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你能不能扮演我的凯子?
    回家的路上,丁薇很客观的把小魔头的所有“伟大壮举”都说了出来——在学校里动手打人,被学校记大过;在非凡集团胡作非为,得罪客户;和陈静闹意见,多次捉弄陈静,甚至又一次在公司里把陈静的裙子扯坏,差点让她当众出丑;另外,不听姐姐林若心的话,在学校里无故旷课,做什么事都喜欢先斩后奏,等等等等,不胜枚举。

    罗非无奈的摊手道:“的确欠揍。”

    “可是,我怎么能揍她呢?”林若心叹道,“说句让我自己心里不舒服的话吧,如果没有她,我也住不到林家来,也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这句话怎么讲?”罗非问道。

    “当初我养父和养母不知道什么原因,生不出孩子来。两个人去医院检查,发现谁都没有毛病。后来,养父听了家里老人的话,把当时年纪还很小的我从孤儿院领养来。结果没多久,我养母就怀孕了。她生下的那个孩子,就是林若雪,也就是我的小魔头妹妹。”

    “原来如此。”罗非听完,微微点了点头。

    “哎!罗非,我让你开慢点,你怎么开这么快?都到家了!”林若心不知不觉的发现,罗非已经把车到了她的别墅前,顿时捶胸顿足。

    “大小姐,我已经很慢了,一路都是四十迈……”罗非也很无奈,“用得着这么怕她吗?”

    林若心突然间不说话了,一双美目都瞪圆了。

    罗非定睛一看,发现车前出现了一个可爱的小美女。

    小美女个子和林若心差不多,虽然身材略显青涩单薄,但长相甜美清纯,皮肤雪嫩,一双大眼睛特别可爱,很像动漫中的美少女。

    她就是林若雪,林若心异父异母的妹妹。

    “若心,咱们到家了。”罗非友情提示道。

    “别理我,我烦着呢!”林若心一脸悲哀,“我招谁惹谁了,为什么都来欺负我?”

    丁薇如同上了刑场的巾帼英雄,颇有舍己为人的精神,居然主动走了出去:“我先替你去死吧,若心。”

    “不用,自己的罪自己受吧!姐,如果情况不妙,你赶紧跑路,我让罗非送你回家。”

    “……”

    林若心说完,银牙一咬,一把打开了车门,视死如归的冲了下去!

    出乎林若心的意料,林若雪见到她的时候,一脸迷离,颇为羞涩的喊道:“姐……”

    林若心愣住了……上次因为陈静的事情,小魔头和林若心闹得很僵,一怒之下去太平洋中部的度假胜地夏日群岛旅游了,此后一直没跟她联系。到了今天,小魔头才给她发了微信,却也只有区区的“我回来了”四个字。

    林若心本以为小丫头会继续和她冷战,可是没想到,小丫头居然这么热情!

    “雪儿,你怎么了……”林若心也是一头雾水,“谁欺负你了,你告诉姐!”

    林若心做人很地道,养父是养父,妹妹是妹妹。虽然和养父关系很冷淡,但对养父的亲生女儿却视为亲妹妹一样。虽然这个妹妹很顽劣……

    “姐……”林若雪的眼眶里不知不觉的笼上了一层水雾,“姐,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欺负你了!姐!”

    林若雪说完,居然扑到了林若心的怀里,哭出了声。

    “变了,彻底变了!不再是个不懂事的小丫头了!”丁薇望着这温情的一幕,感慨不已,“不过,这变化也太大了吧?是不是最近发生了什么?”

    罗非笑道:“谁知道呢?”

    林若雪的举动却让林若心慌了神,一种不祥的预感瞬间席卷了她的心头:“是哪个畜生欺负你了?你告诉姐,姐替你收拾他!”

    林若雪的目光居然慢慢地转移到了罗非的身上:“是非哥……”

    罗非郁闷的捂住了额头:“小丫头,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林若心听到这句话,不怒反笑:“罗非,到底怎么回事?”

