子淡,因为体弱,从小情绪起伏就不大,还有点小洁癖。

    “不但亲自给顺毛喂食,还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初白。”陆夫人自然也知道陆家主的难以置信,要不是她躲在门外全看见了,她也很难相信。

    她笑着叮嘱:“以后那孩子就是初白,你记得别喊错了。它听不懂,慢慢教就是了。横竖看着还是只小奶猫,就当多养个孩子。它救了儿子的命,以后它就算是我闺女,陆家的女儿。”

    陆家主咧嘴:“我没想慢待它,早就说了,等续命后陆家会把它贡起来。”

    陆夫人的笑收敛了,她认真的道:“我是说要把它当亲女儿一样看待,你注意一下你的态度。”

    陆家主有点尴尬,他的工作特殊,接触过不少非人类,哪怕亚种人类被国家承认了,在陆家主眼中,那依旧是和人类不一样的存在。

    不至于不喜,但偶尔总是会不经意的表现出区别。

    更何况初白无法化形,好像听不懂人话,没有接触过人类的教育,从出生就一直流浪生活在山野间,就算知道它是个亚种人类,面对这样一只奶喵,陆家主总是忍不住就将它当做猫了。

    人类对一只猫,有宠爱,有喜欢,却绝对不会放在同样对等的地位。

    陆夫人显然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她哼了声:“你不注意也没什么,就等着被你儿子冷眼以待吧。”

    “行,行,我知道了,以后会把它当亲闺女一样对待,这总行了吧。”陆家主妥协嘟囔,“它叫什么?什么白?”

    “初白。”陆夫人应。

    陆家主撇嘴:“儿子这文化水平不行啊,起个名字都没内涵,这么普通。”

    陆夫人打了他一下,这话她可不爱听。

    陆年从小体弱,去学校的时间并不多,大多数都是请的家庭教师教导。就这样还能跳级,十八岁就以第一名的成绩从帝都大学毕业。说她儿子没文化,那他这个大老粗算什么。

    陆家主挨了一下,咧嘴笑笑。

    老婆这不痛不痒的一下,和给他挠痒痒没区别。在他看来,这是夫妻间的情趣。

    他反手搂住陆夫人的腰,亲亲热热的亲了她一下。

    儿子的性命保住了,陆家那些使劲蹦跶的跳蚤们就可以腾出手收拾了。没了压在心头的大石头,陆家主觉得神清气爽。

    *

    命契结契之后,陆夫人对初白犹如亲闺女,陆家主在陆夫人的提点下,将一只猫看做亲闺女虽然有点别扭,但也接受了。

    偶尔还能见到陆家主捏着小银鱼,一脸尬笑的想要喂猫。

    在这两人的表态下,那些帮佣管家虽然不知道陆家主夫妇为什么对一只小奶喵这么好,但不妨碍他们将这只小奶喵捧着。

    初白在陆家的地位瞬间升高到仅次于陆年的程度。

    更何况这只小奶喵深得陆大少的喜爱,陆大少出门前会问一句:“初白呢?”

    忙完工作回家了,第一个问的也是:“初白呢?”

    不少在陆家工作的人都看见过,传说中有洁癖,生人勿进的陆大少,抱着那只小奶喵走动,几乎快成了奶喵的移动坐骑。

    还一脸平静的教那只喵识图认字,买了幼儿早教套餐回来,在客厅那超大智能电视上播放给猫看。

    对于陆大少将奶喵当娃娃养的态度,帮佣们都是自动当没看见。在这种家庭工作,少看,多做,不嘴碎是最基本的。

    *

    在外面流浪的那几天,它也见过无数人,大多都是毫无灵气的普通人。上千人里能碰到一个略带灵气的,都很难。可现在,在陆家的客厅里,那几个老头和那几个中年人,竟然都不是普通人。

    这让初白略感兴趣的甩了甩尾巴,它现在有点想弄清楚那个阵法是打算干什么的了。那个灵气看起来最充足的陆家主,抓一只猫,还大手笔的刻画阵法,是为了什么?

    想要弄清楚阵法,最快的方式就是让阵法落实在自己身上,契约成立。不过初白不想给自己找麻烦,哪怕这阵法在它看来并不特别高深,但在世界法则的盯梢之下,它也不想大意的中招。

