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怎么会是他?
    听到“毒狼”二字,罗非这才慢慢地放下了警惕之心,因为毒狼是他在猎杀者内最好的朋友。不过,他的精神上没有任何麻痹大意,仍旧冷冷道:“你最好把我想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

    “哼,就没见过你这么不懂风情的男人!刚才我只是试试你好不好?”漂亮女人伸出小拳头捶了他肩膀一下,“我不管,你要请我顿饭作为补偿!”

    ……

    天南大学附近十分繁华,罗非找了一家闹市区中的西餐厅,和她在靠窗的座位坐下了。

    只不过,罗非没有点餐,只是要了一杯冰水,而漂亮女人却点了一份西冷牛排,外加一瓶很贵的红酒。

    “不错嘛,两年不见,你越长越帅了!”九尾妖狐言语中不乏调侃,但当她看到罗非那犀利的目光的时候,心中难免一阵哆嗦,气呼呼道,“好啦好啦!先谈正事吧!省得你总是一副要杀掉我的样子!”

    “好啊,你说吧!”罗非喝了一口冰水,目光转向了窗外。

    “狐狸会已经加入猎杀者了。我被雷先生分派到了狼团,我来天州是受他所托,来保护林若雪的。我现在的名字叫胡美,我的掩护身份是林若雪班的班主任。”

    “呵,我没见过上班时间喝酒的班主任!”罗非轻笑道,“还有,我们并不是自己人,我已经退出猎杀者了。麻烦你转告雷先生,不要让他插手我的事情!”

    “这个我就无能为力了,你自己跟他说吧!”胡美无奈的耸耸肩。

    罗非很清楚,雷先生绝对没安好心,他这样做毫无疑问是向罗非传递了一个讯号,那就是他要罗非回归猎杀者,继续为他效力。但这是罗非不可触碰的底线。罗非离开猎杀者的时候已经跟雷先生说得非常明白了,那就是永远也不希望雷先生再把他召回。

    “其实,雷先生没有恶意的,我也没有。要不然,我也不会主动要求加入狼团了,你说对不对,罗非?”胡美拿起了酒杯,隔着红酒望着他,露出了一抹暧昧的笑容。

    罗非没有搭理胡美,而是陷入了沉思:我要不要相信雷?现在看来,不相信也只能相信了,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争取日后的主动。毕竟,雷的目的不是杀戮,而是为了争取我。但是,我必须调调他的胃口!

    想到这,罗非淡然一笑,道:“胡老师,雪儿的安全就拜托你了。”

    胡美这才露出了笑容,道:“来,干杯!罗非,你要不要给我赔罪?你刚才可是差点掐死我!你这个坏家伙,这两年功夫涨了不少啊!”

    “你也不错,你的功夫也比两年前高了一些。”罗非和她一碰杯,一口喝光了杯里的冰水。随后,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卡放在了桌上,随即起身而去,“不好意思,失陪了!”

    罗非刚一走,胡美就撅起了嘴,把刀叉狠狠地戳在了牛排上:“你这个不懂怜香惜玉的笨狼!”

    ……

    开着车回公司的路上,罗非不由自主的联想起了最近几年和狐狸会之间的一场场恶战。

    猎杀者一共分为五个团队,分别是龙团、凤团、虎团、狼团、鹰团。在罗非还在预备队的时候,狼团是实力最弱的。而随着他进入了主力团后,狼团实力倍增,很快具有了和龙团分庭抗礼的能力。那时候,雷先生最器重就是罗非和龙王。

    罗非的狼团在和狐狸会的战斗中还算比较温柔的,虽然伤过对方的人,却没有杀死一个狐狸会成员,反而是龙王更辣手无情,杀了对方不下五六人。估计这一点成为了胡美心甘情愿加入狼团的原因。

    而罗非和胡美在四年前就认识了,那时候两个人虽然都不到二十岁,但却已经是独当一面的高手了。只不过两个人较量过三次,都以罗非完胜而告终。

    这一次,如果胡美不说出“她是自己人”这句话,恐怕她一定会死。理由很简单,罗非绝不会容许卧榻之下有敌人安睡!

    不过,昔日十分强大的狐狸会都已经加入了猎杀者,也足以证明猎杀者的实力更加可怕了……

    罗非叹了口气:兄弟们,姐妹们,我并不憎恨你们,我憎恨的只是雷,如果有一天还能一起战斗,我希望那时候咱们能一起摆脱雷的控制。

    ……

    下午下班,林若心和丁薇手拉着手来到了车里。车门刚关上,林若心的小拳头又落在了罗非的后背上:“哼!土豪你好!”

    罗非头也没回,只是从后视镜中看了一眼丁薇,就叹了口气道:“什么事就怕出内奸。”

    丁薇笑而不语。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林若心冷笑道,“说吧,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不准隐瞒了!”

    罗非心头一沉:若心知道我的秘密了?不可能,应该只是怀疑我为什么那么土豪,可以一口气借给丁薇那么多钱!得,是时候表诚心了!

    想到这,罗非以另一种方式坦白了:“若心,其实我和雪儿的情况差不多。”

    “这一点我看出来了,你家应该很有钱。”林若心微微点头,“而且,你也见过大世面。所以,你比一般的保镖更不像保镖。”

    “你眼力不错。”罗非淡淡一笑,继续撒谎,当然,这种谎言是自己的掩护身份,实际上也可以当做一种大实话,“我家也是华夏国籍,只不过家族常年在意国经商,从事珠宝生意。我爸……比较多情,给我留下了很多兄弟姐妹。”

    “罗非,对不起……”林若心面露尴尬,道,“别说了,都怪我好奇心太重了。”

    丁薇也是眉头紧皱:“不,都怪我什么都说,嘴巴没把门的!”