    还没等罗非开口,林若雪就替他老实交代了:“其实一个多月前,非哥去了夏岛找我。然后,我们发生了不可告人的事情。”

    “滚!”罗非一把捏住了小美女的脸蛋,“会说人话不?”

    “嘿嘿……”林若雪笑过之后,瞬间变得严肃起来,“姐,非哥教会了我很多东西,让我知道这个世界上,什么人值得我去珍惜。姐,也许我以后忍不住还会犯浑,但我会尽量克制自己的。”

    “我也相信她能行。”林若雪刚说完,陈静就从别墅里走了出来,一脸笑意。

    林若心顿悟,先是冲过去狠狠捏了陈静的脸蛋,紧接着又狠狠地捶了罗非一拳:“你们这俩坏蛋合起伙来欺负我!不可饶恕!”

    “嘿嘿!”丁薇也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其实,我的演技也不错,怎么就被你忽略了呢?”

    “你们这群坏蛋别跑!我要打死你们!”林若心再次发飙了。

    ……

    吃晚饭的时候,李晶也回来了,和林若雪抱在一起,显得非常亲热。这在以前根本不可能,甚至李晶曾经说过“有她没我”这样的话。

    吃过饭,为了“惩罚”罗非,林若心让他刷碗。

    至于林若雪,回来之后也没有太老实,在家里组织起了赌博活动,和李晶、陈静一起打起了扑克。于是偌大的客厅里只剩下了丁薇和林若心两个人。

    “若心,这男孩子真不错。”丁薇望着罗非的时候,眼神里写满了欣赏。

    “怎么,姐姐看上他了?”林若心露出了难得的坏笑,调侃了自己的老姐,“我听说他下午在你的办公室里英雄救美,酷极了。要不这样,我帮你说说去?”

    “死丫头,就知道欺负我!”丁薇没好气道,“我还是别害人家了。倒是你……说真的,我觉得你们俩挺般配的。他为了帮你拉到那么大的合同,一口气喝了六瓶白酒,真的是太拼了。”

    林若心听到最后一句话,难免眉头一皱:“姐,你一提这件事我就头疼。咱都是这一行的,应该知道这六个亿几乎是白赚的。可是他愣是一分钱提成都没要,白白送给我了,你说让我该怎么办?”

    “一分钱都没要?”丁薇震惊的张大了嘴巴。

    林若心连忙堵住了她的嘴,生怕罗非听到:“姐,你小声点!要不,你帮帮我吧!你是销售部的主管,销售分成这一块归你管。”

    “这个……”丁薇望着罗非的背影,也有些犯难,道:“我只能尽力了。若心,这种不图钱的男人,如果图的是你的心,你能给他吗?”

    “这……”林若心无言以对了。她突然间想起了昨夜罗非送给他的那个热吻,和他那不知为什么原因而留下的炽热的眼泪。她知道,这个男人有故事,只是他太内敛了,恐怕根本不会轻易说出口。

    就在这时,墙角突然间探出了一个小脑瓜:“姐,嘿嘿嘿。”

    林若心眉头一皱:“小丫头,你肯定没好事!说吧,又想干什么?”

    “姐,我同学今晚请我去汉威会所。”林若雪用商量的语气问道。以前,她从来不会请示,直接先斩后奏了。

    “会所?不准去!”林若心脸蛋一寒,“你一个未成年人去那干什么?”

    “姐,你忘了?我成年了!我上个月就十八岁了!”

    “那也不行!”关键问题上,林若心并不讲情面。

    林若雪只能把目光转向了厨房,大声喊道:“非哥,你带我去好不好?”

    罗非走了出来,问道:“去哪?”

    “汉威会所。”

    “哦?”罗非不由一愣。

    “是啊,就在天西广平路上。怎么,非哥你也知道?”

    “当然知道,那是天州最高档的会所。”罗非淡然一笑,“我带你去吧!”

