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我可以成全你!
    “哦?我明白了!”白五爷点了点头,又是一挥手,“把姓张的小子埋了!”

    两个小弟二话不说,拖着张少游就走。

    张少游吓得哭声都走了调,连连求饶道:“非哥!饶了我吧!求求你!饶了我吧!我不想死啊!”

    张少游的那些同学哪见过这种场面,一个个都吓得蜷缩在了角落里,谁都不敢出声。

    这时,罗非却笑道:“五爷,你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是,我该给你们结账了。”

    说完,罗非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烟色镶嵌着金边、上面刻印着一条金龙的信用卡。

    “这……这是烟龙卡?”

    在场不少人都唏嘘不已。

    这张卡,他们只是在网上见过,因为极为稀少,是国内最顶级的信用卡,可透支额度惊人!

    张少游一下子看傻了:“非爷,你、你不是说你没有钱吗?”

    “是啊,我没钱,只有卡。”罗非坦然道。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深入毛孔的恐惧让张少游瑟瑟发抖,“你这么有本事,为什么不杀了我?”

    “怕脏了手。”罗非言简意赅。

    ……

    几分钟后,门开了,猴子和小胖架着失魂落魄的张少游往外走。

    只是他们刚走到门口,光头小弟就就扬声道:“你们听好,以后只要是五爷罩的场子,都不准你们进来!否则见一次打一次!”

    “哎!是!是!”猴子等人点头犹如鸡啄米。

    门口的围观人群都惊呆了,特别是瘦高个,他的眼睛瞪得像个铃铛:“这人谁啊?能让白五爷把张少游赶出去?”

    “谁知道啊!肯定不是一般人啊!”

    他们一走,白五爷的小弟们都走了出去。

    这时候,林若雪也站起身,走到了门口。

    “小六,请林二小姐去大厅吃些点心,不准怠慢!”白五爷发话了。

    “是,五爷!”光头连忙招呼林若雪去了大厅。

    ……

    他们一走,白五爷就冲着罗非竖起了大拇指,赞道:“兄弟,这小妹妹挺懂事的,也挺带种。”

    “是啊。”罗非也微微一笑道,“对了,五爷,是不是给你惹麻烦吧?”

    “没有!张少游的家世是很身后,但他动不起我。我和他家道不同。”白五爷说道,“倒是今天让兄弟你玩得不太痛快,我心里过意不去啊!”

    “这有什么过意不去的?”罗非喝了两口茶,站起身道,“今天就是过来玩玩,既然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老弟!”白五爷连忙拦住了罗非,“不多坐一会儿吗?”

    “真的不了,小丫头回家还要早点睡。”

    “老弟……”白五爷面露难色,“其实我很想和你交个朋友,我也知道,我们其实也不是一路人。但是今天这件事……”

    “五爷,这样吧。”罗非不假思索道,“你要是真想和我交朋友,可以和非凡药业集团做做生意。”

    “是天州市的非凡药业集团吗?”白五爷又确认了一下。

    “是。”

    ……

    开车回家路上,林若雪望着罗非,眼神中写满钦佩:“嘿嘿,非哥,你刚才真帅!”

    “呵,哥一直都很帅。”罗非道。

    “非哥,那个白五爷跟你什么关系啊?好基友?”林若雪问道。

    “大人的事,小孩别馋和。”罗非伸出手捏了一把她的小脸, “若雪,不要跟你姐姐说这件事。”

    “哦,知道了……”林若雪上下打量着罗非,“非哥,你是不是喜欢我姐姐?”

    “喜欢。”罗非仍旧不掩饰。

    “怎么个喜欢?男女之情?”林若雪调侃道。

    “难怪长不大,太八卦了……”罗非一阵唏嘘。

    “说嘛,说嘛!”

    “就不告诉你……”

    ……

    天州市著名的天华医院中。

    一个身材肥硕,身穿皮尔卡丹的中年人面色阴沉的走出了病房。一转身,一手把猴子拎了起来:“说!到底是谁把我儿子打成这样?”

    猴子吓得结结巴巴道:“张、张伯伯!您别生气,是……是……”

    猴子话音刚落,卢汉阳快步走过来,压低了声音道:“伯伯,是一个叫罗非的混蛋惹的事。这件事虽然在白五的地盘上闹出来的,但是白五可不是个容易对付的角色。”

    “那你说该怎么办?”中年人面色阴沉。

    中年人是张少游的爸爸张宏康。儿子被打掉了五颗牙,送到医院就昏迷了,现在还没醒,他已经气得急火攻心了。

    卢汉阳瞪了猴子一眼:“滚吧。”

    猴子吓得转身就跑。

    这时,卢汉阳把声音压得更低了,道:“伯伯。你觉得,让他死于非命怎么样?”

    “你的意思是……”张宏康有些不解。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我就不信他这么牛逼……”卢汉阳阴沉一笑。

    “我知道了!汉阳!你兄弟这个仇,交给你了!不过钱方面,我来出!”张宏康的眼神中闪烁出了咄咄逼人的杀意,“狗杂种,把我儿子打成这样,老子要你的命!”

    “伯伯,您就瞧好吧,他死定了!”

