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用自己的狗命为甘叔赎罪吧!
    这一刻,甘甜的心里一阵温热,只感觉有两股热流涌上了眼眶,差点没哭出来:非哥,原来你都计划好了……原来我真的是胸大无脑!

    方正豪也看出了甘甜的情绪不对,顿时叹了口气道:“唉!怎么漂亮妞都跟非哥这么好啊!瞧人家这人缘混的!妹子,现在不是激动的时候,咱们都冷静点!”

    “嗯,我知道了……”此时的甘甜再也不敢任意妄为了,连连点头。

    ……

    10多分钟后,雷虎终于忍不住走过来敲打车窗了。他等了大约一分钟,车门才打开。方正豪袜子都没穿好就慌忙的走出来了:“唉,意犹未尽啊!”

    雷虎看着甘甜的头发都乱了,顿时明白了一切,不由大笑道:“你痛快就行了!这丫头……”

    方正豪扫了一眼甘甜,不由冷笑道:“该杀就杀!不过,虎哥,最好不要现在动手。我觉得,是时候测试一下某人的忠心了!”

    雷虎也是一愣,随后才明白过来,道:“你说得对,兄弟。你想问题可真周全!”

    “走吧,咱们出发!”方正豪摆手道。

    此时的甘甜总算松了口气,方正豪并没有对她做什么,还是故意摇晃了车子,而她也跟着摇晃而已,造成了车里的某些暧昧假象。但是方正豪此时说的话她却有些听不懂了。这家伙到底什么意思呢?

    甘甜很快被押到了货柜车里,门一关,里面暗无天日。

    差不多了过了两根烟的功夫,天空终于下起了瓢泼大雨。

    而就在这一刻,车子已经从天港四号码头开到了一座小桥的旁边。

    货柜被打开了,雷虎的几个打手冲过去把甘甜拖了下来。

    这辆车的迎面停了一辆很普通的大众车。从车上走下了一个打着伞的中年人。这人带着银框眼镜,快步走到了甘甜的面前。

    此时,甘甜和他四目相对,顿时愣住了。

    中年人也傻了眼,道:“你……怎么你……”

    “哼,周队,这是你的人吗?”雷虎和方正豪也走了过来。

    周平不由闭上了眼睛:“是!”

    雷虎目光鄙夷的望着周平,清冷的说道:“周队,你可是要跟我们一起走的,怎么屁股都擦不干净啊!”

    周平艰难的叹了口气:“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甘甜的嘴巴上被堵着胶条,已经说不出一句话了,但是心却已经是一片稀碎:周队,你太让我失望了!你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

    甘甜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五年前导致自己养父甘林牺牲的那一次走私案,顿时怒目瞪起了他。

    周平望着甘甜,艰难的点了点头,咬着牙说道:“别看了,你爸也是因为我!”

    甘甜的眼眶里涌出了泪水,和雨水混杂在一起,心中五味杂陈。

    “周队,快点吧,时间来不及了!”雷虎冷哼道。

    周平点了点头,一把按住了甘甜的肩膀。

    这时,方正豪走过去,按住了甘甜的另一个肩膀:“周队,别怪小弟不相信你,我要亲眼看你弄死这丫头!”

    周平不由一愣……

    雷虎笑道:“所以说,我一直觉得豪弟有做大事的潜质!我果然没看错!”

    方正豪笑而不语。

    很快,甘甜被方正豪和周平拉到了天河边。

    此时正值天河的汛期,河水汹涌,看上去让人有些心神不宁。

    周平拔出了手枪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居然抖得厉害。

    面前的女孩是他看着长大的。当年老战友甘林去孤儿院收养她的时候,她只到他的下巴那么高。这么多年来,周平一直都很希望她成为自己的儿媳妇。特别是周平害死了甘林这几年,他对甘甜的负罪感更深了。

    周平已经流泪了,只是借助雨水的掩护才没看出来而已。他的枪慢慢地顶在了甘甜的心头上,食指却始终按不下扳机。

    甘甜怒视着他,牙齿都要咬碎,她恨透了这个披着人皮的畜生。

    “真麻烦!”看到周平举棋不定,一旁的方正豪忍不住了,他掏出了枪,冲着甘甜的小腹狠狠地扣动了扳机!

    “砰砰!”

    瓢泼大雨遮挡住了枪声……但挡不住周平的心碎声。

    方正豪一脸鄙夷的扫了周平一眼,朝着甘甜狠狠一推,将她推入了滔滔天河!

    周平整个人都傻了,他没想到甘甜的死法居然和自己的老战友甘林一模一样!

    方正豪却已经转过了身,漠然道:“周队,你他妈真够怂的!一会儿别说是我干的!”

