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我追你
    “妈的!这个饭桶!收了老子200万米刀,现在人呢?”卢汉阳对着手机听筒骂道。此时他正在生布朗的气,因为约定好的时间内,布朗没有打来电话。

    “少爷,这个……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我们的快艇跟他到了禁区,就联系不上他了。”听筒里传来了一个急促的男人的声音,这男人正是刚才和布朗进行交易的男人。

    卢汉阳的怒火顿时消去了大半。不过,他并不是不生气了,而是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惊恐:“难道又是罗非?这家伙什么来头?布朗可是真正的特种兵,很有几把刷子啊!难道说他已经被罗非收拾了?”

    “少爷,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男人焦急地问道。

    “让我想想……”卢汉阳的目光转向了自己身后。不远处,张少游、方正豪等人也已经下飞机了,正跨着几个丰满的外国妞谈笑风生呢!他的大脑中一时间来了灵感,顿时阴险的笑道,“他们去了哪个岛,布朗之前说过吗?”

    “说了!说了!是毒蛇岛。岛上有毒蛇,所以被人起了这个名字!那座岛很危险的!”男人也似乎听懂了卢汉阳的意思,顿时笑道,“少爷,您是不是有什么好主意了?”

    “当然了,我有一个非常好玩的主意!”

    ……

    天慢慢烟了下来。

    罗非等人围绕在了篝火前。

    这时,林若心和丁薇等人都抱着已经烤熟的椰子蟹,开心的大快朵颐。

    罗非望着她们,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笑容。

    林若心看了罗非一眼,不由轻哼了一声,凑到了他面前,用自己傲人的娇躯撞了他一下,道:“哼,大贱人!”

    罗非叹道:“别骂我了。我在想一个非常悲观的问题。你说如果咱们被困在岛上,没人来救咱们,咱们要在这里住上多久啊?”

    林若心吓了一大跳,顿时颤声道:“笨、笨蛋!你别吓唬我!这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如果真的是这样,你说咱们该怎么办?”罗非眉头紧皱,“有可能,咱们会在这里住上好几年……”

    凤凰也叹了口气:“要是这样,我看林总还不如就在岛上和非哥成亲算了,给非哥生几个孩子。”

    林若心顿时明白了过来,气呼呼的抡起椰子蟹的大腿追打凤凰:“臭小凤,你别跑,看我不灭了你!”

    凤凰一边跑一边笑道:“嘻嘻,我说真的啊!林总,你考虑下我们家非哥吧。非哥人很好的!”

    “滚!你们俩都是坏蛋!”

    两个人跑着跑着,不知不觉就跑进了椰子林里。

    丁薇有些着急,连忙追了过去:“别往里面跑,小心,里面有蛇!”

    罗非也怕她们出事,连忙跟了过去。

    只是,三个美女跑得太早,罗非落在了她们身后。

    这时,罗非只听见前面传来了林若心和丁薇的尖叫声!

    “啊!”

    “啊!”

    “姐!姐你干嘛啊!”

    罗非心中“咯噔”一下,完蛋了!乐极生悲了!

    罗非朝着声源的方向跑去,只见一条银环蛇狠狠地咬在丁薇的左腿内侧!

    罗非咬牙切齿的冲过去,一把将蛇揪住,狠狠一扭!银环蛇哪里经受过这么大的力道,身体拼命地扭曲,想要摆脱,可是,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挣脱!

    罗非捏死了银环蛇,将它狠狠抛了出去,一把抱起了丁薇,朝着篝火的方向跑去。

    此时,林若心几乎傻掉了,伸出手给了自己一巴掌:“我混蛋!我……”

    凤凰连忙拉住了她的手:“都怪我,我不该调戏你……”

    “都别说废话了,赶紧出来!快!”罗非沉声道。

    罗非急速跑到了篝火前,一把将丁薇放平,不由分说脱掉了她的短裤,将她的大腿分开了。

    陈静吃惊不已:“罗非,你干嘛?啊?薇姐怎么了?”

    这时,林若心也跑过来了,一把握住了丁薇的手,带着哭腔道:“姐,你干嘛救我……明明是我的错,我不该……”

    丁薇的呼吸已经有些急促了,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把林若心的手和罗非的手按在一起:“你们……在一起吧……其实……小凤……说的没错!”

    罗非的眼眶顿时潮湿了,他咬着牙道:“别胡说八道!我不会让你死的!不会!你给我挺住!”

    说着,罗非朝着她的大腿上狠狠地嘬了一口,将一口毒血嘬了出来。

    这时候,罗非才清楚的看到丁薇腿上的伤痕,这伤痕是那一次车祸的时候留下的……非常的深,甚至让罗非都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心疼。然而,现在却不是伤感的时候,罗非凭自己的经验,已经感觉到丁薇中毒太深,并不是他把毒吸出来就能救活这么简单了!

