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寸拳
    毒狼微微一愣,道:“打了。”

    “她怎么说?”罗非目光如炬的盯着毒狼。

    “她说……”毒狼面露难色,道,“这件事的确是鹰王接的活。目标并不是杀甘甜,而是车上的那名毒贩。甘甜是比较倒霉的。”

    “这么说,是猎鹰动的手了?”罗非的眼神中露出了一丝寒光。

    “这个……”毒狼叹了口气,道,“能不能听老哥一句话?猎鹰毕竟是鹰团的团副,给他一次活命的机会吧!”

    “没戏。”罗非冷冷道,“他动了我的人,必须死。”

    “老大,这是猎杀者下派的任务,这……”

    “闭嘴!”罗非打断了他。

    “老大!”毒狼有些着急了。

    “我再说一句,闭嘴!”罗非脸色非常难看。

    这时,甘甜微微的皱了皱眉,呼吸有些急促……

    毒狼看到这情形,顿时闭上了嘴。

    罗非轻轻地拍了拍甘甜的后背,让她睡得更踏实一点。

    几分钟后,甘甜再次睡熟。

    罗非望着独狼,一字一顿道:“不管是她,还是你们,都是一样的。你忘了我为什么要置红隼于死地吗?还不是因为他和小鹰害死了秋狼和月狼?我不会放过猎鹰的,甜甜动手术之前我就说过,我要替她报仇!”

    毒狼欲言而止,他想了好半天之后,才点了点头:“老大,你养好了身体再说吧。”

    “行,这句话我听。”

    ……

    晚饭的时候,甘甜已经醒了过来。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房间里已经飘散出了饭菜的香味,她定睛一看,只见自己的面前坐着林若心和罗非。

    林若心端着饭碗,冲着她莞尔一笑,问道:“感觉好点没?”

    甘甜望着他,又看了看罗非,不由叹了口气:“罗非,谢谢你救我。”

    罗非刚才已经跟林若心聊过了,大家并没有把罗非为她献血的事情告诉她,这也是处于对罗非的尊重。但是大家谁都知道血是罗非的,而且,是整整1200cc,一个很容易出人命的量。

    不过,罗非还是吓了一跳:谁的嘴那么快?难道告诉她了?

    “罗非,要不是你的那位医生朋友救我,恐怕我完蛋了。”甘甜诚恳的说道。

    罗非这才松了口气,笑道:“你没事就好。”

    甘甜看看她,又看了看林若心,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表情有些尴尬。

    林若心把一勺饭菜细心的吹了吹,才送到了她的嘴边:“吃点饭吧!”

    ……

    林若心术后的饭量并不算太好,只吃了一小碗饭菜,就再也吃不动了。

    罗非端来了一杯酸梅汤给她,说道,“来,小甜甜,这个给力!”

    “嘿嘿,你这家伙最对我心思了!”甘甜拿过来喝了一口,顿时有一股清凉而爽口的味道席卷了全身,让她舒畅无比。而心情好了,甘甜的情绪自然也好了很多,更加平和理智了,“我们夜间行动,逮捕了一个重要的毒.品走私案的嫌疑犯。可就在我们押送他回去的路上,在狮子桥遇到了一辆迎面开过来的车。车上那家伙的枪法太可怕了,第一枪就打中了司机老郭,第二枪打死了毒贩,紧接着又开了第三枪,我的同事老洛也……牺牲了。”

    “你怎么中的枪?”罗非问道。

    “我一枪打爆了他的车胎,这家伙被迫停了下来。这时,我们的车子掉进了河里,我从河里游上来的时候,中了他一枪。”甘甜深吸了一口气,心有余悸道,“当时我特别的疼,疼到几乎失去了意识,只感觉到有一个女人扑过来救了我,但是她怎么样了,我就不清楚了。”

    罗非望着甘甜,认真的问道:“这个毒贩还有上线吗?知道他的下家是谁吗?”

    甘甜不假思索道:“下家不知道,但是他的上线可能是三雷帮的雷氏兄弟。这个家伙一死,线索全断了。所以,这点可能性也许都没了!”

    林若心气得攥紧了拳头,道:“又是这个三雷帮!怎么总跟咱们过不去?”

    罗非道:“别急,这条线肯定不会那么轻易断掉!甜甜,你这几天先好好养病,其他事情不要多想。”

    甘甜望着自己大腿上的药布,不由叹了口气:“我多少天大概能好起来?能帮我问问杜医生吗?”

    “他跟我说过了,贯穿伤比较快,以他的医术,10天就能痊愈。你这伤口没贯穿,也许需要……”

    “很久吗?”甘甜眉头紧皱,很急切的问道。

    “半个月吧!”罗非淡淡一笑。

    “你这家伙怎么总是说话大喘气?”林若心没好气道。

    “哼,因为他是个大贱人!”甘甜咬牙切齿的捶了罗非一拳,不过,就在下一秒,她就惊呆了,瞠目结舌道,“半个月?这么快?这种伤一般来说得一个月吧?”

    “他可是名医!”罗非道,“普国柏市医科学院的顶级医生。自己会配制很多种药物,你的腿对他来说是小儿科。等你伤口好利索了,连疤都能给你消下去,不留一点痕迹!”

