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知错能改还是好孩子
    罗非这句话并不假,如果一个人一口气得到了这么多钱,并不惧怕,却产生了贪婪之心,那这个人多半不可救药了。而赵子亮又是呕吐又是害怕,这才是正常反应。

    赵子亮哭了一会儿后,终于平静了下来。

    这时,罗非的目光笔直的落在了白五爷的身上。他都没说话,白五爷会领会了他的意思,立刻说道:“老弟,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老哥,你手头的赌场不要干了。”罗非不假思索道。

    “这……”白五爷愣住了半天……在做了一番心理斗争之后,他还是忍着痛点了点头,“我……不做了。”

    罗非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将一张信用卡塞进了他的手里:“常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

    “老弟,这……”白五爷不由一愣,忙问道,“这是你之前赢的钱吗?你给我干嘛啊!我怎么能要你的钱?”

    “五爷,我戒赌已经两年了。我发过誓,以后如果再沾赌,赢的钱全部散尽。你不想让我食言吧?”罗非没好气道,“这也算是补偿你的损失了。另外,你再帮我一个忙。”

    “你说,只要我能做的,一定办到!”白五爷不假思索道。

    “那天喝酒的时候,你说你在香江有兄弟?”罗非问道。

    “是,是过命的交情!”白五爷不假思索道,“他现在在香江做正经生意,做得很大。”

    “让子亮过去给他帮忙吧!”罗非道,“管吃管住,教他一些真东西。”

    “这也太简单了吧?”白五爷大吃一惊,这件事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举手之劳!

    “为什么要搞得那么复杂呢?”

    赵子亮听到这,一下子悟了,怯生生的问道:“非哥,你是想洗白我和五爷?”

    “呵呵,还不傻。”罗非打开了车门,笑着走了出去,“打打杀杀什么时候是个头?”

    “兄弟,谢了……”白五爷突然间感觉鼻梁一阵发酸。过去,即便是和他关系再好的朋友,也没有人能替他想这么做,替他做这么多。倒是这个霸气的爷们,一直都对他指手画脚,但最终还是这个霸道的家伙在白五爷即将淹死的时候送上了最重要的一根救命稻草。

    ……

    凌晨5点半,正在审讯室里睡觉的甘甜突然间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她机警的拿出了手机,不由一愣:“罗非?”

    “喂,贱人,干嘛这么早吵醒我,我都快困死了!”接通电话,甘甜毫不客气的骂道。

    “甜甜,在家了吗?”罗非问道。

    “没有,我在审讯室呢。”甘甜看了下手表,“我刚睡了……四个小时。干嘛,有事找我?”

    “你说话方便吗?”罗非低声问道。

    “你……你等等。”甘甜关紧了房门,同样压低了声音,“出什么事了?”

    “甜甜,你的权限能够调动多少警力,你跟我实话实说。”听筒里,罗非的声音格外严肃,不像是开玩笑。

    “我……我能调动……八个人。”

    “明白了,你调动一下吧!分成两组,分别扫两个赌场。我把具体地点发给你,动作要快,要保密。”

    “罗非,你……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先别问了。你马上行动吧,这是立功的机会!”

    ……

    一分钟后,电话挂断了,甘甜握着手机发呆,心中也是一团雾水:为什么他不让我把这件事汇报上级?难道他对我的上级有所怀疑?可是,周队是我爸最好的战友,是个最好的人,怎么会……难道他怀疑周队?我该相信谁?

    甘甜陷入了纠结的思索之中。突然间,她想到了林若心。

    是啊,若心是我最好的姐妹,晶晶也是,她们俩看着罗非的时候,眼神里充满了信任……还有,罗非对我的工作也很支持,还跟着我一起献血呢!他不会坑我的,绝对不会!

    想到这,甘甜不再犹豫了,立刻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喂,小刘,我是甘甜!有个行动,动作要快,不要惊动上级!”

    ……

    甘甜连着打了三个电话后,才松了口气,这时候,她突然间感觉情况不太对劲。她猛然间侧过脸,发现审讯室的门开了一道缝,周斌站在门口,正一头雾水的望着她呢!

    甘甜顿时怒意丛生,冲过去一把揪住了他的脖领,没好气道:“你都听到了?”

    周斌无奈的笑道:“干嘛,要杀我灭口啊!”

    甘甜狠狠地白了他一眼,道:“跟我一起行动吧,你跟我一组,我带带你!”

    “是,师姐!”周斌嬉皮笑脸道。他其实比甘甜年纪还大了一些,但是在警队的资历却差远了,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爱上甘甜。之前他在医院里已经输给了罗非一次,当然要扳回一城。

    ……

    半个小时后,甘甜和自己的心腹小刘带领的人马已经杀入了三雷帮在天西区的两个赌场,将来不及散场的赌徒、打手甚至连同经理都一网打尽,安经理想跑都没来得及,被甘甜一脚撂倒。

    周斌也很卖力,又踹了安经理一脚。

    不过,还是有漏网之鱼,有几个小弟还是跑了,而且立刻想方设法联系到了他们正在欧洲给自己亲兄弟看病的雷龙雷虎。

    于是,就在甘甜等人刚刚胜利收队的时候,甘甜的老上司周平也在睡梦中被人吵醒了。

    周平一看到手机上是一长串号码,也是一愣,想了半天才接通了电话:“喂,哪位?”