    看到罗非停止了动作,林若心和陈静都傻了,眼眶瞬间湿润了。

    “罗非,薇姐是不是……”陈静都不敢问了。

    “罗非,救救她,我求求你!”林若心哭出了声。

    “需要抗毒血清,银环蛇的抗毒血清。”

    “咱们有吗?”林若心哽咽的问道。

    “咱们……”罗非露出了一丝笑容,“肯定有。”

    “哥,咱的确有银环蛇的抗毒血清,是毒……是专克蛇毒的!”罗非刚说完,身后就传来了凤凰的声音。

    凤凰一激动,差点说漏嘴,把毒狼给穿帮了。毒狼是狼团的绝对核心,也是罗非最信赖的老大哥,他配制毒药和解毒的本领在猎杀者中首屈一指,无人能及。这一次,毒狼并没有随行,但是细致的他却让凤凰带上了几乎所有的必需品。

    “我就说了,肯定有!”罗非欣然的点了点头。他相信自己的每一个战友,所以,他自己的背包里虽然没有准备这种东西,但不代表凤凰身上就没有。

    ……

    很快,罗非给丁薇注射了血清后,又包扎好了伤口。

    丁薇恍恍惚惚的望着罗非,只感觉自己的头脑仍旧一阵发昏,蛇毒残留的效果让她不由自主的说起了胡话:“罗非,和若心在一起……”

    罗非的眼眶里,两行热泪顺着眼眶溢了出来……一时间看傻了所有的女孩子。甚至凤凰都有些难以置信:“哥,你……怎么哭了?”

    “等你好利索了,我追你。”罗非一字一顿道。

    丁薇愣住了,周围的几个美女都是俏脸一红。特别是林若心,她都有些尴尬了……一时间感觉自己的心里更乱了。

    ……

    一整夜,罗非一个人陪在了丁薇的身边,不停地在她身上擦拭,谁都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林若心好几次想过去看个究竟,但是最终放弃了。只是,她的心里已经荡起了一层涟漪,联想到几个小时前,丁薇把她和罗非的手按在一起的场景,她感觉自己真的亏欠这位姐姐太多了。

    丁薇是她的心腹,但是建立非凡集团三年之后,林若心才知道自己的心腹三年来过得那么辛苦……还有罗非,罗非虽然到集团工作 时间那么短,可是却帮她渡过了一次又一次的难关。而且,罗非还非常照顾她的姐妹。

    呵呵,我到底做了些什么啊?我怎么只会给他们添麻烦?林若心的眼眶微微的潮湿了。

    就在林若心一阵胡思乱想的时候,她的耳边却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别乱想了,你这样会让非哥心里不舒服的。”

    林若心顿时一愣,道:“小凤,你还没睡?”

    “小声点,别让他听见。”凤凰道,“林总,非哥吃过很多苦,也许只有遇到了你们这段时间,他才是最快乐的。永远不要伤他的心,好吗?”

    “我……我知道了……”林若心不停凤凰说这些还好,听到之后,心中反而有些混乱。

    ……

    清晨的海风十分清爽,微微的吹拂在丁薇的脸上,让她慢慢的苏醒过来。此时,她感觉自己的大腿已经没有太多的疼痛感了。

    丁薇低下头,看到自己修长而雪白的大腿内侧被贴上了一块爱心绷带,顿时俏脸一红,不由自主的想起了罗非昨天帮她吸出蛇毒的瞬间……从没有一个男人这样对待她,从来都没有。哪怕是赵子明活着的时候,自己也像是一个姐姐一样,无微不至的照顾她。

    丁薇看着看着,突然间感觉自己这条腿不太对劲,她再仔细一看,又是大吃一惊:“伤疤怎么没了?”

    这时,他们的小房子门口传来了轻微的敲门声,罗非在门口轻声问道:“姐,我方便进来吗?”

    丁薇尴尬的说道:“你稍等一下!”

    说完,丁薇连忙穿上了短裤,这才说道:“进来吧!”

    这个建筑物与其说是房子,倒是更像一个帐篷,只不过比帐篷结实多了,建在了岛屿的背风面,非常安静。

    罗非低着头钻进来,把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递给了她:“姐,没有主食,只有鱼肉和海贝,你多吃点吧。”

    丁薇接过了这个特殊的碗,不由笑道:“椰子壳?”

    “嗯,咱的手艺还行吧?”罗非笑问。

    “手艺真好,内个,我腿上的伤疤,也是你的杰作吧?”丁薇笑问。

    “哦……是……”罗非脸色一红,有些小小的尴尬,“我的一个好朋友是个医生,也是个药剂师。他会配制很多药,去疤液对他来说是小意思。”

    丁薇看着自己腿上几乎快没了痕迹的伤疤,惊喜不已道:“罗非,能不能让你的朋友来咱们集团工作?咱们在去疤液这个项目上还是空白呢?现在好多客户都吵吵着要若心开辟这个项目,但若心一直抽不出时间来!”

    罗非望着丁薇,不由叹了口气道:“姐,你什么时候才能替自己多考虑一点?你怎么那么傻?”

    丁薇的脸色越发红润,看上去比罗非更尴尬:“罗非,我是你们的姐姐,比你们大几岁,我不照顾你们,我照顾谁啊!”

    罗非叹了口气道:“说起来,都是我们不懂事……”

    “罗非,换个话题吧。这个话题太沉重。”丁薇生怕罗非会陷入自责,于是故意坏笑了一声,转移了话题,“对了,你昨天说要追我?不怕被我发好人卡吗?”

    罗非愣住了。

    小房子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奇怪,罗非和丁薇都没有说话……此时,两双眼睛四目相对,都想逃避什么……只是突然间,罗非不逃了。他热情洋溢的目光紧紧地锁住了丁薇的双眼,不由自主的伸出了双手,捧住了她的脸蛋,慢慢地凑了过去……

    然而,丁薇的反应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居然热烈到了让他难以置信的程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