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我今天还就欺负你了!
    众人的目光笔直落在了这人的身上。只见这人神情紧张,手都忍不住摸向了自己的腰间。

    雷龙却淡淡一笑:“周队,用不着那么紧张。我还是那句话,大家都是自己人。你瞧瞧这两位小老弟,他们可比你淡定多了!”

    周平的脸色一阵黯淡:“你们疯了!”

    “呵呵,五年前我们是怎么起家,你都忘了?”雷虎笑问道,“当时要不是因为周队的举手之劳,我们兄弟三人又怎会有今天?”

    周平的心跳骤然加速。

    五年前,他和老战友甘林一起合作侦破一起毒.品走私案,当时他已经和雷氏兄弟同流合污。而那案子正是他们三人所为。周平为了利益出卖了自己多年的好兄弟甘林,让他惨死在了雷氏兄弟的手中。

    甘林被雷龙打死,尸体沉入大海后,两个星期才被打捞上来。等到甘甜去警局的时候,尸体已经不复辨认。从那一天开始,甘甜疯了,她玩命地学习,后来终于考入了天州警官学校,并以优异的成绩毕业,成为了天西刑警大队的一颗明日之星。

    而那之后的五年,雷氏兄弟靠着这一笔烟金搞起了娱乐场所、夜总会和赌场,五年来一直风调雨顺,直到他们遭遇到了罗非。

    ……

    雷龙看到周平为难的样子,顿时淡然一笑:“老哥,我也知道最近发生了很多事,你在天州也快待不下去了。这一次事成之后,你和我们一起走吧。我雷龙不会亏待你的。”

    雷豹的目光也落在了周平的身上:“周大哥,拘留所里发生的事情就当是一场梦,不要再想了!从今往后,咱们还是同做一条船,富贵又团圆!”

    “你们这是在找死啊!”周平面色惨淡的捶着酒桌,狠狠地叹了口气。

    此时,雷龙的目光转向了方正豪:“你瞧,豪弟都比你淡定。”

    方正豪心中一阵冷笑:我他妈哪是淡定,分明就是吓得说不出话了。非哥,你猜的太准了,这群王八蛋果然要干这种掉脑袋的事情!

    方正豪很清楚,现在自己的处境已经非常危险了,不过也只能按照罗非的要求见招拆招了,否则自己肯定得玩完。

    “呵,我当然很淡定。”方正豪冷笑道,“你们能保证我到时候全身而退就行!钱,我不是很在乎了!”

    方正豪有很多的小把柄落在了雷氏兄弟的手中,他这样说的时候,雷氏兄弟都笑了。方正豪简短的两句话,却赢得了他们的信任。

    ……

    简短的餐会在一个小时后结束了。周平从后门离开,步行很久,才打了一辆出租车。此时此刻,他的身上全都是汗水,就连后背都已经湿透了。

    半个小时后,周平到家了。他刚一下车,一只手就按在了他的肩膀上,吓得他一个激灵:“谁?”

    “爸,你怎么了?是我啊!”周斌一头雾水的问道。

    “你个臭小子,怎么像鬼似的静悄悄的?”周平一脸愠怒,道,“跟我进来,我有事跟你商量!”

    “哦!”周斌看着周平的表情有些奇怪,又不敢多问,连忙跟着老爸回到了家里。

    父子俩刚一进家门,周斌就忙着给自己的老爸沏了一杯茶。

    周平露出了一丝欣然的微笑。他老婆去世得早,他和周斌相依为命,周斌很孝顺,平时不抽烟也不喝酒,做事很规矩,是他的骄傲。

    周平打量了儿子半天,才说道:“斌子,爸爸有件事跟你商量。”

    “爸,什么事?很重要吗?”

    “嗯,非常重要,关系到你的未来。”周平严肃的问道,“你觉得你当刑警需要天赋吗?”

    周斌思考了片刻后才点了点头:“需要。我感觉我的天赋比甜甜差远了。她的观察力、逻辑思维和侦查能力都比我强太多了。”

    “咱们不说甜甜,只说你。你觉得你如果照这样做下去,以后会有更好的前途吗?”周平问道。

    “这个……”周斌挠了挠头,颇为不解,“爸,你问我这个干什么?难不成还不让我干了?可是我除了刑警,还能干啥啊?”

    周平望着儿子,一脸疼爱的表情:“儿子,做家长的没有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成大事的。其实你当年之所以选择警校,就是因为甜甜立志要当刑警。其实,你的脑子不适合做刑侦工作,反而更适合去考个mba什么的。”

    “爸,你今天怎么和我谈起这个了?”周斌一头雾水的问道,“平常你也没跟我说过这些啊?”

    “爸爸最近碰到了一个下海经商的老朋友,跟他聊了很久。他有路子把你送到米国去读mba。”周平用商量的口气说道,“斌子,我知道你的想法。你希望自己将来能够娶甜甜做老婆。可是以你现在的样子,你觉得自己以后会有前途吗?甜甜那么心高气傲的女孩,会跟你子一起吗?”

    “爸!”周斌陡然而起,咬着嘴唇说道,“我不能去!我要是离开了警队,甜甜更瞧不起我!还有,去米国读mba根本不是那么一两年的事。现在我和甜甜本来就已经疏远了,再几年不见面,我们还能在一起吗?”