    ……

    清晨,罗非换上了运动装在小区内慢跑,视线的正前方则是三个美女。

    燕瘦环肥的身材让身穿同款运动服的她们传出了截然不同的感觉,青涩、清纯、火辣,泾渭分明,但近乎相同的,是三双雪白的撩人的长腿。

    跑着跑着,香汗淋漓的林若心放慢了脚步,来到了花园的小区的长椅旁,大口呼吸了几下,随后接通了电话:“静姐,我知道了。9点准时开会。中午……看时间吧,如果不忙,咱们一起吃饭。先挂了,么么哒!”

    刚挂断电话,一条雪白的毛巾已经送到了她的面前,还有一瓶矿物质水。

    “谢谢,罗非。”林若心淡然一笑,却难以遮掩一丝忧虑。

    “若心,是不是有什么事?”罗非问道。

    “今天上午开这个月下旬的销售动员会。”林若心苦笑了一声,“夏季是药品和保健品公司的销售淡季。截止到昨天,咱们上半个月只卖了2000万。”

    “这么少?”罗非也不由眉头一皱。

    “是啊。不过,再着急也急不来,销售部的员工已经很卖力了。”林若心苦笑道,“所以,他们努力,我也不能闲着。罗非,这几天可能要辛苦你了,得跟和我多出去跑几趟客户了。”

    “这不是问题。”罗非淡然一笑,“你也不要太着急了,说不定这几天会出现什么转机。”

    林若心微微一笑,但并不报太大的希望,这种事件在已经逐渐走向成熟的药品集团,几乎是不太可能发生的低几率事件。

    “嘿嘿,姐,你和非哥聊什么了?这么亲热?”林若雪突然间走过来调侃道。

    “死丫头,就知道给我添乱!一会儿跟我走,去公司里给我免费打工!”林若心一把捏住了妹妹的耳朵。

    “去就去嘛!不要喊打喊杀的……”

    这时,林若心的手机响了,她一看大屏幕,顿时有些无奈了:“呵呵,李海亮……该来的总会来!”

    李海亮,非凡集团门店部经理,专门负责非凡集团所有自营药店的运营情况。每个月的这一天,他都会准时的上半个月的情况用电话告知林若心。

    林若心接起了电话:“喂,李经理,请讲。等等……你说什么?怎么会这样?我知道了,你……辛苦了,赶紧去忙吧!”

    刚挂断电话,李晶也走了过来,看到林若心脸色不对,连忙问道:“若心,是不是公司出什么事了?”

    “刚才李海亮给我打电话,说昨天晚上12点,咱们天西区、天南区和天心区的全部药店的药品被一扫而空,一件都不剩!一共卖出了4000多万!”

    “我的天!谁这么土豪?4000多万?一个晚上?”李晶都瞪大了眼睛,吃惊不已。

    “是啊,加上之前的2000多万。现在咱们的上半个月的销售额一下子破了6000万!”林若心松了一口气,“不管是谁干的,我心情好多了。”

    林若雪抿嘴一笑:“姐,那你知道是谁让你心情这么好的吗?”

    罗非脸色骤变,连忙要去堵林若雪的嘴。

    可是,小美女一下子跑到了姐姐的身后。

    林若心顿悟,顿时拦住了罗非:“罗非,你让她说!”

    “死丫头,你要是敢说,你死定了!”罗非攥紧了拳头。

    “切,我又不说是谁!我才不让你学雷锋呢!做好事干嘛不留名啊!姐,是非哥的一个好朋友买的!但是更多的,我就不能说了,这是我和非哥的秘密!”

    罗非顿时尴尬了:“也许还不是他呢!”

    “少来!”林若心淡淡一笑,“罗非,你的朋友是不是姓安?女的,20多岁,身材挺好,留着马尾辫?刚才李海亮跟我说的很明白。昨天晚上12点,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去了咱们天心区的总店。她要的量太大,一个店供应不过来,三个区的店和仓库一起供货,才供应上的,最后是用了4个货柜车装走的。”

    林若雪嘿嘿一笑:“是小安吧?”

    “……”罗非叹了口气,“死丫头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小安是谁?”林若心双手环胸,没好气的瞪着罗非,“再不交代,我可开除你了!”

    “她是白五爷的助理……”迫于美女总裁的压力,罗非只能老实交代了。

    林若心顿时俏脸一红:“罗非,谢谢你。”

    “不用客气了!其实,如果非凡集团的药不好,人家也不会买。”罗非也有些尴尬了。

    李晶一脸玩味的望着罗非,道:“非哥真的是挺好的!是吧,若心?”

    “臭丫头,你想表达什么?”林若心伸出了邪恶的小手,“你是不是从36e变成36f?我可以成全你!”

    “呃……这个还是算了,我对自己的身材挺满意的!我是想说,要不要请我们吃个饭什么的庆祝一下?”

    “好啊!好啊!我建议去天河街吃饭!那边好吃的多!我要吃烧烤!吃烤生蚝!”林若雪对李晶的建议很感冒。

    “好吧!那咱们就去吃天河街的大排档!今天晚上去,我再叫薇姐和静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