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大侠真乃仁义之士也!
    斗大的汗珠子顺着姐妹俩的脸上不停流淌。

    “舅舅,差点没死了,居然还想着手串,你真是入魔了!”庄天辰没好气道。

    “哎呀!好东西啊!玩了几千年没都没玩够啊!”墨守成一脸不淡定,望着罗非的手串,差点流出口水,“都玉化了。这串盘的真好啊!”

    罗非笑道:“舅舅如果喜欢,等咱们脱离险境后,我送你几串好的!”

    “那就多谢恩人了。”

    “您不用客气,叫我小非就行,我是天辰和天星的好朋友,我叫罗非。”

    墨守成顿时一愣:“罗非?”

    此时,庄天辰俏脸一红,道:“舅舅,我已经喜欢上天狼了。”

    墨守成抿嘴笑道:“好事啊,天狼本身就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强者,和他在一起没什么不好的。不过话说回来,既然是强者,那身边的女孩不能少,要不,天星也跟他在一起吧!”

    这一次,轮到罗非汗流不止了:“舅舅,您是不是吃错东西了?”

    “不,我根本没吃饭。”

    “……”

    ……

    门外,一片杀意,空气中折射出了一种咄咄逼人的气息。

    庄天辰眉头紧皱,道:“这种气息真让人不愉快!”

    罗非微微点头:“没错,这种结界术,应该是门派禁用的吧?”

    “是的。但是对于这些根本没有节操的家伙来说,也没有禁用,不禁用了。他们这些畜生不管什么,只要好用,拿来就用!”庄天辰是个说话不拐弯的人,有什么就说什么,而且声音很大。

    庄天星也着实气坏了,道:“妹妹,你别说那么大声,让那帮畜生听见,会不高兴的!”

    “呵呵,那我可太高兴了!”

    姐妹俩一个声音比一个大,完全没有把周围的人放在眼里。

    这时候,庄园附近,一群人都围了上来,一个个蠢蠢欲动。

    罗非看到了两个从相貌上和庄天星略微有几分相似的男人。他们看上去年纪都有四五十岁的样子,但实际年龄有多少,恐怕也只有他们自己才清楚。

    强劲的气息隔着一层结界,还是渗透到了罗非等人的身边,似乎是在有意识的向罗非等人示威。

    罗非并不予理睬,而是把目光落在了两姐妹身上:“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姐妹俩顿时。

    此时,姐姐庄天星走到了那层若有似无的保护膜的面前,突然伸出了一根手指,看似轻描淡写的朝着上面一戳!

    “砰!”一种近乎玻璃碎裂的声音传入了众人的耳中。

    除了庄天星本人和罗非、庄天辰,其他人都惊呆了!

    “这丫头的功力怎么提升了这么多?”墨守成吃惊不已。

    而几乎是与此同时,庄天星的两个叔叔一步步的走了过来,脸色比吃了死老鼠更难看。

    二叔庄玉秋眉头紧皱,道:“天星大侄女,你的修为提升了很多啊!是不是偷学了本门的秘笈?”

    庄天星冷笑道:“混账!本教秘笈只传嫡系,我是庄家的嫡长女,我学秘笈,有什么不可以到时你们两个狼心狗肺的家伙,坑害我舅舅,更是在此处偷袭我们,以下犯上,已经犯了本门的死罪!”

    “哼!只传嫡系?这种鬼话我庄玉秋从来不信!那是老祖宗立下的腐朽规矩,早该破了!如今的庄家,有能者居之!更何况,你们是俩丫头片子,能懂什么?”

    庄天辰冷冷一笑:“你们要是这么说,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呵呵,死丫头,你要怎么不客气?”三叔庄玉明怒目相视,道,“别看你们两个丫头片子学会了秘笈上的功夫,但对我们来说,屁都不算,我们的修为比你们多了两千年,今天要是把你们置于死地,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

    “是吗?你来试试看!”庄天辰说着就伸出了手,故意把一枚特殊的指环展露出来了。

    这枚指环是纯金打造,上面镶嵌着一颗极大的青蓝色宝石,宝石上面找不到一点瑕疵、铁线,是上好的石头。

    “哇,好大一块松石?一点铁线都没有!”罗非吃惊不已,“真是宝贝啊!”

    “对对,讲得对!”墨守成也说道。

    庄天星再次汗颜:“舅舅,小非,你们俩的关注点完全不对!”

    “啊?本门的教主戒指怎么会落在你的手里,死丫头?”庄玉明顿时暴怒。

    庄天辰冷哼道:“这不废话吗?我父亲去世前已经将教主之位传给了我。庄玉明,你应该知道,见戒指如见教主,还不跪下叩拜,等待何时?”

    “混账丫头!你这个教主是自封的!我今天就要好好的教训一下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死丫头!”庄玉明暴怒的冲了过来!

    而就在这一刻,庄玉秋和冲过来和庄天星一起厮杀。

    此时,罗非就站在不远处,却洞若观火:“呵呵,舅舅,今天这里很热闹啊,你瞧,螳螂捕蝉,垃圾在后。”

    “是啊!”墨守成冷冷道,“这群卑贱的奴才,也只会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让人恶心!”

