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你还有救!
    操!你他妈真欠死上几次啊!好啊!你不是有钱吗?老子今天不把你输个底朝天,老子就他妈白跟老大混了!经理在心中一阵暴怒的腹诽,但脸上仍旧不动声色:“好啊,爷,咱们来吧!”

    罗非很清楚,但凡是能在三雷帮的赌场里当经理的,都不是一般人,赌术高明不高明先放在一边,千术绝对一流。而对付他们的最好方式,一个是比他们更高明的千术,一个就是炉火纯青的赌术。

    罗非虽然非常了解千术,但并不喜欢出千,之前给荷官换牌也只是为了帮赵子亮一个小忙。现在,是考验赵子亮的时候到了。不过话说回来说白了,考验赵子亮更是考验罗非这位当师父的。

    此时此刻,罗非坐在了距离赵子亮十米开外的地方,正在悠然的喝着饮料。

    赵子亮看到气定神闲的罗非,突然感觉心里踏实多了。

    荷官很快开始发牌了,赵子亮和经理对了半天眼神。

    这一刻,经理感觉赵子亮很奇怪,但是说不出哪里奇怪。

    两张牌后,经理说道:“你底牌大,你说话。”

    赵子亮看着面前的一千万筹码,目光不经意的落在了罗非的身上,淡然一笑道:“1000万梭这一把!”

    “什么?爷,您、您没事吧?”经理都怀疑自己的耳朵出毛病了,连忙问道,“您说什么?1000块?跟我赌最低筹码要5000啊!”

    “你有病是吧?我说1000万梭这一把,你跟不跟?”赵子亮没好气道。

    “……”经理虽然久经沙场,但已经被赵子亮的气势吓到了,心中一阵疑惑,卧槽,这逼装的太过了吧?1000万说梭就梭,你以为你是谁?

    经理咬着牙,仔细地凝视着赵子亮的牌……然而,另一张是什么,他看不到,赵子亮已经用手把牌当了个严严实实。

    经理心中冷笑:碰到高手了……他应该知道牌上有记号,而我也带了透视眼镜了!不过,这又怎样?我会怕你不成?我就不信你比我打得好!

    一些赌徒和打手也围了过来,但是按照规矩,他们只能站在数米开外,而且不能站在能看到两个人牌面的位置,但是这些人的目光都笔直的落在了经理的身上,不由露出了赞赏的眼神。

    “真不知死活,居然主动挑战安经理!不知道他的技术是龙爷四个赌场经理里最牛逼的吗?”刚才还和赵子亮一桌赌牌的胖子赌徒不屑的扫了赵子亮一眼。

    “没办法,胖哥。这年头不知死活的人特别多。估计又是哪家大公司的少东家,有钱没地花了!有这么多筹码,换成钱找个二线明星都能睡上半个月了!”一个和胖子相熟的赌徒说道。

    打手们不便开口,不过眼神中也带着对赵子亮的丝丝不屑,都把他当做了一个来送钱陪玩的生瓜蛋.子!

    赵子亮脸上淡定,可是心里非常紧张:这可是非哥的1000万啊,要是给他输光了该怎么办?非哥啊非哥,你的战术真的这么牛逼吗?

    先到这,赵子亮的目光又一次落在了罗非的脸上。

    罗非仍旧淡定,居然还了一杯红酒,慢慢的喝了一口。

    赵子亮更不淡定了,但也没毫无办法,钱已经五张牌了,一分都不剩了,接下来,是考验演技的时候了!

    赵子亮一边笑着,一边问道:“怎么,不敢跟?不敢就算了!我听说你们赌场高手很多,今天一见,呵呵!也就那么回事!”

    安经理冷笑道:“爷,说话还是客气点好。”

    “我从来不知道客气。愿意玩就陪爷玩,没能耐就滚蛋!”赵子亮面露不悦,冷冷道。

    安经理的心火一下子被勾起来了,顿时咬牙道:“好啊,我今天就陪爷好好玩玩!”

    经理刚说完,冲着荷官狠狠地点了点头。

    荷官心领神会,继续发牌。

    每个人的后三张牌都是亮着的,经理是两个小对。赵子亮也是两个小对,但比经理要大一点。

    安经理看罢,不由哈哈一笑,亮出了自己的底牌,道:“爷,我三个三,一对四,福尔豪斯!”

    在场很多人都笑了,赌徒也好,打手和荷官也好,他们都太了解安经理的手段了,他如果如此志得意满,就说明这把牌赢定了。

    赵子亮望着经理,不由叹了口气,慢慢地把牌翻了过来:“唉!”

    听到赵子亮叹气,众人的目光齐齐落在了他的牌上!

    很小,居然只是梅花五!

    众人一阵哄笑,可是笑过之后,却都瞪大了眼睛!

    “卧槽,也是福尔豪斯!三个五!这小子赢了!”胖子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惊愕道!

    周围,不少人都发出了一声唏嘘声。

    安经理差点站起来,双眼都瞪直了,仔仔细细看了半天。没错,是比他大,而且,没大多少!

    足足1000万的筹码转眼间推到了赵子亮的面前。

    此时此刻,赵子亮的心终于不再乱跳了。只是,他仍旧有些肝颤:这特么就是真正的赌桌吗?我以前玩得是什么?过家家吗?

    赵子亮悄悄地看了罗非一眼,只见罗非仍旧在笑,笑容之中,居然带着一种特殊的温暖……赵子亮从没见过这样的眼神,不由深吸了一口气:非哥,我不会让你丢脸的!

