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不因这些目的而喜欢你
    陈天风活了许久,当然知道罗非的意思,他很快就着急城主府内的百官,把这些年一来的冤假错案等等全部澄清,并且将多征收的赋税全部退还。如此一来,所有的贪官都伤筋动骨,甚至很多人都倾家荡产。毕竟,他们贪污的数额太过于巨大,已经到了无法令人想象的程度,而事后这些钱财都被他们花掉了。

    罗非也毫不客气,将这些人一一法办,一个不留。

    皇帝屁话都不敢说,只是派人来传话,让罗非亲自委派一个最为称职的人担任新的城主。而罗非举荐了城中一个大贤者王东亮,让他成为了新城主。

    王东亮一上台之后,就立刻把房屋税收也给降了下来,而且还鼓励婚娶,此举得到了全城百姓的拥护。

    ……

    这一天,罗非也开开心心的出城了,但这一次离开,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带着玲珑和李绾一起走的。

    罗乾坤送出去了很远。

    终于,罗非回过头,冲着身后的罗乾坤说道;“伙计,回去吧,跟着老王好好干!”

    罗乾坤一时间泪流不止:“大哥,罗乾坤舍不得你!”

    罗非走过去,帮罗乾坤整了整衣领,道:“赌场是陈家开的。现在也被肃清了,以后不准再赌了。就在老王手下好好的做事吧。还有,你绾绾嫂子给你找了一门婚事,女方是很漂亮,你回头好好对待人家。至于聘礼也帮你准备好了!”

    罗非的聘礼十分大方,是5000个灵石,这在城中,就算是大户人家也未必拿的出。而且,婚房罗非都给罗乾坤布置好了,理由,只是因为两个人有缘。

    罗乾坤最终和罗非洒泪而别,罗非走了之后,他还在罗非行走的方向跪了半个时辰,这才离开。

    ……

    与此同时,天州市。

    “天州的空气不错。”此时,一个身穿黑色长裙的绝色美女,正走在天南大学的林荫路上,身后,则跟着两个绝色美女。

    一个是冥龙,另一个则是冥兔。由此可见,这个美女就是阿茶。

    冥龙说道:“大人,我已经调查清楚了,子非兄的几个女孩子,都在非凡集团做事,你看要不要……”

    阿茶摆手道:“不能打扰人家。”

    “是!”

    阿茶微微一笑:“子非哥哥为人坦荡,是个好人,不像一般的男人,就算是三妻四妾,还要遮遮掩掩,根本不像男人!”

    “阿茶大人该不会是对子非哥哥……嘿嘿嘿。”冥兔是个萝莉,说话的时候声音十分呆萌,可爱的很。

    阿茶立刻伸出手,捏住了兔子尾巴,轻哼道:“死兔兔,你不准胡说,我和子非哥哥很清白!”

    “呜呜呜,大人我错了!兔兔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哼,我不高兴了,我中午要去吃麻辣兔头!”

    冥兔吓得惊叫道:“啊,这么残忍的事情,能不能带我一个!”

    “好吧……你赢了。”

    阿茶刚走到学校的尽头,就看到了一辆跑车停在了那边。

    “哦?保时捷917?”阿茶微微一笑后,继而转身冲着身后的两个忠实仆从说道,“你们想吃点什么就去吃点什么,想玩什么就去玩什么吧!我和子非哥哥去兜风了!不过记住,不要在人界惹事!”

    “嗯嗯,我们知道了!”冥龙说道。

    “嘿嘿,姐姐,注意安全哦!”冥兔坏笑道。

    冥龙没好气的捏住了冥兔的耳朵,道:“放肆!”

    “呜呜

    呜,又是耳朵又是尾巴,你们欺负人!”

    ……

    这时候,欧阳子非走出了车子,来到了阿茶的面前,一看到阿茶身后跟着的两个美女,他顿时有些尴尬:“不好意思,早知道她们也来,我应该准备一辆轿车。这辆车只能坐两个人。”

    阿茶却摇了摇头,笑道:“本来也没打算让两个家伙打扰咱们。走吧,哥哥,带我去兜风。我想去享受一下属于人界的都市繁华!”

    欧阳子非扫了一眼阿茶的衣装,不由摇了摇头:“那就先从衣服开始吧,你的衣服颜色不错,但是款式不符合人界潮流,是20年前的流行款了。”

    “二十年?那可不是很短的时间了,特别是相对于人界来说,对吧?”

    “是的,茶茶。”欧阳子非淡淡一笑。

    “你、你叫我茶茶?”阿茶顿时一愣,“呵呵,好久没有人这么叫我了……”

    “你……以前有人叫你茶茶吗?”欧阳子非问道。

    阿茶微微点头后,不由叹了口气:“我哥哥这样叫过。”

    “你哥哥?”

    “是啊。不过我哥哥已经……去世了。”阿茶道,“子非哥哥,我之所以叫你哥哥,是因为你和我哥哥有几分相似,当然,我说的是性格上。不过,你没有哥哥那么霸道,很亲近。”

    欧阳子非老脸一红:“也许吧,来,咱们上车,今天我要带你转个够!”

    “嗯嗯!”

    ……

    很快,欧阳子非就带着阿茶,去了天州市市中心,天平的滨江购物街。

    一下车,欧阳子非已经不动声色的握住了阿茶的手。

    此时,阿茶一阵脸红,不由自主的握紧了罗非的手:“哥哥,你是在泡我吗?”