    墨守成说完,就突然间一声怒喝!这一刻,地动山摇,周围很多人都是一脸惊悚。

    紧接着,有几人完全承受不住了,纷纷捂着自己的心头倒在了地上,暴毙!

    罗非吃惊不已,道:“舅舅,你这一招什么名堂,怎么这么牛掰啊!!!”

    罗非不经意间就发动了狮吼功。

    一时间,周围的气息更加激荡,不远处的丛林里,几个人捂着耳朵瘫软在了地上,七孔流血!

    “我这一招叫摧心吼,是我墨家的独门绝学!!!”

    “实在是太厉害了!!!”

    “小非,你这一招是不是传说中的狮吼功啊!!!”

    “是啊!!!怎么样,功力还行吧!!!”

    爷俩玩上了,你吼一嗓子,我吼一嗓子,此起彼伏,庄家姐妹毫发无损,舅舅也没事,两个叔叔也没啥事,一小簇顶尖级高手问题也不大,但是苦了那些喽啰,一个个都被两个人活活吼死了!

    此时,周围的活人连十分之一都不到了,而且剩下的只是几股势力的顶尖人物了。

    这时候,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突然间走到了罗非的面前,皱着眉头说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掺和我们的事?”

    没等罗非说话,墨守成就冷笑道:“这是庄家的姑爷,狗奴才,看到姑爷老爷还不下跪,等待何时?”

    老头暴怒:“混账!老子何问天早已经和庄家一刀两断了,我今日来,就是为了取走属于我的秘笈和财富,我管你们会什么摧心吼和狮吼功,敢挡老子的财路,老子……”

    话音刚落,罗非毫不客气的冲了过去,挥舞起了重拳招呼起了老头:“废话真多!快死吧!”

    对这种背起主子的奴才,罗非一向没有好感,他对何问天并不客气,冲上去就是一通猛烈如潮水般的攻击!

    墨守成顿时看傻了眼,众人也都看傻了眼。

    何问天并非一人来的,今天带足了小弟,甚至还有四个顶尖级高手,这四人是他最得意的四大金刚。

    这四人功夫卓绝,仅次于何问天。

    此时,大徒弟沈青天不屑道:“呵呵,跟师父耍横,我看这小子活腻了!”

    “是啊,区区人界一匹夫,不过二三十岁年纪,能有几分修为?我看着小子真的是以卵击石!”二徒弟周苍天说道。

    “呵呵,要不咱们赌一局,看看师父能够在几回合之内干掉这小子?”四师弟张啸天最好赌,毫不犹豫的开起了赌局

    “好啊好啊,我赌10灵石!”

    “靠,你这么下赌本?10灵石能买一幢大房子,娶六个漂亮老婆了,而且还是妖族的绝色美女啊!”

    “别废话,你敢不敢赌吧!”

    这几人正在下赌注的时候,只听见一声惨叫,他们的师父何问天发出了杀猪一般的声音,被罗非一脚踹飞了出去!

    “师父!师父!”

    众人一惊,连忙跑过去把师父搀扶起来。

    这时候,何问天再也忍不住了,一口老血喷在了地上:“好小子,好强的内功!”

    罗非冷笑道:“你们几个狗贼刚才说了什么,我都听到了。我告诉你们,老子在妖界、灵界都有熟人,他们给我推算,我的功力相当于五千年的顶尖级高手。就你师父那个半路出家的250,也想挑战我?呵呵,自不量力!”

    何问天很争气,顿时被气得又吐了一口鲜血,居然殒命当场!

    几个徒弟顿时抱着何问天大哭起来。

    墨守成走过来,不由叹道:“老弟,他手上那串凤眼不错……要不……”

    罗非没好气道:“你这老头真没出奇,你没看那尺寸多垃圾吗?”

    “可是,皮质好啊!”

    “我那有一串07的,皮质更好,品相更好,你要是喜欢,我送给你好了!”

    墨守成顿时口水横流:“你说真的?”

    “必须的!”

    “说话算数!”

    “哎呦我的天,老头,你可真啰嗦!”

    就在此时,只听“哎哟!啊呀”两声,庄玉明和庄玉秋二人已经被庄家姐妹打飞了出去!

    此时,两个人望着两姐妹,那血就像是喷壶一样从嘴里吐了出来。

    “我去?!二位叔叔打架打到呕出几十两血,也是没谁了!”罗非竖起了大拇指!

    “妈的!小子你别太狂了!”两个叔叔的大弟子刘周晨气呼呼的骂道。

    “呵呵,就这么狂,有种过来打我!”罗非冷哼道。

    “你……”刘周晨顿时怂了,“小子,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刘周晨修炼二十年后,定会来人界和你一决生死!二位师父,等我!”

    刘周晨说完,居然转身跑了!

    罗非顿时佩服的五体投地,连忙抱拳道:“大侠真乃仁义之士也!”

    这时候,两位叔叔吐血吐的更狠了。

    庄家姐妹这才走到了罗非的面前,望着他的时候,都在笑。

    她们之前本来是两位叔叔的手下败将,修为之底,连修炼本门秘笈的能力都没有,一看就走火入魔。可是自从得到了罗非的力量,已经做到了一目十行,本来需要三五年才能修炼完全的秘笈,几乎是一夜掌握,所以打败两个叔叔,必然是手到擒来的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