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约!
    但凡是练过功夫的都很清楚,三公分和五公分的差距不是两公分那么简单。因为五公分的木板要承受比三公分多一倍不止的力量才能被击碎。

    罗非暗笑:如果我用寸刃穿透它,这丫头还不知道要说什么呢!

    此时,罗非指了指一旁吊着的沙袋,说道:“一开始用木板练,你的手肯定吃不消。你先用沙袋练吧,就照着我刚才的样子练。记住,屏住一口丹田气,这口气散了,力道也就散了。”

    “这个我知道,我以前在警校里学过的。”甘甜摩拳擦掌,有些跃跃欲试了。

    “我也不怕得罪你。你们学习的那些技巧差远了。对付一般的小混混还行,真碰到高手……白给。”

    这个时候的甘甜是很谦虚:“你说的没错,毕竟我们是警.察,不是军人,能力上还是差很多的。对了非哥,你的功夫怎么这么好?”

    “呵呵,家大业大,要是不会功夫,早就被绑匪绑票了。我的功夫,都是小时候家里的武术教师们教出来的。”罗非说道,“还有我跟你说过,我当过四年兵。不过也不错,身体底子很好,身体恢复的也很快。”罗非说道。

    “我的这点本事,就不足挂齿了。我是警校的比武大会女子组冠军,跟男生们过招的时候,打赢过第三名呢!”

    “这么彪悍,当心以后嫁不出去。”罗非一阵唏嘘。

    “放屁,当时想追姐姐我没有一个师也有一个团了,我会嫁不出去?呵呵呵!别废话了,继续教我!”江楠轻哼道。

    “教完了,你自己领悟吧!”罗非说道。

    “内啥,你给我再弄一块木板呗,我用木板练。”甘甜的彪悍劲发作了。

    “你老老实实用沙袋吧!用木板,你的手又得受伤了。”罗非叹道。

    甘甜的脾气顿时上来了:“靠!让你用木板就用木板!我就不信邪了!”

    ……

    十分钟之后,在别墅的沙发床上,甘甜一脸忧伤的望着罗非。

    罗非则面无表情的给她的右手缠上了绷带,道:“早知现在,何必当初。”

    “哼!”甘甜的眉头都不皱,“没关系,不就是擦破点皮吗?明天接着练!”

    对于罗楠的精神,罗非是很佩服的。但是今天,他还是放水了。

    真正要练寸拳,并不是用木板练,而是用圆木练。空手击打那种至少是20公分见方的枕木这种厚度的木头。对于人的手是一种极大的考验。罗非当年刚练的前半年就没离开过绷带和药水。而且,他练完左手练右手。他的双手都练得炉火纯青之后,几乎可以在十五拳左右击碎这样的枕木。

    而再后来,罗非要把这个程度要提高到十拳之内。甚至到了后来,必须要五拳解决战斗。等到寸拳练成了,接下来就是一指禅了。

    罗非每天不停的练,甚至到自己进入猎杀者主力团的时候都在练,整整练了五年,才练就了一指禅的绝技。

    罗非很清楚,自己短时间内绝对不可能把甘甜教成像自己这样的高手。但练个半年下来,拳头的力量也能比现在提升三两倍,以后外出执行危险任务的时候,多少能派上点用场。

    ……

    “非哥……继续刚才的话题吧。”甘甜突然间开口了,“你是不是对周队有什么成见?”

    罗非正给甘甜包裹着手上的伤口呢,听到甘甜的话,顿时心头一沉:也许,真的不该继续瞒着她了。这件走私毒案跟三雷帮关系很大,而从他进入拘留所后发生的那件事上看,他能预感到周平和三雷帮有扯不开的联系。

    罗非苦涩的笑了笑,道:“甜甜,我怀疑周平做了亏心事。”

    “亏心事?”甘甜眉头一皱,“你怎么这么说?”

    “甜甜。你还记得咱们刚认识那一次吗?那时候,我不是被关进了拘留所吗?那一天,同时被关进拘留所的,还有三雷帮的雷豹和一个金牌打手。”

    “这个……我怎么不知道?”甘甜吃惊不已,“那后来怎么样呢?”

    “那两个人半夜对我下手了,被我打成了重伤。”罗非道,“这件事咱们撇开不谈,只说雷豹吧。雷豹什么时候进过拘留所?”

    “这……”甘甜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你会不会认错了人了?或者就是那么巧?”

    “看来,你还是宁愿相信周平,也不相信我。”罗非严肃道,“但是我觉得这件事上,你最好相信我。我不想让你被周平害死!”

    甘甜陡然而起,脸上已经浮现出了一丝愠怒,道:“非哥!我尊重你!可是也希望你尊重我尊重的人!周队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

    “甜甜。这种事和尊重不尊重根本没有关系。”罗非说道。

    “那么说,和站队关系咯?你在逼着我站队,对不对?”甘甜冷冷道。

    罗非摇了摇头道:“这种气氛我不喜欢,咱们先不聊了。等你想好了给我答案吧!”