    周平听到这,顿时火冒三丈,狠狠地拍了下桌子:“你个混小子!满脑子里怎么都是女人?甜甜,甜甜,你离开女人就活不了吗?我怎么会有你这么没出息的东西?”

    “爸!我就是没出息!您以前不也说过,要我娶甜甜吗?你和甘叔叔那么好的战友,甘叔叔死了之后,您把甜甜当亲女儿一样培养,不就是为了让她嫁给我吗?您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要拆散我们啊!”周斌也生气了,大声质问着父亲。

    周平不听儿子提及甘甜还好,一听儿子提及甘甜,就想起了她最近坏了自己的一出出好事,以及她那个该死的朋友罗非。周平再也忍不住了,抡圆了胳膊甩给了周平一巴掌:“你个畜生!你给我滚!你出去给我好好反省一下!”

    周斌的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整个人都傻了:“爸,你从来都没打过我!你今天居然打我!爸!在你的心里,你的价值观就是这样的吗?你还是我认识的周队吗?”

    “滚!你给我滚出去!”周平冲着周斌吼道。

    “好,我滚!我这就滚!”周斌眼眶里含着泪,哽咽的应了一声,摔门而去!

    “造孽啊!”周平痛苦的捂住了脸。

    ……

    此时,在锦绣庄园,罗非回家已经整整一天了。吃过晚饭,这位严师正在指导甘甜继续打五公分后的木板,一边指导一边训斥甘甜:“还没学会爬,先想跑。你这丫头真是作死。”

    甘甜撅着小嘴,很不高兴的样子:“干嘛干嘛?刚回来就教训我!信不信我抽你?”

    “呵呵,欺师灭祖的东西,你试试看!看我不打扁你!”罗非气哼哼的攥紧了拳头。

    “哼,就知道欺负我!有本事欺负若心去!欺负薇姐去!”甘甜冲着罗非吐了吐舌头。

    罗非眼疾手快,一把捏住了她粉红色的小舌头:“小丫头,学会顶嘴了是吧?谁惯的你?人家好端端的我欺负人家干嘛?我今天还就欺负你了!”

    林若心和丁薇都隔着一层玻璃看着窗外,不由笑得捂住了肚子。

    “嘿嘿,甜甜算是遇到对手了!”林若心笑道。

    “是啊!”丁薇说道,“看这样子,小丫头有苦头吃了。”

    “姐,我发现你最宠着罗非了,说,你们俩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哟?”林若心突然间话锋一转,露出了一丝坏坏的笑容。

    “啊?怎么说着甜甜,话题突然间转到我头上了!”丁薇一阵心虚。

    “那昨天你去车队那么久,怎么没回来?”林若心故意问道。其实她并不知道丁薇和罗非做了什么。

    然而,丁薇很清楚。那个美妙的上午,罗非几乎把她吃光抹净了。别看罗非平日里斯文而客气,但是和她独处的时候,像极了一只狼,对她又温柔又凶残。而且,身体很好……

    丁薇的脸一下子红透了,支支吾吾道:“我们什么都没做啊!我们……”

    “嘿嘿,姐姐,逗你玩的!”林若心笑道,“瞧你紧张的。其实我能看出来,罗非把你像姐姐一样心疼呢!前几天咱们在毒蛇岛的时候,他那么向你表白,不就说明他疼你吗?”

    丁薇这才松了一口气:“嗯,我知道他很好。可是我们只能是姐弟。若心,其实将来等你和林董事长的赌注结束,你可以考虑下他的。”

    这一次换成了林若心羞涩了,她撇撇嘴,狠狠地甩给了窗外的罗非一个白眼球:“哼!最不喜欢比我聪明的贱人了!”

    说起来很巧,林若心刚说完,窗外的罗非打了一个喷嚏,惹得两个美女又是一阵大笑。

    此时,甘甜也被笑声吸引,不由自主的回过了头。

    罗非一把捏住了甘甜的耳朵,厉声道:“谁让你停下来的?今天不是说打烂五块木板吗?这还没到第二块呢!继续给我打!”

    “哼哼,你就欺负我吧!早晚有一天我要打死你!”甘甜气哼哼道。

    甘甜在罗非的训导下,很快打断了第二块木板。

    罗非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她不得不承认,甘甜的运动天赋真的是无上限的,甚至比他都要强一点。假以时日,甘甜了不得。

    而就在罗非帮甘甜续上第三块木板的时候。甘甜的手机突然响了。

    “呃?怎么是周斌?”甘甜没心没肺的笑了,“呵呵,这哥们肯定是想叫我去撸串的!”

    罗非的目光笔直的落在了甘甜雪白而不失丰腴的大长腿上:“哼哼!”

    “死流氓!干嘛看我腿?”甘甜捶了他一拳。

    “撸你个大头鬼……”罗非冷哼道,“腿还没好利索,敢吃发的东西?欠揍呢?”

    甘甜俏脸一红,嘟囔道:“这也不能吃,那也不能吃……”

    “别废话了!赶紧接电话吧!铃响半天了!”罗非道。

    甘甜这才接起了电话:“喂,周斌,找我什么事?”

    “甜甜,你、你能出来一趟吗?我想跟你谈、谈谈心……”听筒里,周斌的声音有些异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