    “草尼玛的周平!你是不是活腻味了?我弟弟伤了,我没怪罪你,现在你他妈居然敢挖我的根基,你是不是想死?”听筒里传来了雷虎怒气冲天的声音。

    周平吃惊不已,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惊愕道:“你说什么呢?你有病啊!到底怎么回事啊?”

    “操!你还敢跟我装糊涂?信不信我弄死你?”雷虎又骂了一句,语气中充斥着威胁的成分。

    周平也怒了:“雷虎,你怎么跟我说话的?我到底做了什么,你给我说清楚!”

    这时,听筒里的声音变了,更低沉更稳重了一些:“周队,我是雷龙,你别生气。我现在告诉你实情。从今天凌晨开始,我们三雷帮的全部赌场都被不明身份的家伙捣乱,输了七亿的筹码。然后我们在天西的两场场子被你的人扫了,这里面就包括了你儿子。”

    “这、这怎么可能?我儿子在审讯室里睡觉呢!”周平一头雾水道。

    “你……确定吗?”雷龙一字一顿道,“我的人可是亲眼见到的,那是我的心腹。周队,你得给我一个最合理的解释。”

    周平气得脸都红了,骂道:“不知道是哪个混蛋陷害我!龙爷,咱们认识也不是一两天了,我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我是白痴吗?”

    雷龙深吸了一口气,道:“这件事肯定不是你干的,估计不是你们警队里出了什么混蛋,就是有人故意整我们。”

    周平顿时有了灵感,道:“罗非?会不会是罗非?”

    雷龙听到这个名字,顿时怒火中烧:“又是这个兔崽子!他到底要干什么?”

    听筒里传来了雷虎暴怒的声音:“哥,要不要找人弄死他?”

    “等等……让我想想!”雷龙陷入了沉思。许久之后,他才说道,“周队,你们内部肯定有人跟罗非里应外合。你帮我把这个人揪出来。”

    周平的大脑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甘甜。这一刻,他犹豫了。周平喜欢甘甜,甚至对甘甜有点像对待自己的女儿一样。自从甘甜的养父去世后,他一直都在照顾甘甜,而甘甜以优等生的身份进入刑警大队后,他也一直都在栽培甘甜。甚至他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娶甘甜做老婆,这样就亲上加亲了!

    但是,周平万万没想到,自己最得意的弟子居然在最关键的时刻摆了他一道!现在,周平进退维谷了。

    该怎么做?是保住甘甜,彻底灭了三雷帮这伙歹徒,还是……灭了甘甜,继续和三雷帮同流合污?周平心中一阵纠结,也许,只能选择后者,雷龙的手里有太多关于我的烟料了,要是他完蛋了,绝对会把我供出来……

    想到这,周平只感觉自己一阵阵心痛,他握着电话,半天才说道:“这个人应该是甘甜。”

    “你确定吗?”雷龙阴沉的问道。

    “确定。”周平的声音都在微微颤抖。

    “知道了。我会在联系你的。”

    电话挂断了,周平无力的瘫软在了床上,一时间老泪纵横:“甜甜,你为什么要和我作对?别怪叔叔无情无义!”

    ……

    清晨六点半,锦绣庄园的门口走出了丁薇,她快步走到了罗非的面前,和罗非身边的赵子亮见了面。

    这一刻,丁薇的目光有些呆滞,因为她从没有见过目光如此清澈的赵子亮。

    赵子亮看到丁薇,二话不说,双膝跪倒在了丁薇的面前:“嫂子,我对不起你!”

    丁薇一阵愕然,道:“你这是干嘛?”

    罗非淡淡一笑:“知错能改还是好孩子。”

    丁薇连忙把赵子亮搀扶起来,声音中带着温和:“子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嫂子,跟着非哥好好过日子吧。还有,我要麻烦你好好的照顾咱爸咱妈。我想去外面的世界闯闯,非哥已经帮我铺好路了。”赵子亮说话的感觉不再像一个不成熟的街头小痞子了,而是像极了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面对这么快就脱胎换骨的赵子亮,丁薇又惊又喜的同时,却也有些担忧:“罗非,你要把他送到哪里去?”

    “香江。我有一个好朋友在香江开公司,做正经行当。让他过去试试吧,也缓解一下他和赵叔赵阿姨的关系,你看怎么样?”罗非笑问。

    “这……罗非,这也太麻烦你了!”赵子亮早已经辍学,罗非能为他找到这样的出路,并让他回心转意,显然功劳太大了,让丁薇有些受宠若惊了。

    “小事一桩,如果你不反对,他今天就走。”罗非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丁薇望着罗非,她只感觉自己的那根心弦心头又悸动不安的抖动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