    “我的天,这么神?”甘甜一阵唏嘘。

    “是啊,很神的。我现在已经和杜医生合作了,非凡集团马上就要给和他合作,只要这种药过了临床,就能批量生产!”林若心说道。

    “嘿嘿,那大贱人替我好好谢谢杜医生吧!”甘甜大大咧咧的笑道。

    “你啊,最应该感谢的就是大贱人。你知道吗?他比警察更快一步赶到了你的身边,把你救走的,当时那种情况多危险啊!”林若心没好气的捏了一把甘甜的小脸。

    “啊?是你?”甘甜顿时一阵愕然。

    “他还……”林若心刚要说,却被罗非狠狠瞪了一眼,顿时闭嘴了。

    “罗非……呃,非哥……谢谢你。”甘甜俏脸一红,不由低下了头。

    “别谢我了。是若心的保镖一直跟着你。”罗非道,“他们八个人保护若心一个也未免太富余了,所以匀了一个给你,他是有军队经验的。可惜,还是没能保护住你,现在那小子正在写检讨呢!”

    “这……还是得感谢你。那几个保镖是你提供的吧?这件事若心跟我说过。”甘甜叹了口气,“非哥,你对我们真的挺尽心的。”

    “别说这些没用的了。这几天别闲着了,只要能下地,我再教你几手吧,你的功夫这叫一个烂。”罗非叹道。

    ……

    甘甜术后恢复的的确很快,一来是因为年轻体质好,二来跟她多年来的艰苦训练很有关系,三来,家里的伙食也好。罗非的身体复原之后,每天都给她食补,此外,药品也是最好的。

    一周后,甘甜已经可以一瘸一拐的走路了。

    这个清晨,罗非也趁机把她拽到了林家别墅的后院里练拳。

    林家的后院非常宽敞,而且早已被罗非和凤凰改造了一番,变成了一个拥有各种专业器械的练习场。不说罗非和凤凰每天都会练上很长时间,就算林若心和丁薇她们也会没事练练。

    “非哥,你今天想教我什么?”甘甜问道。

    罗非指了指对面的一个特殊工具,说道:“我教你寸拳。”

    现在,罗非面前有一块木板,木板被镶嵌在了两个铁把手中间,木板的厚度很惊人,有五公分左右。

    “寸拳?”甘甜顿悟,“是不是李小龙的那种拳法?”

    “是,你的拳头力量很足,而且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这一招很有用,关键时刻能一招制敌。”罗非说道。

    “嘿嘿,不从扎马步开始吗?”甘甜咧嘴笑道。

    罗非面无表情道:“少废话。以我的经验上看,朝你开枪的那家伙枪法精准,而且是个快枪手。你如果不是因为有十年扎马步的经验,你不可能只被打中大腿,而是早就被一枪爆头了。”

    “我去,你都看出来了?”

    罗非一把捏住了甘甜的小脸蛋:“别调皮!我给你演示一下。”

    罗非说完,就快步走到了木板前,说道:“寸拳,言简意赅,在寸余距离内突然发力,以强劲拳力伤人。要做到这样的力量,要会运丹田气,而且本身的拳力、腰力都要很足。你过去十几年没荒废,夜以继日的练习,底子已经很扎实了。”

    甘甜撅着嘴,道:“当年是因为那家伙,所以……所以才会央求爸爸教我练拳的,呃,就是我养父!”

    “那家伙是谁?”罗非故意问道,“相好的?”

    甘甜轻哼道:“对,就是相好的!怎么样?吃醋了?”

    “叫啥啊?说出来听听。我一拳不把他打出去十米远算我输!”罗非露出了一丝邪恶的表情。

    “滚!”甘甜骂道,“你这家伙怎么这么不正经?”

    “不敢说了吧?”罗非调侃了甘甜一句。

    “谁说的!其实……”甘甜撅着小嘴道,“他也不是我相好的。这只是我们小时候在一起玩得很开心。那时候我们都一样,没有大名,都只有小名。他的小名叫小狼。那年,我应该只有10岁吧,他被人贩子拐骗走了。”

    “哦,这件事若心跟我说过。”罗非心中暗笑。

    “后来,这件事就在我心里长草了,我一直都想为小狼报仇。”甘甜说道,“而且,我也有便利条件,那就是我养父的功夫非常好,所以,我就跟他一起锻炼咯!”

    “养父是个好人,也是个好警察。”罗非说道。

    “嗯,他是最好的爸爸,最好的警察。”甘甜道,“当然,周队也很好。”

    “周队?”罗非的心中涌上了一层寒意,“好了,聊半天了,该干正事了。我教你练拳!”

    甘甜虽然偶尔冒失,但却并不傻,顿时体会出了一丝异样。她眉头一皱,没好气道:“你小子是不是对周队有什么意见啊?”

    “回头再说吧!现在练拳了,你给我看好了!”

    罗非走到了木板前,做了一个示范。只见他绷直了手臂,用指尖抵住了木板,快速的运足了丹田气。突然间,罗非化掌为拳,瞬间爆发力量,凶狠的一击重拳砸在了木板上!

    “咔嚓”一声,五公分的木板当场崩碎!

    甘甜看了一眼罗非的拳头,居然毫发无损,顿时目瞪口呆:“天啊,这么厚的木板,一下击碎!以前爸爸顶多能击碎三公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