    “没关系。”罗非摇了摇头,淡然一笑道,“我年纪小的时候很叛逆,经常跟老爸吵架。我十八岁那年,为了参军,和老爸吵翻了,从那之后,我很少回家了。我退伍后先后给两位雇主当做保镖。因为会功夫的同时,业务能力还不错,所以先后被他们提拔为了董事长助理或副总。正是因为林董事长身边的那位师奇先生看中了我这一点,所以在给你的资料上,才提出让我做你的副总。”

    “果然是商人的儿子。”丁薇拍了拍他的肩膀,亦把一种温柔的关怀灌注给了他,“又有多久没回家了?”

    “一年了。”罗非这句话是真话,他离开猎杀者组织的确有一年时间了,只不过这一年时间他并没有荒废,也的确做过两位雇主的贴身保镖,而且工作十分优秀。当然,他这么做只是为了一步步的靠近林若心。

    “罗非,什么时候想回家了,我给你放大假。”林若心关切道,“别跟父亲那么较真了。”

    “等你赢了赌注,我会回去看看的。”罗非不假思索道。

    “罗非,不说了。”林若心也在他的肩膀上微微按了一把,“咱们回家。”

    ……

    夜深了,林若心和丁薇都已经快睡下了,而罗非则出门了,他要去接李晶回家。

    罗非刚启动玛莎拉蒂,突然眉头一皱……他已经能感觉到情况不对劲了。

    罗非嘴角微微勾起,开出了小区。只是,他一路都没有拐弯,而是径直朝着外环线的方向去。

    这并不是去哈尼酒吧的路,恰恰相反,这条路距离哈尼酒吧渐行渐远。

    这一路上,罗非的车速并不慢,一直保持在六十迈左右。说起来也非常奇怪,这样的车速居然让他一个红灯都没有遇到,很顺利的开入了外环线。

    在一片无人的树林里,罗非突然间放慢了车速,慢慢的踩下了刹车……只听见“咔嚓”一声,车闸断了!

    玛莎拉蒂软绵绵的靠在了一棵大树上……有惊无险。

    罗非攥紧了拳头,已经进入了戒备状态。

    他很清楚,车子被人动了手脚。而且是在晚间他们回来之后到他出门之前这段时间动的。动手脚的人非常狡猾,他没有彻底把车闸剪断,而是故意留了一点,这样罗非很容易自己把自己害死。

    只是,动手脚的人怎么也想不到,罗非居然已经识破了他的伎俩!

    树林外,传来了轻微的停车声。

    就在这一刻,罗非突然间下车了,以惊人的速度冲向了那辆车!

    那辆车里突然间窜出来一个烟衣人,朝着他开了冷枪!这一枪十分精准,子弹打出来直奔罗非的心口!紧接着,男人打出了第二枪,直奔罗非的头颅!两颗子弹都是奔着罗非的要害,几乎没有闪避的可能!

    就在两发子弹即将落在罗非身上的那一刻,他猛然间一个侧身,居然轻描淡写的避开了这一枪!紧接着一个滚翻,靠近了对方七八米!

    操,这什么反应?怎么这么快?烟衣人心头一惊,突然间狠狠地咬着牙,把枪扔在地上,冲上去就是一记飞腿!

    这一脚力度惊人、角度也十分刁钻,直奔罗非的胸口而来!

    罗非只感觉这种腿法非常的熟悉,熟悉到让他这个淡定无比的男人都已经愤怒了!罗非狠狠地攥紧拳头,猛然轰向了对方的脚!

    对方被轰飞了出去,他落在地上的时候,身子一震剧颤,居然从嘴里喷出了一口鲜血,目瞪口呆道:“你他妈……”

    烟衣人话没说完,罗非已经近身,一记重拳砸向了他的脸!

    烟衣人惊慌失措,连忙扬起了双手格挡,只听见“咔嚓”一声脆响,他疼得脸都扭曲了,双手的手腕都爆出了森森白骨!

    “啊!!!”烟衣人疼得大吼了一声,脚下一阵趔趄!

    罗非一腿扫在他的双腿上,将烟衣人扫倒在地,不给他还手的机会,就一手捏住了他的脖子,冷笑道:“红隼,好久不见啊!”

    “天狼哥!你、你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我也是接单干活啊!谁让猎物是你呢!”对方吓得面如土色,连连求饶。

    烟衣人代号叫红隼,是鹰团的成员,同样隶属于猎杀者。他的射击技术一流,腿法精湛,心思也十分诡诈,是一个高手。

    但,崇尚绝对武力的罗非并不是傻子,他要是动起脑子来,比这种宵小之徒要强大百倍!

    罗非的目光笔直的落在了他的身上,如刀锋一般犀利:“雇主是谁?”

    “哥,你别为难我,咱们的规矩你不是不懂,不能透露雇主的任何……”

    红隼话都没说完,罗非猛然起手,一记重拳轰在了红隼的左腿迎面骨上!

    又是一声脆响,红隼的左腿彻底扭曲了!

    “嗷!!!”红隼疼得几乎要晕过去了,牙齿都快要咬碎了,哀嚎道,“天狼,你他妈杀了我吧!”

    “说!雇主是谁?”罗非平静如昔,就像是把凡人的命把握在手里的死神一般。

    “我、我说、我说……”深入骨髓的恐惧让红隼泪流不止,“是、是一个姓师的胖子,戴着瓶子底眼镜,四、四十多岁的样子……”

    师奇?罗非微微一愣,怎么会是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