    ……

    转眼间,第二局开始,赵子亮又开始耍流氓了:“梭了!”

    安经理心头一颤:我赌牌这么多年,最多一局输过六百万,现在居然输了一千万!我怎么跟龙爷交代啊?妈的,不能退缩!这小子一定是在唬人,我特么不信他这么牛逼!拼了!

    安经理又一次激动了,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梭了!”

    “呵呵,不怂了?有点意思!”赵子亮的目光落在了美女荷官的俏脸上,“妹子,发牌啊!”

    荷官的脸色并不好看,但也只能继续发牌,现在她并不清楚状况了。这种赌场出千,千术用在了牌的记号和透视眼镜上,并不在荷官手里掌握,这样一来会非常保险。可是,这人的牌捂得密不透风,都没等安经理仔细看,牌就已经被赵子亮挡住了。

    ……

    五张牌发完,安经理脸上再次露出了志得意满的笑容,这一次,他是顺子,虽然不是同花顺,却也不小。而赵子亮的牌仍旧是两个小对。

    安经理又看了一眼赵子亮手中那张背面朝外的牌,只见赵子亮一个不经意,露出了一点。

    安经理顿时笑出了声:“呵呵,唉,看来你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我是顺子!你只有一个机会赢我了!”

    周围的不少看客都发出了一阵嘘声。

    “呵呵,第一局原来是侥幸啊!”

    “是啊,看来这一局他输定了!”

    “两千万,说梭就梭,真是病的不轻!”

    “唉。”赵子亮拿着底牌,发出了一声叹气,慢慢地放在了桌上,“三个三居然赢了……”

    周围突然间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盯着牌面发呆。

    安经理,三雷帮的头号赌圣,居然连输两局!而且两局加在一起,足足有三千万之多!

    “呵呵呵……”赵子亮狂笑道,“就这水平也敢跟我玩?行不行啊?要不要换人?”

    “你……”安经理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了。

    这几天是三雷帮的多事之秋,三爷雷豹被人打断了手脚,大爷雷龙和二爷雷虎愤怒之余,却也不得不亲自带着他们的三弟去了医术发达的欧洲治疗,这段日子帮派里的一切事物都交给了几个堂主搭理。

    不能火烧浇油,龙爷和虎爷的脾气比豹爷还大,要是让他们知道我输了这么多钱,非活埋了我不可!赢回来吧!我要赢回来!安经理在心里给自己打足了气,强作淡定的冲着赵子亮说道:“爷,再继续!”

    ……

    不到半个小时的功夫,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已经结束了,安经理把民乐赌场里能输的钱基本上都输光了。

    众目睽睽之下,安经理也没办法把嚣张的赵子亮怎么样,更何况,他也不知道赵子亮的深浅,只能硬着头皮给赵子亮兑换了全部筹码……眼睁睁的看着赵子亮走出了楼。

    此时,门外一辆银色宝马疾驰而来,在赵子亮的面前刚停下,赵子亮就钻了进去。都没等安经理等人看到车牌号,宝马已经疾驰而去!

    安经理站在风中,眼泪鼻涕流了一地,哀嚎道:“我该怎么办啊?我该怎么办?”

    ……

    四个小时后,天已经蒙蒙亮了,三雷帮其他三个赌场的情况和民乐赌场几乎一模一样,经理们都快急得自杀了。

    而此时,“赌神”赵子亮的情况并非很好。他让宝马车停在了天河边,跑出来冲着天河一通狂吐。

    驾驶位上的白五爷一阵诧异,问道:“老弟,小兄弟怎么了?”

    “装逼过度,自己都受不了了!”罗非哈哈一笑道。

    白五爷愣了半天才明白过来。只是,他没有笑,而是颇有同感的点了点头道:“是啊,才一晚上的功夫,一下从穷小子变成了亿万富翁,从没见过世面变成了见过大世面。能撑到现在,很了不起了。”

    “他可不是没见过大世面的穷小子。”罗非立刻否定了白五爷的说法,道,“你知道吗?他哥哥曾经很有钱,经常带着他出入豪华场所,这小子年纪不大就见过大世面了。家里败落之后,他也混过好几年,也算是有些胆识的小弟了。要不然,我三个小时就算教会了他怎么赌,也教不会他应付这种大场面的气势。”

    “这就难怪他能撑那么久了,换了一般人早就不行了!”白五爷唏嘘道。

    十多分钟之后,赵子亮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刚和罗非对视一眼,突然间捂住了,哇哇大哭:“非哥,我不赌了!求求你!别让我赌了!我他妈再赌自己把自己的手剁了!哥,我怕,我怕啊!”

    能……不怕吗?罗非心中也掠过了一丝愧疚。那种赌场,那么多打手,赵子亮哪怕有一丝一毫的露馅,估计会引起那些赌场经理的怀疑,更有甚者,会被立刻报复。当然,罗非会完全保护他……只是,罗非这么说出来,他会信吗?

    毕竟,赵子亮就算见过再多世面,遭遇过再多的刀光剑影,他还是太年轻了。

    罗非摸着他的脑瓜,安慰道:“子亮,你很了不起了,我原计划只让你搞定一个赌场,可是没想到,你一口气搞掉了三雷帮全部的赌场!兄弟,我给你竖大拇指,你没让我失望!也没让你嫂子失望!”

    赵子亮的哭声之中都带着惊恐:“哥,这么多钱,该怎么办?会不会有人要弄死我?哥,你救我!救我!”

    罗非笑道:“你要是这么说的话,说明你还有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