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你怎么了?
    不过,他也想看乔妤虐虐贝曼窈……

    呸呸!他到底在想什么呢?!

    只见乔妤眼角落下了一滴冰冷的泪,她勾唇笑着,绝美妖异,不负之前的清冷,而是媚笑着,笑中带着泪。

    她喜欢了他几万年,终比不过和他认识不过才几年的池淮澜!

    怎能不恨。

    她回过头,看着在地上承受天刑的贝曼窈,勾唇妖娆一笑,清冷气息还有,但更多的是妩媚,她轻轻拂了下长袖,那绣在袖子上的凤凰呼之欲出,花纹复古华丽。

    她高贵的低头俯视着在地上痛叫的池淮澜,眼神冷漠,没有感情,仿佛在看一个死物。

    何向贤看着,突然好想让乔妤用鞭子抽池淮澜这个小三。

    呸呸呸!他又在想什么,明明池淮澜才是女主,他怎么维护起若情公主来了?!

    经历天刑后,贝曼窈身上的白衣全部被血染红,嘴唇上也痛得咬出了鲜血,她跪在地上,只觉膝盖麻木又刺痛,她看着乔妤,看着她那高贵不屑的眼神,觉得不只是池淮澜在受辱,连同她贝曼窈也在受辱!

    这种感觉,真是很羞耻难堪!

    “把她送进转世台。”乔妤吩咐完天兵,然后就冷漠地走了。

    连看贝曼窈跳转世台也不愿看,仿佛,贝曼窈像是地上的尘埃,入不了她的眼!

    “卡!”何向贤点头,接下来就要拍池淮澜跳转世台的戏份了。

    贝曼窈从地上站了起来,衣服上的红色颜料很显眼,她感觉自己刚才演的不错,一定会特别让看到她演的这一幕的人同情心疼她,结果她微笑着抬头一看,看见在场的人都还沉浸在刚才的戏里。

    而且,眼里并没有同情和心疼,看着她只有满满的不满,还有不赞许?!

    什么情况?!

    贝曼窈还不知道,其他人都把乔妤当成了这部剧的女主,而她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认为是个勾引男主的恶毒女人了……

    等等!这剧情也偏了太严重了吧?!

    到底谁是女主啊?

    乔妤把假发给弄下来,还有步摇,弄好头发再去换下繁琐的蓝色宫裙换回她的衣服,再去卸妆,总共浪费了半个小时的时间。

    孟桐和助理小彤在外面等的都不耐烦了,乔妤这才走出了化妆室。

    “走吧。”乔妤撩了下头发,妩媚笑着。

    小彤叹了口气,当演员是很累的,世人只知道他们外表的光鲜亮丽,却不知背后的艰苦辛酸。

    —

    薛哥又去温安北的家里了,走进他的卧室,以为他还是像往常一样倒在床上睡懒觉起不来,没想到一进去就看见了坐在床上沉默不语的温安北。

    “我操?!”薛哥顿时吓了一大跳,定睛一看,原来是温安北,他还以为是鬼呢!

    毕竟,他从来没看过温安北这么早起床好不好!从来没有!这是第一次!

    他本来还想夸夸他的,却看见他眼睛下淡淡的黑眼圈,问:“你怎么了?你该不会又熬夜打通宵了吧?!”

    “不是。”温安北垂着又长又卷的睫毛,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薛哥觉得他今天很不对劲,好像有什么心事,于是说:“那你赶紧起来洗漱,我先去把早餐买了。”

    说完,他便出去了,屋子里又剩下了温安北一个人。

    窗户没有关,早晨的清新空气扑面而来,还有那微微湿润的风,暖黄的阳光落在了温安北他白净的脸上,他的眼睛仿佛没有光彩,琥珀色的眼瞳再好看也失了色。

    他突然,手轻轻一动,拿起了床头柜上一直摆放的照片。

    那是他和安浅的合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