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别给脸不要脸!
    午饭时间到。非凡集团的员工们忙碌了一上午,都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在办公室里吹着冷风,有说有笑的吃了起来。

    丁薇则一个人来到了车队的休息区,结果发现一群伙计们都在一个大房间里吃饭。

    “薇姐,又来找头儿啊!”车队队长老谭忍不住调侃道。

    “你们头儿去哪了?”丁薇俏脸一红,她今天是专程过来邀请罗非吃午饭的。

    “他啊!”老谭压低了声音,指了指队长办公室,“在我屋里睡觉呢!”

    老谭他们吃饭的房间就在队长办公室旁边,门开着,罗非正躺在沙发上睡觉。

    丁薇走过去一看,发现罗非睡觉的姿势很优美。他躺得十分笔直,而且呼吸声非常小。只是,今天是个阴天,天气有点凉,而他并没有盖被子。

    丁薇拿起了办公室里的一件外套,披在了他的双腿上。

    这时,罗非居然醒了。他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人是丁薇,不由自主的笑了笑,又合上了眼。

    丁薇的心中,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在萌生发芽……她不受控制的坐在了沙发上,微微的抚了抚罗非的后背。

    罗非的眉毛顿时完全舒展开了,摆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睡熟了。

    唉,我知道你帮助我完全是你的本能,并不图我什么。可是你知道吗?你这样热心的一次次帮助我这样的人,还是会让我起反应的。你怎么就那么不懂女人心呢?丁薇不由叹了口气。

    她茫然若失的在罗非的办公室里坐了一个多小时,甚至都忘记了吃饭,直到上班的时间才离开。

    而罗非仍旧在睡着,一觉睡到了下午四点半。然而,他并不是自然醒,一个电话打过来,把他吵醒了。

    罗非拿起了手机,看了一眼号码。

    是本地打来的电话,但是电话号码很陌生。

    罗非心里已经有了准备,并不着急的接通了电话:“喂,我是罗非。”

    “罗非,我是雷。晚上7点,天港区三号码头,会有熟人接你的。”雷先生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没给罗非哪怕一秒钟拒绝的时间。

    “呵,老狗!还是那么爱装逼。”罗非冷冷一笑,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

    晚上,把林若心和丁薇送回家,罗非请了假,出门了。

    在门口,他望着林若心那张因为没有吃到他做的晚饭而有些幽怨 小眼神的时候,突然间心头一阵温热,极为难得的爆了一句粗口:“呵呵,好像两口子过日子……这感觉真他妈好。”

    车子一路开出去,刚刚离开市区,罗非就接到了林若心的电话,他刚接起来,就关切的问道:“怎么样?没挨批评吧?”

    罗非说完这句话,顿时感觉太突兀了。关心则乱,作为童年时代自己最好的朋友之一,他对甘甜的关心显然让他的话失去了逻辑性。这句话本不该问。

    “你放心,我没事!周队没有怪罪我!已经向上面帮我申报,准备给我记功了!你明天晚上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吃饭!”

    “明天?”罗非迟疑了片刻后,还是谨慎的说道,“这样吧,明天咱们再说这件事,我怕有什么变化。”

    “行。”

    “甜甜!”

    “呃,还有事吧?说吧!”甘甜笑道。

    “甜甜,你今年还有年假吗?”罗非问道。

    “有,我已经两年没放年假了!我们大队年底不清零,可以存的。我存了两个礼拜呢?干嘛,土豪罗邀请我出去玩?”

    “是啊,最近想去欧洲玩玩,到时候你有时间吗?”罗非问道。

    “哟,这么好心?我开始怀疑你的动机了!”甘甜坏笑了一声。

    “唉,你想太多了,我就是单纯的想泡你,或者被你泡。”罗非也难免耍了一次流氓。

    “哼,我看你是活腻味了!你等着,明天见了你我再收拾你!”

    “你打不过我。好了,不跟你逗了,我刚才是认真的,旅游的事情你考虑一下,只要你点头了,咱们随时能走。”

    “好吧,我会好好考虑的。我最近也累了,真的想找个有阳光雨露沙滩的地方好好调整调整!”

    ……

    挂断了电话,罗非总算松了一口气。他并不是为了泡甘甜,而只是为了让她离开天州。不但是她,林若心和一些相关连的人也要走。这是职业雇佣兵的规矩。她们一走,罗非就要开始“清场”了,等到她们回来的时候,天州又将是一片安静祥和之地。

    说的更确切一点,罗非已经对三雷帮、对卢汉阳、甚至对周平动了大心思。理由只是因为卢汉阳对林若心动了同样的心思。那一次万丽饭店的餐会上,他虽然喝了不少酒,但绝对不傻,他早就看出来了。

    动我逆鳞者必死,这是天狼永恒不变的信条。

    即将晚上七点钟的时候,罗非的车已经停靠在了三号码头。这是他一个月以来第二次来到这个码头了。

    刚一下车,罗非的不远处就走来了一个美女,她和罗非年纪相仿,留着一头利索的荷叶发,身高一米七出头,高挑之中不乏丰满性感,栗色的皮肤给人一种异样的魅惑。她看到罗非,双眼中难掩激动和喜悦,甚至忍不住加快了脚步。

    然而,罗非却递给了她一个警戒的眼神。

    美女微微一愣后,只能无奈的放慢了脚步。

    两个人很快擦肩,都停了下来。

    美女低声道:“狼……非哥,我想你了。”

    “都是凤团的老大了,怎么还是这么沉不住气?”罗非低声训斥着她。

    “哼,老狗又不在这里,我怕什么?”美女冷冷道。

    “只有我的时候,才会有老狗这个词。否则你给我闭嘴,别给自己惹祸,听到了吗?”罗非刚说完,突然间伸出手,霸气的将她搂在了怀里!

