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麻辣女警
    天州是美食之都,也是繁华和市井共生共荣的城市。

    白天还是白领丽人的几个美女,晚上齐刷刷的抛去了工作装,换上了t恤、小短裙、皮凉鞋,一起围坐在了天河街。

    天河,天州的母亲河。天河河畔有一条“撸串专用街”。天一热,整条街上的烤肉、烤海鲜和啤酒花的香味四散开来,就连方圆一公里外都能闻到,让很多行人都忍不住调转方向,走进去大吃一番。

    今天,罗非陪着五个秀色可餐的美女一起,坐在最火的一家摊位前,从黄昏吃到了晚上九点多。明天是周六,不用上班,吃到几点都没关系。

    林若心今天特别高兴,她喝了五扎啤酒,小脸一阵通红。只是,她刚要端起第六扎,就被罗非一把夺去了:“别喝了,喝太多了!”

    “干嘛?小司机,你想造反?”林若心面色微醺,话语里也充满了对罗非的善意调侃,显然是兴奋了。

    罗非却悠然一笑,伸出手,一把搂住了林若心纤柔的柳腰,低声道:“回家吧,家里安全。”

    “家里……安全?”林若心不由一愣,瞬间醒了一半。

    林若雪听出了罗非的意思,淡淡一笑道:“真烦人,非哥,我留下来帮你好了!”

    “不用,你们都走吧。”罗非不假思索道。

    “可是,咱们都喝酒了,谁开车呢?”陈静平日里那么淡定的女人都有些局促不安。

    “肯定会有人开车的。而且,还是价值几亿的豪车。”罗非露出了让人看不懂的笑容。

    ……

    10多分钟后,天河街外的一个天河街对面一个隐蔽的居民楼的顶层,卢汉阳拿着高倍望远镜看“风景”,只是看着看着,发现罗非等人的那一桌前只剩下了他一个,美女们一个都不剩了。

    “操!这怎么回事?”卢汉阳又急又气,目光立刻转向了身旁的一个男人,“豹哥,人呢?”

    “哎,卧槽!怎么只剩下这王八蛋了?”卢汉阳的身旁,一个身穿深蓝色休闲装的男人也是一头雾水。他皮肤黝烟,身材不算高大,但是非常强壮,一张脸上写满了杀意。

    这男人名叫雷豹,三雷帮的副帮主。

    三雷帮在天州实力很强,三个亲兄弟当家。老大雷龙、老二雷虎、老三雷豹。他们在天西区和天东区都有大块的地盘,经营多家洗浴中心、会所,还搞一些土方工程。当然,也经常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卢汉阳和雷豹私交很不错,为了灭了罗非,他终于找上了雷豹。

    雷豹急忙拿起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开口就骂:“一群饭桶,怎么盯的人?怎么小妞们都跑了?”

    “哥,她们坐车跑的!”听筒里传来了一个欲哭无泪的声音。

    “你们没开车吗?不会追吗?”雷豹暴怒道。

    “哥,我们追不上啊!”

    “怎么追不上,你们是废物吗?”

    “她们坐的是地铁!”

    “……”

    一旁的卢汉阳都哭笑不得了,“这他妈……”

    天河街外,拐过两条胡同,有一个地铁站,地铁站可以直通林若心的家。

    既然已经对林若心无爱,卢汉阳的想法便不择手段了,他今天本来是想把这群美女一网打尽,让三雷帮的兄弟们尝尝鲜的。可是现在,一个都吃不到。地铁不存在堵车,人家不到20分钟就能到家,可三雷帮的小弟要想追到林若心他们,可就难了!

    雷豹看着卢汉阳脸色不好看,赶紧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卢少你放心,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你不就是想对付姓罗的吗?先弄了他,以后再想弄那个姓林的丫头,不是手到擒来吗?”

    “你说得对,赶紧动手吧!”

    ……

    此时,罗非已经结了账,悠然的走出了街尾。

    雷豹又打了一个电话。很快,数以百计的小弟跟在了罗非的身后。

    罗非并没有回头,而是继续向前走,但他耳中已经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甚至,他能清楚的听到砍刀和地面摩擦的声音。

    呵呵,来者不善啊!罗非心中淡然一笑。

    罗非走出去数百米后,突然间停住了脚步,道:“哪来的滚哪去,别来送死了!”

    一个皮肤黝烟的壮汉从人群中走出,挥舞着手中冷森森的砍刀,指着罗非骂道:“砍死这王八蛋!”

    听到壮汉的话,这群小弟顿时嗷嗷叫着,潮涌般的扑了上来!

    罗非瞬间淹没在了人海之中!

    此时,卢汉阳一边用望远镜看,一边带着质疑问道:“老哥,这些人行不行啊?”

    “卢少,说一句得罪你的话。你之前找的那个特种兵就是个水货,屁用没有。真正打起来,除了像你老哥我这样真会功夫的比较牛逼之外,就是菜刀最管用了。”雷豹轻哼道。他对自己和自己的手下都很自信,毕竟,三雷帮最出名的就是打手多,而且下手狠。

    “是啊!我已经让那家伙滚蛋了!这不,请了老哥你吗?”卢汉阳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连忙话锋一转。

    “放心,这100多个小弟都是我精挑细选的!今天要是这小子能活着走出天河街,我雷字倒着写!”雷豹自信满满道。

    “瞧你说的,我能不相信你吗?我这不等着看好戏呢吗?”卢汉阳志得意满,道,“哥,事成之后,我会把剩下的500万打给你的。”

    “不着急,你卢少我还信不过?”雷豹也拿起了望远镜,嘴角勾起了一丝不屑,“总觉得这种货色不值1000万啊!老弟,你看走眼了!”

