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甘甜遇险!
    卢汉阳瞬间栽倒在地,他疼得捂住了脸,脸上写满了愤怒和不解:“操!方正豪你他妈有病是吗?”

    “对!我他妈要是再听你一句话,真是有病了?草尼玛的卢汉阳,你他妈根本就没想让我们活着回来!你他妈安的什么心?”方正豪恶狠狠地指着卢汉阳,大声骂道。

    “豪哥,你别这样!汉阳哥不是这种人!”张少游连忙站出来说和,“你肯定是误会了!”

    方正豪冷眼扫着张少游,道:“你他妈就是一个狗腿子,还是一个不带脑子的狗腿子!你就不想想自己到底是被谁利用了?”

    “我他妈能被谁利用啊?”张少游也急了。

    卢汉阳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指着方正豪道:“老方,你他妈今天情绪不对,老子可以不计较。要是你明天一觉醒来还这德性,别怪我从今往后不讲兄弟情义!”

    “去尼玛的!”方正豪又是一拳轰在了卢汉阳的另一边脸上,“你他妈什么时候讲过兄弟情义?你个假仁假义的王八蛋!”

    卢汉阳又一次栽倒在地,这一次,他爬不起来了,趴在地上嚎叫起来:“方正豪!你他妈太伤我心了!”

    “最好伤死你!”方正豪阴冷的说道,“我算是看出来你是个什么东西了,你压根就没想让我们活!一开始还骗我们说岛上没什么危险!你他妈知道吗?老子差点被银环蛇毒死!”

    “……”卢汉阳语塞了……

    方正豪转过身,信步来到了罗非的面前,毫不犹豫的低下了头:“非哥,以前我做过对不起薇姐,也对不起若心的事情。希望你不要计较,从今往后,你是我大哥。我什么事都听你的!”

    卢汉阳目瞪口呆:“你他妈真疯了啊!”

    “卢汉阳,以后有你没我!”方正豪愤怒的指着他,道,“你给我小心点!”

    罗非心中一阵唏嘘:看来,我没救错人。这人渣还有救。

    ……

    罗非等人回到了夏日群岛的主岛上却并不轻松,因为布朗的死,罗非接受了当地警方的询问。方正豪出面帮忙,让罗非只是录了一个小时的笔录,撇清了自己的嫌疑。

    不过,让罗非有些郁闷的是,旅行社老板跟这件事没有任何关联,布朗只是单线行动。而且,因为他已经死了,所以死无对证,没有办法把卢汉阳绳之以法。

    罗非和方正豪走出了警局的时候,他冲着方正豪微微点头:“老方,谢了!”

    方正豪却摇了摇头道:“非哥,别这么客气了。其实我欠你的地方挺多的。这一次真可惜,没抓住卢汉阳的把柄。”

    “不着急,以后有的是机会。”罗非的心态已经平和了,淡然一笑道。

    “非哥,还有若心那件事……其实,林子雄的意思就是为了让我进入非凡集团,想办法搞破坏,以便他收购非凡集团的。”方正豪老老实实的说道,“还有,轰走薇姐,也不是我的主意,是林子雄的主意。”

    罗非轻哼道:“这个老家伙,动作真多。”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明明若心和雪儿都是他闺女,怎么不能一碗水端平呢?”方正豪叹道,“我承认,我以前对若心和薇姐都有非分之想,但说真的。我他妈就是一个人渣,就是一个纨绔,我对她们,其实就是床上那点事……这俩人都是好女孩,真正配得上她们的是你。”

    罗非笑了:“快打住吧!越说越离谱了!”

    “哥,我说真的,你就是把两个人都收了,兄弟也会支持你的!”方正豪笑道。

    “送你一个字,滚。”罗非没好气道。

    方正豪笑过之后,不由深深点头:“非哥,我还是那句话,以后有用得着兄弟的地方,尽管言语一声。兄弟绝对帮你办到!”

    “不用那么麻烦了。”老实说,这是罗非的心里话。他这一次救方正豪,其实只是不想给林若心和凤凰她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压根没想利用方正豪。但是,方正豪倒是认真了。这个人渣,的确还有救。

    ……

    罗非等人在岛屿上又逗留了两天,终于回家了。

    再上飞机的时候,林若心还是和他坐在一起,而且不由自主的握住了他的手。

    罗非调侃道:“若心,当你握住了我的手的时候,我连咱俩百年之后一起埋在哪都想好了。”

    “滚!”林若心一拳捶在了他的胸口上,“你个大贱人最好别想歪了!我只是恐飞症发作,需要一个人肉抱枕而已!”

    罗非笑而不语。

    ……

    十多个小时后,飞机顺利的在天州国际机场降落。

    罗非开着车,带着林若心、丁薇和陈静找了个通讯营业厅去买了手机,补了电话卡。

    此时,正值深夜11点。

    罗非刚安装上电话卡,手机就响了。

    他看了一眼来电,发现上面居然是胡美的号码,顿时一愣。

    胡美是狼团新成员,罗非对她并无太多偏见,安排了她保护甘甜,她这个电话打得突如其来,到底有什么事?