    欧阳子非点了点头:“是的,我喜欢茶茶,从见你第一面,就喜欢你。”

    “哼哼,臭哥哥,你最好放弃这个念头,你知不知道,泡我的罪过很大的,调戏冥王,就算是洛炎都救不了你!”阿茶轻哼道。

    “茶茶,我也没指望洛叔救我。我这人,做事就是这样,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既然喜欢,何必隐瞒,再说了,如果我不喜欢你,为什么要邀请你来人界,我应该避之唯恐不及才是!”

    阿茶不由叹了口气:“哥哥,你和我哥哥真的不一样,你的性格怎么这么执拗?”

    “有些东西,无法更改。”欧阳子非道,“欧阳子非这个人,也很花心,但是,欧阳子非和罗非没有区别,只要喜欢谁,就用用尽一生一世的心力,永远去喜欢一个人。”

    阿茶没有再说话。

    ……

    很快,欧阳子非带着阿茶走进了购物中心,在一个一线品牌店,欧阳子非驻足了。

    琳琅满目的漂亮衣服,让阿茶看得眼花缭乱。

    这时候,欧阳子非走进去,帮阿茶挑选了起来。

    这家店,就是大名鼎鼎的pf旗舰店,是两个好闺蜜开的。这俩人,一个是潘蜜拉,一个是冯琴。店铺里的商品,用料是最好的,而且都是手工打造的。从内衣到裤袜,再到裙装、鞋子,应有尽有。

    罗非很清楚,冥界之人喜欢深色调,所以刻意帮阿茶挑选了几套深色调的潮流服装。

    不过,他也挑选了一套粉红色的衣装。

    阿茶拿到这些衣服,光是用眼睛看,就能看出,衣服的和她身材完全一致!

    这时候,阿茶一阵脸红:“哥哥,你怎么知道我的尺码的?”<

    br />

    “哦,闻香识女人吧。这算是我的技能。对谁感兴趣,我一看就知道。”欧阳子非毫不犹豫的说道。

    阿茶顿时俏脸一红:“你信不信我毁了这个世界?只要你再敢说一句废话。”

    “呵呵,别做让自己难过的事情。特别是事后难过,就追悔莫及了,小姑娘!”欧阳子非笑道。

    “你……”阿茶一时间大怒。

    此时,欧阳子非却把她推倒了更衣间门口,道:“我觉得,这套粉红色系很适合你。”

    ……

    阿茶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生气了,要知道,她的脾气很不好,平时高兴的时候,十二地煞还能跟她开个玩笑,生气的时候,就算是再亲近的人都不敢说话了。

    可是,阿茶唯独对欧阳子非没法生气。

    ……

    几分钟后,阿茶穿着欧阳子非给她买的衣服,走出了更衣间,此时,她看到欧阳子非正在付钱,那刷卡的样子简直帅极了。

    阿茶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一时间喃喃自语道:“难道这就是爱?哥哥,我……我好喜欢这家伙。倾颜姐姐……我,我终于知道,你当初为什么会爱上人灵了。”

    ……

    欧阳子非和罗非一样,花起钱来挥金如土,根本不在乎。光是带着阿茶从商城里走来走去,他就花了上百万。

    阿茶也很清楚,她和欧阳子非之间根本和钱没关系。两个人都很有钱,欧阳子非愿意给她花,用心的给她花,真的是出于一种爱。

    只不过,隐隐预约中,阿茶感觉自己的心跳一直在加速,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某种神秘的气息,正在体内、体外,同时苏醒。

    ……

    晚上,在天西和天青区交界的梅南商务区,在一个风霜高洁的高台上,一盘小花螺,一份辣炒蛏子,一份蒜黄炒海肠,加上一点白酒,一大扎鲜啤酒,两个人一边吃,一边聊了起来。

    阿茶很喜欢小花螺,麻麻辣辣,咸中带甜,又十分q弹的螺肉,让她玩味不已:“冥界没有这么好吃的东西。”

    罗非问道:“那冥界的人,不吃饭吗?”

    阿茶摇了摇头:“不吃饭的。因为除了我之外,其实基本上的都是死者,死人不用吃饭。至于我,因为是神明,也不需要吃法。再说了。冥界的河流山川之中戾气太重,里面的食材也没法吃。所以,很羡慕你们人界的美食。据我的卧底说,洛炎老头子特别喜欢来天州吃饭吧?”

    “是啊!”

    “我也喜欢。”阿茶说道,“天州的夜色好美,好吃的也多,我喜欢小花螺?”

    “那茶茶喜欢我吗?”欧阳子非问道。

    阿茶凝视着欧阳子非,道:“哥哥是不是怕我攻打人界和神界,才故意泡我的?”

    欧阳子非听到这,一时间愣住了……

    看着欧阳子非的眼眶中凝聚了一层水雾,阿茶顿时心急如焚,她连忙拉住了欧阳子非的手臂,急切的说道:“哥哥,是茶茶失言了!”

    欧阳子非却摇了摇头,道:“曾经这样想过。可是,人心都是肉长的。我在冥界和你待了足足半个月,朝夕相处。你为了我,还专门偷着跑去妖界帮我弄吃的。就怕我不适应。

    我知道,我们俩没有生死的交情,但是,你的确让我感动。让我不再因为这些目的,而喜欢你。”

    ps:书友们,我是千里狼锋,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