    ……

    “唉,挺好的小伙子,也不知道要被砍成多少块了!”三雷帮这群小弟的外围,不乏围观者,其中一个老大爷望着这群人,心有余悸道。毕竟,三雷帮是天州一霸,这些年做了不少坏事,像这种街头械斗已经不止一次了……很多市民都看到过。

    周围,不少人都叹了口气……

    然而,就在人群中,一大片砍刀和棍棒突然间飞到了半空中,紧接着,又是一大片混混倒在了地上,一个个捂着自己的腿脚、肋骨,疼得脸都扭曲了,嗷嗷惨叫,甚至还有几个直接昏死了过去!

    “啊?这怎么回事?”老大爷吃惊不已,“我的天,这小伙子是个高手啊!”

    人们的目光也很快转向了罗非。只见罗非仍旧傲立在人群中,一通拳打脚踢,一个个小混混都被打飞了出去!

    “啪嚓!”

    天河街对面的居民楼楼顶上,一个高倍望远镜高空坠落,摔了个粉碎,特别是那镜片,更是一片稀碎,就如同此刻卢汉阳的心情一样。

    “这怎么可能?豹哥?你确定这是你最牛逼的小弟?”卢汉阳的脸上写满了失望和愤怒。

    “这……这他妈不可能啊!”雷豹也急了,拿起了自己的望远镜,快速放大了倍数。然而,他却发现罗非又是一通极为快速凶狠的腿功,踢向了他的七八个小弟,那些小弟的腿骨以令人难以置信的角度瞬间扭曲了!

    “啊!啊!”剧痛难忍的小弟们一个个发出了哀嚎声!

    雷豹只感觉自己的脸上一阵阵发烫,吃惊不已道:“马勒戈壁的!这个王八蛋到底是谁?”

    话刚说完,他们的耳边已经传来了警笛声……警车,姗姗来迟。

    罗非望着满地打滚的小混混们,只是揉了揉手腕:“还不够我热身的……”

    罗非话音刚落,不远处就传来了一个干脆利落的女声:“不许动,举起手来!”

    前方的警车里走下了一群警察,为首的是一男一女。

    男的大约有50多岁,略瘦,花白头发,戴着银框眼镜,看上去很斯文,却也很有威严。

    女的高挑而健美,小麦色肌肤,胸前和柳腰后的两条s曲线格外饱满,似乎要挣脱衣服呼之欲出了。短发、剑眉、大眼睛、高鼻梁、樱桃口,五官的搭配彰显出了飒爽英姿。

    女警一出现,周围很多围观群众都是眼前一亮。

    “我的天,真漂亮啊!这特么绝对是警花啊!脱了制服可以去当模特了!”人群中一个小伙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女警快步走到了罗非的面前,二话不说就从柳腰上拿出了一副手铐,直接往罗非的手臂上扣。

    “警官,你怎么不分青红皂白呢?”罗非有些哭笑不得了。

    “少废话!你涉嫌帮派械斗,跟我去警局走一趟!”女警秀眉一挑,并不给他面子,反而狠狠的扣住了他的左手。

    罗非无奈的叹了口气:“你一直这样吗?”

    “我怎样?”女警不由一愣。

    “一直这样冲动?呵呵,你现在居然没被警局开除,也算是奇迹了。”罗非摊手道,“人长得挺顺眼,可是智商是硬伤啊!”

    “你……”女警气不打一处来,又扣住了他的右手,怒道,“你最好老实点!”

    就在这一刻,中年人走了过来,冲着罗非冷冷道:“我是天州刑警大队队长周平,这位是甘甜警官,有什么事回警局再说吧!”

    “无脑啊。”罗非一阵唏嘘道,“我要给我的老板打个电话。”

    女警没好气道:“那也得回警局再说!”

    很快,罗非和三雷帮的一群小弟被带上了警车。

    ……

    几分钟后,在天西区的主干道光复路上。

    一辆孤独的警车尾随着其他警车,在天西中路上慢慢行驶,车内,周平一脸阴沉的打着电话:“你是想找死吗?今天已经搞出这么大的事了。还想求我弄死姓罗的?你疯了?”

    “平哥。咱们这么多年兄弟了,这点面子你还不给吗?再说了,这一次雇主的赏钱不少,有500万。”听筒里传来了一个狡猾而低沉的声音。

    “500万?这可不是小数。”周平眉头一锁,“说吧,你们想干什么?”

    “今晚先别审罗非那小子了,把他关进拘留所吧。然后,我和一个兄弟亲自进去收拾他。姓罗的明天出了什么事,你就把一切罪过推到我那兄弟身上就行了。你放心,善后的事情我都处理好了,绝对天衣无缝,不会有问题的。”

    “你亲自出马?你可不是轻易动手的人……这小子到底得罪了什么大人物?方便透露吗?”周平心头泛起了波澜。

    “他叫卢汉阳。”雷豹一字一顿。

    “卢汉阳?”

    “你认识?”

    “怎么会不认识那么有名的人物!他爹可是卢云集团的董事长啊!”周平苦笑,“呵呵,难怪你会亲自出马!只不过,你克制点自己,别下手太重了!打个半死就行了!”

    “放心,我有分寸!”

    挂断电话,周平的脸上掠过了一丝杀意:小子,你真的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雷豹如果出手,你只剩求饶的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