    罗非戴着耳机,接通了电话:“喂,我是罗非。”

    “罗非,出大事了,我……我对不起你!”胡美的声音充满了颤抖和恐惧。

    罗非一时间瞪大了眼睛,道:“到底怎么回事?”

    “甘甜、甘甜出事了,她、她中枪了!”

    罗非的大脑中顿时一片空白,他连忙问道:“你说的具体一点!”

    “你别问了,你快来狮子桥,快啊!”

    罗非的心跳骤然加速,最让他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个受到伤害的人居然是林若心几个姐妹里最能打的甘甜!

    “罗非,出了什么事?”副驾驶位上的林若心问道。

    “哦,我的一位朋友出了点交通意外,我得去一趟。”罗非说着,慢慢地把车停在了路边。

    这时,罗非身后的一辆烟色大众也停了下来,从车上走下了风狼。

    风狼迅捷的来到了罗非的身边,低声问道:“哥,怎么了?”

    “你开车送若心她们回锦绣庄园,我去处理点事情。”罗非沉声道。

    “我知道了!”风狼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林若心也下车了,急切的问道:“你朋友我认识吗?我跟你一起去!”

    丁薇和陈静也打开了后车门。

    罗非不假思索道:“都别去了,你们不认识,我去去就来!”

    罗非说完就上了大众车,和肥狼一起,疾驰而去。

    ……

    10多分钟之后,罗非开车来到了天北区狮子桥。他循着坐标来到了桥下,在隐蔽处发现了胡美和甘甜。

    甘甜已经昏迷不醒,她的左大腿的内侧血肉模糊,有些惨不忍睹,而胡美的肩膀上也是一片血迹。

    罗非再一看四周,发现狮子桥下的河中漂着一辆警车。

    “你们、你们小心,枪手可能还没走!”胡美的脸色一片蜡黄,有气无力道,“老大,有个枪手偷袭甘甜的警车,打死了车上的一个警察一个司机,还有一个罪犯,若心也受伤了……对不起,我……我没保护好……”胡美话都没说完,双眼一翻,晕死过去!

    罗非只感觉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愤怒在周身游走,让他不由自主的攥紧了拳头:“那个人得死!”

    罗非说完,立刻把甘甜抱了起来,“肥仔,去台球厅,要快!”

    罗非没有选择去医院,因为罗非很清楚,去医院未必能救活甘甜。

    肥狼抱起了胡美,跟着罗非一起上了车,随后,罗非开着车,如同疯了一般,朝着他们的台球厅飞驰而去,这一路上已经不知道闯了多少个红灯了。

    又是10多分钟,车子来到了台球厅的地下车库,毒狼等人都在门口接应。

    罗非抱着甘甜下车的时候,毒狼快步迎了过来,只是看了一眼,不由眉头一皱:“失血过多,需要输血。”

    “抽我的,她是熊猫血!”罗非不假思索道。

    毒狼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老大,你一个人的血肯定不够,看这意思,至少得1000cc以上!”

    “抽我的!”罗非牙关紧咬道,“你听不懂人话吗?”

    “老大,你别意气用事,送医院行不行?”毒狼急了,“抽那么多血,你会死的!”

    “老毒,我相信你!只有你能救她!”罗非坚定地望着毒狼,“别耽误时间了,快点!”

    “唉!”毒狼急得直跺脚,“真是冤孽啊!”

    ……

    说话间,他们已经进入了台球厅。

    罗非抱着甘甜来到了台球厅后院一个房间里的时候,已经已经摆好了两张病床。

    原狐狸会的几个成员都走了过来。

    火狐是狐狸会仅次于老大和胡美的三号人物,看到胡美的惨状,一时间咬牙切齿:“老大,你要为美姐报仇啊!”

    罗非面无表情,道:“先救活,再报仇,一步步来!”

    火狐还要说话,肥狼就拦住了她:“别说了!你们不了解老大的性格,他可是有仇必报!你们放心!那家伙跑不了!”

    毒狼是制药专家,也是手法极为精湛的外科医生。他立刻拿出了自己配制的药丸给甘甜和胡美服下,罗非则用医用剪刀剪开了两个人染着血的衣服:“止血的吗?”

    “是啊,也为了让你少献点血!”毒狼道,“老大,你知不知道自己是在作死?”

    罗非的目光笔直的落在了甘甜身上:“我不能让她死,好不容易才又在一起……”

    毒狼叹了口气,道:“老大,也许就是因为你重情重义,才有那么多人愿意跟你。希望这小妞能领情。”

    “你错了,老毒。我不但不希望她领情,更不希望她知道这件事!”罗非一边说着,一边脱掉了上衣,“准备给我抽血吧,她要多少,我给多少!”

    这一刻,罗非身后的那群老战友眼圈都红了……

    肥狼恶狠狠地瞪着甘甜道:“小妞,你以后对我老大好一点,听到没有?”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