    周平连回应的力气都没了,他刚走了两步,不由自主的一个趔趄,差点栽倒。

    周平走回去的时候,自然得到了雷虎的肯定。他很快回到了自己的车上,开着车走远了。

    周平今天的任务很简单,那就是用他方法让这辆货柜车通过天港的东码头,让这一船的东西进入一艘来自棒国的货轮。到时候,雷氏兄弟会顺利的和买家完成交接,并在海上完成拆分。而周平将在风平浪静之后以肝脏不好为原因,辞掉公职,继而和儿子一起离开天州这个是非之地,远赴米国。

    ……

    车子一路向东,过路卡的时候非常的顺利。这让雷虎也相信了周平的办事能力。

    很快,这辆货柜车一路开到了天港东码头,停在了指定的位置上。

    今天暴风骤雨,狂风大作,对于一般人来说绝对是个糟糕透顶的天气。但是对于这群恶贯满盈的家伙来说,却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

    方正豪把他们送到了这里的时候,终于松了口气,和雷虎一起下了车,和另一辆车里下来的卢汉阳击了掌。

    这时,方正豪冲着卢汉阳说道:“走,去我车里坐一会儿。”

    卢汉阳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丝阴谋得逞的笑容:“老弟,回头分你两个亿,一亿是还给你的本钱,一亿是利息。”

    方正豪苦笑道:“算了吧,我只求以后别他妈再弄这些幺蛾子了,可吓死我了!”

    “哈哈哈,瞧你个怂样!”卢汉阳飙着他的肩膀,两个人一起走进了方正豪宽大的悍马车里。

    此时,悍马车里亮着灯,居然有人。

    卢汉阳并没有在意,而是笑问:“嚯,就这种场合你还敢备一个司机啊,胆子够大的!”

    话音刚落,又有一人突然间坐在了卢汉阳的身旁,冷笑道:“他胆子不大,你胆子倒是够大的!”

    卢汉阳顿时听出了声音不对劲。他正要动,这人却用一只强有力的手臂按住了他的肩膀:“卢少,老实待着!否则我会打爆你的狗头!”

    卢汉阳颤声道:“妈的!罗、罗非!怎么是你?方、方正豪,你他妈出卖老子!”

    方正豪已经关上了车门,冷笑道:“是啊,出卖你又怎么样?姓卢的,你死定了!”

    罗非干净利落的把卢汉阳绑好,捆在了后座上,冲着司机说道:“小风,交给你了!伺候好卢大少爷!”

    风狼露出了一丝略带邪性的笑容:“哥,你瞧好吧!”

    ……

    罗非已经下车了,他身穿工装看上去像极了货柜车里的工人。

    这时,雷龙和买家握着手走下了一艘巨大的货轮。买家是个50多岁的棒国人。这人长得其丑无比,很像一条龇牙咧嘴的癞皮狗。

    “朴先生,咱们这次的合作一定会很愉快!”雷龙笑道。

    “这是肯定的。上一次和雷先生合作也非常愉快。今天这笔交易真的很顺利,可以说是最完美的收山之作。”朴深表赞同。

    朴的心腹很快进入了车中,走到了货柜车的最深处,从里面取出了货,进行了检验。

    很快,这人心满意足的走了出来,冲着朴深深点头:“老板,货的质量非常高!”

    朴大喜,顿时一摆手道:“钱!”

    心腹立刻将一张卡送到了雷龙的手中。

    雷龙看了一眼身旁的两个弟弟,顿时欣然点头:“终于可以离开天州这个鬼地方了!”

    雷豹却叹了口气:“哥,我还真有点舍不得!”

    雷龙拍了拍雷豹的肩膀,笑而不语。

    “既然舍不得,那就留下来吧!”此时,一个清冷的女人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这声音对于雷虎来说犹如地狱之音,瞬间让他听傻了:“这怎么会是那个女人的声音?坏了!大哥!出事了!快!”

    这时,只见他们的对面,甘甜手持一把锃亮的手枪,瞄准了雷虎的脑袋:“别动!”

    雷虎暴怒,从腰间掏出了双枪就要扣动扳机!

    然而,甘甜却提前动手了!只见她狠狠地扣动了扳机,一颗正义的子弹破膛而出,精准无比的穿透了雷虎的眉心!

    一抹鲜血顺着雷虎的后脑喷出,雷虎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身子晃了晃,慢慢地倒在了地上!

    “二哥!”

    “二弟!”

    雷龙和雷豹顿时气疯了!

    这时,甘甜身边涌出了大片武警,纷纷朝着毒贩们开枪了!

    这群毒贩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纷纷倒地!

    雷龙气得咬牙切齿,连忙从手下手中夺过了一把冲锋枪!

    而就在这一刻,一道烟影突然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一记重拳砸向了他的右肩!

    雷龙连忙用枪护住了胸口!正当他觉得这是一个明智之举的时候,这人的拳头却如同一记重锤,直接砸碎了冲锋枪,巨大的力量更是打的他骨骼断裂!

    “啊!!!”雷龙凄惨的嚎叫了一声,冲着来人的方向就是一拳!

    这人冷笑着,也是一记重拳作为回应!

    “砰”的一声,两只拳头碰撞在了一起!

    “咔嚓!”雷龙的左手瞬间被打断,白森森的骨头都暴露出来!

    “啊!!!”雷龙又是一阵惨叫!

    正坐在轮椅上的雷豹看到自己的亲哥哥被打,顿时认出了这人,气得怒吼道:“罗……”

    罗非都没等他说完,猛然间飞起一脚,朝着雷豹的脑袋用力踢去

    雷豹刚冲过来,就挨上了这一脚,只听见“咔嚓”的一声,雷豹无声无息的瘫软在了沙发上,脖子已经被踢断。

    死了!

    雷龙眼睁睁看着两个兄弟都已经死了,一时间悲愤交加,可双臂的剧痛却让他寸步难行!

    就在这一刻,罗非冷笑了一声,飞速消失在了人群中:“用自己的狗命为甘叔赎罪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