    “你这家伙就知道宠着她!”林若心甩给了罗非一个白眼球,气呼呼道。

    “姐,那我们能去吗?” 林若心试探着问道。

    “去吧,早去早回!要是让我知道你喝酒了,呵呵……”林若心攥紧了拳头。

    “放心,绝对不让她喝一瓶酒!”罗非坚定的说道。

    “这还差不多。”

    “喝两瓶。”

    “去死!”

    ……

    汉威会所,天州顶级消费场所。

    晚上九点半,罗非和林若雪走出了停车场。

    这时候,小美女雪嫩的小手不知不觉的拉住了他的手。

    “小丫头,你干嘛?”罗非没好气道。

    “非哥,你能不能扮演我的凯子?”

    罗非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你知道凯子是什么意思吗?”

    “不是男朋友的意思吗?”

    “凯子是傻瓜的意思……”罗非很无奈,“老实交代,为什么让我装成你的男朋友?”

    “因为我不喜欢今天请客的家伙!可是,姐姐说过,集团公司的子弟,最好不要得罪。所以,请你帮忙咯!”林若雪很直接。

    “这理由不错,我接受。”罗非微笑道。

    ……

    醉酒霓虹,缭乱人心。会所走廊里,男人西装革履,大多一身名牌,女生们一个个穿着低胸装,身材高挑,性感撩人。他们勾肩搭背,眼神暧昧。

    “张少,您来啦?”汉威会所的豪华包房内,身穿迷魅的烟色制服套裙的夜场经理一脸妩媚。

    一个全身一线名牌的奶油小生上下打量了经理一眼,没好气道:“扣子系的太严实了,解开!”

    夜场经理只是微微一愣,老老实实的解开了胸前的两个扣子,露出了大片惊人的雪白,看得男生的一众同学吃惊不已。

    夜场经理却放浪一笑,脸对脸坐在了张少的身上,狠狠贴了上去:“小冤家,这样可以了吧?”

    “这还差不多!”张少笑了笑。

    “少游哥,你太牛逼了!”一旁的小胖子竖起了大拇指。

    “这算什么?小安,来点更刺激的!”张少肆无忌惮道。

    夜场经理小安并不敢得罪这个名叫张少游的年轻人,毕竟他父亲是大名鼎鼎的宏康集团的董事长张宏康。此外,汉威会所的大老板跟他很熟。

    小安乖乖的跪在了他的面前,伸出手解起了他的皮带……

    一时间,小弟们都发出了阵阵尖叫声。

    就在张少游准备好好享受的时候,一个小弟快步跑了过来,在他耳边说道:“少游哥,林若雪来了!可是……”

    张少游顿时精神一振,一把系好了皮带,照着小安的脸蛋捏了一把:“好了,回头再玩,去给我们拿几瓶好酒来吧!”

    你个王八蛋,老娘看你还能狂多久!小安嘴上笑着,心中腹诽着走远了。

    “对了,猴子,你刚才说什么?”张少游问道。

    “她和一个男的手拉着手过来的!”

    “操!”张少游怒道,“给脸不要脸!老子肯玩她是图她新鲜有趣,居然敢他妈带个野汉子来!找死!都他妈给我听好了,一会儿给我好好收拾那男的!”

    几个小弟顿时来了精神——

    “放心,少游哥!他死定了!一会儿看我们怎么弄死他!”

    “是啊!看我们的!”

    张少游脸色阴沉:“就算你们不行,我还有杀手锏。总之,好好配合我就行了!”

    ……

    片刻后,罗非和林若雪已经手拉着手来到了包间。

    “喂,臭小子,见到我男朋友还不打招呼,欠揍呢?”林若雪大大咧咧道,对张少游并不客气。

    张少游强挤出了一丝笑容,冲着罗非伸出了手:“我叫张少游,若雪的高中同学。这位大哥,你怎么称呼?”

    “我叫罗非。”罗非握住了他的手,微然一笑。

    罗非?妈的,原来你就是罗非!张少游心中一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