    又逛了一会陆家大宅,初白寻思着要不要离开这里时,主宅卧房那边响起一阵骚动。

    人声鼎沸,越来越热闹,就连陆家主和陆夫人都奔了过去。

    初白看了一眼又一眼,耐不住好奇心,白色的小奶喵也蹿了过去。

    *

    越是靠近主宅的一间卧房,阵法牵引的痕迹越明显。

    初白在其中一间卧房门口停下,它身上虚浮的阵法和那卧房内的人形成了一个完美的闭合。

    这种灵力流动的回路,初白歪着猫脑袋想了一会儿,才在记忆里挖出来一个类似的——命契,以主仆形式结契,仆替主命。

    因为这命契太粗糙,很容易反噬,在天赐大陆早就被淘汰了。所以初白一开始压根没印象,还是走到跟前了,里面那人明显是性命垂危激活了阵法,它这才想起来。

    原来陆家抓它是为了给里面那人续命。

    九尾灵猫都很惜命,天生异种,一旦暴露就会被全大陆追杀争夺,所以每一只九尾灵猫都很珍惜自己的小命,谁想要它们的命,它们就能让那人死无葬身之地。

    初白是一只纯种的九尾灵猫,自然也不例外。在察觉陆家抓它是打算用它的命给里面的人续命,它出奇的愤怒。

    虽然这命契没结成,但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它的真名。若是它一个不慎暴露了,在世界法则的压制下,它不就成了任人宰割的案上猫。

    初白磨了磨爪子,悄悄的潜了进去,打算宰了那个‘主人’,永绝后患。

    里面人荒马乱,一时也没人注意一只猫。它窝在柜子缝隙里,静静的等着这些人散去。

    陆家主和陆夫人站在陆年的床边,看着床上儿子气息越来越弱,陆夫人惊慌的抓着陆家主:“怎么会这样,命契不是成了吗?”

    命契结成,儿子被力量反噬时,会将这反噬的痛苦由命契另一人承担。可现在,看起来一点效果都没有!

    陆家主皱眉,想到结契时那忽明忽暗的光芒。忍不住怀疑,难道这命契没结成?还是哪里出了岔子?

    “都别留在这,门外守着。”

    陆家主想不通,吩咐了一声,转身往关着初白的那间房子走。

    陆夫人跟了上去,每次儿子被力量反噬时,有时候会力量暴走,留在屋里是很危险的一件事。所以每次他们都是待在外面等着。

    就算不忍心,也只能等着,等着陆年自己熬过去。

    不一会儿,这间卧室里人潮散去。

    初白又等了一会儿,确定暂时不会有人进来,这才踩着猫步走出来。越靠近床边,越能感受到那暴烈肆虐的力量。

    这力量强大的不像是人类可以拥有的,也让初白明白了为什么这人需要续命。

    过于强大的力量,却没有与之匹配的身体。这就像是勉强将力量塞进了弱小的容器,那容器承受不住,自然就只有被炸成灰的结局。

    床上的‘主人’,不用初白动手宰了他,就这样扔着不管,他也快爆裂而亡了。就算撑过了这一次,下一次,下下一次,也绝对熬不过去。

    初白歪着脑袋想了想,决定让他自然的爆裂而亡好了。免得它宰了他,还要背上因果。

    想通了这一点,它轻巧的跳上床,打算看一眼这个妄想做它‘主人’的人。

    床上躺着的男人近乎全/裸,因为力量暴走的关系,穿多少都没用,陆家主索性也就不给儿子穿了,光着。

    所以初白一抬眼,看到的就是一具近乎完美的男人**。

    宽肩窄臀大长腿,肌肉线条不会过于夸张,却富有力量感。堪称黄金比例的身材,腹肌和人鱼线都非常漂亮。底下的男性象征哪怕是在沉睡时,都显的十分傲人雄伟。

    初白以一种纯欣赏的目光将男人的身材点评了一遍,然后将视线移到男人脸上。

    那是一张很年轻很好看的脸,就算是放在天赐大陆,都能够称得上不可多得的美男子。

    他的皮肤有点苍白,却无损他的俊美。眉眼狭长,此刻因为力量暴走而紧躇着,五官依旧是无可挑剔的完美。

    初白想起人类经常说的一句话——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这男人配的上这句话,而且这张脸十分眼熟。

    初白用爪子挠了挠头,尾巴暴躁的甩了甩。

    这张脸,不就是它刚来到这个世界,被世界法则差点压成一张猫饼时,救了它的男人!

    每个世界的世界法则都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在天赐大陆,那被称为天道。

    每个世界的天道对力量的衡量标准都不一样,在这个灵气驳杂,基本全是普通人的世界。它以九尾灵猫之姿闯入,被判定为异世来客时,就被世界法则认定为需要抹杀的存在。

    就算它修出了九条尾巴,也无法毫无准备的对抗法则。更何况它闯入时才堪堪五条尾巴而已。

    世界法则一出手,它措不及防之下,几乎毫无反抗之力。断掉三条尾巴,仅留着两条尾巴保命的它,成了一团血肉模糊的毛团。

    就是在这个时候,这个男人出现了,它本来想逃跑的,却无力动弹。

    男人先是远远的盯着它,在它奄奄一息时,渡了灵气过来。那灵气暴虐又温柔,可是对处于世界法则的压迫下的它来说,这只是杯水车薪,一点用都没有。

    就在它感觉自己这次估计会死的时候,模糊间听到男人问它:“你叫什么名字?”