    罗非这样做,一是因为想念,二是为了保护她。

    虽然罗非对雷先生充满敌意,但他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在猎杀者之中,龙团的兄弟和凤团的姐妹以及虎团的某些人,是他过命的战友,他即便退出都不会对他们无情无义。

    美女怔住了片刻,却不敢伸出手抱着他,但声音已经哽咽:“你个没人性的混蛋,只顾着过自己的小日子,把我们都忘了!”

    “真的忘了,我也就不会来了。”罗非这才松开她,不过却在她绯色的脸蛋上狠狠亲了一口。

    而这一幕,不偏不倚被港口内一艘灰色客轮上的雷先生看的一清二楚:“呵呵,天狼果然还是闷骚的天狼,外表很清纯,内心很荡漾啊!是吧,月亮?”

    雷先生的身旁,那个三十岁左右的漂亮御姐微微点头,笑道:“是啊,我看他凤凰和他家今晚有的忙了!”

    雷先生转过头,目光笔直的落在了一个比罗非略微矮了一点的年轻男人身上,不乏调侃的说道:“一个是闷骚,一个是闷,猎杀者的两大王牌最有趣。说起来,我当初还很看好你和凤凰呢!”

    那个男人有一张如同刀削般凌厉的脸,年纪在二十六七岁的样子,一脸冷傲:“我对这些风花雪月不感兴趣。我也没兴趣见一个已经退出的家伙。雷先生,恕我不奉陪了!”

    男人刚要起身,月亮就走了过去,伸出修长而柔嫩的手,按住了他的双肩:“龙王,你干嘛啊?今天可是一个好日子,干嘛惹雷先生不高兴呢?犯不着吧?”

    龙王目光一凛……他并不喜欢这个代号叫月亮的女人,但是月亮却偏偏是雷先生的军师,最贴心也是最了解雷先生的人。这时候他真的起身走了,雷绝对会大怒。雷这个人,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而且,他的实力深不可测。

    龙王忍着心中的不悦,慢慢地坐了下来,但表情仍旧很难看。

    “龙王,我知道你和天狼一直有过节,但今天看在我的面子上,勉强坐下来吃一顿饭吧。接下来的任务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有很大的油水。”雷先生背对着龙王,一脸阴沉的说道。

    “我知道了。”

    ……

    几分钟后,罗非和凤凰上船了,刚一进房间,罗非的目光笔直的落在了餐桌上。

    一桌子的珍馐美味早已被他无视,他唯一关注的,只有桌前的一群人。

    雷先生、军师月亮,龙王、虎王、鹰王加上他身边的凤团老大凤凰,全都到齐了。这也意味着今天的这次宴会极为重要。

    “嘿嘿,我就说小狼是个念旧的人,肯定会来的!”月亮毫不犹豫地扑过去,送给了罗非一个热情洋溢的拥抱,只见她胸前的那两座巍峨峰峦几乎要把罗非压倒了一般。

    罗非淡然一笑,拍了拍月亮的后背:“呵,月姐,你越来越漂亮了!”

    “你的嘴巴比以前甜多了!”月亮笑道,“怎么,转性了?”

    “也许吧。”

    这时,虎王先一步站了起来,快步走到了罗非的面前,冲着他微微点头,道:“兄弟,来了就好,一会儿咱们多喝两杯!”

    虎王是猎杀者五大团中年纪最大的,今年有四十岁左右,按道理说,罗非叫他一句叔都不过分。不过,他不喜欢倚老卖老,对谁都十分客气,是猎杀者里的和事佬。但罗非知道,这人不简单。

    罗非走过去,主动和他拥抱了一下:“虎哥,好久不见,一会儿酒桌上说话。”

    “好!”

    鹰王和龙王压根没有站起来,特别是鹰王,他狠狠地瞪着罗非,似乎要把罗非吃了似的。理由单纯到只有两个字——红隼。

    罗非的目光毫不犹豫地怼了回去,一脸冷傲的望着他。突然间,罗非淡淡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信用卡,直接朝着鹰王飞了过去!

    鹰王不看则以,只看了一眼,顿时勃然大怒,伸手就要去接这张卡撕碎了它!

    鹰王的上三路功夫十分厉害,且实力极佳,想要一把抓住并撕碎这张卡,用不了眨眼的功夫!然而,还没等鹰王动手,这张卡已经下落,居然从鹰王的手下两公分的地方落下,不偏不倚落在了鹰王的餐盘里!

    鹰王暴怒,拍案而起,怒骂道:“草尼玛!我兄弟的命只值一张卡吗?”

    罗非冷冷道:“正当防卫是国际法则,你不懂吗?小鹰,别给脸不要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