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甘甜的复仇之心
    “周斌,你怎么了?”甘甜不由一愣,在她的印象中,周斌从没有这么颓废的时候。

    “我……能出来说吗?我在老地方等你。”周斌说道。

    所谓的老地方,就是警队的年轻人们最喜欢撸串的一家烤串吧,不过距离锦绣庄园有点远。

    甘甜一阵心驰神往,可是看到一旁虎视眈眈的罗非,顿时吓得不寒而栗:“内个,我腿还没好利索,能不能不撸串?咱们就近找个地方吃点刨冰吧!”

    “呃?我差点忘了,对不起啊!”

    “那就在天乐超市外面吃吧!”

    ……

    甘甜挂断了电话,只见罗非的脸色略微好看了一点,不过她倒是气不打一处来:“哼,你干嘛?你那是什么脸?”

    “我就说这傻小子怎么到现在搞不定你?细节决定成败啊!”罗非叹道。

    听到这,甘甜都难免叹了口气:“可不。别说搞定我,连个女朋友都搞不定。其实会计科的小慧人多好啊,可喜欢他了!可这家伙就是榆木脑袋不开窍!”

    罗非笑道:“得,不说这些八卦了。你既然答应了和人家见面,赶紧换衣服走吧,我开车送你过去!”

    “哎,行!”

    甘甜很快换好了衣服,跟着罗非出门了。

    说起来比较有趣,甘甜的衣品最近提升了不少,却并不是林若心、李晶和丁薇等人的功劳,而是罗非的功劳。罗非对甘甜并不客气,总是不厌其烦的褒贬她的衣品,害得她不得不提升了自己的品味。就拿今天下午来说,罗非还刻意请了半天假,给她买了不少好看的衣服。当然,都是罗非结账。

    半路上,甘甜望着自己身上穿着的一身纪梵希,不由撇了撇嘴:“臭资本家!”

    罗非轻笑道:“呵,吊丝妹。”

    “哼,你说什么?信不信我揍你?”甘甜气呼呼道。

    “甜甜。现在趁着就咱们俩人,咱们说几句知心话吧?”罗非笑道。

    甘甜心头一颤,心脏居然不由自主的加速了跳动:“大野狼,你想干什么?是不是像泡若心一样泡我?”

    “你这倒霉孩子的思想怎么这么肮脏呢?就这还人民的刑警呢?”罗非瞥了她一眼,无奈道,“我想跟你聊聊社会价值观的问题。”

    “社会……价值观?”甘甜不由一愣,“你说吧,听不听在我。”

    “甜甜,你觉得你的优点有哪些?我是说能够运用在工作上的优点。”罗非不慌不忙的引导道。

    “呃……工作上的啊?”甘甜挠了挠后脑勺,半天后才说道,“侦破能力比较强、观察能力也不错、逻辑思维能力也很好,脑子也很聪明灵活,做事又果断,人长得也漂亮……”

    “胸又大又无脑。”罗非帮她补充了一句。

    “嗯嗯,是这样的!”甘甜一个不留神,居然应了一句。半天后她才着醒过味来,气得捶起了罗非,“你讨厌!你才胸大无脑呢!”

    “我说的没错啊?你是很无脑啊,被人当枪使了都不知道?以后没准卖了还帮人数钱呢!”罗非很不客气的说道。

    “臭罗非!不准你再数落我了,否则我跳车了!”甘甜威胁道,“忘了咱们是怎么打起来的吗?”

    罗非不再搭理她了。

    许久之后,甘甜忍不住了,终于开口说道:“非哥,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因为我的原因,你对周队的误会特别深吧?”

    “不提这个了。”罗非道,“还是刚才那件事。甜甜,你自己想想你做事冲动不冲动吧?远的不说,就说那天你被枪手袭击。当时毒贩和司机已经死亡了,车子又掉入了河里,你当时要做的,并不是从河里爬出来,而是在水里潜泳。”

    “非哥……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我是刑警,我做不到。”

    “这和你是刑警不是刑警没有区别。你先听好。一,你的同伴已经死亡;二,你要保护的毒贩也已经死亡。两件事加在一起,你的目的性已经不存在了。而且,从枪手开枪之后你就应该判断出一件事,那就是枪手比你厉害多了,你不是他的对手。这时候的你,只能潜入水中。因为在水里的时候,子弹受到水的阻力影响很大,不见得会打在你身上,你倒是相对安全的。”

    “非哥,你说的我都懂。”甘甜的脸红了,低着头说道。

    “可是你当时冲动了。容易冲动的人,不适合从事刑侦工作。”罗非一针见血道。

    “我会改的!”甘甜急切道。

    “很难改。这是深入骨子里的东西。”罗非不假思索道,“甜甜,这个问题咱们不说了。再说一下社会价值观吧。我问你,你觉得做刑警对社会的贡献大,还是在非凡集团做事为社会贡献大?”

    甘甜一下子愣住了:“这个怎么比较啊?”