    那是用灵力直接回荡在脑海里的声音,就算不懂这个世界的语言,也能听懂其中的含义。

    彼时的它咧嘴,想套它的真名,做梦比较快。

    男人等了一会儿,见它不吭声,气息越来越弱。他知道救不活了,轻叹了一声:“白色的毛团,今天又是初次遇见,那我就叫你初白吧。”

    血肉模糊的毛团子嫌弃的撇撇嘴,初白,这什么破名字,比它的真名差了一万倍。

    “就这两个字了,一会我挖个坑将你埋了,墓碑上总要有个名字才好。”

    这是毛团子听到的男人说的最后一句话,陷入黑暗前,它在心底轻轻的应了。

    初白么,也好。

    没想到会死的这么草率,也没想到在最后会遇到了个人类,不但给它起了个名字,还打算给它收尸安葬入土一条龙。

    真浪费,这要是放在天赐大陆,多少人恨不得扑上来将它炖汤了。

    ……

    三天后,初白从一个土包包里爬出来。看着被自己推倒在一边的简易小墓碑,上面果然刻着两个字,虽然看不懂,但它猜测应该就是‘初白’。

    那男人说到做到,真的把它给埋了。

    毛团子目光复杂的盯着那块刻着‘初白’的石头,最后刨了个坑将石头埋了进去。

    它也没想到自己没死,在它失去意识前,在心底轻轻应了那个男人给起的名字后,世界法则的压迫陡然从它身上消失了,只剩下了一丝残留。

    他给了来自异世的它一个名字,它承认了这个名字,再加上它的力量被削弱的只剩下一丁点。这一个名字确立了它和这个世界的一丝因果,让世界法则也就承认了它的存在,不再抹杀它。

    它立刻明白了这是自己唯一生还的机会,将最后一丝气息纳入丹田,静待身体的自我修复。然后足足花了三天时间,它才活下来,不过第二条尾巴也快保不住了。

    那个给了它名字的男人是它在这个世界第一个记住的人,它还想着什么时候再碰到了,就把这个救命之恩给还了。

    结果,现在就碰到了。

    它的救命恩人,也就是想要拿命契束缚它的人。

    现在,那个命契的‘主人’,眼看要死了。

    *

    而目前了解世界唯一的途径,是看电视,看还是陆年给它买的幼儿早教的动画片。

    初白两眼无神的看着电视里一只老虎和海龟在海里玩捉迷藏,顺带认识各种奇形怪状的海底生物。

    它磨了磨牙,趁没人注意,肉爪子在遥控器上按了下,电视画面切换到新闻频道。梳着西装头的男主播清晰的播放着一条条国内外新闻。

    看了好几天的电视,初白对这个世界有了初步了解。

    这个世界和天赐大陆完全不一样,属于现代科技文明,基本上都是普通人,物种和它的世界有的相似,它的世界也是有凡人的,这里的物种和凡人世界的物种差不多,只是叫法不同。

    这世界的漫天神佛、神兽精怪、妖怪修士都变成了传说中的东西,在普通人眼里是不科学不存在的。

    但鉴于陆家的存在,初白判断这个世界还是有特殊者的。只是数量稀少,不为普通人所知。

    比如陆家,再比如这世界还有古武世家勉强也算得上。它还从电视上看到了道观佛寺,也许还有一些道修或者佛修?

    跟在陆年身边,陆年几乎没有避着它,这让初白知道了一个神秘组织——龙组。

    隶属于国家,又拥有极大的自由度,成员都是拥有特殊能力的人或者非人类。

    它见过一个龙组成员来找陆年,那人来的时候是一只黑豹,转眼变成了一个娃娃脸的少年。

    它听到陆年介绍少年是亚种人类,然后那少年一脸看同类的表情,看着它。

    初白顿时悟了,难怪陆家对它的态度那么奇怪,这是从一开始就把它当成亚种人类了。结合最近陆年对它的幼儿教育,它判断出自己在别人眼里的状态——

    野生的亚种人类,幼生期,看似两个多月的奶喵,变幻人形的话也就五六岁的模样,所以房间里那一堆小女孩的衣裙,都是给它准备的?

    它有了一个顺理成章的身份,一个在外流浪几年的猫科亚种人类幼崽。

    作为一个活了几千年的大妖怪,现在被当做软萌天真的幼崽,初白可耻的沉默了。

    不过几秒后,它就适应良好的喵喵几声,歪着脑袋想着。

    幼崽好啊,人类对幼崽的警惕总是少一些,容忍度会高一点。等它熟悉了这个世界,也比较容易从陆家脱身。

    初白在天赐大陆蹦跶了那么多年,马甲经验极其丰富,一瞬间就列举出披着幼崽马甲的好处一二三点。

    唯一让它有点遗憾的是,幼崽马甲不好赚钱,也不能表现的太出乎常理。

    看了几天电视,它了解到这个世界的科技让普通人拥有着便捷的生活,交通发达,远距离通话,网购超市等等,有钱可以买到一切,没钱寸步难行。

    在天赐大陆豪了几千年的初白,在这个世界穷的响叮当。它的亚空间里到是有很多好东西,但披着野生幼崽的马甲,它现在也无法光明正大的拿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