    “不,我现在就给你答案!”甘甜脸色铁青,道,“非哥!你我非亲非故,你帮我,我很感恩。这一次你冒着危险从狮子桥把我救回来,我也特别感激你。可是我想告诉你的是,我欠你的,我会还给你的!以后不准你再说周队一句坏话了!”

    罗非的心火有些压抑不住了:“死丫头,你知道自己怎么死的吗?”

    “我用不着知道!”甘甜狠狠的扯碎了手上的药布,道,“我今天就走,总有一天,我会……”

    “你只会伤人心!”厨房里突然间传来了一个声音。

    甘甜顿时一愣:“薇姐?”

    甘甜受伤这几天,丁薇每天中午都会回来帮罗非做饭,对甘甜照顾的无微不至,甘甜已经把她当做亲姐姐看待了。但是此刻,她真的没想到丁薇会站出来替罗非说话。

    “薇姐,你……你怎么这么说?薇姐,难道我错了吗?”

    林若心也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同样眉头紧皱,道:“甜甜,罗非不会说谎,永远都不会!他看人很准,不会有错的!这件事上,你没动脑子,真的。”

    “若心,你怎么也这么说?你们知不知道,周队是我父亲的老战友,也是对我最好的长辈!我太了解他了,他不可能是坏人!”甘甜咬牙切齿道。

    “你的意思是,罗非是坏人,对吧?”丁薇的怒气越来越浓重了。

    罗非一摆手,道:“都别说了,我……上去歇一会儿,有点累。”

    “凭什么不说?”因为愤怒,丁薇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你说周平对你好,周平怎么对你好了?救过你的命吗?刚才罗非的话我不是没听见!你动你的脑子好好想想,如果周平真的和三雷帮有关系,他和你受伤这件事怎么会没有关系呢?要是这样,他不但没救过你的命,还可能要害了你!”

    “……”甘甜一时间语塞,许久才说道,“不可能,他不可能害我,是非哥冤枉他了!”

    “一个拿自己1200cc鲜血去冤枉你的人,他有病啊!!!”丁薇冲着甘甜吼了起来。

    一时间,林若心都惊呆了,她从没见过丁薇发这么大的火……平日里的丁薇是多么温柔体贴的一个人啊!

    甘甜一个趔趄,顿时栽倒在了沙发上,忙问道:“姐,你说什么?1200cc,怎么回事?”

    “你以为罗非前几天去哪了?你以为你那么稀罕的血,那么着急的伤情还经得起去医院折腾吗?”这一次,林若心也站在了罗非这一边。

    “那杜医生……”

    “杜医生是在罗非的强逼之下给你在他朋友的店里做的手术!”丁薇喘着粗气,怒道,“甘甜,你如果还有点良知,有点常识,你应该知道1200cc是什么情况!”

    眼泪已经在甘甜的眼眶里打晃了,她恍恍惚惚,头脑已经大乱。

    罗非叹了口气,拍了拍甘甜的肩膀:“我……算了,不说了。”

    罗非说完,快步走到了门口,打开了门。

    “罗非,你要去哪?”林若心急了,快步冲到了门口。

    “我跟雪儿约个饭去。”罗非说道,“今晚我不在家吃饭了。”

    ……

    当罗非轻轻地关上房门离开的时候,甘甜忍不住流泪满面,她的心彻底乱了。

    丁薇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她了,或者说,是再给她一记当头棒喝?

    林若心冲着丁薇摇了摇头,低声道:“姐,让两个人都安静一会儿吧。”

    “好吧。”丁薇思忖了许久,还是开口道,“我晚上尽量帮你把他劝回来。”

    “谢谢你,姐。”

    ……

    罗非开着大众车在路上的时候,心情已经平静了。他并不责怪甘甜。因为他知道人心都是肉长的。周平作为她的长辈,作为她父亲的老战友,以前真的对甘甜不错,所以才会让甘甜判断问题的时候失去理智,从而选择了感性。现在,是时候给她冷静下来的时间,好好的去考虑下自己今后的人生了。

    而罗非自己也没有说谎,开着车直奔天南大学,去找林若雪。

    沿着主路开了不到半个小时,罗非已经抵达了天南大学的女生宿舍楼,一条微信发给了林若雪:“约吗?”

    林若雪几乎秒回:“约!”

    “我在女生宿舍。”罗非又发了一条。

    “呃,我正在当观众呢!一群大男人打球臭死了,我都快睡着了!”林若雪发了一个昏睡的表情。

    “哪个球场?”

    “室外球场,靠近足球场的那个,你开车进来吧,没人管。”

    罗非的车子没多久就开进了林若雪指定的球场,放眼望去,只见一群大学新生正在打球。他们这个月还在军训,从一身迷彩色军装上就能看出。

    而人群中最显眼的莫过于林若雪,俨然是一副绝美的女神姿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