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浅浅,我喜欢你
    这个声音,熟悉得让她心颤。前世,她听了无数遍,熟悉这声音的主人说话时嘴角上扬的弧度,熟悉他开心的时候会笑出酒窝,熟悉他不开心的时候会抿着唇。

    乔妤靠着墙,柔软的身体贴着冰冷的墙壁,慢慢握紧了手。

    那个男人见那群小混混跑走了,然后看向在角落处被欺负得有点可怜的女人,微微低下头,问:“你没事吧?”

    乔妤再次听到这无比熟悉的声音,唇无声地动了动,于是在黑暗中抬起了头。呵,果然是他,秦笙。即便他逆着光,可是从他的身形和脸的轮廓,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是谁。她轻声笑着,这世界怎么这么小?

    怎么自己重生了还会见到他?

    真让人想吐。

    乔妤的眸子越来越冰冷。

    秦笙的身子挡住了路灯的光,挡住了乔妤站着地方的光线,他自然而然看不清她长什么样子。他见这个女人一直沉默,皱了眉,余光却看见她一直摸着小腿处,应该是受伤了。

    他是娱乐圈现在炙手可热的明星秦笙,今天是来回母校看看的,没想到在母校外面发现有人在打架,他就走了过来。

    他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想看看乔妤的小腿。

    “别碰我!”乔妤偏过身子,厌恶地看着他,下意识地道。

    秦笙尴尬地收回了手,静静地看着她,然后说:“你小心点。”

    乔妤看了他一眼,就转身走了。

    头也不回。

    秦笙见她是往他母校走的,皱了眉。他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个女人很熟悉……还有她刚刚看他的眼神……

    他抿了抿唇,摸了摸口袋,掏出了香烟。

    赵洗完澡从浴室里走出来,正拿着一条毛巾擦着头发,便见乔妤开门走了进来。

    “乔妤!你回来了!”赵开心道。

    乔妤沉默不语,拿了一件睡衣就进了浴室关上门。

    赵皱眉,乔妤脸色怪怪的,难道发生了什么事?

    乔妤打开花洒头,冰冷的水就从她的头顶上流了下来,冰冰凉凉的液体落在她的身上,湿润了她的头发。这一刻,她压抑了很久的情绪全都爆发了出来。

    她痛哭着,大声呐喊。

    心中积累了好多好多的难过痛苦。

    她闭着眼睛,脸上的水和泪水交融在一起,要是没听到她的哭声,可能还不知道她在哭。

    她伸出手覆在脸上擦着泪水,微微露出了通红的眼睛,里面是无尽的恨意和哀伤。

    秦笙是她前世的竹马。

    —

    前世她还没出车祸的前一个星期。

    她正在一个电影节上走红毯,身穿著名设计师手工做的红色鱼尾裙,上面镶了许多细钻,外面再披了白色大衣,露出了迷人的香肩,她一下车,就引起了轰动,数不清的粉丝大声喊着她的名字,气氛高涨。

    她好像是红毯上的女王,不做任何动作站在那里,便可以轻易夺得所有人的目光。

    她微笑着,淡然地走完了红毯。

    参加完了电影节回到家里,她累得连礼服都没有换下就在沙发上休息。家里的门很快就开了,她也没在意,因为有她家防盗门指纹的都是她的经纪人和助理、或者是些朋友。

    一个人走到了她的面前,轻声说:“浅浅。”

    是秦笙?他怎么来了?

    秦笙是她高中认识到现在的,应该可以说她的竹马了吧,两人关系还不错,他也很关心她。后来两人一起考进了京都电影学院,一同进了娱乐圈。

    她太累了,就继续假寐,没回应他。

    秦笙也知道她在假睡,他慢慢把一件东西放在了她前面的桌子上,声音极其微小。他站在她身边,温柔地说:“浅浅,我喜欢你。”

    乔妤瞬间清醒了,心快速地跳动着,却还是没有睁开眼睛。

    “嫁给我吧。”秦笙突然拿出来了一个钻戒,戴在了她的无名指上,“如果你同意,就不要摘掉它。”

    冰冷的戒指触碰到她的肌肤,乔妤的心跳变得更加快了。

    很快,秦笙便走了。

    她缓缓睁开眼睛,便看到了桌子上放了一大束红色玫瑰花,红艳妖娆,暧昧多情。她又低下头,看见了无名指上的钻戒,突然甜蜜地笑了起来。

    她其实很久以前就喜欢他了。

    所以,她又怎么舍得把钻戒摘下来?

    他刚刚是在向她求婚吧。

    乔妤想着,脸上瞬间浮现了红晕。

    不知在高中的什么时候,她就喜欢他了,但只是暗恋。后来他们俩都进了娱乐圈,她也没敢表白,因为他们现在已经是公众人物了,也怕被拒绝后尴尬。

    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他今天会来找她表白。

    乔妤摸着手上精致的钻戒,犹豫了一下,便提着红色的裙摆追了上去,想去抱抱一下他。

    她满心欢喜地打开门,却看见了走廊上秦笙与一个女人在相拥接吻,这女人生得美而娇丽,而且她也对她非常熟悉,是她曾经的好闺蜜、现在的敌人——许潋依。

    她和她以前是非常好的闺蜜,后来两人越来越红,签约了不同的经济公司。乔妤还初心没变,而许潋依却开始变了,好像忘了她们的感情,慢慢针对她抢她的角色,还雇水军在网上黑她。

    乔妤的心冷了。

    他们两个吻着,秦笙搂着许潋依的腰,而许潋依则抱着他的脖子,吻得很动情,乔妤都可以清晰地看到他们唇上沾着他们暧昧的口水。

    乔妤握着门把手的手渐渐僵硬,然后慢慢捏紧,把自己的手都捏得发白了。

    她看到了什么?

    刚刚那个跟她表白的深情男人在跟另外一个女人亲密接吻?

    而这个女人,正是她所厌恶的许潋依。

    真是可笑。

    乔妤突然笑了起来,笑容苍白苦涩。她真是世界上最可悲的人,喜欢的人刚刚跟她表白,下一秒就在吻别的女人。

    恶心!她突然想吐,被他们两个恶心到了。她不再看他们亲吻的画面,默不作声地把门关上,然后把秦笙刚刚送给她的红色玫瑰丢在了垃圾桶里,那开得妖丽的玫瑰花瓣有几片落在了羊毛地毯上。

    乔妤看着自己无名指上的钻戒,好看精致,上面那颗钻石璀璨耀眼,她刚刚还很喜欢的,现在看来却觉得十分恶心,好像沾到了什么脏东西。

    她毫不犹豫地摘了下来,这个价值百万的钻戒便被她扔进了垃圾桶里。

    而她,已是泪流满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