    “你既然不会比较,那我给你答案吧。其实两者有着相似的贡献度。做刑警,是为了维护社会治安,促进社会和谐。在非凡集团做事,我们从事生物医药,所有的药品几乎无副作用,且价格非常的亲民。我们并不是那种烟心药商,去赚老百姓的血汗钱。所以我们也是在为和谐社会做贡献。”

    “这个我知道。”甘甜说道,“这也是我最佩服若心的地方,我的街坊四邻和朋友都买非凡集团的药,他们都说非凡集团的药最好用,而且便宜!”

    “那我问你,我们,是不是在悬壶济世,也在为和谐社会做贡献?”罗非笑问。

    “这个……肯定是。”

    “如果你的性格和优点非凡集团更合拍,能为这个社会创造更大的财富,做出更大贡献,你觉得你应该选择哪一行?”

    “……”甘甜不由眉头紧皱,“非哥,你说的我都明白。可是你现在让我贸然退出。我真的……做不到。其实非哥,我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我只跟若心和晶晶说过。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

    “你说吧,我会仔细的听。”

    “哥,我其实是为了我养父甘林才当刑警的。养父是被毒贩子杀害的……”甘甜叹了口气。

    “这些我知道了,若心告诉我的,晶晶也跟我说过。”罗非道。

    “哼,这俩小快嘴,怎么什么都说啊!”甘甜郁闷不已。

    “所以,你不是没跟任何人说过。你只是把自己的故事告诉了自己最贴心的朋友。而你,没把我这个为了救你的小命,差点把自己的命都丢了的人当朋友!”

    甘甜急了:“我没有!我、我已经把你当做好朋友了!”

    “你瞧,你又冲动了。”罗非笑道。

    甘甜情绪已经激动,侧过脸不再理他,却偷偷地抹了一把眼泪。

    罗非不由叹了口气:“甜甜,我没有邀功的意思。我只想告诉你,我会想办法帮你找到杀害你父亲的真凶的!这么多年来,其实你一直都背负着不该背负的东西活着,实在太辛苦了。”

    “非哥,你说的是对的。”甘甜哽咽道,“其实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活的没有自我。我一直都活在我爸爸被杀的阴影之中……我爸爸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没有他,就没有我。他五年前让一个畜生给害死了……你知道吗?我去认尸的时候,他都被海水泡的快要辨认不出来了!”

    甘甜已经哭出了声……

    罗非在路边停下了车,一把将她搂在了怀里:“傻丫头,哭出来会好受点。哭过之后,我希望你凡是能忍住性子,好好考虑一下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我能救你一次,可能救不了你第二次。你以后遇到事的时候要跟我商量,不要老是自己拿主意,好不好?”

    “呜呜呜……我会的……”甘甜委屈的像个小女孩,哭的梨花带雨。

    ……

    十分钟后,甘甜的情绪已经平复,罗非也把车开到了天乐超市。

    几天前,甘甜曾在捣毁了三雷帮的地下赌场,今天故地重游,她很是感慨:“非哥,几天前真应该多谢你了。”

    “不说这些了,下车吧,你和小周聊聊天,开导他一下吧!”罗非说道。

    “你不跟我一起来?”甘甜笑问。

    “我不去了。我要是去了,忍不住喂那家伙吃狗粮的。”罗非露出了一丝痞笑。

    “滚!你个老不正经!”甘甜笑骂着离开了。

    罗非望着她的背影,不由微微点头:“嗯,好的差不多了,年轻真的是本钱。”

    ……

    甘甜很快走到了刨冰摊,和身穿便服的周斌见了面。

    周斌看到甘甜穿了一身时尚的纪梵希,顿时眼前一亮……一张脸立刻红透了,说话也结巴起来:“甜、甜甜,你今天真漂亮!”

    “切,少来!”甘甜还是大大咧咧的样子,“找我有什么事?”

    “那个,坐下说吧!”周斌指了指一张桌子道,“你最爱吃的红豆鲜奶刨冰,我帮你买好了!”

    “嘿嘿,老周啊,还是知道我的心!来,坐吧!”甘甜落落大方的坐在了座位上。

    “呃?你的腿好像已经好了啊?”周斌惊愕不已,“手术才过去多少天啊!”

    “那当然了,我的体质你还不知道吗?”甘甜说完,大口的啃了刨冰,顿时一脸幸福,“真好吃!好像比咱们警队附近的那家好吃多了!”

    “唉!别提警队了。”周斌不由叹了口气,“甜甜,我可能快当不成刑警了。以后再也没机会跟你撸串吃刨冰了!”

    甘甜吃惊不已:“周斌,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周斌一脸委屈道:“今天也奇怪了,我爸出去不知道去干什么了,回来之后,没头没脸的把我数落了一顿,非说让我不要当刑警了!”

    甘甜也愣住了,心道:周队不会这么做事啊,这到底怎么了?

    甘甜连忙问道:“不当刑警你干啥啊?”

    “他说让我去米国考mba,还说帮我联系好了!”周斌郁闷不已,“他还说我当刑警没前途。就因为这事,我们爷俩吵架了,他还动手打了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